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53章 第五十三卦
    顾年锦就坐在离霍瑶和柴嘉语不远的地方,  虽然四处声音喧哗,  让他无法听到她们两个具体在聊些什么话题,  不过他眼角的余光一直都在默默的观察着两个人。

    此刻柴嘉语朝他递来的求助视线,他自然也是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他到底不忍拂了前女友的面子,而且刚才柴嘉语从一开始优雅得体的表情转换到之后的尴尬无语,  他同样落入眼底。霍瑶的难缠,他深有体会,  于是他很快的起身走到柴嘉语的身边坐下。

    顾年锦一落座,柴嘉语就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  又或许她觉得自己在对方心中依旧是无可取代的,所以一个眼神过去,  对方就很快过来了。她整个人在顾年锦过来之后都不由得放轻松了几分。但是她的语气还是略带有些失落和委屈,“阿锦,霍小姐不愿意帮我。”

    顾年锦听闻,右手不自觉的握紧。他向来不相信这种怪力乱神的东西,这个,  子安和嘉语都是知道的,他不止一次在子安面前耳提面命,  可以玩玩风水,但不能深信不疑,将科学和封建本末倒置。

    前女友家里发生的事情,他之前就知道了,但是他认为把这些事情归咎于鬼神,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他不久前就明确的告诉柴嘉语,  不要相信这种封建迷信,也不要去向所谓的玄学大师寻求帮助,她家的事情,他会尽力帮忙,助他们度过这次难关。但是她终究还是将他说过的话当做了耳边风,听过就算,并没有真正的放在心上。

    三年过去,他们都不再是曾经的模样。他的话语,在她心中已经没有了分量。或许说,在她三年前留下他,独身一人出国留学的时候,他的话语就早已毫无分量,他的承诺,也不会再让对方安心了。

    明知道他不信玄学,她还是宁可将心思放在这种东西上面。

    顾年锦忍不住闭了闭眼,手背因为紧握而发白。这一次,他依旧会帮对方达成目的,但是他们之间曾经的情谊,也许会就此一事,一点一点的,消耗殆尽了。

    就算是再深的感情,对方这样,也是会消磨完的。最后一次的相助,就当做是为他们之前的那段恋情画上的完美句点吧。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一转其实也就几秒钟的时间,柴嘉语不知道,自己也许马上就要彻底失去顾年锦了,她伸手拽了一把对方,声音婉转,“阿锦,你怎么不说话?”

    顾年锦再睁眼的时候,眼底已经一片清冷,他看着霍瑶,淡淡的说,“霍瑶,借一步说话?”

    柴嘉语一听,心下一惊,刚想阻止他们再一次私底下单独相处,程翊冷淡的嗓音已经先她一步响起,“求人办事就是你们这样的态度?霍大师刚才已经拒绝了,听不懂?”

    顾年锦万万没有想到,程翊居然会这样大喇喇的为霍瑶说话,语气中对他们的不满,尽管他已经极力压制,但还是流露了少许。程家公子程翊,为人虽然高傲淡漠,但是几乎在所有场合,他都风度翩翩,一副贵公子的绅士模样。在顾年锦的印象中,对方几乎从没有在公开场合下人面子过,但是这一次,他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悦,最后的那句“听不懂”,语气已经算得上是很重了。

    这样对霍瑶显而易见的袒护,对他们不满。

    这样的程翊,他真是生平第一次见。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霍瑶居然和程翊走得这样近了?

    怪不得最近这几个月她不来纠缠自己了,原来是改为纠缠身家比他还要多的多的程翊了?

    眼光倒真是越来越高了!

    顾年锦本想冷笑一声的,但是他发现他笑不出来,他的心中甚至有一种名为愤怒的情绪在慢慢的发酵。

    他居然莫名其妙的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

    程翊这么袒护她,他知道霍瑶是个怎样的人么?

    巴结你的时候,纠缠不清,恨不得时时刻刻粘着你,一旦有了新的目标,就马上将你弃若敝履。甩你一个耳光,之后连看都不会再看你一眼!她就是这样虚荣又自私的女人!

    而他,顾年锦,就是前车之鉴!

