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玄学天后[古穿今] > 第81章 第八十一卦
    三天之后,去往太国的人员全部集结完毕。

    除了霍瑶,  程翊,  凌堃和sulli之外,  还有三位来自地元门的长老,  沈石溪大师,张得厚大师,随行的还有一个程翊的保镖,  一共正好十人,  凑了个整。

    地元门来的三个长老看上去都已经上了点岁数了,  头花花白,  但是精神矍铄。霍瑶上前先是介绍了自己的身份,之后作为姚天师的弟子,代表姚天师向他们送上了迟到了很多年的道歉。

    其中一个老者闻言冷哼了一声,  “道歉这种事情也可以让别人替代么?”

    对方态度不好,霍瑶也不在意,她知道对方的心结没那么容易解开,她只是简单的解释道,“家师身体不好,  最近还在住院,  无法亲至,  他自己也觉得很遗憾。以后有机会的话肯定会亲自补上这个道歉。”

    听到姚天师身体不好住院,  另一个老者摸了摸自己花白的胡子,这个动作倒是和姚天师的习惯非常相似,他感叹的说,  “不知不觉都三十多年了,算起来,你师父也六十五了,他身体怎么样了?”

    姚天师的身体原本很康健,但是在不久前因为神婆毫不留情的攻击受伤之后,这些日子以来他虽然恢复了不少,但到底难以回到从前了。因为这件事情涉及三十多年前的往事以及太国神婆,所以霍瑶没有过多具体的说明,“师父他老人家没大问题,医生建议他修养为主。”

    那个老者这才点了点头,状似不经意的和其他两个老者讨论道,“这一次若是能够夺回曾经的师门重宝的话,就让他回归师门吧。”

    其中一个老者点了点头,另一个冷哼了一声并不表态。

    霍瑶知道他们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希望她能将这句话转达给姚天师,但是霍瑶丝毫不能为姚天师感到开心。她在内心不自觉的叹息,凌堃就在这里,他们想要夺回曾经的师门重宝的愿望肯定是要落空了。

    五小时的飞行之后,飞机安全抵达太国。众人找到一开始预定的酒店住下之后,稍作了休息,然后就全部聚集在了程翊的房间里,开始讨论正事。

    霍瑶让sulli打电话约那个中介出来。

    神婆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形,他们两眼一抹黑,这个中介看上去是对方的熟人,应该可以从对方口中问出不少有用的信息来。

    sulli惦记着自己的衰老速度,想着既然都已经和她们一起来了太国,那么她自然是要为他们卖力的,听到霍瑶的指示,她毫不犹豫的掏出手机,拨打了那个中介的号码。电话响了很久之后才被人接起,sulli开了免提,整个房间里的人都听到对方懒洋洋以及带了些微不耐烦的声音,“什么事情啊?”

    sulli按照事前商量好的话回答道,“我想去神婆那再求取一些佛牌,你带我去吧。”

    对方闻言啧了一声,“上次那些佛牌挂坠之类的你都用掉了?啧啧,歇歇吧,神婆不干这个了,你找我也没用了。以后别联系了,啊。”说完对方就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忙音,房间里的众人的神色都不由得凝重了起来。神婆不干这个了?为什么?是因为现在她手头有更重要的事情所以没有时间来搭理不相干的人了?

    对方到底在准备什么?

    这个问题浮在每一个在座人的心头。

    “你觉得神婆现在应该在哪里?”霍瑶看向身旁的sulli,问道。这个问题已经算是非常苛刻了,地元门的长老露出不赞同的神色,但是sulli犹豫了一下还是回答了,“我猜她在他们的大本营。”

    大本营,霍瑶原本就猜测过对方肯定有自己的大本营,果然,她的猜测没有错。

    “你去过他们的大本营吗?”

    sulli摇了摇头,遗憾道,“没有,我和我妹妹去过的应该是神婆自己的住所,每次都只有她一个人。但是我曾经听中介不小心提到过,他们有一个族人聚集地,那里才是神婆大多数时间呆的地方。”

    霍瑶就知道sulli一定会起作用,这次也没算是白带她来。

    sulli接着说道,“那个大本营知道的人应该非常少,我就从中介口中听到过一次,他们对这个讳莫如深,从那次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听到了,想必之前那次也是他不小心透露的。”

