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75章 第七十五卦
    三人赶到玉瓶大仙指定的地方的时候,这里已经看不出刚进行过大战的痕迹了,  只有萎靡而枯败的小草仿佛被狠狠的灼烧过一般,  空气中残留着灼热的温度,  以及符纸燃烧成灰烬的余味,  能让人能从中感受出一些不同寻常之处来。

    霍瑶忍不住在四处打量起来,这里确确实实进行过一场厮杀。但是普通人是看不出来的,只会以为这里刚发生了一场火灾,  然后火势被熄灭了,  所以空气里才会有焦味。只有同行才能从蛛丝马迹中看出其中的蹊跷来。

    正当霍瑶分析这里具体发生过什么术法碰撞的时候,  玉瓶大仙的惊叫声突然响起。

    “快来看啊,  你师父快死啦!”它的声音因为惊讶而显得格外尖锐,语气中也带着满满的不可置信,“天杀的,  那女人的心也真的太狠了,居然对着这个老情人真的下得去手!”

    霍瑶闻言急匆匆的赶到玉瓶大仙身边,从茂密的灌木丛里找到了奄奄一息的姚天师,他浑身是血的躺在那里,呼吸微弱的几近于无,  一眼望去,  差点已经他已经驾鹤西去。

    因为这片灌木丛有孩童那般的高低,  所以一开始霍瑶忽视了,  幸亏有玉瓶大仙在,不然姚天师这一次真的危险了,他看上去受伤极为严重,  身上还带着符纸灼烧过后的痕迹,地上的草丛都已经被鲜血浸染。

    “必须马上送医院!”霍瑶瞬间就镇定下了心神。这时候的程翊早已经掏出手机拨打了急救电话,救护车已经飞速朝这边赶来,车上还有全院最权威的医生。特权在这个时候就显示出了极其巨大的威力。

    程翊将双手放到霍瑶的身上,“瑶瑶,姚师父会没事的。”

    霍瑶抿唇不语。姚天师的情况看上去非常不妙。拖得越久,可能这一次就真的就不回来了!

    可能是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些许人声,姚天师竟然凭借着自己的坚强的意志清醒了片刻,他看到蹲坐在一旁正在查看他情况的霍瑶,浑浊的眼里隐隐有泪光浮动,声音粗粝得不像话。他整个人都很虚弱,只能凭借毅力断断续续的说,“是为师的错,一切……都是为师的错啊……”说完这句话之后,姚天师就上气不接下气的急促喘息起来,他看上去非常的痛苦,浑浊的泪水从眼角溢出,顺着干枯的脸庞滑落了下来,连总爱踩别人痛脚的玉瓶大仙在这时都一反寻常的保持沉默了。

    “师父,别说了,一切都会没事的。”这个时候,连语言都显得格外的苍白,霍瑶只能干巴巴的说一切都会没事的。

    “不,她已经回来了,你一定要帮为师……”阻止她。后的面三个字姚天师来不及说完,就再一次陷入了深深的昏迷。

    他眼眸紧闭,脸色苍白如纸,脸上的泪水都没有完全干涸,看上去格外的凄惨。

    刚才姚天师突然清醒的一幕隐隐有一种回光返照之感。

    霍瑶勉强压下心底的酸涩,蹲坐在一旁,心急的等待救护车的到来。姚天师的身上虽然有不少的小毛病,而且在年轻的时候还给师门犯下过如此大的错事,但是他也为此付出了自己一生的代价!他的这一生,也因为这件事被毁了!

    自改面相,自毁前程,失去了一身的本事,最终,只能靠坑蒙拐骗谋生。若是没有遇到她这个徒弟,他的后半生将穷困潦倒,无人送终。这是他给自己的惩罚,亦或者是赎罪。

    不知姚天师是否曾在某个瞬间后悔过,后悔曾经的自己爱错了人,将自己的深情错付,还为了对方害了师门,让师门因此事大伤元气,甚至有可能一蹶不振,成为了整个师门的罪人。

    也许,这么多年的姚天师,一直都活在深深的忏悔之中。他在心里既爱着自己的师门,又因为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而对师门避而不谈。

    救护车终于在霍瑶的期盼中极尽所能的尽快赶到了,她将姚天师送上了车,刚想跟着一起上去,却突然看到原本东北方蔚蓝色的天空,变得如同泣血一般鲜红。其余方位的天际依旧是淡淡的蓝色,云卷云舒,原本是让人赏心悦目的景色,但是东北方,血色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加深。

    仿佛在透露着某种不祥。

    现在并不是夕阳西下的时分,这样不同寻常的天际让很多路人都不约而同的注意到了。

    很多人都不由得抬头望天,纷纷惊讶于天色的异常。这样浓郁的红色,就算是在帝都住了几十年的老人家都从来没有见过。还有人在和同伴戏言,“该不会是世界末日真的来了吧?”

