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69章 第六十九卦
    布兰特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霍瑶的手机号,每天有事没事就给霍瑶发信息,  程翊知道之后就让她拉黑对方。霍瑶这才知道,  原来手机还有一个拉黑的功能,  用来防止别人骚扰。知道这个功能之后,  她就拉黑了布兰特。

    这样的花花公子,她上一世实在是见过不少。家中娇妻美妾成群,外面还有外室,  更是在青楼一掷千金,  成为花魁的裙下之臣,  一时成为美谈。

    花花公子之间总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在见到布兰特的第一眼,她就知道对方大致是一个怎样的人了。这样的人,她敬谢不敏。

    但是不得不说布兰特有点本事,  他又找到了霍瑶的微信号,手机号被拉黑之后开始不断申请成为霍瑶的微信好友,让她一时不胜其扰。

    布兰特的出现让程翊产生了危机意识,只有成为霍瑶的男人,他才有立场宣示主权,  才有底气击退所有情敌。他已经开始筹备告白事宜,  但是告白这种事情,  需要一个更好的时机。

    还有半个月就是元旦了,  跨旧迎新的日子,非常适合开始一段崭新的美好恋情。

    程翊心中已经有了大致的打算。

    霍瑶和程翊又在度假村度了两天假,两人晚上一同回到程宅的时候,  程老也已经在家了。

    他似乎在等他们,此刻正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边看报纸边喝茶。

    霍瑶坐到程老对面,打完招呼之后就开门见山的说,“程老,关于你三姐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

    程老放下了手中的报纸,即便心中有期待和急迫,但是他的面上丝毫不显,平淡的问,“哦?不知霍大师可想到了什么办法?”

    “玄学上有一门梅花易数占卜,源于北宋术数大家邵雍的《梅花数》,这门术法,我刚好擅长。”

    梅花易数占卜,口传心授,不留文字,到了这个时代,早已经失传,现在书上所记载的很多推演方法都是后人凭借猜测所录,根本不是原本的梅花易数。若说曾经的梅花易数占卜能将往事推测得八|九不离十,那么现代的梅花易数占卜,正确度非常低,不过两三分而已。

    因为最精髓的部分,已经失传。

    若是现代有玄学术士自称是宋代梅花易数占卜的传人,能够正确的帮人推演往事,那么那人肯定是一个江湖骗子。因为会这门绝技的术士,纵使是在宋代,也不过寥寥几个,更别说是这门绝技早已经失传多年现代了。

    刚刚好,霍瑶就是擅长梅花易数占卜的大师之一。这门术法的要求极为严苛,但是对于霍瑶来说不是什么问题,她会的,就是最原始,最精髓的梅花易数占卜。

    这门占卜,是以现在之果,推测从前之因。

    “程老,能告诉我你三姐的生辰八字吗?”

    说起来也是巧,程老和他的三姐差了整整八岁,但是生日却是在同一天。

    据说同一天出生的人,性格中有相似的地方,相处起来也更为融洽。

    三姐的生日程老一直牢牢记挂在心头,他们生日在同一天,从小就一起过生日,每年的那天,三姐都会准备两碗长寿面,一碗他的,一碗她自己的。

    两人捧着海碗,即便是最普通的没有浇头的光面,都吃的像是在品尝山珍海味一般。

    到了现在,山珍海味他都不知已经吃了多少,每天吃着珍馐,也是会腻的。现在他想念的,是家姐在他幼年时为他下的一碗面。

    长寿面有价,亲情无价。

    所以听到霍瑶的问题,程老没有任何犹豫的就报出了一个日期。

    霍瑶点了点头,之后拿出随身携带的罗盘,开始推演往事。

    半小时之后,她才大汗淋漓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这门术法的难度非常大,一般人就算是生活在宋代,和北宋术数大家邵雍面对面学习,也学不会。

    程翊适时的递上了一张纸巾,关切的问,“瑶瑶,要不要休息一会?”

    霍瑶摇了摇头,“已经算出来了。”

    霍瑶也没有想到这一次居然会这么顺畅的就算出了结果,而且只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

    按道理来说,想要推测时间间隔五十多年的往事,即便她早已经将梅花易数占卜举一反三,融会贯通,但是如此顺利,还是大大的出乎了她的意料。

    是因为程翊就在她身边的缘故吗?

    因为他强大的气运,所以最近一直和他形影不离的自己,也受到了他气运的加持?

