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这个女配很邪门 > 第2602章 夫君太多怎么办29
    看了多少次,他自己也没有数过,更确切的说,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偷偷的回头看了云初很多次。

    但他没意识到,并不代表被他看的人也同他一样的迟钝。

    被一道好奇的目光,来来回回的看了好多次,就像在看动物园的猴子,还是不要门票的那种,云初有些怒了。

    她猛的回头,清亮的眼眸睁得大大的,瞪着楚若鸿。

    楚若鸿一怔,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但很快就被他掩饰过去。

    云初挑了挑眉,眉头蹙得更深,心想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啊,难道是看上她了?

    这个念头刚一闪过,就立即被云初否决了。

    她这张平淡无奇的脸,平凡得扔人堆里立马就会被淹没的那种,对方又怎么会看上她呢。

    要是楚若鸿顶着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张人皮面具,估计还有这个可能,可现在的他,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样子,若是看上了自己,要不就是他有所图谋,要不就是这丫眼神不好使。

    被人拆穿自己的行为,楚若鸿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两声,才正色道:“凝烟今天似乎有些不太一样,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

    云初头顶上冒出一个大大的冒号,讷讷的摇头,她又不是本尊,能想起什么才有鬼。

    “是吗?刚才我看你的表情,和以前倒是有了几分相似,还以为是你想起了什么。”这句话说出之后,楚若鸿都能听出他语气中的失落。

    见识过了这个嚣张欢脱,口无遮拦的云初,再看她变回以前严肃阴冷的样子,的确不太有趣,对那个什么事情都藏心里,猜不到她在想什么的叶凝烟,但心里还是有那么点留念。

    她现在的样子和以前相似?

    云初拧了拧眉,冷笑道:“你是在骂我,我以前一直都是一副痛经脸吗?”

    “……”痛经脸?那是什么东西?他刚才,有骂过她吗?

    看楚若鸿一脸的茫然,云初才哼道:“我今天只不过是月事来了,有些不舒服罢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呃?”经她这么一解释,联系刚才自己说的话,楚若鸿才总算明白,她为什么会认为自己是在骂她了。

    把她的阴冷严肃和月事来的态度相提并论,确实是有骂人的嫌疑啊。

    “对不起,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楚若鸿有些尴尬的解释。

    “恩,我知道了。”云初摆摆手,并不在意,她现在的状态,也不允许她在意。

    这身体搞什么鬼啊,来个月事罢了,怎么会这么痛。

    虽然她以前每月那么几天也会不舒服,但是也没有像现在这么痛啊,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小腹里翻绞,无法抑制的难受,要不是今天要来见这个鬼宫主,她真的很想在床上打滚。

    结束了这段对话,楚若鸿便没有再有意无意的朝她这边看了。

    只是心里有些纳闷,一个月事竟能让那不可一世跳脱的性子静下来,威力还真是无穷啊。

    这烈焰宫修筑得比玄机宫气派很多,颇有古希腊的建筑风格,高大的石柱,琉璃的吊顶以及地板,有一种古朴的华丽感。

    精制的雕刻与打磨,昭示着建造者的匠心独运。

    这样气派宏伟的建筑,确实很壮观,但同时又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让人有种被囚禁的感觉,压抑得人喘不过气。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的缘故,云初觉得这条走廊好长,走了好久也走不到个头。

    迎面而来的人,见到她和楚若鸿,都很有礼的弯腰向他们行礼,看的出来,他们在烈焰宫的地位还是很高的。

    正当她思索着自己在烈焰宫到底是处于什么地位时,迎面再次走来了一个人,一位长着胡子的中年男人。

    看到他的时候,云初有微微的惊诧。

    眼前的这名男子虽说已人到中年,但却难掩他眉宇间的风华,除了眼角有细小的皱纹外,脸部的其他皮肤都保养的很好,皮肤略呈小麦肤色,微微透着红光,如此好的气色,将他的脸衬托的更加年轻几分。

    五官挺拔立体,眼眸也没有中年人的混浊,若是去了胡子,还真的就是位大帅哥啊。

    男人四十一枝花,这话还真不假,眼前的这个男人,说他是花一点也不为过。

    那风度气韵,沉稳内敛的模样,让人想不看他都难。

    “回来了。”

    云初还在打量他之迹,对方已经沉沉的开口。

    因为不认识对方,所以云初只是眨了眨眼,并没有接话。

    倒是楚若鸿微微向他施礼,恭敬道:“夜王。”

    被称为夜王的中年男子恩了一声,便看向云初。

    对方看着自己,云初也抬眼看他,两人都不说话,大眼瞪小眼,好像在比赛看谁瞪的时间更长。

    好一会儿,云初从对方的眼中看到微微的诧异,轻轻锁眉。

    “若鸿,她真的失忆了?”

    “是的,夜王。”

    “哼,真没用,任务没有完成,还把自己搞到失忆,真是丢烈焰宫的脸。”夜王拂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听他口气不善的挤兑,云初心里也很不爽。

    对他的好印象,立马从六十分降为了负数。

    老家伙,站着说话不腰疼,她在外面拼死拼活的时候,没见你出来相助啊,现在她任务没完成,你就来落井下石,简直不要脸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云初正要反驳,却听到楚若鸿慢悠悠的说道:“夜王,这并不能怪凝烟,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凝烟也不想的。”

    “若鸿,注意你的身份,有些情,不是你可以求的。”夜王扳着一张脸,眼神凌厉的教训道。

    “是,若鸿明白,谨听夜王教悔。”楚若鸿把腰弯得更厉害了。

    看的出来,他很怕这位夜王,大概是这位夜王的地位比他要高吧。

    夜王冷哼一声,睇了一眼云初,“行了,快去见宫主吧。”

    “是。”

    见夜王健步如飞的走了,云初才不甘心的问道:“那老家伙是谁啊?这么嚣张。”

    “额……休要无礼,那老家伙是你爹。”楚若鸿错愕了一瞬,不紧不慢,似笑非笑的说道。

    这次轮到云初傻眼了。

    她闲来无事也想过原主的爹长啥模样,好不好看,帅不帅,对她好不好诛如此类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