    这一幕,也让很多玄学术士同时注定到了,就连一直在深山老林独自居住的大师都猛地睁开了双眼!天现异象,这是有惊天大灾即将发生啊!可是,是谁会有这么大的能力,竟然连天都惊动了!

    霍瑶让玉瓶大仙跟着姚天师一起去医院,及时告诉她最新的信息,而她自己则留了下来。她知道姚天师刚才的未尽之意。他已经做下了错事,但是他依旧抱着弥补这个错误的想法。他自己的能力已经指望不上了,只能指望自己的徒弟去达成他未尽的心愿,帮他阻止那个异国女人的野心!

    霍瑶正是因为听懂了,所以才没有跟着姚天师一起去医院,因为现在对她来说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刚从背包中拿出随身携带的龟壳和几枚硬币,想要占卜一番,刚准备以六爻起占,却见硬币的表面突然浮现起了一层水汽,水汽越来越浓郁,都遮蔽了她的视线,然后浓雾散去,渐渐的凝结成了冰晶,不过瞬息之间就沾满了整个硬币的表面!

    硬币被冰冻,这一次,竟然连占卜都不能够了!这是对方在向同行示威!以自身之力阻止同行的任何窥探,让人推断不出她下一步的举动!

    这种现象,只有在她曾经直面凌堃的时候才遇到过。

    这样相似的手笔,或者说和凌堃如出一辙的手臂,让霍瑶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宿敌凌堃。

    那个神婆难道就是凌堃的转世?

    姚天师曾经和凌堃谈了一场恋爱?不,这绝对不可能。如果真是的凌堃,那他就不需要如此费尽心机的去夺取地元门的传承书册了。

    霍瑶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地元门可能就是曾经的抱心观,就算不是抱心观,肯定也和它有关。所以他们的传承中,极有可能记载了凌堃毕生的心得。

    凌堃此人刚愎自用,为人心胸狭窄,对于自己的师门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感情,抱心观在他看来,只是用来达成他目的的一个工具罢了。让他有机会接近帝王,接近王朝的权力中心。他的感情淡薄的可怕,心中只有自己。就算是他的弟子,对他来说也只不过是不那么陌生的陌生人。按照他的为人来说,他是绝对不可能将自己浓缩后的心得已经精华传给门下的弟子的。而且在他自己看来,他可是要永生之人,他自己的东西,自己保存就好,何必交给别人?

    但他的那些记载了自己心得的手册在最后终究成为了无主之物,落到了其他人的手上也实在是不足为奇。

    凌堃的手册霍瑶从来没有见识过,但是光想想,也能想出他在其中记载了一些什么,除了自己的术法,估计还有不少自己的雄心壮志,从中透露出他的野心勃勃来。这些将整个天下都不放在眼里的狂妄,想要与天同寿的强烈欲望,正是凌堃内心最真实的写照。

    若是这些手册落到了和凌堃一样具有蓬勃野心的人手中会怎么样?

    根本不用去多加猜测,天边那一抹让人无法忽视的血光,现在已经明确的告诉了霍瑶答案。

    这只会造就另一个凌堃。

    用他曾经用过的手法,走他曾经走过的路,达成他曾经最想要达成的目的!

    而现在,那个人在得到了传承并且筹备了多年之后,似乎已经准备动手了!

    如今的华国地大物博,人员密集,若是她真的想要做些什么,真是让人不寒而栗,不敢想象。

    霍瑶不再多想,准备马上朝东北方赶去。

    “阿翊,我们去东北面。”

    “好。”程翊连问都没有问,就继续自觉的做起了车夫。

    车夫车技一流,这种紧急的时候,他稍稍加大了马力,但依旧让人觉得心里很安稳。

    霍瑶从窗口看着天边的那一抹深红,眸色深沉。

    程翊用余光看到霍瑶沉静的侧脸,有心想说些什么缓解一下压抑的气氛,但是又不知该说什么。玄学世界,他越是深入,就越是觉得这个世界过于深奥,纵然他在帝都权势滔天,但是对于他不了解的玄学,他也只能觉得,这不是他能够掌控的。他不懂占卜,不懂硬币出现了冰晶之后为什么霍瑶的面色会变得那么凝重,也不懂天边的那一抹红光预兆着什么。他只知道,现在有一个极大的困境摆放在他们的面前,他们面对的是前所未有的劲敌,这个对手,远比苗女悦悦要来的强大的多。但是他丝毫不惧。他的内心深处深深觉得,他与霍瑶携手,一定能攻尽这个世间的魑魅魍魉。就算不能,无论什么,他都会与她一起共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