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57章 第五十七卦
    霍瑶和沈老相谈甚欢。沈老对这个后辈非常欣赏,  虽然两人做不了师徒,  但是他也有意于和她交好。在一些玄学方面的问题,  还是他这个老头子虚心的向对方求教。

    别看霍瑶年纪轻轻,但是对方有些方面的见解之精到,言辞之犀利,  神态之自信,真是让他叹为观止!

    做不了她师父,  他甚至都想做他徒弟了!

    若不是因为做她徒弟,他和姚大伟之间就乱了辈分了,  实在是不太妥当,不然他是真的有这个打算的。

    霍瑶看了下时间,  不知不觉中和沈老聊了不短的时间,沈老现在看上去精神有些疲乏,于是她就提出告辞了。沈老笑眯眯的看着她,随意的摆了摆手,“去吧去吧,  难为你陪我这个老头子聊了这么久。”

    霍瑶笑着说应该的,就带着金蟾蜍回家了。

    另一边,  柴嘉语也从身体虚弱中清醒了过来。

    顾年锦原本正看着窗外发呆,看到她醒过来了,就对她说,“我已经将你的消息通知了伯父,不过他得过一会才能过来。”说完,他就起身拿起放在一旁的外套,  准备离开了。

    “阿锦,你去哪?”柴嘉语一出声,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听上去不同于以往的悦耳动听,但是她现在却无心他顾,脸上不由得露出急切的神色来。

    顾年锦垂眸看着她,慢慢的将现在的情况告诉她,“你现在已经没事了,医生说你身体有些虚弱,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需要好好调理,不过没有大的问题。你家里的事情基本已经解决,你哥哥不久前刚刚醒过来,伯母的精神状况也好了许多。伯父他即将过来看你,我去看看沈老那边的情况。”

    他话里话外都没有提及霍瑶,但是柴嘉语还是不自觉的咬紧了嘴唇,将自己本就干涩的唇咬得越发泛白,她颤抖着睫毛,在被子中的手狠狠的紧握,尖锐的长指甲紧扣手心,但是手心的痛远远比不上心口的痛楚。柴嘉语逼迫着自己问出了那句话,“阿锦,你是不是变心了?”

    顾年锦一愣,之后他淡淡的说,“嘉语,我们分手已经很多年了。”言外之意就是,就算是他真的现在看上了别人,也不属于变心。她于他而言,只不过是一个已经分手了三年的前女友。他就算现在马上找了一个女朋友,也没她什么事。

    柴嘉语自嘲的笑了,是她先放手的,但是等到现在真的失去顾年锦了,为什么她还是那么难过呢?

    这时候的顾年锦已经走到了病房门口了,只听柴嘉语在他身后幽幽的问,“是霍瑶么?”

    顾年锦握着门板手的身形一愣,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直接开门走了出去,但是他的反应已经明确的告诉了柴嘉语答案。

    柴嘉语在他走后不由得呵呵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却是一颗一颗的溢出眼角,顺着脸庞滑落,一路向下,一下子就氤氲了枕着的枕头。

    顾年锦到沈老病房的时候,沈老正准备躺下休息了,看到顾年锦,他心下一转,就知道对方是来找谁的了。毕竟他也活了这么多年头了,不可能连对方的一点小心思都看不出来。

    顾年锦看了一圈沈老的病房,发现里面没有霍瑶,还以为她去了厕所,或者是干点别的什么去了,马上就会回来,刚准备在沈老边上的凳子上坐下等她,沈老就笑着说,“小瑶已经回家了,你来晚了。”

    顾年锦的神色一瞬间有些僵硬,不过之后他礼貌的说,“不,我是来看沈老您的。沈老,身体怎么样了?”

    “谢谢。身体还不错。”沈老刚说完就打了个哈欠。

    顾年锦见到立马就知道对方这是累了,起身提出了告辞。沈老知道对方的心思本来就没在自己身上,也没留人,何况他本来就觉得有些精神不济了。

    顾年锦走后,沈老快要睡着的时候想到了在云南的时候,总是陪在霍瑶身边的那个年轻人。那个年轻人长得俊,而且好像大有来头,身世出众,但是为人谦恭有礼,让人很有好感。

    两人里面,他还是更喜欢那个名叫程翊的年轻人多一点。

    哎呀哎呀,他这个糟老头子喜欢有什么用,主要还是得那丫头自己喜欢才行。真是年纪越大,越喜欢管别人的八卦了。沈老边在心里唾弃自己,边砸吧着嘴巴进入了梦乡。

    霍瑶到家的时候,姚天师正在陪姚媛媛玩游戏。两人玩的是五子棋。一个执黑子,一个执白子,这样的益智游戏,玩起来反倒还是姚媛媛这个不过六岁的小女孩更胜一筹。

    姚天师在落子之后才发现自己漏看了一处,姚媛媛已经有三个黑子连成线了,他一下子叫嚷起来,伸出手去将自己刚刚落下的白子又捡了起来,然后啪嗒一声,放在了那个已经三个黑子连线的头上。

    原来五子棋还能这么下,霍瑶忍不住摇头失笑。

    姚媛媛脾气很好,见到姚天师悔棋也没有生气,像是早已经习惯了一般,继续拿起黑子,选了一个地方落下。

    姚天师嘿嘿笑着落下一子,大笑着说,“我赢了!”