    霍瑶点了点头,沉吟道,“如今关键还是在这个中介身上,不管怎样,我们都需要他引路,带我们去太国巫族的大本营。你继续打电话把他约出来。”

    但是sulli再打电话去的时候才发现这个电话号码已经被对方拉黑了,对方看上去已经打定主意不和她往来了。

    中介都不再为神婆接活了,最近肯定即将有大事了。时间紧迫,众人的脸色都非常严肃。

    “你不是知道中介的住址么?我们过去碰碰运气,也许他没有换住址呢?”霍瑶干脆利落的下了决定,众人一听,都没有异议,为了节省时间,他们一行人立时出发,赶往中介的家。

    好在这一次他们的运气没有太背,这个中介依旧住在他原本告诉sulli的家庭住址。而且此刻,他刚好就在家里。

    中介开门的时候穿着大花色裤衩,光着上半身,脖子上带着手指粗的金项链,看上去像是个暴发户。他脸上身上肥肉纵横,整个人看上去又黑又矮小,一开门,他骂骂咧咧的用太语问,“谁啊?”

    当他开门之后看到站在门前显得声势浩大,一众十人的大队伍时,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就想关门,但是他余光正好看到站在最前方的sulli,他下意识的松了口气。一下子看到这么多人,他还以为自己惹到了不该惹的人,对方找上门来报仇了。

    他冲着sulli不耐烦的说,“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再跟我联系了吗?老子金盆洗手不干了啊?”

    这次回答他的不再是sulli,而是霍瑶,“你手上就没有余货?价钱不是问题。”

    听到这句财大气粗的“价钱不是问题”,中介圆溜溜的小眼睛就滴溜溜的转动了起来,他思索了几秒,之后粗声粗气的说,“行!”

    这年头,有钱的才是大爷!只要对方有钱,什么都好说。

    “那你请我们进去坐坐吧。”霍瑶笑眯眯的要求。

    胖子中介虽然觉得对方人数太多,让他下意识有些发憷,但他也没多想,毕竟他知道sulli,是个娱乐圈影后,应该干不出杀人越货的事情来,更何况周围还有不少的邻居都看着呢!这么想着,他就打开房门,将他们全部都迎了进去。

    一进门,霍瑶就看到房间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佛牌,项坠,挂坠,手镯……种类繁多,让人目不暇接,但是这种东西都有一个相同的特点,那就是它们上面都待有阴邪的气息,让人心下不喜。

    她装作不经意的说,“这些都有什么作用?你介绍一下。”

    胖子中介用一种非常挑剔的眼光将霍瑶从头打量到了尾,看到她的衣着虽然看上去非常普通,但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全是国际大牌,用他毒辣的眼光看来,这些都是正品,而不是山寨货。知道对方可能是个大客户之后,中介的态度热切了不少,他原本就打算做完这一批货就收手了,现在来了个大主顾,他怎么可能不开心?

    他仔仔细细的介绍说,“白衣阿赞制作并加持过的佛牌是正牌,正牌价钱一千到三千,效果一般;而黑衣阿赞用邪门材料造出来的叫阴牌,效果很好,就是价钱贵,三千到五万不定,看你具体有什么需求,我才好推荐你适合的。”

    霍瑶随口说,“想要转运的呢?”

    “你要效果霸道一点,立时见效的话,可以请个小鬼,就是价格贵,得五万,但是你请了不会吃亏。”

    听到中介的话,凌堃不由得冷哼了一声,“请了不会吃亏?”也亏他说的出口。

    这种东西,头几年效果确实强劲,让人运气蹭蹭蹭的上涨,但几年之后,这东西就要开始反噬了,一个不小心就会让人横死。但是听这中介的话,他们只负责最近的转运,根本不会负责顾客的将来安危。而且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这样的小鬼一旦请来了,想要请走……凌堃轻嘲了一声,在沙发慢悠悠的坐下,翘着二郎腿,咳嗽了一声,示意霍瑶尽早干正事。

    霍瑶根本没有理会凌堃,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她现在是在了解这个佛牌的文化,对对方越了解,这对他们接下去的硬仗才会有更大的助力。

    不过大致的情况现在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霍瑶就对对方说,“一百万,你带我们去他们的大本营。”

    胖子中介一愣,看到全部冷淡看着他的十人,这才知道对方来者不善,他挣扎着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知道的。”说完霍瑶轻呵了一声,“这笔生意你并不吃亏。你带我们去他们的大本营,一百万就是你的,还有比这更轻松的赚钱方式么?”

