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50章 第五十卦
    站在不远处的女人就是大海的妈妈,  阿梅。

    阿梅长相普通,但是看上去很是和善,  因为干得是餐饮行业,所以脸上总是带着三分笑。年纪上比姚天师小了一轮,今年四十八。十多年前丧夫,独自一人带大了大海。

    之前姚天师在跟霍瑶提起大海这个救命恩人的时候,也不时的会提一下阿梅的情况,  感慨她生活不易,  中年丧夫,独自养子,还有一群总是上门打秋风的穷亲戚。所以此刻关于阿梅的信息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又一次浮现在了霍瑶的脑海里。

    知道姚天师看对眼的人是阿梅后,  霍瑶算是稍稍放了点心。不过也只是稍稍而已。因为她上一世特殊的身份以及经历,  霍瑶待人接物都十分谨慎,从不大意。这个世界太复杂了,  有时候,某个人来接近你,可能是带有某个不为人知的目的的。

    姚天师和阿梅两人已经认识了那么多年,  之前姚天师还是个落魄的江湖神棍的时候,那么漫长的一段时光里,两人怎么就一直都没有看上眼?现在姚天师飞黄腾达了,连贵人都来亲自接送了,全巷子里的人都知道姚天师一夜暴富了,两人就突然擦出了爱情的火花。若说对方没有一丁点自己的小心思,霍瑶是不相信的。

    人心易变,  特别是为了金钱这种俗物,有些人最后可能会变得连曾经的自己都不认识。霍瑶从来都不介意自己以恶意去揣测别人。毕竟这个世界上禁不起诱惑的人太多了。不过只要对方不会做出有害于姚天师的事情,她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这是姚天师自己看上的女人,也是他选择将来一起生活的女人。姚天师和阿梅两人多年的相处肯定也不是白相处的,默契肯定有,这样两人过柴米油盐醋的日常生活会轻松很多。而且阿梅看上去就是个会过日子的女人。

    霍瑶微微一笑,也不再多想,不管怎样,总有她在一旁看着,若是有不长眼的想要对姚天师不利,她头一个不答应。

    姚天师这时也发现霍瑶了,他咧嘴笑的很是开怀,“徒弟,事情解决了?”虽然是问句,但是他心底对于自己徒弟的能力还是很有信心的,这句话也就是随口一问。

    霍瑶点了点头,走上前看了看姚媛媛的情况。这段时间的经历她应该是没有记忆的,所以眼神中只是略有茫然,却没有恐惧。

    不得不说姚媛媛和姚天师十分投缘,第一次见也不怕生,短短的时间内就变得很依赖他。

    姚天师满眼怜爱的看着姚媛媛,之后似是想起了过去,略有些感慨的说,“徒弟,为师捡到你的时候,你也就像她这么点大,一眨眼,你都这么大了。”

    说完,姚天师有些哀怨的看着已经变得大只的徒弟,徒弟现在虽然也很好,但还是小时候更可爱一些。

    “不得不说,时间过得真是快啊。”姚天师仰天长叹。

    这话霍瑶不知该怎么接,因为这段童年的记忆,并不属于她。看到霍瑶有些沉默,阿梅在一旁笑着接过话头,“要是媛媛是我们家的该多好。”

    姚媛媛长得唇红齿白,非常可爱,而且不吵不闹,看得出来家教很好,很懂事,这样的孩子格外讨老人家的欢心。

    “有何不可?”听闻,霍瑶笑着回道。

    这话,霍瑶并不是随口说的。姚达不久之后就会遇到不小的麻烦,到时候他自顾还不暇,哪有时间管姚媛媛。至于她其他的亲人,她之前过得那么不好的时候,怎么不见那些人来照顾她?将来若是有她的亲戚找上门来的话,到时候再做打算就好。

