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76章 第七十六卦
    霍瑶看着东北方,心里头突然浮现起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

    但是她隐隐觉得,  自己正确的触摸到了对方的些许心思。帝都的东北面,  那个地方,  人流量非常的大,  因为那里有一个火车站,全国的人每天都在这个火车站里来来往往,用人山人海来形容最是恰当不过。

    这样的地方,  若是出了事,  那绝对不是可以用单位数可以计算的,  也许动辄上万人的性命就瞬间化为飞灰了。

    越是靠近帝都的火车北站,  天边的颜色就红的越发触目惊心,这红色里面,甚至已经隐隐发紫了,  紫中又带着明显的黑。

    霍瑶稍稍安心了一点,这里依旧是一片安详,来自全国的旅客来来往往,形色匆忙,但是一切都显得很正常。

    突然,  霍瑶的眉心弹跳了几下。她眸中一凛,  望着不远处火车北站的目光突然变得犀利如刃。

    霍瑶和程翊将车停好的时候,  整个火车站依旧如刚才一般,  没有发生任何不同寻常的事情,刚才的眉心弹跳好似是错觉,但是霍瑶知道并不是这样。

    突然,  人群开始骚乱了起来。

    “地铁站塌方了!”

    “刚开进站的列车被埋了!”

    “快快快,快点报警啊!”

    各种嘈杂的声音在四周响起,人群中有不少人开始骚动,霍瑶蹙眉,掷地有声,“我们过去看看。”

    霍瑶顺着拥挤的人流朝着地铁站的方向跑去,程翊牢牢的牵着她的手,就怕这时候跟她走散了。

    程翊担心这里发生踩踏事件,尽量将霍瑶往自己的身旁拉。因为现在的情况实在是过于混乱了,安保人员还没有及时赶到现场处理情况,事态的发展一时有一些失控。程翊紧握住霍瑶的手都不禁变得汗涔涔的,他加大了手劲,将对方柔弱的手握的更紧了一些。

    霍瑶抬头,发现空气中有一阵阵淡薄的白气,这阵白气牢牢的吸引了她全部的视线。她发现这阵白气正慢慢的汇聚到了附近的某个小区里。

    这阵白气和寻常的蒸汽截然不同,因为它中间还夹杂着星星点点的绿色。

    霍瑶心下一惊,这星星点点的绿色,代表的正是人的生机!绿色越是浓郁,就代表生机越是旺盛,一般是年轻人的生机,而老年人的生机,则是淡淡的绿。

    这是夺人生机的阵法!

    霍瑶隐隐觉得,上一世的历史,正在慢慢的重演。

    眼前这样熟悉的手法,正是凌堃的惯用伎俩。抢夺别人的生机,以此增加自己的寿数,将除自己之外人的人命视为儿戏。

    那个神婆,其心不正,将凌堃的恶毒学了个十成十。

    但是她的阵法不布在自己的国家,而是特地远渡重洋,千里迢迢的赶到了这个她并不陌生的国度,背后的深意不由得让人深思。这样昭然若揭的恶毒,让人警惕。

    霍瑶不准备再去查看地铁站的情况了,营救被困人员是接下去警察的任务,那里有很多人也许原本不会丧命于地铁塌方之下,但是却极有可能死于神婆之手!而她要做的,就是破坏神婆原本的打算,让她功亏一篑。她和程翊努力冲出拥挤的人流,顺着那阵绿光的方向,赶到了附近的某个小区。

    一进小区,霍瑶心中的猜测就一下子得到了证实。

    眼前的杀阵太过于熟悉,熟悉的说是刻入骨髓也不为过。

    这是凌堃最擅长的阵法—洛神大阵。

    古有曹植作《洛神赋》,称“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眼前的阵法名字就来源于这首词句优美,读来荡气回肠的《洛神赋》,故而名为洛神大阵。

    它虽然有与《洛神赋》一样美妙的名称,却没有同《洛神赋》一样美好的内在,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杀阵,取人生命于无形。

    这个在上一世夺走了无数人性命的性命的阵法,在此时此刻此地,重见天日!

    但是从布阵的手法之中,霍瑶清楚的知道,这只是一个翻版,它的杀伤力远远不及出自凌堃之手的洛神大阵。

    粗粗看去,它将凌堃的绝学学了个七八分,虽算不上八九不离十,但也有不小的威力了。

    看来神婆将凌堃的绝学视若珍宝,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潜心钻研!

