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穿越小说 > 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 > 第二百六十章 拜会
    相国府。

    庭院深深,张良执弓而立,百步之外,放着一个靶子。

    张良手握软弓,张弓搭箭,一箭便中了靶心。

    “子房,你的技艺又长进了。”

    君子六艺,射术为其一。

    当然,与猎手以箭术狩猎为生,战士在战场生死相搏不同,贵族锻炼射艺更多的只是一种修养,是一种必要的素质。

    张家五世相韩,为韩国显贵。如无意外,以张良的才学,将来也会在韩国朝堂占据显要的地位。

    张开地对于张良很是满意,日后能继承张家的必是此子。

    “祖父,可是为了鬼兵之案而忧虑?”

    张良放下了弓,自己的祖父素来持重,可此刻,他的状态显然是心事重重。

    “子房,你看出来了。秦国的汉阳君年纪轻轻,却是咄咄逼人。大王命我八日之内侦破此案,可是现在已经过去了三日了,却一点头绪也没有。”

    当然,由于汉阳君的关系,墨家便不能动了。否则,说不定能有所线索。

    毕竟,夜幕与墨家的争斗,韩国不少人都看在眼里。其中胜负,可能不深入了解的人不清楚,但是身为国相,张开地还是了解的。

    他不相信这件事情会和夜幕与墨家无关。

    “祖父,有一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讲?”

    “子房,你说!”

    “鬼兵案已经不是韩国内部的纷争,而是秦与韩之间的对立。”

    张开地摸着胡子的手忽然停了下来,脸上带着惊愕。

    “你是说秦国的汉阳君真的有攻打韩国之意?不,秦国内部的纷争渐起,他不可能此时将精力放在韩国。”

    张开地的判断很是准确,也符合一般韩国世人的看法。只不过张良却是摇了摇头,拱手而道。

    “列国形势,瞬息万变。汉阳君是否要攻打韩国,不在于他要不要打,而在于能不能打?兵者诡道也,所有人都以为汉阳君不会打,这便是用兵的良机。韩国之内,并非没有汉阳君在意的东西。”

    张开地点了点头,神色开始严肃了起来。

    “子房,你有何建议?”

    “一者,祖父身为相国,应尽快与大将军达成一致对外的共识。”

    “姬无夜!”

    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张开地便有些鄙夷。对于这个横征暴敛没有丝毫贵族修养的暴发户,韩国不少人从心中就看不起。

    “祖父,此刻外敌当前,姬无夜不管如何,都是韩国的大将军。”

    张开地勉强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还有呢?”

    “找一个能够破案的人,尽快破了这个案子。只要没有了借口,汉阳君用兵于韩就无从谈起。”

    “这一件事情,可是比上一件事情要难得多。去哪里找这么一个人呢?”

    “孙儿正好认识一个人,也许能够帮上祖父的忙。不过这个人,要祖父亲自去请才行。”

    张开地心中有些奇怪,什么人需要他亲自去见,搞得这么神秘?

    正当此时,张府的仆从却通报了一个消息。

    “相国大人,姬无夜来了。”

    张开地乍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以为听错了,良久,一笑。

    “今儿刮得是什么风?”

    “看来姬无夜比祖父要更加着急。”

    张良拱手言道,缓缓一礼。

    “你说的那个人,看来得晚点去请了。”

    ......

    “姬无夜居然被逼得向张开地示好,这就是你想要看到的么?”

    长街小摊,白日的新郑热闹非凡。

    赵爽手中捧着一份熟食,听着身旁持剑的卫庄如此问着。

    不过赵爽显然没有正面回答的意思,指了指街上。

    “韩国的土地是七国中最小的,可是新郑却相当繁华。”

    卫庄看了一眼,并不没有放在心上。

    “难道你是想要韩国的将相一致对外么?”

    “阿庄,你多虑了。”

    听着赵爽这么叫着,卫庄很是不爽。

    “别这么叫我。”

    “姬无夜不可能真的屈服韩国的世族,韩国的世族也不可能真的接受这个暴发户。姬无夜如此动作,是他已经没有了办法,病急乱投医了。”

    这个鬼兵案,已经不单单是韩国的军饷问题,而是要揪出一个平息秦韩之争的凶手。

    可这个凶手,原本就不存在,姬无夜要怎么找?

    韩王柔弱,可早已经洞察了事情的本质,才让韩国的将相一起调查。

    当然,除非姬无夜有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将自己献出去,平息这场纷争。否则,便没有这么容易度过这场难关。

    可问题是,姬无夜就不是那样的人。如果用韩国去换姬无夜自己的平安,他怕是立刻会答应。可反过来就不一样了,这才是他厚着脸皮去相国府拜访的原因。

    卫庄一笑,似乎有些明白赵爽的意思了。

    “那么,你又想要从这场危机中获得什么?”

    “韩国并不重要,韩国里面的人才重要。”

    卫庄看着赵爽,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呦!”

    便在此时,一个娇俏蛮憨的少女的出现,打断了卫庄的注意力。

    红莲笑盈盈的,却得到了卫庄有些疑惑的声音。

    “怎么是你?”

    “你这什么态度,不欢迎本公主么?”

    卫庄缄默不语,红莲也变了脸色。

    “什么嘛,不是赵爽说要和哥哥饮宴,本公主才特意来接你们的么?”

    卫庄看了一眼赵爽,有些不高兴。他不满赵爽这个小手段,更不想要让赵爽知道他还是有些小窘迫的,也因此,表现得比平常更加冷漠。

    红莲很是不满,本以为自己的出现,卫庄会很高兴。可是对方的态度,显然不在红莲的意料之中。

    “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赵爽一声笑音,将手中的熟食给了红莲。

    “公主尝尝看,这家栗子挺不错的。”

    “真的么?”

    红莲身为公主,然而却并没有拒绝赵爽递来的粗食,反而很高兴地品尝起来,一点也没有尊卑之分的样子。

    卫庄看在眼里,红莲这个公主,的确出乎他的意料,有些与众不同。只是,少女的灵动也只是温室之中栽培的结果,没有体会过外面风霜。

    若是真的有那么一天,又会怎么样?

    卫庄很想知道,却又有些惋惜,不想要去知道。

    “小庄,你怎么还不跟上来?”

    红莲在后催促,最终,他摇了摇头,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