    胖子的脸上显出明显挣扎和犹豫来。最终还是害怕占据了他心里的主要地位,他摇了摇头,“这不行,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带你们去,到最后我可能命都会没了。”

    “但是你不带我们去,你的命现在就会没了。”霍瑶虽然是笑眯眯的,但是她的眼里却丝毫没有笑意。胖子知道对方在赤果果的要挟他,但是对方明显不是在开玩笑。

    但是他不相信对方看上去这么一个柔柔弱弱的姑娘,能徒手把他怎么样了。

    对于霍瑶来说,对付胖子这样的普通人,她不会用普通人办法来解决。既然她是术士,那么自然用术士的办法才降服对方。

    霍瑶随手将一张符纸拍在了胖子的手臂上,符纸一贴在胖子的手臂上,他就突然像杀猪一样凄厉的喊了出来,“痛,痛,痛,痛死老子了,你对老子做了什么!”他边说着边拼命去撕那张符纸,但是不管他怎么用力,那张符纸就邪门的纹丝不动。

    一张轻飘飘的符纸看上去有千斤重,他这才真的觉得怕了,眼泪鼻涕都痛得下来了,他大声的说,“姑奶奶,我知道错了,我答应你,答应你还不成么?”

    霍瑶这才将符纸轻描淡写的从他的胳膊上取了下来。

    胖子这才知道对方这一行人来头不小,眼前这个也是术士,至于其他的,估计有几个也是术士,在他们面前,他就算是个大块头,也拼不过他们啊。识时务者为俊杰,胖子这一次根本不用选择,他也没有选择的余地,“好,我带你们去,不过筹划先说在前面,我是不会带你们深入他们的大本营的,我虽然去过几次,但每次也就在外围待一下。”

    “嗯,只要你将我们带过去就行。”霍瑶也没有强求。

    听到霍瑶的保证,胖子这才三下五除二的随手拿了一件体恤,穿在了身上,然后在一个抽屉里翻翻找找,最后扒拉出来一个银色的镯子。镯子看上去已经很有些年头了,银色都有些泛黑,但是上面的花纹非常逼真,看着格外好看。胖子将这么一个明显是女人佩戴的镯子毫不犹豫的带到了自己的粗手腕上,然后招了招手,示意他们一行人跟上。

    “这镯子有什么用?”sulli小声的问霍瑶。不过这个问题刚好被胖子听到了,他没什么好气的说,“什么用?自然是用来辟邪的!”说完之后,他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其余几人也保持了沉默。

    一行人赶到巫族的大本营的时候,已经是夜幕时分,胖子到了竹林外头就不敢再进去了,他声音有些发颤的说,“你们要小心,如果没有他们的同意,进了这个竹林,可就生死不知了。”

    霍瑶和凌堃眸光淡淡的看着眼前的竹林,不过是一个简单的迷雾阵罢了,对胖子而言非常可怕,但是对他们而言,不足为惧。

    张得厚大师随地坐下,推演了一番,之后他朝身边几人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看来神婆确实就在这里,这个胖子没有骗他们。

    程翊让小陈看着这个胖子,之后他们一行九人就一起走进了竹林。

    顺着迷雾阵走出去的时候,他们感觉自己到了一块世外桃源。这里的环境非常的优美,空气清新。带着古老的大自然气息。

    身边非常的安静,但是他们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惊天的响动,像是有人在不停的敲击大鼓一样。

    这时候,他们发现不远处的山脚下似乎正在进行着什么仪式,一大群人都集合在那里。出于谨慎,他们没有走过去看,但是他们发现,天空开始被大片大片的乌云遮蔽,狂风肆虐,树叶被风吹得乱响。之后天边出现了一道异象,这异象,看上去是一条黄金龙蟒,它身上的鳞片清晰而逼真,一片一片似乎都能数的清楚。

    看到这条黄金巨蟒,霍瑶不自觉的就想起了苗族。难道说苗族和巫族有什么关系?是同盟?还是其余她不知道的关系?

