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55章 第五十五卦
    霍瑶忍不住立刻起身,  对于柴嘉语的安危她自是没有放在心上,  世间之事皆有因有果,  会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事实上也是柴家自己的缘故造成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劳而获的好事,请灵一事本身就有风险,  既然这是他们自己做出的决定,那么不管最后是好的,  还是坏的结局,都该由他们自己承担。

    霍瑶担心的是沈老的安危,  也不知道那个怨灵上了柴嘉语的身之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他若是顾及了柴嘉语本身的身体,可能会投鼠忌器,  到时候束手束脚,着了怨灵的道也说不准!

    沈老是她推荐给柴嘉语家的大师,而且还是她师父的挚友,为人坦荡磊落,是霍瑶心中非常欣赏的一个长辈,  于情于理她都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出事!

    这么一想,霍瑶就再也等不及了,  当务之急是找出他们的下落。

    顾年锦自刚才那段话说完之后一直沉默,看到霍瑶起身之后,他才甄字酌句的说,“其实,我知道他们最后出现的地点。”

    霍瑶先是一愣,之后才语带不满的说,  “那你刚才怎么不说。”

    顾年锦伸出右手,忍不住用食指和中指合并,双指一起不断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他一开始不说是因为实在是这事情太过于匪夷所思,让他觉得不可置信。说出来,估计别人听了之后都会哈哈大笑,然后说他肯定是白日见鬼了,一笑置之。

    没有人会相信这种事情吧,也不会将这种事情放在心上。

    但是现在在他面前的并不是别人。她是子安口中推崇备至的“霍大师。”而在不久之前,他还说霍瑶是一个装神弄鬼之人,不但靠满口胡言乱语忽悠了张东,还蒙蔽了子安,让他不由得大为恼怒。

    但是现在短短的一天之内,就发生了那么多事。每一件事在曾经的他看来都是匪夷所思,绝对不会相信的。但现如今的他,认为自己曾经的观念应该适当的改变了。有些事情,并不是自己没有碰到过,就能一口断定这件事情并不存在的。

    世界之大,果然是无奇不有。

    之前,是他孤陋寡闻了。

    顾年锦并不是一个迂腐不知变通的人,相反,他是一个适应性很强的人。他的智商情商都不算太低,现在摆在眼前的事实胜于雄辩,也由不得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确实有怪力乱神之事了。

    “他们进了一个弄堂,之后就消失不见了。”那个弄堂并不长,不过短短一段路就到头了,里面也没有住着什么人家。以前人家倒是有的,但是自从这片区域改建之后,之前住着的人家就全部搬走了,原本的门口就用水泥封起来了。所以这个弄堂就只有这么一条短短的路,除此之外,没有别路,想要离开,只能原路返回。

    他当时其实离柴嘉语,沈老的距离并不远,他看到他们接着进了这个弄堂之后,也跟着一并跑进去了,但是之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个一个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了。

    确实是消失。

    从一开始还能看到身影,下一秒就两人都消失不见了。

    这匪夷所思的一幕,他实在是无法从脑海中驱逐。他站在原地,望着一眼就能看到头的弄堂,实在是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最后他才想起来,应该马上给霍瑶打电话。

    这才有了后来霍瑶接到顾年锦电话的那一幕。

    霍瑶听了顾年锦之后的解释之后,心里就大概有底了。她跟着顾年锦两人一起到了“柴嘉语”和沈老最后消失的弄堂里。

    弄堂里弥漫着淡淡的烟雾,这样的烟雾出现在这样的地方显得很是不同寻常。

    “刚才这里并没有这些烟雾。”顾年锦皱着眉头说道。

    霍瑶淡淡的解释说,“这里被人布下了迷雾阵。你运气不错,刚才没有跟着他们一起走过去,而是选择停了下来。”

    迷雾阵,属于奇门阵中的入门阵法,破阵的方法不难,只需要找到生门,顺着生门所在,就可走出去。迷雾,顾名思义,就是容易让人迷失于此处,若是不懂破阵之法,那么极有可能会被困死于这个阵中,活活饿死或者渴死,所以这个阵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个困杀大阵。

    想要靠运气走出这个迷雾阵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因为生门是处在时刻变化之中的,每隔一刻钟,就会改变一个方位。若是没有找准生门的方向,就会如同鬼打墙一般,永远在原地徘徊,无法向前前进一步。

    而身处迷雾阵之中的人,外面的人是看不到的,所以柴嘉语和沈老进了迷雾阵之后,在顾年锦看来就像是两人突然之间消失了一样,活生生的从他眼前从有到无,像是科幻片成真一般。