    霍瑶上前一看,确实是姚天师赢了。如果不是姚天师悔棋,那么现在赢得就是姚媛媛了。

    她这个师父就是这样,虽然已经六十了,不过还是一副小孩子的脾气,任性的很。老话不是说老人家年纪越大,心理越小吗。老小孩说的就是姚天师这样的。他这副模样,看上去倒是姚媛媛更成熟一点了。

    姚媛媛也不反驳,乖巧的将棋子收起来。

    姚天师转头看到霍瑶,嘿嘿嘿嘿笑着,“徒弟,回来了?”

    霍瑶嗯了一声,然后说,“师父,我有礼物送你。”

    一听到礼物,姚天师的眼睛就像是狼看到了猎物一般,闪闪发光起来,口里也忍不住连连嚷嚷着,“什么礼物?快拿出来给为师看看。”

    就连姚媛媛也忍不住在一旁朝霍瑶投来好奇的目光。

    霍瑶一笑,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了那个装着玉瓶大仙的金蟾蜍。

    这个金蟾蜍整只都是纯金的,金光闪闪看上去一副暴发户人家专属的样子,但是真正有价值的不是黄金,而是在金蟾蜍里面的玉瓶大仙。

    姚天师一看到这个金蟾蜍,脸色就变了,双眼发光,嘴角咧得大大的,整个人都兴奋的手舞足蹈起来。

    这金蟾蜍可真是个好东西啊。

    姚天师忍不住凑上前来,从霍瑶的手中接过金蟾蜍,左看看,右看看。

    “你居然要把本大仙送给这个丑老头?”玉瓶大仙进入了金蟾蜍之后,并没有消失,而是和这个金蟾蜍融为了一体。它还是能说话,只不过能听到的,只有一些术法本事不低的术士,普通人听不到它的声音,只会以为这就是一个普通的金蟾蜍。

    但是没有想到,姚天师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居然大咧咧的喊出声来,“本大仙是什么东西?我哪里丑了?”

    “这个貌不惊人,浑身上下都毫无特色的普通老头子居然能听得到本大仙的声音?”玉瓶大仙忍不住惊讶的吐槽。

    就连霍瑶心下都忍不住惊讶。

    她知道她的师父有一些事情瞒着她,但是她尊重对方的隐私,而且谁没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呢,就连她自己,还有很多秘密没有让姚天师知道。

    但是姚天师居然能够听到玉瓶大仙的声音,这真的是大大出乎霍瑶的意料的。

    她这下真的是对姚天师的师门来历有点兴趣了。

    明明是凄苦至极,穷困潦倒的面相,在遇到她之后,才慢慢的开始向好的那一方转变,从面相上可以看出,他的前半生并无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普通人,他之前大部分时候也都表现得如同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江湖神棍。

    那为什么姚天师有时候的一些表现,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普通的江湖骗子?

    莫非……

    霍瑶突然想到了一个猜测。

    那就是姚天师现在的面相,其实是被人有意篡改过的。

    现在的并不是他原本的面相。

    但若是这样,这里面的门门道道可真的是太多了。

    对方为什么要那么做?

    姚天师惹到了什么人?

    姚天师自己知道吗?

    而那个能够篡改他面向之人,让霍瑶心下警惕。有这样本事的,绝对不会是普通人。但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这么久了,却从来没有从沈老的口中,或者是别人的口中听到一个这么厉害的玄学术士。

    不管是之前的杨老,还是张得厚大师,在霍瑶看来,都不过是沽名钓誉之辈。

    能够篡改面相之人,绝对不可能是无名之辈。

    现在她没有听到过对方的名头,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对方隐藏了自己的实力,没有暴露在人前过。

    这样的举动,实在不能不让人深思。

    但是这一切都只是霍瑶现在自己凭空的猜测,并没有任何的凭证。

    也许姚天师本来就是这样的面相,并没有被人篡改过。

    至于为什么能听到玉瓶大仙的声音,霍瑶一时也没有合理的解释。

    这个问题,或许可以问问姚天师本人?

    作者有话要说: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