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51章 第五十一卦
    但让霍瑶心下奇怪的是,  这个名叫靖南的男人,看上去不像是玄学圈内的行内人,  对方虽然给她一种类似于凌堃再世的感觉,但他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普通的社会人士。

    就在霍瑶内心犹疑的这段时间,那群人已经勾肩搭背,说说笑笑的走进了酒吧。

    霍瑶想了想,之后也跟着走了进去。她的目光牢牢的锁定在走在她前方的靖南身上,  对周遭的喧嚣充耳不闻。对方到底是不是凌堃,  让她一时有些无从下手之感。若是能趁机和对方交谈一二,试探一番,那就好了。

    不是有句话说,  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自己,  而是你的对手吗?这句话放在霍瑶和凌堃两人身上可以说是适用极了。

    两个人斗了十多年,双方对于彼此的生活习性以及小习惯不说一清二楚,  但也可以说至少大部分都了然于心了。

    霍瑶看到那群人一个一个的进了一个包间,她脚下不停,也想跟着进去的时候,  手腕突然被一只有力的手紧紧的握住了。

    对方淡淡的体温传递到了她的手腕上,她刚想狠狠的甩开,耳朵里突然传来对方清冽好听的嗓音,“霍大师,你怎么在这里?”

    霍瑶立时转头望去,程翊那张好看的过分得精致容颜一下子跃入眼帘,此刻,  他紧抿着唇,那双好看的桃花眼正认真的看着她。

    霍瑶刚才一直将全部心神都放在那个靖南身上,居然都没发现程翊,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在的。眼看那群人已经全部都进了包间,包间门此刻也已经紧闭,完全隔绝了外人的视线,霍瑶此刻心中反倒一点都不急了。

    再急也不在这一刻了。

    她弯了弯唇,口中道,“发现了一个疑似熟人。”

    霍瑶和程翊两人都有一双桃花眼,但是他们的桃花眼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

    如果说程翊的桃花眼是略带冷然的那种,那么霍瑶的桃花眼就是妩媚天成。眼尾天然上挑,此刻在酒吧迷离的灯光映照下,眸光潋滟,似是含着一湖秋水。她有时候不经意看人的时候,那对形状姣好的桃花眼里带着她自己不觉的浑然天然的媚意,于无意之中,撩拨人的心神。

    程翊努力按捺下此刻心底异样的感觉,以及努力忽略刚才她完全将他这个大活人视若无物,只一心往前走时的复杂心绪。

    霍瑶看程翊的脸有些紧绷,心中略感奇怪,丝毫不知自己刚才无意间拨动了对方的心弦,“好巧,程总也在这里。”

    程翊轻轻的嗯了一声,对方的脸莹然如白玉,眼眸漆黑如黑曜石,在这片喧嚣之地,周围其余人等仿佛一下子都成了模糊的背景,只有她美好的如同花朵初绽的容颜,鲜妍得让人无法忽视,所谓的眉目如画,不过如是。他跟着解释了几句,“顾年锦的女朋友回国了,所以大家选在这里聚聚,欢迎她回国。”

    程翊嫌里面实在是太吵,所以提前退场,却在酒吧门口的地方遇见了霍瑶,算是意外之喜。

    霍瑶听到顾年锦和他的女朋友,内心毫无波动,原身和他们之间的纠扯早已经过去了。从前孰对孰错早已无法分辨,也许双方都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原身太过于纠缠不清,而顾年锦太过于冷漠绝情,双方都曾不成熟过。不过这一切,在她打了顾年锦那个巴掌打完之后,就已经画上了句号了。他是和前女友复合也好,还是找了新女友也好,都和她无关。只希望此生,两人再也不要相干。

    她不知道程翊是刚来还是准备走了,所以只能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程翊垂眸看着她,“你接下去准备做什么?”