    外面的人一旦进了迷雾阵,想要再出去就难了。但是这个迷雾阵应该困不住沈老才是。

    也不知道在这段时间里,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柴嘉语身上的怨灵肯定是想要做些什么了,所以她才会在这样几乎已经没有人经过的小弄堂布下了迷雾阵,用来阻断外人的视线。

    多思无益,还是进去自己一探究竟才是正经。

    “我们进去吧。”霍瑶说完就果断的走上了前去。

    顾年锦没有多犹豫,紧跟霍瑶的脚步。

    两人一踏入迷雾阵,就感觉像是身处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般。事实上,迷雾阵的作用和障眼法有一些类似,这里自然还是在弄堂里,身处另一个世界只是错觉,只不过是心理上的感觉发生了改变。

    阵里面的浓雾比外面的要浓郁许多,但是并不影响视物。

    霍瑶看到沈老躺倒在一旁,生死不知。

    她立刻上去将手放在对方的鼻子下面,当探到他的鼻息之后,霍瑶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沈老应该只是被人打晕了,性命没有大碍。

    霍瑶这才有心思去看“柴嘉语”,玉瓶大仙此刻正盘腿坐在地上,双手安放在膝盖上,脸色安详而淡然。

    柴嘉语的八字实在是太轻了,拥有这样八字的人,若是被怨灵上身,想要将怨灵驱赶出身体,几乎不可能做到。

    但这个几乎不可能是对一般的术士而言。

    霍瑶自然不属于那个范畴。

    她有办法将怨灵从柴嘉语的身体里驱逐,但是这会对柴嘉语的身体造成不可磨灭的损伤。

    怨灵在柴家已经那么多年,它不可能不知道柴嘉语的八字。既然之前它没有选择上她的身,那么自然是因为在它面前有更好的选择。

    比如说,变成神灵。享无上功德。

    而现在,这条光明大道已经被拦腰折断,它就只能将主意打到了柴嘉语身上。

    霍瑶看到它放在柴嘉语身体边上的金蟾蜍,一下子就猜到了对方的打算。

    它这是打算完全取柴嘉语而代之。

    让柴嘉语的灵魂附身到那个金蟾蜍身上,那么最后这具身体,就会由它完全掌控。

    “你想要救你的女朋友吗?”霍瑶转头问顾年锦。

    顾年锦下意识的想要反驳她不是自己的女朋友,但是之后他忍不住想,他和霍瑶解释这个做什么,于是他憋回了即将出口的话,双手握拳,淡淡的回答,“当然。”

    “两百万,一口价。”柴嘉语家里已经面临破产,想要让她自己拿出这笔钱是不可能的了,毕竟两百万也不是个小数目了。但是即便是顶端术士如霍瑶之流,也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做好事,而不求任何回报。

    财禄不受,会受到天道的反噬。

    更何况,她原本并不打算出手。

    但是看到金蟾蜍之后,她觉得,揽下这件事情,或许会给她意外的收获也说不准。

    “好。”这一次顾年锦没有再像第一次那般不屑的冷笑,而是真心实意的说了这个字。

    “柴嘉语”睁开眼,冷冷的看了霍瑶一眼,之后才缓缓的又闭上了眼睛。

    想要将柴嘉语的灵魂转移到一旁的金蟾蜍身上不是一个短暂的过程,至少需要一整天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若是遇到高深的术士,那么这个过程极有可能会被打断。

    怨灵既然选在这么一个地方,肯定是有所倚仗,或者说是对自己的能力很有自信。确信自己不会在这段时间里遇到比自己厉害的对手。

    霍瑶自信一笑,也跟着坐了下来,将双腿盘起,两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接下来,就是两人之间能力的博弈。

    谁的能力更强,谁就能赢得这一次博弈的胜利。

    “柴嘉语”原本一脸的淡定,但是慢慢的,她的神色开始变得痛苦起来。她神色狰狞,牙齿紧咬双唇,嘴边之后不断的有鲜血溢出。

    而霍瑶双目紧闭,神色一直都保持着淡然,就仿佛此刻是普通的入定一般,而不是她和玉瓶大仙之间的灵力交锋。

    玉瓶大仙已经渐渐身处下风。

    很快,它就能从柴嘉语的身体里出来了!

    霍瑶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胜利就在前方。

    就在霍瑶即将把玉瓶大仙从柴嘉语身体里揪出来的时候,只见异变突起。

    顾年锦看到柴嘉语口中不断溢出的鲜血,皱眉上前靠近了她,想为她擦去嘴边鲜血,而这时,玉瓶大仙主动从柴嘉语身体里出来,一下子上了顾年锦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