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80章 第八十卦
    “而且,他们手上,  有你的手札。”霍瑶轻描淡写的抛出了一个炸弹。

    凌堃的神色闻言果然巨变。他的东西,  从来都由不得别人染指!就算是毁掉,  也不会便宜他人。太国人竟然敢拿他的东西,  真是好大的狗胆。

    霍瑶笑了笑,看到对方的反应,就知道自己不需要再多说些什么。两人重新回到宴会现场的时候,  已经丝毫看不出之前的剑拔弩张了,  现在的两人,  算得上是临时的合作伙伴关系。

    凌青青看到回来的凌堃,  转动轮椅迫不及待的凑到了他跟前,“爸,你……”

    凌堃轻拍了拍她的头,  打断了她的话,“行了,关于霍杳的事情我自有决断。”

    他没有多解释什么,看到一旁长身玉立的长子,目光中露出一抹欣慰之色来,  他上前两步,  说话避开了凌青青,  拍着对方的肩膀,  神色郑重道,“霍杳此人,你们能避则避,  不要去招惹她。”

    凌靖南嘴巴微张,不明白这短短的时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从凌堃的语气里,他能听出来对方的认真。霍瑶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让他的爸爸都为之忌惮?

    他看了一眼不远处正眼巴巴看着两人交谈的妹妹,忍不住问,“她很厉害?”

    凌堃一时没有回答,但是他的沉默已经给了凌靖南答案。上一世,他小看了她,所有努力最终功亏一篑。而这一世,不仅天道站在她那边,就连人形龙脉,都是站在她身边的。

    “那妹妹?”

    “你看着点她,别让她做傻事。”

    事已至此,凌靖南知道他说再多也于事无补,只能点头应下。

    想到刚才凌堃脸上憋屈而不得不忍耐的神情,霍瑶心情明媚,不由得多喝了两杯红酒,她之前没怎么喝过酒,酒量很浅,两杯红酒下去,明显就已经有点醉态了,脸上带上了两抹醉人的红晕,眼神亮晶晶的,嘴唇红而诱人。

    程翊的视线胶着在对方的红唇上,意识到场合不对,他才艰难的移开视线。他心底失笑,刚看霍瑶喝酒的架势,还以为她酒量不错,没想到这么点量就已经醉了,他伸手环住她纤细的腰肢,温柔的咬她耳朵,“瑶瑶,我们回家了。”

    霍瑶大着舌头说,“好呀。”

    程翊觉得此刻的霍瑶特别可爱,她一点都不矮,但是在一米八八的他面前,就显得格外的娇小了,他整个人单手就能够将她整个完全的抱住,她巴掌大的小脸格外精致,显得桃花眼格外大而迷人,此刻她微眯着眼笑晏晏的看着他,他忍不住闭眼在她额头上印下轻柔的一吻。

    霍瑶心情飞扬,整个人都多了几分活泼随意。到最后,变成她拉着程翊的手,不停的催他快一点。

    到了车上时,程翊再也克制不住,一把将霍瑶拉到了自己跟前,让她跨坐在自己身上,而他扣住她的头,对着她粉嫩的红唇,就狠狠的吻了下去。

    霍瑶哼哼唧唧的,在他身上不停的扭动,程翊的心跳越来越快,就像是有一把火在他身上在烧,他能察觉自己的变化,但是当他准备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他却发现撩得自己欲罢不能的罪魁祸首已经不负责任的睡着了。

    因为醉酒和深吻,她的脸上依旧带着红晕,红唇有些肿,带着诱人的水泽,此刻正微嘟着,长长的睫毛盖在下眼睑上,整个人流露出一副睡美人的美好姿态。程翊无奈的在她嘴唇上轻轻的咬了一口,原本想狠狠咬她一口惩罚她的,只负责点火,却不负责灭火,但最后依旧还是舍不得,霍瑶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嘤咛,在程翊怀里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就继续睡去了。

    程翊轻刮了一下霍瑶的鼻梁,之后才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来开车。”

    接到电话之后才敢上车的小陈根本不敢东张西望,更别说转头去看后座的情形了,他一踩油门就火速往程宅开去。

    霍瑶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换了睡衣,她心下一慌,拉开自己的睡衣,发现里面还穿着自己的打底衣,这才松了一口气。昨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已经记不大清了,只记得她拉着程翊的手,不停的催他快一点,后来上了车的记忆,她实在是模糊了,不过想来也没什么大事吧。至于睡衣,应该是程翊帮自己的换的。霍瑶下定决心,以后绝对不能再喝酒了,毕竟喝酒真的误事。