    霍瑶低下身,问姚媛媛自己的意见,毕竟最重要的还是她自己怎么想,“你爸爸……之后一段时间可能会没空照顾你,你愿意暂时跟着这两位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吗?”说完,霍瑶用手指了指姚天师和阿梅。

    姚媛媛只思考了没多久,之后就缓缓的点了点头,极小声的说,“愿意的。”

    姚媛媛已经六岁了,再过一年她就要读小学了。其实她并不是所有事都不懂。比如说她知道自己的爸爸其实对她并不好,她也知道未来的继母很厌恶她。她心里很惧怕那个女人,因为她看着自己的眼神很是不善。但是在这里,她觉得很温暖。两个爷爷奶奶都是真心实意的对她好,所以她是愿意留下来的。

    知道姚媛媛即将留下来,虽然只是暂时的,但是姚天师也忍不住高兴坏了。

    家里已经很久没有小孩子出现过了,现在多了一个姚媛媛,姚天师激动得不行,说是要亲自下厨好好庆祝一番,顺便好好帮姚媛媛补补身子。

    最后姚天师在阿梅的协助下,准备了一桌堪比满汉全席的晚餐,毕竟他现在也已经是个不差钱的有钱人了,也不再像以前那么扣扣索索了,该花钱的地方都舍得花了。

    四人用了一顿丰盛的晚饭之后,霍瑶想起了自己之前制作的示警法器,算算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于是跟姚天师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独自一人出门,去了之前制作法器的地方。

    等到了那个地方,霍瑶看了一眼之后,不由得勾唇露出了一个笑容。不出她所料,法器果然已经完成了。她先是除去自己之前布下的阵法痕迹,之后才小心的取出了那件法器。

    毕竟是出自于自己之手,取出法器之后,她不由得打量了之后又打量,心里尽是满意。

    原本这也就是一把普通的匕首,虽然外观奢华,造型精致,但也不能否认它就是一把匕首。但是经过霍瑶布下的阵法的改造之后,它具备了示警的功效,能够提前告知主人有危险来临。

    此刻刀锋在月色下泛着淡淡的寒芒,一看就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完美法器,霍瑶心情不由得大好。

    她准备尽快将这件法器送给程翊,因为她总觉得,不久之后可能有事要发生了。

    苗疆苗族,还有太国,这两方总是个隐患,让她无法放下心来。说不定什么时候,对方就会憋个大招,来个措手不及。

    霍瑶回去的时候,正好路过了一家酒吧。

    正是夜生活即将开始的时候,此刻灯红酒绿的酒吧门口聚集着一群年轻人,嘻嘻哈哈的,也不知道在笑些什么。她平时并不会多关注这群人,今天自然也不例外。淡定的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时候,霍瑶突然听到一个年轻人口中大声喊道,“靖南,你来晚了,等会可要自罚三杯!”

    那个名叫靖南的年轻男子爽快的就答应了。

    这两人之间的对话明明寻常无比,但是霍瑶却破天荒的忍不住驻足,回头朝那两个对话的男人看去。

    她下意识的忽略了另外一个,只观察那个名叫靖南的男人。他看上去二十多,长得远远比不上程翊丰神俊朗,但是也勉强算得上英俊,比程翊要矮一点,但是看上去应该也有一米八,穿衣风格比不上程翊那么有品位,穿得很是随意,耳朵上还带着耳钉。

    霍瑶下意识的将对方从头到尾和程翊对比了一遍,发现对方处处比不上程翊,全方位都被无情的秒杀。

    当然,外貌这种,并不是她朝他看的主要原因。

    对方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年轻,不管是哪里,都很寻常。

    但是不寻常的是,他给霍瑶的感觉。

    这个名叫靖南的男人,给霍瑶的感觉实在是太像凌堃了。

    明明长相,身材,性格种种方面都和凌堃天差地别,没有一丁点相似的地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人就是给她一种凌堃再世的感觉。

    是错觉?还是说,对方就是凌堃的转世?

    作者有话要说:  程总刷了一下存在感。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