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修真小说 > 剑卒过河 > 第599章 震惊
    草原人的春祭可不只是一天,数十万人的集会,很难定在某一日就完成某种仪式,需要有其他项目来聚拢人气,等待偏远的迟到者。

    摔跤,赛马,夺羊,射箭,角力,掷石,等等极富草原特色的比赛项目一项项的展开,这是普通凡人娱乐的方式,娄小乙并没有在其中发现有草原巫祭的身影。

    他就只是看个热闹,却是不会亲自下场的,和凡人在一起较力,他得多无聊才能做出这种事来?

    很热闹,很和谐,人人喜气洋洋,唯一让娄小乙有些抱怨的就是这么大的牧场,当数十万人集中在一起时,所产生的生活垃圾……没人去处理,可以想象,这将是青草生长最好的肥料。

    到了夜晚,篝火点点升起,还有无数小型毡包,构成一副美丽而壮观的画面,如果从天上看下来一定很美,很震撼;不过毡包都是为老人孩子妇女们准备的,男人们都会在篝火旁喝到半夜,然后在余烬中沉沉睡去,他们的身体素质确实不是普通中原人能比的,哪怕一向习惯苦寒的雪山人。

    像这样的大型祭祀活动一般都会选在春季,因为青草才发芽,换到夏秋,长近及膝的野草非得被野火烧成黑土原不可。

    这样的活动一直持续了十数日,才有真正的祭祀到来;放在娄小乙的眼中,就是一群巫士和上巫。

    草原人的修真体系和中原人不同,他们不讲求什么筑基金丹元婴,而是对应的巫士,上巫,大巫,巫祖,像娄小乙现在金丹的修为,放在草原就是个上巫,也是非常有地位的特殊群体。

    最起码,草原姑娘们可以随便挑了。

    让娄小乙震惊的是,在到场的十数名巫士上巫中,竟然有一半拥有气运之团!

    这让他很不理解!什么时候气运之团可以批发零售了?

    在五环两百余年,他遇到的气运之士连植物动物都加起来,也没超过十个!来青空数年更是一个也没看见!他能理解,优秀的修士都送去了五环,青空留不下几个气运之士,但这草原怎么回事?

    这是要变天了么?

    十七名巫祝中,有十四个巫士,三个上巫;其中巫士中有六个拥有气运之团,三名上巫更是人人拥有气运团,这根本不合常理!这难道就是草原突然变的开放起来的理由?他们得到了天道的眷顾?

    人人皆有气运!生到这个世间本来就是种气运!但这种气运是不成形的,隐讳存在的,在娄小乙的认知中,就只有命运大道崩散的残片才具有在意识海中积结气运的功能!

    草原巫祝肯定绝不止这十七人,他们也不可能只派有气运团的巫祝来参加仅仅是凡人节日的盛会,也就是说,草原修士中的气运之人是大量存在的,数量可能达到了一个让人恐怖的程度!

    这简直让人不可想象!

    命运残片会集中散布向一个区域?一个种族?他们之间知道彼此的气运之团么?还是,气运之团是可以复制的?

    唯一的区别在于,这些草原人的气运之团有些死气沉沉,就像是未曾激活一般……

    无数的问题冲向他的脑海,他告诫自己一定要谨慎,任何不负责任的推断都会影响北域的走向,甚至是青空的走向!要么是轩辕倒霉,要么是草原灭族!

    偏偏这问题还没法和师门商量!

    一个人面对这些让他压力很大,他的境界还不能应付这样的局面,他能做到的,就只是默默的观察,然后,尽量隐藏起自己的那团截运!

    事实上,在场的修士中,单论气运之团的大小活力,他娄小乙才是最变态的!不仅茁壮,而且色彩斑澜!

    在平常的外出活动中,他一般就只用一只剑灵来遮掩自己的气运,后来在融合了大自然的色彩后,他发现别人很可能再也看不透他的气运,很大概率上会把那团五彩斑斓的东西当作是其他什么稀奇古怪的神秘。

    但现在,为了谨慎起见,他又放了三只剑灵在意识海中,把自己的五彩斑斓也遮掩的严严实实,在这里和巫祝们起冲突,说不清楚!

    而且,万一这样的情况是北域之福,苍生之幸呢?

    人家又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不能因为别人也拥有的秘密,就对别人做有罪定论!这不是剑修的风格,更不是他娄小乙的理念!

    他恨不得天下苍生人人都有大气运呢!当然,这种想法纯粹就是屁话!

    巫祝们的仪式他也看不懂,就由得他们在那里装神弄鬼,这都是些蒙骗凡人的手段,不足为奇。

    他只是把精神放在这些人的气运之团上,长时间观察后,也有了些新的发现。

    比如,千篇一律的死气沉沉。比他没融合自然,没进孔雀翎之前还要死气沉沉!筑基气运之团死气沉沉他还能理解,但三名上巫的死气沉沉就有些没有道理,这种好像未经激活的气运之团,对修士的修行又有什么实际意义?

    还是,草原巫术本就和正常道家修行存在着本质的区别?

    仅从对气运之团的应用上,他们离当初婆娑星上的蓝胡子就差的太远,甚至都不如在五环锦绣遇到的海棠花主和鸠狮兽!

    让人眼花缭乱的祭祀仪式很快就来到了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环--祭天!

    站上高台的一共有八名巫士,全部都是没有气运之团的巫士!

    这是巧合?还是必然?

    这肯定是必然!不会有这么巧合的分配,那么也就可以猜测,界下来的祭天中是不是会发生点什么?比如,上天再給这八名巫士降下气运?

    事态的发生在按照娄小乙的猜测中发展,虽然过程有不同,但目的却很明确!

    在某种神秘的祭天仪式中,娄小乙赫然发现,站在台下的九名拥有气运之团的巫士上巫,他们的气运开始部分发散,就像要离体而出,

    这样的气运离体很有方向指向性!娄小乙很怀疑他们的目的,这是要渡給其他八人?好像方向也不对,离体的九道气运是虚空中某个方向,却和高台上的八人不相干!

    让娄小乙不太理解的是,发散出的气运却并未消失,而是凝炼如烟,疾射而出,陷入莫名的神秘中……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看着身边数十万虔诚的草原信徒,娄小乙马上明白了过来!

    气运是去了什么的远方,他们之所以能做到,是以数十万草原人的信仰为载体!

    一切皆有计划,根本就不是在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