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扫把星 > 第255章 朋友圈又扩张了
    “这是……”鼻血滴答滴答的滴落下来,唐旭想到了贾平安的话。

    某的身子竟然虚了?

    他心慌了。

    当身体感觉强壮无比时,这时候的男人自信而骄傲。

    他们觉得无所不催,世间再无事情能难倒自己。

    可当得知自己的身体亏虚时,那种寂寞空虚冷,让人绝望。

    啊……

    唐旭面色微红,很是难过。

    程达非常清楚,这是唐旭的艰难时刻,对于男人而言,甚至被视为丑事。

    别人的丑事最好别在场……

    老油条守则第二条清楚的记载着……

    “某去看看兄弟们。”程达出去了。

    出门前他看了一眼,邵鹏没动,这个他理解。可贾平安竟然也不动,这是啥意思。

    年轻人总是热情满满,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希望,所以从不担心什么。

    但目睹了别人的丑事,不对,这特娘的还是贾平安的药弄出来的丑事,你还不走,等菜呢?

    程达出去,邵鹏叹息一声,用那种你好可怜的语气说道:“某就说你整日去青楼会有麻烦,看看,如今身体亏虚……哎!去看看吧。”

    唐旭涨红着脸,那种男人不行的羞辱感让他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但……男人要嘴硬!

    他淡淡的道:“某只是最近操心百骑之事,有些焦躁不安。”

    看,这个解释多完美。

    最近百骑派往外藩的人手密集送了消息回来,贾平安的事儿很多。

    清理消息是一件苦差事,文书们在许多消息里要分辨出值得重视的消息,立即报上去。

    贾平安再进行复核。

    “参军,你看看这个。”

    孟亮递来一条消息。

    贾平安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然后眼睛就拔不开了。

    消息里说阿史那贺鲁不断在兼并部族,实力越发的庞大了。

    娘的!

    这货未来就会反叛。

    贾平安惆怅,心想该怎么让朝中相信自己呢?

    他丢下手中的事儿,去寻了梁建方。

    “哈哈哈哈!”

    不知道是哪里的捷报,看的梁建方猖狂的大笑着。

    “小贾!”见到贾平安,老梁颇为高兴,“刚才来了消息,吐蕃那边千余人来试探,陇右那边一巴掌抽了回去,吐蕃人损失大半,哈哈哈哈!”

    吐蕃又抽了?

    贾平安想了想,觉得不至于。

    唯一的解释就是……

    “这是禄东赞管不住下面的人了。”梁建方不屑的道:“看看,吐蕃内部少说还得乱几年,这几年大唐正好收拾北方草原,辽东那边若是可以也要动手。”

    老梁看了他一眼,“你小子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来寻老夫何事?”

    贾平安干笑一下,“大将军,某刚收到消息,阿史那贺鲁如今的实力越发的膨胀了,某担心他会谋反。”

    阿史那贺鲁是番将,当年被任命为瑶池都督,收纳那些散乱的突厥部族。

    “阿史那贺鲁……”梁建方皱眉,“朝中不少人说此人温顺……”

    温顺就不能抽打,免得让番将离心,这个道理贾平安知晓。

    “可不该让他在北方。”贾平安一直不理解让番将在北方的用意,你要说利用番将的威望,那威望就是双刃剑,能镇压北方的同时,也能让番将滋生野心。

    这就好比后世的一家公司被收购了,随后总公司用人不疑,依旧派遣原先公司的老板去管理这家公司,而且不加干涉,他的手下一个不动……最要命的是,收购协议上没写收购方占股多少……

    那原来的老总收纳旧部,渐渐的羽翼丰满,一看合约,我去,竟然不管哥?那有啥好说的,马上寻了旧部商议,大伙儿一致觉得总公司就是傻逼,咱们反了吧。

    分公司一造反,总公司想制裁,却发现很棘手。

    在分公司里他们并未掺杂人手,管理层依旧是那些人;其二,分公司利用总公司的名头,市场做大了,资本扩张了……他们的实力牛逼了。

    那就动手吧?

    可总公司一看收购合约,卧槽!特娘谁拟定的合约?

    这上面只写了总公司的责任,分公司的责任和义务呢?

