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56章 第五十六卦
    玉瓶大仙一上了顾年锦的身,  就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把蹭亮的匕首,  将之对准了顾年锦胸口的位置。

    “小娃,  你信不信我把这把匕首刺入你情郎的胸口?”玉瓶大仙冷笑着说。

    “我信。但是,他不是我的情郎。”霍瑶的神色至始至终都很平静,仿佛面前这个受到玉瓶大仙挟制的不过是一个不相关的路人罢了。

    玉瓶大仙眼神一厉,  眸光如利刃一般射向霍瑶,“你想骗过本大仙,  可还太嫩了些。”

    玉瓶大仙已经在这个世间存在了几百个年头,它有过很多香火供奉人。他们给它提供香火,  而它就帮他们预测祸福,为他们相面,  让他们家兴旺发达。

    玉瓶大仙在相面算命这个方面虽然比不上正经的玄学术士,但是它也有自己独特的相面手法。它从霍瑶的面相上,能够看出她之前的二十一年里,全身情爱皆系于一人之身,而那个人,  就是现在它的附身之人。虽然说,她二十一岁之后的面相看上去如同雾里看花,  二十一岁之前的人生历历在目,往事皆可追,但是她之后的人生轨迹却是一点都推算不出来了。虽说如此,但是之前的情深厚谊,不可能是假的。

    他们两人纠纠缠缠整整三年,月老红线纠缠,  密不可分,这可不是随便就能当做不存在过的。玉瓶大仙不由得在心中冷笑,倒是看不出来眼前这个本事不小的玄学术士是个难得的痴情种。它能感受到此刻附身之人不平静的心绪,他的情绪因为面前之人的回答而起伏很大,看来此人对她也不是完全不在意的!

    在意就更好了!

    在意才能达成它的目的!它最喜欢的,就是拆散这对有情人了!谁让这个女术士坏了它的好事!这样有本事的术士,它倒是真的已经有很多年都没有遇到过了,即便是遇到比她稍逊一筹的,也不是本土的。

    而那群并非本土的术士,从来不会将多于的心思多放在它这种怨灵身上。所以一年一年下来,它的警觉性也就跟着下来了。今天的夺身被人打断,它此生已是无望。

    但是不能单单它一人如坠深渊,此生不得翻身。它也要眼前这个年轻的玄学术士好好尝尝失去心爱之人的痛苦。让他们天人两隔,此生再也不能相见。

    这样想着,它手中的刀子开始慢慢的朝这具身体的胸口□□去,一点一点的,就像是钝刀子割肉,这样慢慢的,也能让她好好的体会一下痛彻心扉的滋味。

    但是玉瓶大仙预料中的惊慌失措,痛哭流涕,这种种情绪都没有在霍瑶的脸上一一浮现。

    它虽然感到有点失望,觉得不太过瘾,但是内心深处还是觉得自己这把刀子是真真切切的不仅插到了这具身体上,同时也深深的插在了对方的心上。玉瓶大仙冷哼,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会演戏了,明明心里在意的要命,脸上却丝毫不会显露半分!它玉瓶大仙也敬佩对方算是个人物!不过就算是会演戏那又怎样呢?她心里现在不知道有多么难过,多么慌张,多么绝望呢!

    她越是绝望,它就越是开心!

    “他不是你的情郎,那又会是谁是?”玉瓶大仙冷笑着开口,还偏偏故意往她心窝子戳。

    可惜,它注定要失望了。

    霍瑶的神色一直都很淡定,“总之,不可能是他。”说完,霍瑶全身的灵力暴涨,刚才她对付玉瓶大仙的时候并没有使出全力,这一下,她使出了大半的实力。

    玉瓶大仙的鬼体一下子从顾年锦身体里被纠扯了出来,然后被霍瑶眼疾手快的指引到了金蟾蜍的身上。

    玉瓶大仙的鬼体和金蟾蜍混为一体,、这一次,它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刚才在做什么?”

    “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霍瑶和顾年锦两人同时开口质问对方,两人的语气里都带着浓浓的不满。

    霍瑶觉得刚才顾年锦的举动简直是匪夷所思,这样关键的时刻,他居然会靠近柴嘉语,只为了为她擦去嘴边的血迹。好一个情深似海的情圣!

    所以说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绕过谁。曾经前身欠下的因果纠缠,轮到了她,早晚还是得偿还。想他顾年锦,一开始觉得她沽名钓誉,不过是个只知道欺骗他朋友的江湖骗子,和她说话的时候,语气中带着满满的轻视,到了现在就更过分了,直接来给她拖后腿了!

