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73章 第七十三卦
    神婆。

    这又是个什么来头。

    悦悦已经不足为惧,她活不了多久了,  她在云南的时候,  布下了“生鬼入庙门”,  害死了不少出生于六月二十日的男人的性命,  有这样的结局,是一早就已经注定了的。

    霍瑶觉得自己现在需要更多关于神婆和太国的信息,并且得到同门的助力。她转首对程翊说,  “我需要回家一趟。”

    姚天师之前向她借钱,  后来不了了之,  这次回家她想要看望下姚天师,  顺便向他试探一下师门。

    “我送你吧。”程翊闻言干脆利落的拿起外套穿在了身上,亲自开车,将霍瑶送到了她家。

    但是将人送到之后,  程翊也没有马上就离开,而是坐在天井附近,安静的等她。

    玉瓶大仙原本正无聊的待在姚天师的屋子里,此时它透过门缝看到了程翊,一时间惊异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它啧啧的拖着金蟾蜍笨重的身体,  从门内一蹦一蹦的从门内跳了出来,  之后就不停的在程翊的四周打量,  “没想到在老夫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活着的人形龙脉,  原来传说竟然是真的。哈哈哈,老夫这一生不亏啊,不亏!”

    程翊看到一只金蟾蜍一直在自己的身边蹦跶,  他神色不变,自从认识了霍瑶之后,他已经见识了太多曾经连想都没有想过的神异事件。所以一只金蟾蜍为什么会蹦蹦跳跳的,他也没觉得特别奇怪。

    霍瑶在房内四处打量了一下,却没有发现姚天师的身影,阿梅,以及姚媛媛一个都不在。她心下觉得奇怪,一转头,看到天井里不断围着程翊打转的玉瓶大仙,她心下一松。

    “玉瓶大仙,我师父去哪了?”

    玉瓶大仙对霍瑶的能力是服气的,虽然是她让自己附身在了一只金蟾蜍身上,但这也是自己技不如人,怪不了别人。他桀桀怪笑道,“你师父?他遇到麻烦了。”

    霍瑶皱眉,“什么麻烦?他欠别人钱了?”

    玉瓶大仙啧啧道,“欠钱?那就不算麻烦了。”玉瓶大仙活了几百年了,世事早已看透,它在看待金钱问题上的观念倒是和程翊如出一辙。

    霍瑶的心中不由得浮起了不好的预感,不是金钱上的麻烦,那会是什么麻烦。

    “你知道我师父发生了什么事吗?阿梅和媛媛呢?还有宁珩呢?”

    最近姚天师家里非常的热闹,但是此刻这些人居然全都不在。

    玉瓶大仙无聊的哼哼了两声,“阿梅和媛媛好得很。宁珩嘛,也好的很。姚天师怕牵连到她们,让媛媛住到阿梅家去了。宁珩不知道去哪了。”

    “那我师父呢?”

    “处理他的麻烦去了。”

    霍瑶总觉得姚天师现在遇到的麻烦不小,早知道当初姚天师打电话来借钱的时候她就直接干脆的把钱转过去了,总好过现在为姚天师担心。

    但是姚天师有麻烦为什么不跟她说呢?

    “你就不问你师父有什么麻烦么?”

    “你知道?”霍瑶怀疑的问,她不认为姚天师连她这个徒弟什么话都没告诉,却告诉了这个不久前还全然陌生的玉瓶大仙。

    “他自然不会跟我说。但是,我自己不会去找线索么?”玉瓶大仙说完就嘿嘿嘿的笑了起来,语气中不无得意和张狂,“老夫发现了他的日记本。”

    “你偷看了?”

    “是啊。”玉瓶大仙的声音中丝毫没有偷看了别人隐私的愧疚,只有满满的得意,“你师父的曾经,我已经全部都了解了。”

    霍瑶虽然内心觉得偷看别人的日记有些不妥,但是现在也不是讲究这些的时候,姚天师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她现在的内心隐隐有一种不妙的直觉,感觉即将大难来临。

    这种直觉,让她不由得蹙眉,迫切的想要知道姚天师现在的下落。

    霍瑶对着玉瓶大仙直截了当的问,“那你跟我说说吧。”

    玉瓶大仙啧了一声,“没好处,老夫干嘛要告诉你?吃饱了撑的么?”