    她起床没多久之后就接到了宁珩的电话,霍瑶一看日历,发现明天就是宁珩新剧的发布会的日子了,他打来电话应该就是说这件事情的,这么一想,霍瑶就立马就接起了电话。

    她没有猜错,宁珩在电话里跟她说的就是这件事情,还跟她约好了明天的碰面时间,让她等着就好,他会来接她。对此,霍瑶自然没有异议。

    “你最近还好吧?”电话的最后,霍瑶也不忘关心一下原身的竹马。

    宁珩的声音听上去还算精神,“嗯,最近我没遇到什么麻烦事。sulli也没有联系过我。”

    sulli到底有什么意图,明天就能够知道了,所以关于她的事情两人也没有在电话里多谈。挂了电话之后,霍瑶就下了楼。程翊此时已经在餐桌上等她了,“瑶瑶,休息得好吗?”

    “挺好的。”

    程翊轻笑了一声,视线在她微肿的红唇上盯了几秒,眸色变深,似是压抑着惊涛骇浪。昨晚霍瑶睡着之后倒是没有怎么闹他,他喂她喝了一碗醒酒汤,亲自帮她换了睡衣。光是帮她换睡衣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让他出了一脑门子汗,回去冲了半小时凉水澡才算是彻底缓过来了。

    他不由得有些咬牙切齿,借用了一句微博上常见的段子,“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霍瑶落座之后,两人就安静的用起了早餐,用完之后霍瑶才跟程翊说了明天要去参加宁珩发布会的事。

    程翊动作一顿,接着若无其事的说,“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吧。”

    霍瑶内心奇怪,但还是说了一遍,“不用的,明天宁珩会来接我。”

    “没事,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可以陪你去。”

    程翊说起谎话来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明天上午他有一个国际会议要开,但是相比会议,他觉得还是陪自己的女朋友更重要。而且还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疑似情敌在一旁虎视眈眈,他虽然没有和宁珩面对面的交谈过,但是也从姚天师的口中很多次的听到过这个名字。

    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

    为了在情敌面前宣誓一下自己的地位,明天的场合他是势必要出席的。

    第二天等在附近的宁珩看到和霍瑶一同上车的程翊,惊诧了几秒。他一时有些坐立难安,程翊是他所签的娱乐公司的总裁,可以算是他的直属上司,平日里在公司里一直无缘得以一见,毕竟娱乐公司并不是程氏财团的主营公司,玩票的性质更大一些,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样的场合猝不及防的与程翊相见,他没有丝毫的防备,平日的圆滑此刻都消失不见。

    而宁珩的经纪人此时也在车上,见到了平常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老板,他激动的整个人都要发颤了,要是能在老板面前刷一下好感,那以后的前程还用得着发愁?

    他狠狠的捅了一下宁珩的腰,示意他喊人。宁珩这才回过神来,声音有些发飘,“程总好。”

    “你好。”

    打完招呼之后,车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冷场。

    经纪人也不敢冒然说话,这个大老板身上带着一种生人勿进的气息,他这个小小的经纪人可不敢随便触这个霉头。

    “快出发吧,别迟到了。”霍瑶的声音犹如天籁一般在宁珩和经纪人的耳边响起,宁珩这才恢复了几分平日里的机灵。

    “程总也是来参加我们剧组的发布会吗?”

    “嗯。你演的不错。”后面这句话是程翊想了想之后才加的,宁珩的演技确实在线,在新晋偶像中算的上非常可以了,程翊觉得在女朋友面前表现得大度一点也是很有必要的。

    听到赞美的宁珩的心里却是惊吓大于惊喜。

    他张了张嘴,干巴巴的回了一句,“谢谢程总。”

    他看到车后座相邻而坐的两人,再联想到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新闻,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时间,他的内心有些苦涩。

    在发布会上,霍瑶终于见到了沈玥的姐姐,sulli。姐妹两长相上有一些相似,不过姐姐比妹妹要更加妩媚多情一些。

    妹妹爆出的丑闻对于sulli这个影后的事业似乎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此刻在台上的她,即便是画着浓妆也掩不住眼底的青色。

    她看上去非常的憔悴,像是很多天都没有好好休息了,笑容看上去十足勉强,比往日了少了好几分姿色。

    众人都以为她是因为自己妹妹沈玥的事情而心情不畅,形容憔悴,但霍瑶知道,并不是这样。

    “你有没有发现sulli有什么不一般的地方?”

    “嗯……”程翊摸了摸下巴,思索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没发现。”

    “你仔细看看她的脸,发现了什么?”

