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穿越小说 > 天下第一医馆 > 第721章 无名火
    苏北的事情,墨白入宫一趟,就算是定下了。

    暂时来说,他还没有主动与方有群接触的想法。

    至于华明府有靠拢明王府的意思,这事墨白也不打算过多介入,就交给杜鹃了。

    从宫里回府之后,墨白没去看林素音,也没找人打听她的情况,径直就回了房。

    盘膝打坐半晌,墨白仍是无法静心。

    他睁眼,心中暗叹一声:“红尘虽妙,劫数难逃啊!”

    他起身,打开窗户,不知什么时候,天空飘起了细雨。

    墨白身形微闪,跃窗而下,刚一落地,却又足下生风,身形劲闪而上,再出现已立屋顶之上。

    他独立屋檐,雨丝迷蒙了空间,抬眼眺望,整个皇城,如梦似幻,恍惚间虚实难分。

    若非雨水打湿了衣衫,风声回荡在耳旁,眼前这景,便真好若一副古朴画卷。

    墨白怅然独立,心中一时寂寥万分。

    院外,青青撑着伞,在院前徘徊,不时打量一眼院门,抬起脚,却又踌躇。

    驻守院落的黑衣卫,观察她很长时间了,见她始终在门口徘徊,不进去,又不走,终是忍不住现身出来。

    “小姐,可是有事要见殿下?”黑衣卫问道。

    “他可在?”青青犹豫了下,还是点头问道。

    黑衣卫也不多言,手朝着屋顶一指。

    青青抬眸望去,正好见得屋顶上,一道身影在雨中独立。

    她愣了愣,望着墨白身影略呆。

    不知为何,这一刻,她莫名的觉得,雨丝中的那道身影有些模糊。

    看着近在咫尺,却又好像远在天涯。

    一时间,她竟有点不敢移开视线。

    只怕一离开视线,这道身影便会再也寻之不见。

    “小姐请便!”黑衣卫见她发呆,有心让她勿要多在门前徘徊,却终是不好开口,只得不再多言,拱拱手,便退回了暗处。

    青青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睛,再看向墨白,依然在屋顶之上独立,并未消失。

    她摆了摆脑袋,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不就在眼前吗?

    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思绪抛开,略一定心,抬脚便踏入了院中。

    “喂!”来到近前,青青朝着屋顶上喊了一声。

    墨白目光回望,证件青青在伞下冲他招手:“你下来。”

    她这没规矩的样,瞬间就将墨白从恍惚中拉到了现实。

    本就压在心底的烦躁,瞬间被点燃,脸色刹那阴沉,对着青青就喝道:“你二十来岁的人了,没学过规矩吗?你在和谁说话?”

    墨白的无名火突然袭来,让青青懵了一瞬,紧接着却是大怒,竟手一指墨白:“是啊,我就是个民间来的野丫头,我就没学过规矩,比不得你们王富贵院的大家小姐,你看不惯就让我走啊,我不碍你眼就是了。”

    “好,没学过规矩是吧,我今天就教教你规矩。”墨白大怒,身形一跃而下。

    “你想干什么?”青青见他一副要吃人的模样,也是回过神来。

    想想他连怀着孕的林素音都打,更何况自己?

    心中顿时后悔,明知他不好惹,刚才怎的还敢惹怒他,大骇之下,连忙落荒而逃,伞都不要了,冲着门口就跑,口中还大声嚷嚷:“打人了,快来人啊,要打死人了。”

    远处几名黑衣卫刚现身,就只见青青已经被墨白一把拧住了胳膊,然后瞬间消失不见。

    几名黑衣卫面面相觑,不知道这究竟什么情况。

    几人默默的注视着他们消失的方向,随后各自退走,这事他们可管不了。

    房间里,墨白坐在椅子上,怒视着站在一旁,满脸惊恐的青青:“你对我有意见,关上门来,你发泄一下,我也容得你去。可这不代表你就能无法无天,你莫要忘了,你是个姑娘家,整日里站不是站、坐不是坐,出口就是酸言辣语,挑拨离间的事你倒是积极,就你这德性,要是传了出去,今后谁敢娶你过门?”

    青青听完,心中又是大怒,很想还嘴,可看着面前瞪大眼睛,浑身仿佛都在冒着火的墨白,她还是忍了。

    自小吃过不少苦头的她,又怎会没有半点眼力劲,之前是墨白容着她,她才刚放肆。

    现在的墨白明显是一头怒急的老虎,这时候招惹,那不是送菜吗?