    不久之前悦悦曾经发来的信息不期然的浮现在霍瑶的脑海。悦悦说,“神婆已经知道了。”她指的神婆,难道一直是太国巫族的神婆?

    看来,苗族和巫族的关系匪浅。

    不过不管怎样,他们这一次无论想要做什么,都不会成功,就算是苗族和巫族已经结成同盟,也不能改变他们必输的结局。

    一行人又悄悄的退回到了一开始的竹林外围。试探完敌情,他们知道现在巫族几乎全族人都聚在一起祭拜天地,不管他们是因为什么事情而祭拜天地,现在这样的情形对他们将巫族人一网打尽非常有利。看来,这一次连老天都站在他们这一边。

    “动手吧!”其中一人说道。

    “好!”其余人纷纷答应。

    九人分别坐下,开始合力布下玄襄阵。这个阵法,是他们之前经过了三天的讨论之后才最终决定的阵法。它能够把指定的范围内的人一点一点围杀,它能指定的范围并不大,但是刚好能将刚才一起祭拜天地的那一片巫族人涵盖进去。玄襄阵是一个源于远古的阵法,是一个必须九人合作才能施展的阵法,它在经过了霍瑶以及凌堃的改造之后,威力大大加大,是他们这一次的必杀技。

    而这一次,阵法的正中间坐着程翊,他作为人形龙脉,提供给他们最精纯的龙气,帮他们减轻布阵的负担。

    这是一个属于“九脉”的阵法,即便他们身处在竹林的外围,也能操控里面,将巫族人一网打尽。一开始,一切都很顺利,但是接下去似乎里面的人已经发现自己身处在玄襄阵里了,这是一个能够将一定范围内的人全部绞杀的杀阵,巫族不可能在杀阵里面坐以待毙,他们开始合力,试图破之。

    阵法中的霍瑶,开始感觉到一股神奇的力量,开始拉扯自己。这是来自对方的反抗。

    在之前,她虽然和太国的四人对上并且取得了胜利,对对方的实力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但是这一次,他们面对的是整个巫族,也许里面还有他们的同盟苗族,对方在人数上面压了他们整整一头,所以这注定是一场硬仗。她此刻的感受非常明显,因为对方给她的压力,很大。

    之前时间过于紧迫,他们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找更多的帮手,而且对于帮手的心性,短时间内他们无法全面的做到了解,若是对方是另一个杨老,是苗族的奸细,那倒反事与愿违,也许会因此影响到自己的全盘计划。虽然他们现在一共只有九人,小陈作为一个普通的保镖,并没有被算在里面,但是这九人都是可以信任的。

    九人仓促出发,准备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现在措手不及确实是实现了,只不过里面的人数之多,出乎了他们所有人的意料。

    九人神色凝重,因为还有人形龙脉在,所以他们现在虽然有一些吃力,但也没到吃不消的地步。

    但是渐渐的,霍瑶就觉得不对劲了。

    竹林里突然发出诡异的呜咽声,没过多久,黄豆大小的雨滴如同从天上倾倒似的,哗啦啦的落了下来,突如其来的轻碰大于,让在场的人,全部淋成了落汤鸡,但是谁也没有心思伸手去擦一下雨水。

    他们只能觉得身上的压力在逐渐的加大,大到让他们快要承受不住。

    凌堃脸色一变,大喊出声,“是尸降。”

    他一说,霍瑶也马上就明白了过来。尸降,就是不将死去的尸体火化,而是用特殊的方法将死去的尸体制作成干尸,然后埋在地底,用来改善附近的风水,必要的时候还能给里面的巫族以力量加持。

    如果利用得当的话,尸降将会发挥出不小的威力。

    看来巫族已经用上了尸降的助力。

    情况已经到了万分危急的时刻。

    按照现在他们受到的阻力,这里的尸降数目绝对不小,保守估计,都有上百。而且制成尸降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在还活着的时候,将人制作成尸降。

    谁能想到,这一片看上去就像是世外桃源一般的乐土下面,竟然埋了那么多的干尸?