    哪去了?

    这哪是收购,分明就是慈善捐助啊!

    到了这个时候,总公司就怒了,于是调兵遣将,从市场上打压分公司。

    这就是阿史那贺鲁谋反的过程和结果。

    梁建方笑道:“小贾,当初咱们打的突厥人丧胆,阿史那贺鲁也是其中的败军之将,安心,他必然不敢。”

    贾平安诚恳的道:“大将军,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某就问一句,贺鲁远在北方,麾下全是突厥人,谁来制约他?若是无人制约……大将军想想,若是你在左武卫没人管,想干啥就干啥,麾下听令……”

    咻!

    贾平安低头,茶杯从头顶飞过。

    老梁骂道:“你特娘的想说老夫要谋反吗?小畜生,看打!”

    贾平安被一脚踹了出去。

    梁建方独自坐了一会儿,随即进宫请见皇帝。

    “梁卿可是有事?”对于这些老将,李治总是多一分耐心。

    “陛下,阿史那贺鲁如今兵强马壮,臣担心……”

    李治嗯了一声,觉得这话有些耳熟,“朕记得去年是谁提到过此事?”

    梁建方本想把贾平安隐藏了,有事儿自己扛,可此刻却只能干笑道:“陛下,是老臣啊!”

    不对。

    李治想了想,“是贾平安。”

    被皇帝打脸的梁建方捂额,“哎!老臣这记性,真是越发的差了。”

    这个不要脸的老东西!

    李治眼皮子跳了一下,“百骑有人在北方打探消息,可是他又说了什么?”

    “陛下英明。”梁建方说道:“贾平安说阿史那贺鲁四处收纳部族,势力庞大,怕尾大不掉。”

    “尾大不掉。”李治笑了笑,“上次提及此事之后,朕已令人去警告乙毗射匮,另外,还派了使者去见贺鲁,且等消息吧。”

    晚些梁建方召集了一干老将议事,把此事说了。

    “老夫觉着贺鲁不敢吧。”苏定方很淡定。

    “老夫也觉得如此,当年突厥被打残了,乙毗咄陆败逃,贺鲁是他的部下,目睹了那一场大败,后来对大唐颇为恭谨,陛下才派了贺鲁去安抚收纳那些部族,如今他收纳了部族……难道就敢对着大唐龇牙?”

    贾平安就在角落里,听着老将们自信满满的分析,觉得很无奈。

    大唐很牛笔,毋庸置疑,这些老将一旦出马,那便是血色滔天。什么乙毗咄陆都不是菜。可他们有个问题,那就是把外藩想的太好,也就是太自信。

    不管是突厥还是后来的新罗,大唐都在大胜之后把局势想的太美好。

    随后现实就给了大唐一巴掌,突厥和少了威胁的新罗都和大唐翻脸。

    老将们商议完毕,苏定方见贾平安在角落里不吭声,就笑道:“小贾来说说。”

    梁建方给他一个赞赏的眼神。

    这些老将能得了帝王的看重,并非只是厮杀征战的本事,而是栽培后人,为大唐培育后备将领的那份心。

    比如说苏定方此刻就在左卫中栽培后来的大唐名将裴行俭。

    贾平安起身道:“某觉着……没有制约的庞大势力,必然会反!”

    他看着诸位愕然的老将,微微颔首,随后告退。

    不管是贺鲁还是安禄山,他们造反的原因就是势力庞大,无人制约。

    里面一阵哄笑。

    “少年大言不惭!哈哈哈哈!”

    院子里的几个官员对贾平安投以同情的一瞥,觉得这位当真是悍勇,竟然敢和那群老家伙对着干。

    “这位可是贾参军?”

    一个官员突然出来打招呼。

    贾平安拱手,“正是。”

    官员面白,胡须很短,微笑时看着很是和气,不,是温文尔雅的模样。

    “左卫仓曹参军裴行俭,见过贾参军。”

    贾平安颔首,刚想走,突然觉得不对劲。

    裴行俭?