    霍瑶本想用手指指一下那间包间的方向,但是发现自己的右手手腕还被程翊紧紧的握在手中,她诧异的看了一眼两人的手,程翊发现之后有些尴尬,装作若无其事的将自己的手拿开了,霍瑶也没放在心上,用手指着那个靖南进去的包间说,“他在那间房里。我找他有点事。”

    她一指完,程翊就忍不住挑了挑眉。

    “怎么了?”

    “那间就是我刚出来的包间。走吧,我和你一起进去。”

    程翊说完就主动走在前面,到了包间门口之后,率先推开眼前的门,带着霍瑶走了进去。

    他一进去,里面先是静了一瞬,接着像是突然爆发了一般变得无比热闹起来,“程总又来了!”

    季棠看着去而复返的程翊,手中拿着一瓶酒,忍不住笑着调侃,“阿翊,怎么又回来了?”

    程翊微微侧身,露出了在他身后的霍瑶。

    她比程翊娇小很多,所以众人刚才都没有发现,原来程翊这次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而是身边多带了一个佳人。

    有人发出了善意的笑声。一时间气氛更加热烈。

    季棠也是第一次见霍瑶,对对方的情况丝毫不了解,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瞬间惊异的神色,不过片刻之后就热情的说,“来来来,阿翊,快和你女伴进来坐下吧。”

    霍瑶的目光在那群人中略略一扫,一下子就发现了靖南,他正坐在角落里,和刚才那个和他搭话的人拼酒。

    对方若有所觉,侧首朝她看来,两方目光对视的这一瞬间,她心里确定,他不是他。

    凌堃绝对没有眼前这人这样安然的目光。

    他是一个有野心,有抱负,有欲望的男人,眼神犀利而凌然,时刻都带着警觉,如同豹子一样,从来都不会卸下心防。

    但是对方的目光中,没有那些东西。

    这一瞬间,霍瑶心头浮起的感觉,也不知是遗憾还是庆幸,一时间有些一言难尽。

    程翊顺着霍瑶打量的目光,跟着看去的时候,眸中闪过了一丝讶然。

    难道她口中的那个疑似熟人,竟然是他?

    他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她找他有什么事?

    她知道,对方和自己的关系吗?

    程翊突然发现自己内心竟然很在意这些问题。

    他深呼了一口气,尽量抛下自己繁杂的思绪。

    程翊不管在哪里都是众人簇拥的对象,他如同光源一般,一回来,很多人都有意无意的往他这边靠。

    不管怎么样,能在程总面前混个眼熟也是好事啊!

    说不定就入了贵人的眼呢!

    抱着这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但是看到程翊对霍瑶不同寻常的态度之后,很多人的脸色都变了。对着霍瑶的目光也变得打量而不善起来。

    程翊让霍瑶先坐下,然后自己才在她身旁落座,还点了新的饮料水果,态度体贴而周到,这一下子,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在猜测他们两人之间是何种的关系了。

    霍瑶坐下没有多久,就有一个女人坐到了她的左手边。霍瑶右手边坐着程翊,左边一开始是空着的。她特地找的人少的地方坐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过来了。

    不过来人她之前也见过,正是在拍卖会上的时候,顾年锦身旁的女伴。

    此刻,对方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

    “霍小姐,你好。我是柴嘉语,阿锦的女朋友。”对方的声音悦耳动听,姿态优雅大方,语气也很是寻常,自我介绍的时候虽然加上了最后那一句“阿锦的女朋友”,但是并没有想象中的隐含挑衅或者是别的情绪,态度无可挑剔。

    霍瑶礼貌的回了一句你好。

    柴嘉语笑了笑,笑容温雅,这是一个家教良好,内心骄傲的大家闺秀。

    “我从子安那里,听说了你的事情。说实话,我很好奇,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霍瑶淡淡的回道,“信则有,不信则无。”

    柴嘉语愣了愣,这是第一次,有人对她这么冷淡的说话。之前她接触过的形形□□的那些人中,无论是谁,都无不对她和颜悦色。当然,程翊除外,他不能归类于一般人的行列。她一时有些尴尬,将耳边的鬓发挽到了自己的耳后,做完这个动作之后,才算是缓解了一番刚才自己不自然的情绪。

