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漠谣2(星月传奇) > 第八章:灿笑
    “我不和你一块进城,我自己先走。”

    霍去病想了一瞬,“也好,进城时免不了一番纷扰,我还要先进宫见皇上。你是回落玉坊吗?”

    我叹口气,“不回落玉坊还能去哪里?肯定要被红姑骂死。”

    霍去病笑得幸灾乐祸,“本就是你的错,骂骂也应该。不过你若还想耳根清静几日,不妨直接去我府上,陈叔自会安顿好你,以后我的家才是你的家,长安城里怎么可能只有一个落玉坊可去?”

    我摇摇头,“该是面对一切的时候了,不是你说的吗?躲不是办法,若让红姑知道我回了长安城却没有去见她,更添一重罪过。”

    霍去病笑点点头,“终于又看到有些勇气的金玉了。”

    阔别半年,长安城的一切似乎没有任何变化。来往的行人纷纷涌向城门通向宫廷的道路,等着看打得匈奴胆破心惊的霍去病和抓获的匈奴的王爷王子。我逆着人流而行,出了一身汗,花了平常三倍的时间才到落玉坊。

    侧门半开,守门的两个汉子正躲在阴凉处纳凉。一壶凉茶,胡天海地地聊着,好不自在。我要进门,两人忙跳起,陪笑道:“公子,要看歌舞从正门进,自有姑娘婆子服侍,这里是我们杂役出入的。”

    我笑着侧头道:“连我也认不出来了吗?”两人仔细打量了我几眼,忙连连行礼,“听园子里姑娘说坊主出外做生意,我们一时没想到竟然是坊主。”

    园中柳荫浓密,湖水清澄,微风一吹,顿觉凉爽。心砚正在清扫院子,我在她身边站了好一会,她才惊觉,抬头看向我,愣了一瞬,蓦然大叫起来,我被她吓了一跳,赶紧捂住耳朵,等她叫完,才笑道:“先别扫地了,帮我准备水,我洗个澡,这天真是热。”心砚愣愣点头。

    心砚的水未到,红姑已经冲进屋中,一手叉腰,一手翘着兰花指,遥遥戳着我的鼻尖就开骂,“你个杀千刀、没良心的……”心砚捧了碗绿豆凉汤给我,两人都不敢多语,只用眼神交流,我向她眨一下眼睛,谢她想得周到。

    一面听着红姑的骂声,一面慢慢喝着凉汤,“……你怎么那么心狠,就这么不言不语地丢下我们一园子弱女老妇,不管我们死活,不顾我们往日情谊……这段日子,我是日日盼,夜夜想……”

    我一碗汤喝完,红姑依旧骂着,我听了会,实在没忍住,“噗嗤”笑出来,红姑眼眶立红,“你还笑得出来?”

    我忙连连摆手作揖,“只是觉得你把我骂得象个负心汉。”红姑侧头一想,觉得也是,有些禁不住地露了笑意,可笑还未绽,眼泪却掉下来。我忙肃容站起,“红姑,这次是我错。”

    红姑立即用帕子抹去泪,沉默了会,方道:“小玉,我不是怪你走,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园子里的姑娘来来回回都已经几拨,你也终归要离去的。我还一直盼着你能嫁人生子,安稳过日。可你实在不该一句话不说,扔下一封信就走,连当面道个别都没有,你是洒脱的人,可我不是。”

    我上前,握住红姑的手,“我行事凭自己一时喜好,没有顾及你的感受,以后再不会了。你就看在我年纪小,还不懂事的份上原谅我一次。”

    红姑狠瞪了我几眼,眼中终于含了笑意,睨着我问:“听说霍大将军今日进城,你怎么也这么恰巧地今日回来?”我彷如被长辈看破心事的女子,几丝羞几丝喜,低着头没有回话。

    红姑细看着我的神色,一下明白过来,紧握着我的手,喜悦地问:“你和霍将军……你和他……真的?”