    程翊看了眼台上浓妆艳抹的容颜,再看了一眼身侧之人不施粉黛依旧清丽脱俗的脸,真心实意的说,“不如你美。”

    “……”

    霍瑶已经习惯了在一起之后对方时不时的赞美亦或是不经意的挑逗,她没有再继续问他,而是直接说出了她的答案,“她变老了很多。”

    程翊知道霍瑶说这句话绝对不是随便说说的,而是带着她特殊的用意。

    他又看了一眼sulli,但依旧看不出不同寻常之处来,他平时就对这个影后不太关注,此刻就算是盯着她看更久,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霍瑶拿出了手机,搜索关于sulli的信息。果然不出她的所料,这个影后,如今还非常的年轻,在娱乐圈这个讲资历,讲辈分的地方,她不过二十五岁,就已经拿到了影后这个奖杯。二十五岁,虽然比不上二十岁时的年轻水嫩,但也算得上是一个女人年华最好的时候,但是台上的女人,已经显露出了老态。

    厚重的妆容也遮不住她的憔悴以及不同于年纪的苍老。

    容貌对于一个女星而说是十足重要的,她们会下很多功夫保养,二十五岁的时候,大部分女星也许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未成年少女。但是sulli,看上去都三十出头了。这是很不寻常的。就像是有什么,加速了她的衰老。

    发布会结束之后,宁珩果然如同他们之前约定的那样,将sulli单独约到了一个房间内。

    霍瑶和程翊进去的时候,他们正在谈论着什么。看到他俩走进来,眼前的两人不约而同的停止了交谈。

    “在聊什么?”

    “前辈问我为什么不带那个挂坠了。”宁珩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喜怒。事实上,宁珩的心底有烈火在燃烧,他想质问对方为什么要害自己,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

    “哦?那个挂坠极其阴毒,透支一个人一生的福运,让人最终横死,这样的东西,为什么要带?”霍瑶淡淡的反问。

    听到霍瑶的回答,sulli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之后她若无其事的笑了笑,“是吗?可能是你弄错了吧,这可是我花费了重金才从太国求取来的,怎么可能会像你说的这样呢!”

    霍瑶也不反驳,只是用一种平静的语气说出了这几个月来让sulli一直无法安然入睡的事实来,“你难道没发现,自己苍老了很多吗?”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sulli的声音尖锐到可怕。

    “真的是胡说八道么?你自己也发现了,不是么?”

    美貌对于一个女艺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事情,这是她们在娱乐圈安身立命的根本。“不!没有!”sulli像是被人戳到了痛脚,整个人都歇斯底里起来。

    “按照这样的速度下去,一年之后,你看上去就会像四十岁一样苍老。”

    sulli突然冷静了下来,整个人冷静到可怕,“你知道些什么?”

    “你先告诉我为什么要把这种害人的东西送给宁珩。”霍瑶的声音不容拒绝。

    sulli看了一眼明显有备而来的霍瑶和宁珩,之后她这才发现原来程氏财团的程总也来了,是为他们撑腰来的吗?她知道自己今天逃不过,只能选择说真话,“有一次他和化妆师聊天,谈起我和阿曼,说我没有阿曼美。”

    阿曼是圈内另一个影后,和sulli走美艳路线不同,走得是清纯路线。两人自出道以来,一直都在明里暗里的争高低。是摆在明面上的关系不和。

    听sulli说起这茬,宁珩绞尽脑汁才想起了这么一出。当时他和化妆师闲着无聊,随便聊了几句,化妆师问他阿曼是不是比sulli更美,他当时的回答是,“嗯,不过sulli前辈也很有味道。”

    因为他个人更偏爱清纯小白花似的女人,没想到这么一件小事,对方就要置他于死地。

    霍瑶听到这么个回答,也算是服了这对姐妹,真正的蛇蝎美人,心狠手辣。

    “现在你能告诉我,我是怎么回事吗?”sulli急急的说,之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她接着道,“我知道我对不起宁珩,我会尽量给他手头的资源用来补偿。”

    “你手头的资源比得过我多么?”财大气粗的程总平淡的叙述事实。

    sulli一噎,知道对方说的是真的,她再怎么样,也比不过来头极大,只手遮天的程总,在她面前卖弄,sulli不由得尴尬的脸色一红。她想了想,举双手表示,“我以后一定会对小宁好的,就拿他当亲弟弟看待。对不起,之前的事情请你们原谅我。”

    不得不说,sulli真的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人物,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她把自己的姿态放得极低,简直低到了泥土里,整个人的背都是弯的,就差跪着求他们的原谅了。

    宁珩看着这样的sulli连脾气都发不出来,朝霍瑶摇了摇头,示意她这件事就算了。

    “你应该朝宁珩道歉。”霍瑶可没有宁珩那么好说话。

    sulli马上真诚的朝宁珩弯腰,道歉说,“小宁,之前的事是我做的不对,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宁珩接受了她的道歉,既然当事人都这么说了,霍瑶自然也不能再说什么,不过在她心里,sulli还另有用处。