    “霍小姐,是这样的,我有件事,想要请你帮忙。”这句话,柴嘉语说的很是艰难,她既一边在内心怀疑玄学的真伪,但是又一边在内心期待玄学能够帮助她家走出目前的困境。

    霍瑶没有错过那一瞬间,柴嘉语眼中闪过的犹豫和怀疑。

    她淡淡的笑了,口气却不容辩驳,“我拒绝。”

    柴嘉语像是完全没有预料到霍瑶的拒绝,大大的杏眼都忍不住睁大了,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的意味,她缓了一会才斟酌着说,“是因为阿锦吗?其实我不介意的,真的。”

    霍瑶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和顾年锦无关。这个世间,无论是什么事情,都讲究一个缘分。而人与人之间,讲究一个眼缘。”说到这里,她目光坦然的对上了柴嘉语,“而我觉得,柴小姐不合我的眼缘。”

    作者有话要说:  凌堃这事没这么简单,哈哈哈哈哈。

    52.第五十二卦

    柴嘉语此次提前回国其实主要是为了家里的那些糟心事。

    最近这段时间,她家流年不利,  坏事一件接着一件出。

    这一切,  说起来都是从她的哥哥打碎了那个玉瓶开始的。

    这个玉瓶,  在她家已经供奉了很多年了,  具体多少年连她自己都已经不太记得。她只记得,在她很小的时候,  她家就已经有了这个玉瓶,  同时,也有了一个玉瓶大仙。

    据说这个玉瓶大仙法力无边,  能让人心想事成,  她的妈妈每次都会在玉瓶边上供奉一些水果,  糖果,  糕点之类的东西,因为那个玉瓶大仙喜欢这类零食。

    小时候她不懂事的时候,对这个玉瓶大仙很是心存敬畏,每每都不敢大声说话,  就怕惹恼了这个大仙。

    因为这个大仙每次上她妈妈的身的时候,  对她的态度总是很严厉,  用一种第三者的口吻教育她努力学习,将来好好孝顺她的母亲,  不能忤逆她的母亲之类的。

    她至今都记得,小时候,  有一次她因为淘气惹得她妈妈不开心了,  那天那个上仙又上了她妈妈的身,  一上身,就是对她劈头盖脸的责骂,“本大仙是你妈妈千辛万苦从天上请来的,用来庇佑以及兴旺你们家,要是没有本大仙,你读书能这么聪明?你能有现在优越的生活?这都是你妈妈的功劳!现在,快跟你妈妈道歉!”

    那是和她妈妈平时完全不一样的声音与语调,透着一种诡异且尖锐的感觉,她以大仙自称,流露出一股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并且对她严厉极了,或者可以说是凶神恶煞。当时她吓得哭出了声来,但是对方分毫不让,非要让她道歉。她只能抽噎着断断续续的向她的妈妈道歉了,说知错了,以后不会再这样了。说完之后,那个大仙就满意的点了点头,打了几个膈之后,那个大仙就下了她妈妈的身。她妈妈就又变回了之前那个妈妈。

    从那件事情之后,她和她妈妈的关系明显的疏离了。

    她开始惧怕她,特别是惧怕她被玉瓶大仙上身时的她。

    她还有一个哥哥,兄妹两从小就关系很亲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玉瓶大仙不同于对待她时里的严厉,面对她的哥哥时,态度总是很是和善。但是她哥哥是站在她的这一边,兄妹两同时疏离了他们的妈妈,并且从心底里厌恶那个所谓的玉瓶大仙。

    因为这个玉瓶大仙,导致了他们家庭的不和睦。

    当她长大了一点之后,她知道了医学上有一种精神疾病,名叫“精神分裂”,那是一种可怕的精神疾病,患了这种疾病的病人,会分裂出不同的人格。

    她觉得,她的妈妈就是一个严重的精神分裂症患者。那个“玉瓶大仙”就是她的另一种人格。

    她曾劝过她的妈妈去精神病院看病,不要讳疾忌医。却被“玉瓶大仙”再一次狠狠的骂了一顿,这一次玉瓶大仙有些歇斯底里,语气恶狠狠的,“愚蠢!本大仙可不是你们这些凡人!别把我和你妈妈混为一谈!”