    贾平安仔细看着他,突然笑道:“某曾听闻苏郎将提过你,果然是大才。”

    苏定方栽培裴行俭不是什么秘密,可谁也不知道这位看着温文尔雅的男子,会在以后成为威震四方的大唐名将。

    可这位未来的大佬,此刻依旧在左卫蛰伏。

    裴行俭知晓贾平安,所以也做好了泛泛之交的准备,可没想到……

    “裴兄来此何事?若是无事,与某去饮酒。”

    裴行俭三十出头,看着身材匀称,和以后宋明的文官压根不同。他有些意外于贾平安的亲切态度,刚想说话,里面出来了一群老将。

    “守约?”苏定方当先出来,问道:“可是左卫有事?”

    裴行俭点头,“大将军寻你。”

    苏定方见他和贾平安正在谈话的模样,就说道:“老夫自去,你和小贾还是第一次见面吧,去外面转转,喝喝酒,年轻人别学了我等,整日在值房里待着。”

    裴行俭看了贾平安一眼,“可某还未曾告假。”

    送他们出来的梁建方骂道:“告个屁的假,老苏说了就是,回头谁敢置喙你只管说,老苏去弄死他。”

    太凶残了,惹不起。

    贾平安和裴行俭去了平康坊,想着去长安食堂太高端,第一次不大好,贾平安就选在了燕青楼。

    站在燕青楼之前,裴行俭赞道:“这家某听闻过,说是新弄了炒菜,只是某最近忙碌,从未吃过。”

    进了大堂,裴行俭就去交涉。

    “没了。”掌柜古琛苦笑道:“先前都被人订满了,还请客人晚些再来。”

    裴行俭觉得有些遗憾,回身道:“贾参军,此处并未空座,咱们换个地方吧。”

    古琛咦了一声,然后说道:“有!有有有!”

    裴行俭一怔,回身道:“先前为何说没有?这为人不诚信,再好某也不吃。”

    这时候的大唐人就是如此的直爽。

    古琛冲着他的身后拱手,“见过贾参军。”,然后对裴行俭说道:“客人却是误会了,房间是没了,可贾参军来了,某自然会腾出个地方来。”

    随后去的竟然是一间静室,里面看着不像是用饭的地方,反而是看书思索之处。

    “这是郎君在这里的地方,并不示人,这时候贾参军来了,再怎么也得腾出个地方来。”

    裴行俭觉得纳闷,随口问道:“为何如此?”

    古琛笑道:“没有贾参军,哪来那么好的生意?”

    裴行俭本是聪明绝顶之辈,当即讶然道:“那炒菜竟然是贾参军弄出来的?”

    贾平安很是淡然的道:“原先穷,就弄了这个出来换钱,倒是贻笑大方了。”

    他很是坦然的说出了自己原先的出身,裴行俭暗自赞赏。

    二人吃饭,裴行俭说了早上老帅们商议的事儿。

    “突厥那边应当是慑服了吧?”这是如今大唐上下的共识。

    贾平安摇头,“差得远。”

    “为何?”裴行俭此刻跟着苏定方学习兵法,但还没以后那等儒将的风范。

    贾平安看着他,想到的却是以后。

    大唐门阀世家的势力太庞大,他若是要想活的滋润,活的潇洒,必须要扩大自己的朋友圈。

    他一直都在默不作声的结交各色人等,从清河崔氏,到这些老帅,甚至还未雨绸缪的拉拢了一干小弟,比如说曹英雄等人。

    人脉从何而来?

    从你的本事而来。

    你没本事却想去结交各色人等,不是自取其辱,就是被别人忽悠。

    只有当你的力量强大之后,别人才会正视你,才会正儿八经的和你结交……

    为啥?

    因为别人在你的身上看到了可以利用的价值。

    而你也是如此。

    你说有人视钱财如粪土,和那些普通人结交。

    可你却忽略了一点,他能从那些人的身上获取什么?

    优越感?

    还是什么。

    比如说有人和方外人结交,被人视为闲云野鹤,说他已经远离了尘世和利益,高雅的不行。

    可他却能从方外人那里获取新奇感,以及宁静,精神上的舒缓。

    这些都是利益。

    人类从来都是无利不起早的生物,高尚的人有,但凤毛麟角。

    眼前的这位未来大佬,此刻正在等着贾平安的分析。

    “简单,阿史那贺鲁的势力越庞大,反叛的可能就越高。”

    这是从人性的角度来分析出的结果。

    裴行俭眯眼,仰头喝了一口酒。

    “可阿史那贺鲁……他难道不怕被再次击败?”

