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61章 第六十一卦
    在程宅吃完第一顿晚饭之后,  程翊邀请霍瑶进自己的书房一观。

    程翊的书房非常大,  里面安置着好几个书柜,  每个书柜里面都放满了书,  一眼望去,就让人心下忍不住惊叹。

    霍瑶慢慢的从一个个书柜前走过去,  程翊书房里的书籍种类繁多,涵盖了非常多的方面。霍瑶不禁猜测,程翊应该是一个知识渊博之人。

    突然,  她停下了脚步,  眼神被跟前的书柜吸引了。

    在第三个书柜里面,一本本罗列着的都是《四柱命理》、《三世书》、《三命通》这样的算命书,  霍瑶大感兴趣,随手从里面抽出了一本,  然后她发现这本书已经被人翻阅过了,里面还有看书之人写下的注释,字迹苍劲有力,力透纸背,但是洒脱飘逸,带着行云流水之感,  看得出来,  书的主人看的很认真,  并不是随便买了来放在书柜里充数的。

    霍瑶忍不住回眸,“程……”霍瑶本想喊程总,不过一想,  刚才对方已经纠正过称呼了,再叫程总就不适宜了,她转而说,“阿翊,你也看这些?”

    程翊嗯了一声,霍瑶的声音其实较为软糯甜美,和帝都的口音不同,倒偏向于江南的那种吴侬软语。他忍不住在心里回味了一番从她口中吐出的“阿翊”二字,之后才解释道,“因为我自己特殊的命格,所以在我成年后,和张大师接触较多,久而久之,我对这些玄学也粗粗了解了一番。”

    说完之后,他又笑着加了一句,“当然,和瑶瑶自是不能比的。”

    霍瑶看到程翊的笑容,心下忍不住感慨,他笑得次数真是越来越多了,也笑得越来越勾人了。长得好又笑得这么勾人,换成别人,估计早就把持不住了要犯罪了。

    霍瑶将书重新放入书柜之后,居然在书柜里意外的发现了那本《南华真经》。

    自云南回来之后,霍瑶一直想一观《南华真经》,但苦于没有机会,没有想到,今天居然会在阿翊的书房里见到了这本书。

    她取出《南华真经》,随手翻阅了一下,果然在一百多页的地方发现了几句对自己的描写,“霍杳,天机门第三十七任掌门,貌比西施,性冷,擅奇门遁甲,命理学,相学,占卜学,算学,测算星象风云等等。木日大阵创始人。后与国师一同命丧于云南。事出何因,无从考据。尸骨埋于蒲镇。”

    寥寥几句话,就诉尽了她短暂的一生。

    一生荣辱,皆诉尽于此。

    但是,最后的那一句描述,让霍瑶的视线久久的胶着在那处,直到几分钟之后,她还继续盯着那几句话,神色莫名。

    程翊立时察觉了霍瑶的不对劲之处,忍不住问,“瑶瑶,怎么了?”

    霍瑶这才回过神来,随意的笑了笑,“没什么,只是突然心有所感罢了。”

    没想到,她的尸骨并没有被损毁,而且还被后人埋在了蒲镇。

    在云南的时候,她并没有去蒲镇这个地方,也不知这个蒲镇,现在是不是依旧叫这个名字。也不知她的尸骨,经过了那么多年之后,是不是还安好。

    若是有机会,她势必还要再去一趟云南,祭拜一次自己的尸骨。

    去祭拜曾经的自己,这样的经历,连霍瑶都忍不住唏嘘万千。不知道凌堃的尸骨,是否也在蒲镇。总不会他们的墓地相邻吧?

    这般想着,霍瑶迫切的接着翻起了《南华真经》的后面几页,但是直到她把这本《南华真经》翻完,都没有看到关于凌堃的只言片语。

    曾经与她比肩的一代玄学大师,竟然在历史上都没有留下一星半点的信息。

    霍瑶无声的笑了笑,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她也不会觉得,自己在史书中有几笔对自己的介绍,就远胜凌堃一筹了。对于凌堃而言,青史留名并非他的志向。他所求的,只有长生二字。凌堃此人,为人狂妄自大,唯我独尊,他人的认可他从不放在心上,对于史书上没有他的只言片语,自然更不会放在心上了。

    霍瑶将《南华真经》粗粗一看之后就放回到了书柜里。这里的藏书,她之后有的是机会慢慢来看,不急在这一时。

    她逛完了书柜之后,这才发现了书房正中间摆放着的书桌。书桌收拾得非常干净,上面只有一台笔记本,一个花盆,还有一个相框,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看着就像是单身男性的书桌。

    霍瑶绕到书桌后面,发现相框里的照片就是年轻时的程翊。

    “我能看下这个相框吗?”