    霍瑶也有些意外程翊的情绪外露,她虽然见过他笑,但大部分时候,他的表情都是万事不放在心上的淡然。不过这样毫不犹豫的对自己的袒护,还是让霍瑶忍不住朝程翊勾唇笑了笑,之后才转首对顾年锦说,“我不会收回我刚才的话,不合眼缘是真,我不会出手也是真。”看到顾年锦眼底压抑的愤怒,霍瑶并不在意,继续说道,“不过我可以向你们推荐一个有真才实学的大师,沈石溪沈老。”说完,霍瑶就拿出手机给他们报了一个号码。

    看到久久没有动作的顾年锦和柴嘉语,霍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至今,她还没有因为谁而轻易的改变过自己的主意,所以柴嘉语家里的事,她不会插手。最重要的是,她无意于跟柴嘉语,或者是顾年锦再多加接触。之前原身和顾年锦的种种,早已经随着她那一个巴掌的落下而烟消云散。

    霍瑶自己不会出手,但是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对方的家庭支离破碎。她向他们介绍的沈老,能力足以解决那个怨灵,将柴嘉语家拉出困境。

    但是对方似乎看不上眼。不过不管怎样,这都是对方的选择。

    柴嘉语虽然心有不甘,但最后还是妥协的拿出手机,将霍瑶刚才报出来的号码保存了下来。

    霍瑶见此,淡淡一笑后和程翊一起起身离开。到了车上的时候,她才想起来还没有问清楚那个靖南到底是何身份。

    “程总,你认识靖南吗?”

    “嗯。”程翊想问她找靖南有什么事,而且叫他还是程总,叫对方却是那么亲密的叫法,不过到底还是忍住了。

    “他是做什么的?”

    程翊顿了顿,才回答说,“他是一个音乐人。”

    霍瑶听完,心中恍然大悟,怪不得那个叫靖南的衣着打扮那么洒脱不羁,耳朵上还带着耳钉。这种玩音乐的人,大多非常个性,和普通人不一样。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霍瑶心念一转,突然问道。她没有忽略,在刚进包厢的时候,程翊和靖南两人眼神的对视。

    “没有关系。他是凌青青的大哥。”

    程翊说完就牢牢盯着看霍瑶的反应,看到她平静的说知道了之后,也不知心底是轻松多一点,还是失落多一点。

    她是不知道凌青青,还是丝毫不在意她曾和自己有过婚约?

    凌靖南是凌青青的亲大哥,若是他没有和凌青青解除婚约,那么对方就是他的大舅子了。

    不过这辈子,他们已经不可能再是那种关系了。

    因为他已经有了想要共度此生之人。

    只不过,对方目前似乎丝毫没有这方面的念头。

    从帝都到云南,再从云南回到帝都。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如果说之前程翊还不能确定自己对霍瑶的心思,那么经过刚才酒吧里的一幕幕,面对她眼里因为别人而忽视了自己时,心中油然而起的失落感,以及面对别人对霍瑶的轻视的时候,他突如其来的愤怒,和无原则的护短。他确定,自己确确实实已经心动。

    程翊刚想再说点什么,霍瑶从包中拿出了一把看上去就不便宜的匕首。匕首放在刀鞘中,所以并没有任何攻击性。

    “霍大师,这是?”程翊看到霍瑶突然拿出了一把匕首,一时有些不解其意。

    连小陈都在前面忍不住频频往后面看。

    “这是防身法器。你将这个放在房间中,若是有危险来临,它会提前给你提示。”霍瑶轻描淡写的介绍完,仿佛这就是一件再普通的不过的东西,之后就将之交给了程翊,

    虽然程翊不太了解法器,但是能够提前示警的法器,想想就应该是极为珍贵的吧。他珍而重之的将匕首收下,随后想起对方不愿意收下他花了九位数拍下的九龙玉杯,就有点头疼。

    想到自己收了霍瑶对方那么多东西,自己却连一件礼物都还没有送出去,顿感任重道远。

    霍瑶回到家中之后就将柴嘉语一事彻底的放下了,毕竟一般的怨灵都不成气候,凭借沈老的能力,肯定轻松就能将对方降服,她对对方的能力很有信心。

    但是她没有想到,几天之后,她居然得到了沈老和柴嘉语同时失踪的消息。

    莫非这次柴嘉语家中的怨灵,刚好是成了气候的?这样万中无一的概率,让霍瑶心中止不住震惊!

    沈老也一并出事,这事她不得不插手了!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哈,这个算撒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