    青青很明智的闭嘴不言,但心里却对墨白越发怨恨。

    “你不服气?”墨白见她模样,怒声问道。

    “我人在你府上,要杀要剐都是你一句话的事,我敢不服吗?”青青低着头小声道。

    “你……”墨白腾的站起身来。

    青青大惊,连忙后退,却脚步不稳,摔到了地上。

    一见她这受惊模样,墨白心中的怒火,散去了些,又升起了不忍,长出一口气,又坐了下来。

    青青见他没有要打自己,方才小心的从地上爬起来。

    要说这丫头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方才一跤摔的不轻,却并没有矫情,此刻自己爬起来,一声不吭。

    “你来找我何事?”墨白也没法再继续训她,只得转移话题。

    “我生的贱,吃饱了没事做,特地跑来被你骂。”话一出口,青青自己都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

    她明明不想再惹墨白,可面对墨白,就是心中忍不住,话一出口就是气人的。

    果不其然,这话一出口,就只听一声巨响。

    “嘭!”

    墨白面前的桌子,被墨白一巴掌拍碎。

    青青惊恐抬头,就只见墨白盯着她,一字一句道:“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我,我……”青青还是怂了,脚步慢慢后退,也不敢再乱说一个字,连忙如实道:“我来找你是为了嫂子……不,是王妃。”

    这话一出口,墨白的火气瞬间一窒,有些发懵。

    而青青也是狠狠咬了下嘴唇,刚才一时嘴快,竟当着墨白的面称呼林素音为嫂子。

    要知道,她一贯宣称,绝不承认墨白是她兄长的。

    “说!”墨白打算坐下,可看看地上狼藉,转身走到窗口,背对着青青负手而立。

    “说什么?”青青此刻脑子有些不清醒。

    不过还好,当墨白转头朝她看来时,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忙道:“先说好啊,我没有要管你的事,只是王妃现在还怀着孕,你动手打她,是不是……”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什么时候打她了?”墨白眉头皱的老高。

    “嗯?”青青一愣,随即却是了然道:“反正吧,别怪我没提醒你,我看王妃有点不对劲,你最好亲自过去道个歉。”

    “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墨白挥手。

    青青自然不愿再呆在这里,她此刻已经后悔得不得了,早知道就根本不该来。

    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惹得一身骚。

    可临了出门前,她却还是管不了自己的嘴:“我提醒你啊,你不管王妃就算了,可她肚子里怀的可是你的孩子,你们大人之间怎么样,我可懒得管,但不要伤害到孩子才好。”

    说罢,见墨白毫无反应,她撇撇嘴,转身出了门。

    到了院子里,到处瞅了瞅,没见到自己的伞,不禁站在门口嚷嚷一声:“人呢,都跑哪去了,一把伞都看不住,还能看住人吗?”

    等了会,见没人回应,只得暗骂一声倒霉,匆匆冒雨离去。

    待她身影消失,有黑衣卫现身,手里正拿着她的伞。

    本来是准备还给她的,可听了她那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自不可能好心给她送伞。

    “看来,殿下还是心软,教训的不够啊!”有黑衣卫暗自叹息一声。

    青青走后,墨白独自沉吟许久。

    最后,他还是没去看林素音,更别说听青青的去道歉。

    不是他放不下面子,而是他这次必须狠下心来。

    他必须让林素音相信,自己真的怒了。一旦她敢稍有差池,他必将兑现诺言。

    林素音不知道、青青也不知道,这个孩子对墨白来说,意味的绝不仅仅是传承而已。

    正所谓,我心安处是故乡。

    墨白即便踏入了这乱世风云,也为了这乱世挥刀染血,几经风波。

    可在他心底深处,却仍自难有归处。

    他再世为人,究竟真真切切,还是大梦一场?

    或许只有当这个孩子降世,他才能真正落地生根,才真正有了存在的意义。

    因此,自从林素音怀孕后,他其实始终心有恐惧。

    他不知这天道会否让他空欢喜一场,会否突然的某一个意外,就补了漏洞,让本不该存在的人消失。

    这一次,林素音拿命来威胁他,让他感觉到了无力。

    以至于,他竟不惜以林素音满门相威胁。

    这无疑完背离了他的道,无论他的武道、还是医道,都绝不是为非作歹之道。

    墨白深吸一口气,回到床边重新盘膝坐下。

    良久,只见他突然睁眼,张口便是一口鲜血喷出。

    墨白无声拭去嘴角血迹,没有太过激动,只是眸中晦暗难明。

    心不宁,气自不顺,气不顺,何谈修为?

    他发下的那个誓言,背离了他的道心。

    休息片刻,墨白再次闭眼盘膝,继续调息打坐。

    少顷,其闷哼一声,再次睁眼。

    不多时,其继续修行。

    一次、两次、三次……

    若是换一个人,只怕此刻已经崩溃了。

    可墨白不同,他两世修道,心境澄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