    巫族的残忍程度,超乎人的想象。

    九人里面已经有五个开始受不住了,脸色发白,额头不同的冒出了冷汗,其中一个更是直接说,“我快受不住了,我们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若是现在选择放弃,他们九个人也会受到不小的反噬,但问题是现在他们想放弃也不行了,因为对方已经阻断了他们放弃的后路。

    压力越来越大,而更可怕的是,军心开始不稳。沈石溪大师的身上都已经开始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这是骨骼因为压力过大而发出的声音,他的面色看上去非常痛苦,但是依旧在咬牙坚持。而有一个大师,看上去像是马上就要放弃了。

    这一时刻,霍瑶和凌堃同时睁开了双眼。

    那一瞬间,他们的视线交错,不过是一个眼神,他们同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这样的时刻,不是对方死就是他们亡,这是绝对不能有一步的退却的。

    “坚持住!”凌堃嘶吼!

    吼完之后,霍瑶和凌堃同时大力咬破了自己的食指指尖,鲜血疯狂的顺着食指低落,他们再不迟疑,用鲜血在自己的周围画了一个玄妙的符号,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毫不迟疑。

    沈石溪大师此刻正好睁开着眼睛,他看到两人身边这个相同的奇特而玄妙的符号时,他先是在心里感到惊叹,之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瞬间就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同时动作的两人,喃喃的说,“不……不要。”

    当霍瑶和凌堃两人落下最后一笔的时候,他们周围的符号突然发出一阵剧烈的红光,红光一瞬间笼罩了九人,阵法里面的九人仿佛一瞬间得到了无穷的力量,每个人都恢复到了原本状态最好的时候。

    阵法的威力一下子增长了五成。

    他们咬牙坚持,势必要取得这一次的胜利。

    他们不能有一瞬间的犹疑,必须坚信自己,并且坚持下去。

    刚才原本想放弃的大师此刻也咬牙死死的坚持着。

    突然,就像是针戳破了皮球一般,之前加诸在他们身上的压力,一下子消失的不见踪迹,就像是从未存在过一般,疲惫如同海水一般汹涌的涌向他们。几乎每个人的嘴边都带着鲜血,但是他们毫不在意,因为此刻他们的心头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他们成功了!

    当他们正想开心的欢呼的时候,他们却突然发现霍瑶和凌堃两人变苍老了不少。

    霍瑶外貌的改变看上去并不明显,依旧貌美如花,只不过比之刚才,少了两分青涩,多了几分成熟,而凌堃的变化就格外的明显了,他的头发几乎一下子全部花白了,整个人苍老了不少。

    “你们,这是……”

    “他们燃烧了自己的生命,用来加持这个玄襄阵。”沈石溪大师苦涩的说。

    正当他们震惊于对方大无畏的无私贡献的时候,却见程翊惊慌的飞奔着抱起吐血昏迷的霍瑶。

    “瑶瑶!”

    而紧跟着,凌堃也跟着吐血昏迷。

    张得厚神色虚弱,他眸光暗淡,看到昏迷的两人,强撑着安慰程翊,“他们这次受伤过重,所以一时虚弱到昏迷,但是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程翊抚摸霍瑶的双手都在止不住的颤抖,声音中满含痛意,“她……燃烧了自己多少年的生命?”

    沈石溪大师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选择据实以告,“应该是……十年。”

    十年!竟然是十年!

    十年的生命啊!

    霍瑶没有昏迷多久就清醒了,因为她心里还惦记着重要的事情。一睁眼就看到满目担忧的程翊,她不由得露出一个的笑容,“阿翊,恭喜你,彻底摆脱了曾经的命格。”

    若是从前,听到这句话的程翊一定会感到开心,但是他现在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这句恭喜,无法让他展颜,他现在心头被担忧所覆盖。

    “瑶瑶,你……”

    看到对方的神色,霍瑶就知道对方在担心什么,她满不在乎的说,“十年的寿命而已,我……原本就在担心,因为我福泽深厚,一开始比你多了十年的寿命,还曾想过以后该怎么办,但是现在这样,我就一点都不担心了。”

    虽然知道对方的话语里,安慰自己的成分更多一点,但是程翊还是忍不住确认,“真的吗,瑶瑶?”

    “嗯,当然是真的,我们会一起活到七老八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