    大唐君臣太过自信了,以至于觉得贺鲁定然不敢造反。

    “赌徒为何要倾家荡产?”贾平安淡淡的道:“为了赢钱,更是为了获取赢钱的那份舒爽。商人为何要为了挣钱而冒着杀头的风险?也是为了挣钱,获得那等舒爽……阿史那贺鲁手握大军,麾下的部族越来越多,他便是赌徒和商人,在面临着称王称霸的诱惑时,说个例子吧。”

    贾平安举杯喝了一口,缓缓道:“你若是户部侍郎,尚书无能,整个户部都靠你支应着,所有的官吏都为你打抱不平,觉着你该任职尚书。而此刻朝中对户部无法管束,你可以架空尚书,可以使手段赶走他,你可能忍住这等诱惑?忍住一年,两年呢?三年五年如何?”

    这是最简单的思维方式,但却是从人性的根底揭开了虚伪的面具,直指人心。

    什么君子,那是在没有触犯到自己核心利益的情况下,他才会对你展露出自己温润如玉的一面。

    裴行俭只觉得脑海里有东西裂开了,和苏定方学了许久的兵法,可他却没有实战的机会。此刻贾平安从人性的角度去剖析了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一下就让他豁然开朗。

    他放下酒杯,眼中有欢喜之色,下意识的伸手……

    擦!

    被他握住双手的贾平安觉得郁闷,心想这是哪家的规矩?

    他不知道的是,在这个时代,用握手来表达亲密在世家门阀是常态。

    “贾参军一番话让某恍然大悟。”裴行俭难掩欢喜的道:“看外藩,不该看什么忠义,却是该看好处。若是反叛的诱惑足够大,谁都靠不住!”

    赞!

    就是这个意思。

    贾平安不禁笑道:“裴兄所言甚是。”

    “什么叫做某所言甚是?”裴行俭举杯,“若无你的一番话,某还不解其中的奥妙。要紧的是,这番话……”

    裴行俭起身,肃然道:“这是贾参军的学识,某今日得闻,定然不会外泄。”

    这年头学问最值钱,而这等分析事物的思维方法更是门阀世家的不传之秘。

    贾平安楞了一下,然后淡淡的道:“某与裴兄一见如故,裴兄这是要与某见外吗?”

    我表现的这般大气,老裴会如何?

    第一:谨慎,这是因为裴行俭出身河东裴氏,世家门阀的子弟规矩多,比较谨慎。

    其二:感谢,这是初步结交。

    贾平安不着急,觉得一点五就行。

    所以他从容的举杯邀饮,洒脱的一塌糊涂。

    裴行俭见他丝毫没有半点要和自己结交的心思,不禁就想到了河东裴氏对子弟的教导。

    朋友分为多种,结交朋友要谨慎,为何?因为一旦不谨慎,回过头你交的朋友声名狼藉,或是利用裴氏的名声,利用裴氏子弟的名头去做些见不得人的事儿,会损害裴氏的好名声。

    所以世家子弟交朋友很谨慎,有的是矜持,但更多的是担心麻烦。

    他仔细看了贾平安。

    那微笑一点儿杂质都没有,那举杯的手纹丝不动。

    好一个百骑之虎啊!

    这等人不结交,某以后定然会后悔!

    想到这里,裴行俭举杯一饮而尽,“如此,某就厚颜了。”

    贾平安心中一楞。

    贾平安说这个思维方法你随便用,传给谁都成。他估计裴行俭会婉拒,或是说不会传给谁。

    可他就没想到裴行俭竟然爽朗的答应了。

    世家子弟的矜持呢?

    门阀世家的规矩呢?

    他看了裴行俭一眼,拱手笑道:“见过裴兄。”

    裴行俭拱手,认真的道:“见过平安。”

    二人相对大笑。

    “哈哈哈哈!”

    裴行俭……能和小贾这等真诚之人成为朋友,某真是高兴啊!

    贾平安……哥的朋友圈又大了些,可喜可贺啊!

    xs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