    没有人告诉霍瑶答案,但是她心中隐隐有一种直觉,就是这样的,因为有程翊在,所以她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能事半功倍。

    “霍大师,结果怎样?”程老殷切的看着霍瑶。这时候,程老才表现得有些迫不及待,不如刚才的那般淡然。他的眼底满是期待。

    他在等待一个已经等待了五十多年的结果。

    霍瑶叹了口气,斟酌片刻,还是说出了实情,“你的姐姐,已经不在了。”

    程老闻言沉默了,期盼了五十多年,得到这样一个结果,说不失望是假的。

    这么多年下来,他无数次午夜梦回,都会想到自己的三姐,期待和她的重逢。若是姐弟两人重逢了,知道对方过得很好,那自然是好,但若是对方过得不好,现在的他也有十足的底气说,“三姐,以前你照顾我,现在该由我来照顾你了。”

    但是造化弄人,三姐根本没有给他这样一个机会。

    “霍大师,我能问一下,你是怎么推算的吗?我不是不信你的判断,只是想要自己再亲自听一下。”半分钟之后,历经世事的程老就已经平复了心情,于是这样请求道。

    听到家姐已经不在世了,得到这样一个的结果,其实他曾经也猜测过。

    在他三姐离开的第四年,有一天晚上,他突然被噩梦惊醒,整个人浑身发凉,颤抖个不停。

    那一晚,他彻夜未眠,睁大了眼睛,茫然的看着黑夜。

    家姐已经离开了整整四年,这四年她在哪里,过得怎么样,她的男朋友对她好不好?

    这些问题,萦绕在他心头,但是没有人能告诉他答案。

    那个噩梦仿佛一个不好的预兆。

    预兆了她的结局。

    所以程老此刻迫切的想要确信一些他挂在心头多年的疑问。

    对着程老殷切的目光,霍瑶毫不藏私的一点一点的详细解释说,“你三姐的八字是庚子年,天干为庚,地支为子,庚五行属金,所以庚子年是金命。而你刚才说,你三姐离开时的方向是东北方,而根据河图八卦,东北方属己位,是金之墓。”

    说完,霍瑶手指一指,问放在客厅中显眼位置处的一只看上去十分普通的碗,“程老,我能问一下那只碗的来历吗?”

    程老的视线跟着放到了那只碗上,神色中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失落和缅怀,“那是我十岁那年,家姐最后一次在我生日那日为我下面用的碗。”

    那只碗,已经陪伴了程老五十多年了,在他白手起家的时候,给了他无尽的信心和勇气,仿佛他的三姐一直陪伴着他,给他亲人的关怀。所以即便这只碗在外面也许几块钱就能买到,但是他一直小心翼翼的保存了下来,还当做古董一样,摆放在家中显眼的位置,为的就是记住家姐曾经对自己的那份好。

    这只碗,他还准备当做传家之物,一直流传下去。

    做人,不能忘本。

    他一直想要一个回报自己三姐的机会。

    只不过,似乎此生无望了。

    但是程老突然想到,也许自己的三姐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血脉留下来呢?

    这么一想,程老的心头又热切起来。

    霍瑶听到程老说的话,心中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你看,这只碗,和你的三姐有牵连,是她曾经经手过的。而它摆放的位置,刚好是己位,我之前已经解释过了,己位,金之墓也。”

    术法之中,不经意处就藏着因果。

    一切毫不相干的东西,都会牵连着命运。这种事情,无法用科学解释,但它就是真实存在的。

    “刚才回来的时候,我和阿翊先去了后花园。最近梅花开得非常好,空气中都有暗香浮动。于是我就想摘几枝梅花带回房里插花瓶。而在花园的东北方,堆着一堆泥土,应该是花匠近日为了之后的种花准备的。那么一堆土堆在那儿,看上去,不就像是坟冢吗?”

    程老一时呐呐无言。

    生活中的一些小细节,其实早就已经在冥冥中预示了结尾。

    只不过一些无神论者习惯性将之视为笑谈,不会放在心上,总会觉得这样是强行牵扯,是无稽之谈,是毫无科学证明的。

    但是玄学一事,本来就不是科学可以解释的。

    种种迹象都表明,程老的三姐,确实是去世了。

    “你能算出我三姐是因为什么原因去世的吗?”按照年龄来说,他三姐今年也已经七十多了,若是因病去世,其实也很正常。但是他三姐离开后的第四年的谋一晚,他做的那个噩梦实在让他久久都无法释怀。

    霍瑶原本想说这个无法推算。但是一想到程翊就在她的身旁,她就忍不住想,也许她能做前人所不能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