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娘子万安 > 第二百五十三章 闹鬼
    夜里格外的凉。

    程大老爷脚底下放了一只暖笼,却已经有好一阵子没人来添炭了,他眼看着院子里的衙差,心中恼恨至极,他好歹也是驸马的亲爹,他们就敢这样折辱他。

    好,今天晚上受的苦,几个时辰后他就都还给魏家,他也不想对付魏家,谁让魏家利用那逆子咄咄逼人。

    可惜了袁氏,程大老爷想起袁氏平日里体贴、周到的模样,不禁有些心凉。

    程大老爷刚要发怒让下人换个暖笼来,就听到院子里传来惨呼声,显然是衙差动了刑。

    “夫人将我们遣下去歇着,只有蕙香陪着夫人,蕙香是夫人身边的大丫鬟,又是从娘家带来的,平日里最得夫人信任,我们走的时候,蕙香正与夫人在屋子里说话。”

    “千真万确,奴婢没有说谎。”

    程大老爷皱眉,魏家竟然开始滥用私刑了,岂有此理,不就是一个没落的外戚,这样无法无天。

    下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程大老爷起身想要走过去听得更清楚,却感觉到黑暗中有一双眼睛看着他,程大老爷转过头发现了站在他身后的程二爷。

    程大老爷吓了一跳,板着脸道:“你这孩子来这里做什么?”

    程二爷走上前向程大老爷行礼:“父亲可知衙门是否有了结果?能不能抓到害母亲的凶手?”

    听到这话程大老爷立即道:“你说的是什么话?你母亲是自缢身亡,哪有什么凶手?要说害也是你大哥和赵氏,如果没有他们,你母亲怎会寻了短见。”

    程二爷思量片刻接着道:“父亲晌午的时候见了母亲身边的蕙香,蕙香有没有与父亲说些什么?”

    程大老爷皱眉警惕地看向周围:“谁告诉你我见了蕙香?不要在这里乱说话。”

    程二爷目光一变:“家中有人看到的,父亲在西院的小书房里见的蕙香,母亲自缢之后,也是蕙香去寻了父亲过来。”

    程大老爷目光闪躲:“现在衙门正在查案,有些话我们日后再说。”

    程二爷的眼睛更红:“父亲有什么事在瞒着儿子?”

    程大老爷脸上顿时带了怒气:“你这是怎么了?得了失心疯不成?现在家里乱成一团,你又在这里生事,快回你房中去。”

    程二爷看向袁氏院子里,蕙香就被关在厢房,正在被衙门审问:“父亲不肯说,我就去问问蕙香。”

    程大老爷听到这里顿时面色难看:“站住,是不是谁说了些什么?你莫要被人挑唆,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程家人,我们都是父子,我们的事可以关起门来说,不能让外人看了笑话。”

    “我就不是您的儿子吗?我不是也一样姓程?我们只有一个父亲,父亲却还有其他儿子,我母亲当年在山西失踪,父亲立即纳了继母,如今继母死了,父亲还可以再抬填房,到时候还会有儿女出生,父亲您说对不对?”

    程大老爷转头看到了程翌,程翌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只是定定地望着程大老爷。

    “都反了,”程大老爷一脚踹飞了眼前的椅子,“这里是程家,我才是一家之主,你们一个个想要做什么?”

    程翌脸上忽然露出疲惫的神情:“父慈子孝这么多年着实有些累了,现在只想求个真相。”

    “你还有没有父子伦常?”程大老爷凶狠地看着程翌,“你个乱家的不孝子,等天亮之后我要在圣上面前参你一本,将你逐出程家。”

    程翌默默地走到椅子前,伸手将椅子扶起来,自己坐了上去:“那儿子就等着父亲。”

    院子里的声音传入厢房中,跪在地上的蕙香瑟瑟发抖,她抬起头看向主位上的魏大人,魏大人端着茶并不说话,也没有看她一眼,却已经让她不寒而栗。

    薛老通判看向冯安平,冯安平立即又将另一个小厮提到了屋子里跪下,薛老通判开始审问。

    蕙香浑身冰冷,等待的时间最为难熬,不知道何时会轮到她。

    ……

    桂姨娘跪在灵棚中一张张烧着纸钱,其他姨娘都围在旁边或是哭泣,或是上香、烧纸。

    衙门前来问案,袁夫人暂时不能入棺,但丧事还要继续办好,作为大姨娘桂氏也要帮着老太太、太太们做好这些。

    “桂姨娘,您去侧室里歇歇吧!”管事妈妈上前道,“这夜还长着呢,大家替换着来才好。”

    哭得眼睛红肿的鸢儿立即上前将桂姨娘搀扶起来,主仆两个走进院中的侧室里,厨房送来了粟米粥和小菜,鸢儿将饭菜放在矮桌上:“姨娘吃一口吧。”

    桂姨娘摇了摇头:“放着吧,我现在吃不下。”

    鸢儿抿住了嘴唇,桂姨娘看到鸢儿衣角破损了一块:“这是去哪里了?”

    鸢儿低下头:“奴婢……哪儿也没去,不知什么时候……弄坏了。”

    桂姨娘不再追问,嘱咐道:“现在这样的时候要小心些,不要再节外生枝。”

    鸢儿应了一声:“姨娘先歇一会儿,我去院子里照应着。”

    桂姨娘挥挥手以示让鸢儿退下,正当鸢儿要走出屋子时,桂姨娘忽然抬起头:“你要清楚现在人多眼杂,不要在人前乱说话。”

    鸢儿低头道:“姨娘放心吧,奴婢知晓。”

    鸢儿走出屋子,看着灵棚中的火光,不自觉出了神,正在怔愣间,一个管事走上前道:“快去小库房中再取些香烛、纸钱,灵棚里备着的那些怎么也烧不着了,香火不能断。”

    灵棚里的纸钱怎么会烧不着?鸢儿抿了抿嘴唇:“方才还好好的。”

    管事妈妈道:“不知是怎么回事,你仔细着些……路上仔细看着点,方才一个小丫鬟在园子里迷了路,偏说怎么也走不出来,吓尿了裤子,多亏被粗使婆子发现了,否则定要出大事。”

    管事妈妈说到这里意味深长地道:“你素来持重,平日里夫人对你也不错,想必不会出什么差错。”

    会出什么差错?在园子里迷路吗?都是程家的下人,闭着眼睛也能走出园子,怎么可能迷路?管事妈妈特意说夫人平日里对她好,难道认为是夫人的原因?那岂不是在闹鬼?

    管事妈妈道:“别愣着了,快去吧!断了香火罪过可就更大了,夫人更要生气,你好好办差,不枉夫人疼你一回。”

    管事妈妈说完转身离开了,鸢儿呆愣片刻,提起灯走出院子。

    院子里的风灯都亮着,可是那微弱的光亮被黑暗包裹,那漆黑之处,隐隐约约似是有一团团黑影在飘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