    她觉得她的妈妈真的病入膏肓了。人格分裂的非常厉害。这个分裂出来的人格估计精神病更加严重,她认为自己是来自天上的大仙,而不是凡人。

    但是有一件事情,她也觉得很奇怪,就是她妈妈每次和玉瓶大仙转换身份的时候,都会打三个嗝,打完嗝之后,她们之间的身份就会转换过来。

    后来她发现了这个规律之后,每次当“玉瓶大仙”处于人格主导的时候,她就会默默的避开,不去触霉头。

    她曾和自己的爸爸提过这件事情,但是她的爸爸也是对于大仙这种事情深信不疑的人,他并不觉得他的妻子是患了精神疾病,而是深信这是让他们家兴旺发达的大仙。他偶尔也会跪拜那个玉瓶,祈求它保佑他事业顺利,步步高升。

    她爸爸的事业确实是逐年都在上升,她的父母都认为这一切是玉瓶大仙的功劳。

    她觉得他们都疯了。

    这怎么会是这个玉瓶大仙的功劳呢?

    她的爸爸毕业于海外名校的金融系,在校时就是华人中出了名的才子,才华横溢,眼光独到,在学生时期就积累了不少自己的人脉,回国后自己创业,事业上升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而她自己勤奋努力,不管是做什么事情,都力求做到最好,她从小学习弹钢琴,每天勤耕不辍,风雨无阻,最终终于被世界著名的音乐学院录取。

    不管是她爸爸的事业,还是她自己的学业,无不是靠自己的努力拼搏得来的。

    怎么可以将他们的付出忽视,而将功劳都归于那个玉瓶大仙呢?

    她不服,很不服,她高中毕业之后,就出国留学了,继续音乐深造。而她的哥哥留在国内,帮助他们的爸爸管理公司。

    家里一切都很好,但是一个月前,她的哥哥终于忍受不了那个玉瓶大仙的存在了!

    家里不管大事小事,他们的妈妈总是要询问玉瓶大仙的意见,这么些年来,玉瓶大仙不断对他们的生活指手画脚,造成了他们不小的困扰。

    家里因为他们妈妈的精神疾病,都已经不知道争吵了多少回,但是每次都以他们兄妹的失败告终,她出国之后,这就变成了她哥哥一个人和他们的争斗。

    虽然她远在万里之外,但是精神上是绝对支持她的哥哥的。

    一个月前,她的哥哥再次和家里爆发了争吵,争吵之下,他摔碎了那个玉瓶。

    当时,他心下松了一口气,无视父母的怒骂,一个人离开了家躲清净。

    但是没想到,灾难开始了。

    她的哥哥在不久之后就出了严重车祸,陷入重度昏迷至今未醒。

    而她爸爸的公司开始出现严重问题,资金运转不周,不过短短的时间内就面临破产的危机。

    而她的妈妈夜夜被噩梦折磨,如今早已经形销骨立,人不人鬼不鬼,精神状况非常差,已经开始有了自杀的倾向。

    家里的三个成员一下子遭遇了生命中极大的劫难,而她远在国外,暂时还没有受到影响。

    她只能紧急回国,照顾她的哥哥和妈妈。

    但是目前的状况,她实在是束手无策!

    她只能求助于她的前男友顾年锦。她非常庆幸,对方依旧顾着两人之间的旧情,愿意出手帮助她爸爸的公司度过这一次的难关。

    但是,他拒绝了她要求复合的要求。只说这次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