    “当然。”

    霍瑶将相框拿到手中仔细打量了一番,相片中的程翊看上去还十分的青涩,远不如如今的成熟稳重。但是那时候的他,已经非常英俊了,眉眼弯弯,眼睛大而明亮,身姿虽单薄,但已见日后的挺拔。他穿着球衣,手中拿着一个足球,对着镜头咧嘴笑得阳光灿烂。

    年少轻狂时的程翊,与如今事业有成的他,好似两个人。

    这样的笑容,让霍瑶觉得新奇。现在的程翊,对着外人淡漠,纵是微笑,也是无懈可击的客套疏离的笑容,面对她时的笑容稍显温和亲近,但是和曾经年少时无忧无虑的笑容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这时候的你多大?”霍瑶忍不住指着照片问道。

    “那一年刚好十八。”程翊也同样看着照片中的自己,距离那一年,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了,在这一年之后,他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的性格也发生了极大的转变。如果说曾经的他还抱怨过生活的不公,那么现在的他,内心已经十分坦然。

    命运自有安排。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命格,现在的他也许早就已经结婚生子了,就不会遇到现在的霍瑶了。

    如果从前的一切都是为了与她相逢,那么他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都说人生有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但是对于现在的程翊而言,今生的喜事是与霍瑶相逢。

    “嗯,刚好是你成年的那年。”霍瑶随口一说,将相册重新小心的放回了远处。

    程翊闻言,一时没有回话,他在心中淡淡的想,他现在其实也不算是真正的成年了。

    二十八岁未成年的老|处|男。

    不过他现在并不急切,他已经遇到了那个可以让他真正成年的那一个姑娘。

    程翊这般想着,看着霍瑶的目光不禁变得火辣辣起来,眼神深处仿佛有两簇火苗在燃烧。

    钟表的指针慢慢的指向了八点。

    窗外突然响起了烟花炸响的声音。

    霍瑶忍不住走向窗口,书房的落地窗非常大,可以完全的看到外面的那一片漆黑的夜空。

    此刻的天空被烟花照射的如同白昼,一个又一个巨大的烟花在空中次第绽放,美景如画,吸引了霍瑶全部的心神。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如此盛大的烟花,红得,绿的,黄的,各种颜色,美得让人流连。烟花在空中绽放出花朵一般的美好的形状。烟花易逝,但是看着这一片接连不断升空,然后绽放的烟花,她此刻心中却生出了一种错觉,仿佛这烟花会一直不停的绽放下去,直到她年华老去。

    这一场盛世烟花,直到一小时后才慢慢的散去。

    而霍瑶这才惊觉,她竟然和程翊就一直这样无声的看完了这一场烟花表演。

    上一世,只有在过年时节,皇城才会燃放烟花,而且那时候的烟花,远没有现在的多姿多彩,更没有现在燃放的时间那么久。也就随便应应景,放几个罢了。

    霍瑶忍不住好奇,今天是什么节日吗?怎么有土豪燃放了那么久的烟花。

    她心里这样想,口里也就忍不住问出了口。

    程翊闻言微微的一笑,“这烟花是为你而放。”

    霍瑶惊讶的睁大了双眸,她之前还在想到底是谁,居然那么大的手笔,放了这么久的烟花,也不知是为了讨好谁,没想到,那个放烟花的人此刻就站在她的身旁!

    “今天是什么重大的节日吗?”

    “嗯,为了欢迎你入住程宅。”今日自然也算是重大节日,程翊在心中淡淡的想道。

    霍瑶的心中划过一抹异样,不过是入住程宅罢了,对方居然这么煞有其事,又是带她熟悉附近的环境,又是带她到书房观赏,让她随意浏览这里的书,又是放了整整一小时的烟花给她看。

    不得不说,程翊果然绅士有礼,体贴温雅得让人侧目。就算是曾经的世家大族的子弟,只怕也做不到如他这般细致入微的地步吧。

    霍瑶心底对程翊的好感度忍不住又增加了几分。

    这时候的凌宅。

    凌青青看着窗外的盛世烟花,眼神莫名,帝都这个地方,早几年之前就已经实行了禁烟令,就算是节假日都是不允许燃放烟火爆竹的,但是今天明明不是什么节假日,居然放了这么久的烟花。

    她忍不住侧首问一旁的大哥,“哥哥,是谁在放烟花呀?”

    凌靖南收起了平日里的吊儿郎当,脑海中忍不住回想起了那两人下午在外面遛狗的一幕。

    能有能力在帝都这个地方燃放这么久的烟花的人,五个手指头都数的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程·二十八岁少年·翊。哈哈哈哈哈。

    男主这么不容易,你们真的都不留一发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