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63章 第六十三卦
    霍瑶之后从书房拿走了那本《南华真经》,  晚上洗完了一个热水澡之后,  躺在超软超舒服的床上看书,  她忍不住呼出一口气,  整个人都有一种如同身处云里雾里的舒适感。

    有一本书,还有一张舒适的床,  这样的人生真的太惬意了。

    她一时看书看得有些入迷,连时间慢慢的流逝都没有察觉。不知不觉中就到了凌晨。

    《南华真经》记载的是玄学在这一千多年里的发展历史。这些后人记入史册的过往,虽然不可能件件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肯定会有后人自己的臆想,  猜测加入其中,七分真中带着三分假,  但是就算是这样,也能让她大概了解到在她之后发生的事情。

    正当她看得越发认真的时候,  放在一旁枕头边上的手机突然震了三下。这声音拉回了她的心神,她不由得拿起手机,发现有一条新的微信信息。

    点开,是程翊刚刚才发过来的消息,“瑶瑶,早点休息。”

    霍瑶看向手机上的时间,  这才惊觉原来都快凌晨十二点了,  不知不觉之中,  她就眼睛一眨都不眨的看了三个小时的书,这下一停下来,她才觉得眼睛有一些酸涩。

    她忍不住闭了闭眼,  缓解用眼过度的疲劳,不过她心头不由得浮起一丝疑惑,她这边的灯亮着,莫非影响到了程翊的休息?

    她朝窗外看去,因为自己的灯现在亮着,也不知道隔壁房间现在是什么状态。不过时间确实不早了,该歇息了。

    霍瑶将书合上放在一旁,拿起手机手下不停的回复,“马上就睡了,晚安。”

    “晚安。”对方几乎是秒回,就像是手机一直拿在手机,等着她的回复一般。

    霍瑶这一次没有回复对方的信息,关了灯之后就闭上眼,几乎是下一秒就进入了梦乡。

    而她自然没有察觉,她隔壁房间的灯,在她灯熄灭了之后才暗了下去,之前也一直和她一样亮着。

    只不过她睡着了,隔壁躺着的那人却依旧无心睡眠,一直睁着眼,看着窗外的弯月,不知想到了什么,嘴唇弯起了一抹细微的弧度。

    月光原本淡淡的照耀在他俊美的容颜上,此刻,月亮被云朵遮住,像是月光也被这一抹笑容而羞红了脸,偷偷地躲起来了一般。

    程翊就这样保持着笑容,闭眼入睡了。

    接下去的几天都颇为相安无事,法器也没有再示警过。不过霍瑶并没有因此松懈心神,每天都跟着程翊一同进进出出,和他一起去公司上班,下班,每天打卡。不出几天时间,公司里的人就都知道了他们程总身边有一个形影不离的姑娘。

    不少人对程总的命格还是抱着观望的态度,但是还是有大部分人觉得,程总肯定已经恢复正常了,瞧这个妹子和他几乎每时每刻都呆在一块,不也什么事情都没有么?

    之前就对程翊怀有别样目的的女员工心底又忍不住蠢蠢欲动起来,只是苦于没有在他跟前混脸熟的机会,纷纷摩拳擦掌,准备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

    不过不少女员工看到程翊身旁的霍瑶那容貌,还没上阵,就已经败下了阵来。毕竟那精致的容貌,比九成九的女明星还要精致耐看几分,这么一想,不战而败似乎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了。

    这几天,大家对霍瑶的八卦程度本来就在火热期,关于她的一丁点信息都能激起好几天的激烈讨论,但是没多久之后,关于霍瑶的□□开始喧嚣尘上。

    什么她痴恋顾年锦无果,还为他跳河这样的消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如同烈火燎原一般,在整个公司的员工之间传递开来。

    等程翊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他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脸色阴沉,第一时间在公司员工微信群里发话了,“你们工作时间都很闲?所以在背后传一些有的没的?我不介意让你们多加班。”

    程翊甚少在员工微信群里发话,或者说一年到头,只有年会的时候,他才会作为大BOSS,在群里说一些话。就算是一年里难得一次的发话,他也通常就在群里随便打几个字,比如“好好工作”,“大家辛苦了”这样简短的字句。

    在平时这些普通的日子里,他这个公司最高执行者是从不会在群里参与员工的话题的,所以群里的员工聊起天来都比较随意。但是今天他不仅破天荒的在群里说话了,还是语气如此严厉的句子。群里一时没有一个人发话,气氛即便是隔着一个手机屏幕都能让人感受的到尴尬和压抑。

    大BOSS生气了。

    几乎所有看到这一条微信的人心里都浮起了这么一个念头。

    程翊也没去继续看他们的反应,随手将手机搁在桌子上。

    他的动作一时有些大,手机几乎是被他摔在桌面上,发出了清脆的一声“啪。”他看上去有些心浮气躁,霍瑶不由得从杂志里抬头,忍不住问,“阿翊,怎么了?”

