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惜春华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无头尸(三)
    “走吧,让小叶子一个人在这儿待着吧,咱们回房间,你也好将这小鬼放下,不然这么抱着怎的受得住。”

    “恩,走吧!”

    水月将张逸轻轻抱在身上:“先说好,我可不挨着这小鬼头睡觉。”

    “好。”

    鸡叫过后,燕语默便醒了过来,自己被一大一小夹在中间,幸福来得太过突然,她承认其实自己纯粹是被热醒的,她轻轻挪动着身子,不知道怎么出去,这两人的胳膊都搭在自己的身上。

    水月眯着眼睛瞧着那边的孩童,假装睡得迷糊将孩童的手推向一边,孩童“恩”了一声,翻身压在了女子的身上,燕语默以为自己将孩童吵醒,轻轻摸着他的头。

    水月在眯着眼睛,收到了孩童的鬼脸,急忙也抱向女子,轻哼一声。

    “好啦!你们两既然都醒了,就起来吧!”燕语默连忙从床上爬起来,逃离了战场。

    张逸双手插在胸前,威胁着:“大叔,娘亲说什么都要疼爱我多一些,你还是不要与我争得好。”

    “人小心到不小,你娘亲同样也很爱我。”水月蔑视着前方。

    “不同你胡诌,我找娘亲去咯!”张逸将声音拖得长长的,故意想气一气对方。

    水月不悦地皱着眉,昨日的可爱小男孩是蒙蔽自己的假象,等再生一个妹妹出来,看你怎么在这儿得意,他想定了主意,坐在床边坏笑着。

    “小叶子!快起来了!”燕语默拍着门框。

    “来了来了!”小叶子将门打开,揉了揉眼睛:“小阁主,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昨天夜里发生那么大的事情,也就你能睡得像猪一般。”张逸无奈地看着他,讲昨天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什么?无头尸!还就在我门口,这也太吓人了,还好我睡着了,还好还好······”

    “小叶子,收拾一下,我们等下去河边。”水月倚在门口说着。

    “去哪儿?你们不会是想要去检查那具尸体吧!”

    “正有此意!”燕语默托着下巴,望着小叶子,“怕什么,我们都在,那尸体不会跳起来吃人的。”

    一行人来到河边,尸体也才刚刚被打捞出来,水月看着那些行动迟缓的捕快,很是不悦:“早知道我还不如今早再去报官,浪费我许多睡觉的时间。”

    慢慢的,河两岸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听说了昨夜客栈里发生的事情,不约而同地赶了过来,有的还拿了些香,在河边祭拜。

    “怎么会有一具无头尸在这里?”

    “嘘!不可说不可说,这马上就到了那个日子了,偏偏出了这样的事情,看来是有不干净的东西啊······”

    “听说这河边总是有落水的等着投胎呢,快走快走,别看了。”

    “啊?那我赶紧拜拜,省得缠上我。”

    “呵。”水月不屑地哼着,他走近仔细看着那具尸体,被身旁的捕快拦住了。

    “官爷,我们是昨夜报案的人,尸体是我们发现的。”水月拱手说道。

    那捕快打了个哈欠,责怪着:“原来就是你害的我们一大早起来在这儿找晦气,走走走,一边儿去,不要在这儿妨碍公务。”

    “你!”水月掌中运气,正欲打过去,被身旁的女子拉住了手。

    “官爷,我们只是瞧瞧,这尸体是不是我们走失的亲戚,只瞧一眼便离去。”燕语默在他手心放了一锭银子。

    捕快立马变了嘴脸:“姑娘说的是,亲戚嘛,走丢了终归是要寻的,请!”

    燕语默弯着腰打量着那具尸体,在水中浸泡过一段时间之后,已经有些发肿,但是颈处有些发紫,并不像是最近的尸体,倒像是死了一段时日,她偷偷将颈间的一块血肉取下,包在了手帕中。

    “多谢官爷,我仔细瞧过了,并不是我家那个表哥。”

    燕语默将水月与张逸他们拉到一旁:“我心中有个疑问,不知道是不是我想的那般,此处人多眼杂我们先回客栈,等我试过之后再说,希望不是我想的那般。”

    水月见她眉头紧锁,觉得事情定然不简单,他想起昨夜那竹林中的怪声:“你们先回,我去那边瞧瞧。”

    “大叔,我与你一起。”

    “好。”

    燕语默看着默契十足的两个人,和清晨水火不容的模样然不同,他们两什么时候又变得这么好了?

    “走吧,小叶子。”

    “是,夫人!”

    燕语默回到客栈,忙打了一盆滚烫的热水,她将从尸体颈间处取来的血肉放了进去,慢慢地深色的红延伸开整个水面,一股浓郁的腐臭传来。

    “好臭啊!不晓得这尸体死了多长时间了?”小叶子捂着鼻子,连忙将窗子打开。

    “小叶子,你瞧,这水面上是不是有东西在动,你再倒些沸水进来。”

    小叶子连忙又倒了一些沸水进去:“夫人,真的有东西在动,这是什么?”

    “当真与我想的一样,之前的那些毒并没有这么大的毒性,如果有人重新操纵着血丹,又会是谁呢?”

    门被从外推开,一大一小几乎动作一致的走了进来,坐在桌边饮着茶,就连面上凝重的表情都有些神似。

    小叶子笑着将门合实:“阁主和小阁主简直一模一样呢!”

    “可是查到了什么?”女子问道。

    “你说。”张逸倒着茶水。

    “昨夜我们跟到河边,听见竹林里传来一些奇怪的声响,今日前去仔细查探了一番,有一根断了的琴弦,应是发现了我们之后,那人走得匆忙,没来得及收。”

    “也可能是看到了什么,乱了心思拨断了琴弦。”张逸补充道,“那人定不会认识我,有可能是因为······”

    燕语默见张逸看着水月,开口问道:“小逸,你是怀疑那人看到了你爹的模样,便断了琴弦,仓皇离去。”

    “有可能。”

    “难道是我从前认识的人,听你们说血棂教从前的事迹,恐怕想要我死的不是一个两个。”水月将茶杯放下,淡淡的说着。

    “还有一件事,这个尸体确实是被那琴音操控的,但是尸体内血丹的毒与十年前的不同,我怀疑······”

    “夫人,你怀疑什么?”

    “我怀疑有人利用这个尸体投毒。”燕语默指着那盆血水,对他们说道,“大抵是这样,他们可能是想利用尸体中的毒虫投入河中,这镇子上的百姓若是饮用了这河里的水,便会变得与那具尸首一般,听人摆布。”

    “世上还有此种毒么?”小叶子吃惊地问道。

    “若是这样,恐怕这整个镇子上的人都要遭殃了。”张逸立马走到案前,写着书信,“我且先传书信过去,叫紫金阁的手下好好查证一番。”

    “我也仅仅是猜测,不晓得这种毒虫能不能通过饮水传播。”燕语默的脑中突然产生一个想法,“有没有可能,下毒的人也是这么想的,他们想用这镇子上的人做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