    “既然你能看我师父的日记,那我自然也能去找。”霍瑶的语气不由得带上了一些强硬。

    “嘿嘿嘿,你师父的日记已经被我藏得好好的了,我知道你最后肯定能找到,但是等你找到的时候,黄花菜都已经凉了。”玉瓶大仙丝毫没有受到霍瑶语气的影响,依旧淡定的待在程翊身边,不慌不忙的回答道。

    “你想要什么?”

    “不需要什么,让我跟着这个人形龙脉即可。”玉瓶大仙趁机要求道。

    这个要求其实并不难,程翊身上的龙气非常浓郁,跟他待久了的人,都会福泽深厚,玉瓶大仙打得应该也是这个念头,福泽这种东西,就跟钱一样,没有人会嫌多。

    “阿翊,玉瓶大仙想要跟着你,你觉得呢?”霍瑶转身问程翊的意见。

    程翊看到霍瑶跟一只金蟾蜍说话感觉还蛮新奇的,虽然看上去像是霍瑶在自然自语,但是他知道,他们真的可以对话。

    “我随你。”

    “好。玉瓶大仙,我们现在答应了你的要求,你可以说了吧。”

    玉瓶大仙颇有些乐不可支,对它而言,和人形龙脉接触,只有好处没有害处,所以听到可以待在程翊的身边,它一时心情大好,关于姚天师的那些秘密也不再藏着掖着了,一股脑的全部说了出来。

    “你师父,来自玄学一脉的大门派,地元门,你知道么?”

    霍瑶适时的摇了摇头,在她的年代,她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个门派。

    “啧,你连这个玄学中人都知道的门派都不知道,你到底玄学为什么那么厉害?比我这个活了几百年的老鬼都厉害。难道是因为天赋出众?但是没有传承,再怎么样也不会这么牛逼吧。”最后的几句话,玉瓶大仙更像是在自问自答。

    霍瑶自然不会回答玉瓶大仙的这个疑问,“地元门发展了多少年了?”

    “嗯,也有九百年了。”

    那就是在她死去之后才创立发展的门派,她不知道也很正常。

    “我师父是地元门的掌门?”不怪乎霍瑶这样猜测,实在是姚天师虽然浑身上写都写满了普通,但又在不经意间表现出一丁点的不凡来。

    “非也非也,你师父,是地元门掌门的徒弟。”

    “他为什么从来都不透露自己的师门来历?”这是霍瑶觉得最奇怪的一点,姚天师对于自己的师门传承讳莫如深,像是禁区一般不可触碰。

    “因为他做了一件错事。一件足以让他受到整个门派攻讦,在玄学历史上遗臭万年的错事。”

    霍瑶的心咯噔了一声,在玄学历史上遗臭万年。

    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罪名了。

    她师父到底做了什么?她追问道,“什么错事?”

    “他把地元门几百年传承下来的书册弄丢了,说起来,也不算是弄丢,而是他主动把这些书册交给对方的。”说完,玉瓶大仙也忍不住咂舌,“你师父真是大手笔,为了追求人家姑娘,把自己师门重宝都无私的交给了对方,但是他肯定万万想不到,他爱慕的那个人,竟然是……”

    说道这里,玉瓶大仙停顿了一下,卖了个关子。

    在这种紧急关头,玉瓶大仙还在卖弄,霍瑶的火气忍不住就有些上来了,“你能不能一口气说完?”

    “啧啧,这么凶,你不知道这样才能更加引人入胜么?”玉瓶大仙满不在乎的回答道。

    合着不是玉瓶大仙的师父,所以它对姚天师的安危一点都不上心,在这种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

    “玉瓶大仙,别惹我。”霍瑶的脸色完全的冷了下来,身上带着一股“我很不好惹”的气息,这股气息完全把玉瓶大仙震慑住了,它内心有些惴惴不安。不明白这个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可怕的气势。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把700字的吻戏全都替换成了新的内容,嘻嘻。

    话说我在努力拼命的撒糖,你们好多都说看得尴尬。

    接下去先走走剧情了。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