    “你的青春,被别人抢走了。”霍瑶这才慢悠悠的回答了sulli之前的问题。

    sulli脸色一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整个人都在颤抖。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容忍自己的年华老去,更何况是她这样从小生活在男人的追求下,享受虚荣的女人。

    “是,是她吗……”sulli神色恍惚的喃喃自语道。

    几个月前,她明显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之处。她的眼角开始长出了细纹,皮肤变得格外干燥,不管敷多少面膜,用多少大牌补水用品都没用,她去医院做检查,医生告诉她了检测结果,结果却是她的肤质看上去像是三十五岁左右的人才有的。

    她明明才二十五岁啊!之前的皮肤水嫩得看上去像是十七八岁的少女,不过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她的肤质状况居然就老了十岁!

    同时,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缓缓的虚弱,脏器同时也在衰老,医院却查不出病因,用医生的形容就是,“好像有什么在抢夺你的青春和生机。”

    她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好好休息了,这些日子以来,一直都活在恐惧之中,就怕哪天一觉醒来,她就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太婆,如果真的发生了这件事,那她会发疯的,真的会疯!

    但是事情真的在朝她预料的方向发展而去,她的精神最近崩的很紧,要不了多久,她也许就需要去精神病院了。

    “你说的她指谁?神婆?”

    “你也知道她?”sulli眼神一亮,感觉自己有了希望。

    霍瑶不过随口一猜,没想到真的猜对了。

    sulli这样的情形让她觉得眼熟,因为这个招数,凌堃很多年以前也用过。而能用凌堃用过的手段的,霍瑶此时只能想到一个人,那就是太国的那个神婆。

    她通过得知一个人的生辰八字,为这个生辰八字的人制作一个替身玩偶,然后放在简易版的洛神大阵之中,有针对性的吸取对方的生机,化为己用。因为只是吸取一个人的生机和青春,所以阵法简单,成功率极大,适合用来练手。

    “你有她的联系方式吗?”

    sulli点了点头,“我之前,就是在她那里买的挂坠。我知道她的住址!”

    “只有住址,没有手机这些通讯方式吗?”霍瑶蹙眉问道。

    sulli闻言摇了摇头,“没有的,想要求取这些东西的,都只能上门去找她。”

    但是霍瑶不清楚神婆现在是不是在太国,她极有可能还在境内。没有手机号码,怎么将对方约出来?

    “你是怎么知道她这一号人的?”霍瑶淡淡的问。

    “是通过一个中介。中介是一个中国人,就靠这个赚钱。第一次就是中介带我去找神婆的。他们看上去很熟稔。”

    霍瑶点了点头,“你有中介的联系方式吗?”

    这一次,sulli点了点头,抄给了霍瑶中介的家庭住址和手机号码。

    “那,我……”sulli殷切的看着霍瑶。

    “你会没事的。”

    听到对方的保证,不知道为什么,sulli就是打心底的信服。她像是心头的巨石终于挪开,松了一大口气。

    这时候,霍瑶接到了一个来自陌生号码的电话。她接起来的时候才意外的发现打电话来的竟然是凌堃。

    “神婆已经回了太国。”

    “当真?”这个消息让霍瑶有些出乎意料。对方难道这一次来只是试试水?被自己破阵之后马上就收手回国了?但是霍瑶从心底否认她们会收手。他们已经尝到了甜头,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收手?她猜测,对方应该是回去养精蓄锐,然后集结更多的人手卷土重来。

    “我们尽快去太国。”霍瑶没有过多犹豫,马上就下了这个决定。

    与其等对方筹备完毕再卷土重来,不如他们主动出击,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直接将他们一网打尽。

    凌堃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然后说好。

    这次要去对方的大本营,光他们两人还是不够稳妥,类似张得厚大师,地元门弟子等玄门中人,霍瑶都准备拉拢过来。她跟凌堃说了这个打算之后,对方马上说,“地元门就由我去解决,张得厚那边你去搞定。”凌堃也知道张得厚之前一直是程宅的供奉,由她开口,对方不可能会拒绝。霍瑶也清楚,所以欣然接受。

    挂断电话之后,霍瑶转头淡淡的看着sulli,“你跟我一起去太国。”她用的是陈述的语气,根本就没有给sulli选择的余地。

    sulli在娱乐圈打滚了这么多年,早已经养成了敏锐的性子,她直觉这次的事情不简单,一时有些犹豫,担心此行会有危险发生。

    “你不想变好了?”

    sulli咬了咬牙,最终还是点了头。不过就是去一趟太国,又不是没去过,没什么大不了的。

    作者有话要说:  进入完结倒计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