    程翊单手解开了自己白衬衫最上面的两颗纽扣,之后又嫌不够似的,又解了一颗,解完之后还随手扯了扯自己的领口。

    原本禁欲的形象,瞬间多了几分不羁的洒脱。

    看上去颇为性感。

    不得不说,程翊是霍瑶两辈子见过的长得最好看的人了,他就仿佛是上天的宠儿,别人求之不得的东西,他全部都唾手可得。不过正是因为他的命格过于贵重,所以他才会在婚姻一途上如此一波三折吧。

    世间之事,从来都没有十全十美。

    有缺憾的,才是真实的人生。

    程翊看着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的霍瑶,她神色安宁,眼神带着疑问和关切,心底的浮躁不自觉的就散了几分。

    “瑶瑶,你觉得顾年锦怎么样?”

    霍瑶先是一愣,之后就恍然大悟。最近公司里的闲言碎语,有几句也在不经意间入了她的耳,只不过她听过就算,都没有放在心上罢了。

    那些发生过的事情,她不能也不会想要抹去,毕竟那是原身存在过的证明。

    难道,程翊竟然是在为那些话而生气么?

    霍瑶摇了摇头,“我和他没什么。”就算是从前,其实这两人也算不上是有些什么,现在,就更是没有什么了。

    听到她的回答,程翊心下还是忍不住松了一口气。他不会再让那些闲言碎语出现在霍瑶的身边。不管她从前怎样,就算那些传言都是真的,他也不会允许别人再拿那些话来挤兑她,在背后排遣她。

    往事不可追,他看重的,从来都是往后。

    霍瑶嗯了一声,不再多言,继续低头看着手中的杂志。

    这天之后,她就没再听过关于自己从前的一些不好的话了,她知道这肯定是程翊插手了之后的结果,虽然那些话她并不是怎么在意,但是知道他为自己做的事情,心底还是暖上了几分。

    这天傍晚的时候,宁珩打来了一个电话,之前他打电话给霍瑶,被程翊占线了,他后来就直接打电话给了姚天师,姚天师在电话里跟他说,霍瑶现在忙得很,让他别打扰他,所以他才等了这么些天才继续打给霍瑶。

    他先是在电话里头把自己不久前发生的事情都说了,最后,他有些犹疑的问,“小瑶,这一次,真的不是意外吗?”

    “算意外,也不算意外。”

    “这是什么意思?”

    霍瑶在电话里头慢慢的解释,“因为你之前带着的那枚挂坠,它会给你带来厄运,所以你这次威压断裂,其实可以说是意料之中的意外。”

    听完霍瑶的解释,宁珩在电话那头沉默了,“所以,是sulli?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应该是她,因为你的挂坠是她送你的,至于原因,我现在也不明,总得见她一面才能再下定论。”

    “距离发布会还有很多天,到时候我带你去见她。那这段时间,我应该是安全的吧?”宁珩惴惴不安的问。实在是这一次的经历让他心有余悸。他现在这么努力赚钱,就是为了有一个美好的将来,若是连命都没有了,那还怎么谈将来?

    霍瑶念头一转,就说,“你广告还拍吗?”

    “广告商让我多修养一阵,我最近会有一个长假。”

    “那这样,在发布会之前,你就住到师父家里去。”她现在分身乏术,只有让宁珩呆到姚天师身边,才能确保他的安全。

    对于自己的师父,霍瑶现在渐渐的觉得,对方颇有些深不可测。他应该远远不是如同自己表现出来的那般平庸无能。

    所以宁珩待在姚天师身边很安全,顺便还能多多培养一下感情。

    在她的记忆里,她来到这个时代四个多月了也没见宁珩来看望过姚天师。

    正好趁此机会,多相处一下。

    不够从宁珩这里,霍瑶意外的得到了关于沈玥的消息。

    原来sulli原名沈息,和沈玥是亲姐妹。两人都在娱乐圈混的如鱼得水,因为霍瑶从前对娱乐圈不太关系,所以才不清楚这对娱乐圈里有名的姐妹花。

    不得不说,这对姐妹花如出一辙的恶毒,也算得上是“蛇蝎美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