    我笑着抽出手,转身去寻换洗衣服,依旧没有说话。红姑抚掌而笑,“好了!好了!我总算放下一桩心事。走得好!跑得好!这一趟离家出走真正物有所值。”

    我隔着屏风沐浴,红姑在屏风外絮絮地和我说闲话,“……小玉,拜你出走所赐,我居然见到了石舫的舫主,没想到竟然是芝兰玉树般的一个人,说话举止都很温和,对着我这么个下人也极客气有礼……”

    “咣当”一声,手中的水瓢掉到地上,红姑忙问:“怎么了?”

    我缓缓捡起水瓢,舀了一瓢冷水兜头浇下,“没什么,不小心掉了水瓢。舫主找你所为何事?”

    红姑哼道:“还不是为你,让我把你走前的事情细细告诉他,因为你的嘱咐,你留给我的第一封信已经烧了,所以没有敢提,不过我当时气得要死,巴望着不管是谁,只要能把你揪出来让我狠狠骂一通就行,所以特意告诉舫主你给霍将军也留了信,我已经一早送到霍府。”

    他还需要问别人我怎么离开长安城的吗?既然本就是无情,为何却总是做出几分有情的样子?又舀了一瓢冷水浇在身上,似乎想要彻底浇灭很多东西,“红姑,叮嘱下见过我的人,我回来的事情先不要透露出去。”

    红姑爽快地应道:“好!你好好休息几日吧!不过你休息好时,最好能进宫当面谢一下李夫人,你离开的这段时间,她虽没有直接出面,可却让李乐师特意来奏过一次曲子,就她这一个举动,不知道为我挡了多少麻烦。李夫人倒是个长情的人,一般人总是急急得想甩掉不光彩的过去,可她却一直念着旧情,明知道你走了,却还是特意照拂着我。”

    我怔怔发呆,以后……以后会如何呢?李妍,因为明白几分你的痛,知道你的艰辛,所以越发不想伤你,可我最终是不是一定要选择一个立场?

    和红姑说了很多杂七杂八的闲话,时间过得飞快,不经意已是晚上,红姑陪着我用完晚饭,嘱咐我好好休息后,匆匆离开,去忙白日未做的事情。

    大概是这段时间一直和霍去病朝夕相处,突然一个人在屋子里,竟然觉得心里几分空落,脑里胡思乱想不停,既然睡不着,遂悄悄出了园子去霍府。刚从院墙跃下,几条大黑狗已经扑到脚边,围着我转圈,嗅了几圈才确定我是熟识,又各自散去。

    相较白日长安街上的热闹劲,霍府倒是彷若无事的宁静。霍去病的屋子一片漆黑,看来人还在宫中。

    轻轻推门进去,屋子显然刚刚打扫过,熏炉的余烟依旧袅袅,白玉盘里的葡萄还带着水珠。推开窗户,晚风扑面,比白日凉快不少,我摆好垫子靠枕,半躺在窗边的榻上,一面吃葡萄,一面看着天空的一轮玉盘。

    等到月儿已经移到中天,霍去病依旧未回,我心下纳闷,按理不可能在宫中逗留到此时,难道被别人叫去吃酒?可他的性子,一般人哪里请得动他?

    有些撑不住困意,迷糊地睡了过去。正睡得香甜时,听到人语声,忙跳起藏好。伴着霍去病进来的丫头一看屋子,连灯都没顾及点,吓得立即跪下请罪,头磕得咚咚响。霍去病看着吃了一半的葡萄,零乱的靠榻,嘴角露了笑意,声音却依旧冷着,“都下去吧!”

    他等人都退下后,歪躺到榻上,笑道:“人都走了,可以出来了。”我从屏风后走出,他笑招招手,让我坐到他的身旁,我问道:“怎么这么晚?”

    他只拿眼瞅着我,一言不发,眼里是笑,我刚开始还能和他坦然对视,慢慢地却再也禁不住,只觉心越跳越快,忙别开头看向窗外。

    他忽地拽了一把我,我不及防备,倒在他怀中,“你干吗?”撑着身子欲起,他搂着我不放,“乖乖躺着,我给你讲件事情。我在宫中时因惦记着你,酒也未敢多喝。出宫后,没有回府,先到落玉坊转了一圈,看到你屋子没有灯光,人也不在,心里当时……当时颇有些不痛快,后来我就自己跑到一个地方坐了很久,心中胡思乱想了很多,所以回来得很晚,却不料根本就是自己多心。”他轻抚着我的头发,声音低低,“我太骄傲,天下的事情总觉得没有几件不能掌握,一直不愿意承认自己心中的患得患失。这件事情本可以不告诉你,但我觉得对你心中有愧,不该胡思乱想,所以不想瞒你。”

    我心下别有一番滋味,他说长安城真正伤到了我,其实他又何尝没有受伤?他没有具体说究竟想了些什么,可我能坦然接受他的歉意吗?