    “当然是真的。”霍瑶说完,忍不住还是又说了一遍,“你刚才的举动要不得!”要不是今天在他面前的术士是她,若是换了另一个人,九成的概率都会翻车!到时候不止是柴嘉语的性命,就连那个术士的性命都会一并危及!

    顾年锦回想起刚才的举动,此刻也还心有余悸。作为一个信奉了二十多年科学的现代人,他能在短短的时间内,转变自己根深蒂固了二十多年的观念已经很不容易了,想要他切实的体会到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并且鬼怪能够上人的身,短时间内还很难做到。

    所以他虽然一方面开始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但是一方面心态还没有彻底的转换过来!看到吐血的柴嘉语,他下意识觉得对方伤得很重,因为她嘴边的血迹不停,一路蜿蜒下来,在地上都积起了一小摊血迹,看上去实在是触目惊心,他这才忍不住上前的。但是谁能想到会有接下去的那一幕?

    他的身上突然一凉,接下去他就失去了整个身体的控制权。他面对自己的身体居然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中握着匕首,然后一点一点的刺向自己的胸口,这种痛,恐怕他这辈子都忘不了了!

    好在这个过程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伤口并不是很深,等会去医院包扎一下就没问题了。

    但是想到霍瑶和玉瓶大仙的对话,他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憋闷感。

    她说他这辈子都不会是她的情郎,那么谁才会是?

    顾年锦在心中忍不住质问,没想到不知不觉中,他把这句话问出了口。

    谁会是……

    霍瑶听到,眼前不自觉的滑过程翊俊逸的脸。不过她此刻心中其实并没有多少的绮思,只是觉得,自己这辈子估计都会因为保护人形龙脉而和他多加接触了,所以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下意识的想起了他。但是“情郎”什么的,她现在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心思去考虑那个问题。

    内有苗族,外有太国虎视眈眈,在正统玄学式微的如今,她一直牢牢把门训挂在心头,关于自己的感情问题,确实还没来得及考虑。

    但霍瑶并没有意识到,有时候,若是时候到了,感情不需要她多加考虑,对方自己就会主动靠近来了。

    玉瓶大仙已经被收服,它布在这里的迷雾阵也就自动破了。原本空无一人的小巷子里突然凭空出现了四个大活人,好在这个位置十分偏僻,此刻也没有人经过,不然一定会造成极大的轰动了。

    现在这里的四个人,除了霍瑶,其余三个全是伤员。沈老和柴嘉语都昏迷着,而顾年锦胸口受了伤,此刻也需要止血包扎,所以霍瑶搀扶着沈老,顾年锦搀扶柴嘉语,四人走出小巷,到了路口,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赶去了医院。

    好在三人都没什么大事,沈老没多久之后就醒来了。

    他看着霍瑶,脸上带着一些惭愧,一开口就是自责,“大伟的徒弟,我这次大意了,没想到着了一个怨灵的道……”

    霍瑶起身为他倒了一杯温开水,然后递给他,“没事,对方是有备而来,您不必自责。”

    沈老喝了口水之后问,“怨灵呢,降服了?”

    霍瑶点了点头,然后拿出那个装着玉瓶大仙鬼体的金蟾蜍。这个金蟾蜍可是一个好东西,玉瓶大仙修炼了那么多年,虽然只是一个怨灵,但是这么多年下来,它已经吸收了不少的香火,离神灵也就一步之遥。它身上积攒的功德也不少了,这个金蟾蜍,倒是极为适合放在屋子里,能让同住一屋的人无病无灾,平平安安的到老。

    沈老看到这个金蟾蜍,虽然凭借他的眼力,还不能彻底看出这个金蟾蜍有多大的名堂来,但是想来也知道这会是一个好东西。

    霍瑶看着这个金蟾蜍,笑着说,“我准备将这个金蟾蜍送给师父。”

    姚天师年纪也上六十了,他身体虽然现下还算是硬朗,但谁能知道以后呢?所以这样的礼物,送给他极为适宜。

    沈老听到霍瑶准备将这个送给姚大伟,不由得露出一个艳羡的神色来,嘴里连连感慨姚大伟好福气,居然有这么一个好徒弟。

    沈老虽然也是玄学术士,但是他无门无派,全靠自己看书钻研,没有师父,也没有收徒弟,现在看到姚大伟的徒弟居然这么靠谱,他心里真的羡慕的很。他现在也忍不住蠢蠢欲动,想要收一个像霍瑶这么好的徒弟了。

    但是他也知道,像霍瑶资质这么好的徒弟,又不是街边的大白菜,想要就能随手捡到,只能随缘了。这么一想,收徒的心思倒又慢慢的淡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