    霍瑶神色一冷,稍稍试探了一番阵法的威力。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神色逐渐的变得凝重了起来,脸色发白,甚至连额头上都冒起了冷汗。

    初步推测,这个阵法,不是由神婆一个人布下的,至少也是由四个人合力布成,他们之间每个人的实力都差距不大。

    若这个阵法是神婆一人布下的,那么对于霍瑶而言自然不难,区区一个神婆,她还不会放在眼里。但是现在这个阵法,聚集的是四个人的术法力量,这一举大大加强了这个阵法的威力,再加上洛神大阵原本就不容小觑,如此一来,极大的加深了破阵的难度。

    凭借她一人的力量,阵,能破,但是后遗症不小。即便是人形龙脉就在她的身边,她也会受不小的伤。

    但是目前的情形由不得霍瑶有一步的退缩,她身后还有地铁站中的数万人,现在已经有不少人的生机都已经被夺走,再晚一点,还会有更多的人丧命。这个地铁站塌方,应该也是对方计划中其中的一环,地铁塌方,不少人因此丧命,这一切看上去也合情合理,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没有多少问题,寻常人根本不会将地铁列车里的人失去性命和玄学联系起来。

    霍瑶定了定心神。潜心的准备破阵。

    这个阵法,她上一世早就解过更厉害的,此刻解决起这个逊色了不少的翻版阵法来自然是手到擒来。

    程翊原本看霍瑶如此胸有成竹,就放下了心神,但是下一秒,当他看清楚了霍瑶的面色之后,他突然失声喊了出来,“瑶瑶!”

    此刻,霍瑶的嘴角溢出了一点一点的鲜血,鲜血的红,映衬着她面容的白,对比明显,让她看上去多了几分惑人的艳色。但是这样的艳色,却不是程翊愿意看到的,他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只觉得每一秒都变得十分煎熬。霍瑶根本没有注意自己的情况,一开始,她就对接下去会发生什么情况有了大致的了解,现在的情形,相当于她以一敌四,她虽然能力不俗,但是以一敌四还是太困难了。俗话说一拳难敌双手,她能在这样以一敌四的情况下都不落下风,已经实力非常强悍。霍瑶将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破阵之上,对于程翊的呼喊恍若未觉,她手下动作不停,充分的利用了程翊的龙气,若是没有程翊龙气相助,她所受的,绝对不止现在这种程度的伤。

    最后一步完成,霍瑶整个人软绵绵的倒了下来,被眼疾手快的程翊赶上前一把搂入了怀中。

    她嘴角的鲜血已经凝固,但是看上去依旧刺目。

    霍瑶看着已经没有绿点继续飘过来了,就知道自己成功了,看,其实没这么难。

    上一世,最终她和凌堃同归于尽,然而现在的她,觉得自己的实力比之从前有了明显的精进。她破了洛神阵法,虽然不是出自凌堃之手,但是也凝结了四人的威力,她不过受了一些轻伤,稍稍修养,便能恢复过来。不过她无法否认的是,这其中有程翊的功劳。虽然明面上他什么都没有做,但事实上,他帮了大忙。

    “瑶瑶,你怎么样?”

    霍瑶摇了摇头,“没有大问题,一些小伤罢了。”

    嘴角都流血了难道都不算大问题?

    难道真的连命都没有了才能算得上是大问题?

    程翊的心脏都感觉被人用力的捏紧了,让他有种难受得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到底是经历了多少挫折,才能造就如今云淡风轻,将这些伤害全然不放在心上的霍瑶?他知道她是真的没有将眼前的伤放在心里,正是因为知道,所以他才更加的心疼。

    他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了轻柔的一吻,语气不容拒绝,“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真的没事。”

    “还是检查一下更加安心,而且姚师父也在医院。”

    霍瑶一听,就没有继续反驳。

    这段时间里,玉瓶大仙一直没有发信息来。霍瑶知道它有办法用姚天师的手机和她联络,但是这期间,它却什么都没有发来。也不知道姚天师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这么一想,霍瑶也不抵触去医院了,乖乖的由着程翊送她。

    到了医院之后,霍瑶做了全身检查,却什么都检查不出来,数据只显示她有轻微的贫血。

    程翊满眼不可置信,“她刚刚吐血了!真的没有问题吗?”

    “没有。”医生耐心的解释,眼前的医生也是从他们这个年纪过来的,知道男朋友对自己女朋友的关心,医生神色温和,“你女朋友身体有一些虚弱,但是没有大问题。至于你说的吐血,我们检查不出来哪里出了问题。”

    程翊闻言,垂眸沉默。

    他想起了之前布兰特他们的昏迷一事。那时候,他们昏迷的原因,不管多少家权威的医院都检查不出来。

    是因为玄学,不能以寻常的眼光去看待吗?

    所以因为阵法受的伤害,连病因都找不到。

    这让程翊一时有些挫败感,以及微微的不安。

    作者有话要说:  沉迷农药,无法自拔。

    嘻嘻嘻。话说昨天这章崩了吗?

    一下子掉了10个收。

    如果有不足的地方小仙女们一定要提出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