    在他的肩头轻嗅了几下,拍开他的手,似笑非笑地问:“好香浓的脂粉气,不知道是哪家出品?你既然这么喜欢,我也索性换用这家的好了。”

    霍去病一下坐直身子,急急道:“只是当时宫中献舞的歌伎敬酒时靠挨了几下。”

    我笑吟吟地问:“是吗?你不是说到一个地方坐了很久吗?”

    霍去病在我额头弹了下,哈哈笑着问:“你是在嫉妒吗?”

    我瞪了他一眼,撇过头,他强拖我入怀,我使劲地推开他,“我就是嫉妒了又如何?反正你身上若有别人的脂粉香就不要出现在我眼前。”

    他忙松开了我,眼睛里是笑意,“不如何,就是我喜欢而已。”

    我哼了一声,啐道:“你有病!”

    他双手交握,放在脑后,躺得惬意无比,“如果这是病,我宁愿天天病着。”

    和他比脸皮厚,我实在比不过,索性不再搭理他。他笑吟吟地说:“今日实在太晚,明日一早我带你去看一个地方。”

    我站起身要走,“那我回去了,明天你来叫我。”他忙拖住我的手,“要不了两个时辰,天就该亮了,何必来回跑?就在这里睡一觉,我在靠榻上凑合一下。”我想了一瞬,点点头。

    我一向觉得自己精神好,是个少眠的人,可和霍去病一比,实在算不得什么。天还黑着,他就摇醒了我,我有些身懒,赖着不肯起,嘟囔着央求:“看什么都等太阳升起来再说,我好困,再让我睡一会。”他在一旁一遍遍地叫我,我却只一个劲往被子里缩,蒙住头,顽强地抓紧被子和睡意,摒绝一切声音。他静静地坐了会,忽地拉开门,大叫道:“来人!伺候洗漱起身。”

    我忙一个骨碌坐起,他嬉皮笑脸地说:“你不怕我,倒是怕我家的丫头。”看我恶狠狠地瞪着他,忙笑着又掩好门,“觉什么时候都能睡,日出却每天只有一次。”

    一整座山都种着鸳鸯藤,薄薄的曦辉中,清香盈盈。碧玉般的绿流淌在山中,金、银二色若隐若现地跳动在山岚雾霭中。在这个静谧清晨,一切美得象一个梦,彷佛一碰就会碎。

    太阳跳上山头的一瞬,雾霭消散,色彩骤然明朗,碎金流动,银光轻舞,满山彷佛洒满金银,华丽炫目。

    “值得你早起吧?”霍去病含笑问,我怔怔看着眼前的一切。霍去病牵起我的手,慢走在藤蔓下,得意地说:“就猜到你肯定看得目瞪口呆,昨天晚上我自己都看得很震惊,去年秋天开始种时还真想不到能如此漂亮。”

    我已经从刚开始的难以置信,满心感动中回过神来,看到他的样子,故意说道:“有什么稀罕?又不是你自己种的。”他闻言却并未动气,依旧得意地说:“早知道你会如此说,特意留了一手。”指着北边的一小片说:“那边的是我自己种的,赔给你应该绰绰有余。”

    鸳鸯藤正在阳光下欢笑着,金银相映,灿烂无比,却比不上他此时的笑容,温暖明亮,让人的心再无一丝阴翳。

    我忽然双手拢在嘴边,对着山谷高叫道:“我很快乐,很快乐!”霍去病呆了一瞬,眉眼间俱是笑意,也对着山谷大叫道:“我也很快乐!”两人“很快乐,很快乐”的声音在山谷间一起一落,隐隐相和。他侧身大笑着抱起我在花丛间打着转,我也不禁大声笑起来。笑声在山涧回响,在满山遍野的鸳鸯藤间荡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