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不登天 > 第五十一章 杀光他们,活着回来
    很明显,剑兰掌门和老王是认识的,而且看样子,关系也并不是太生疏。毕竟,两人都是两个大派的掌门,即便是没有见过,起码也是听说过的,再加上绾风还有一个千门挂名弟子的身份,而千门的挂名弟子的身份又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存在,可想而知,流云派和千门之间一定是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

    剑兰掌门和老王聊天,看样子对于自己女儿的事情倒不是那么急,这种态度也是让我放心不少,剑兰掌门那可是神境的高手,之所以不急,一定是有着什么依仗的。

    绾风却没有剑兰掌门那么沉得住气,虽然松开了我的衣服领子,身形也被剑兰掌门扒拉到了后边,但是这大神的一对牛眼可是丝毫都没有从我的身上移开过。我相信,如果不是因为老王和剑兰掌门以及美女奶奶在场的话,我现在应该已经重伤倒地了。即便不是重伤,那一顿暴揍肯定也是少不了的。

    就在我异常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时候,美女奶奶却是迈步走到了我的身前。

    手掌伸出,下一刻已经直接把我的一只耳朵狠狠的薅住。

    “说吧,小兔崽子,当时发生了什么事?”美女奶奶的声音依然是平静的,甚至还带着一丝轻松。而这也让我放松了不少,看样子一定是没事了。

    “奶奶呀,这事你问青衣吧,我当时也不在场,我当时在断魂狱里呢。”我嚎叫了一声,却没有挣脱美女奶奶的手掌。说实话,现在被美女奶奶抓着耳朵提在手里,我反倒是不那么尴尬了。

    “青衣,你过来。”美女奶奶斜着眼睛看青衣。

    青衣听见美女奶奶的召唤,也是神色一凛,赶紧快步走了过来。

    流云派我们呆的时间绝对不算是少的,在地府之中,这么多年,我们一直是居无定所,呆的时间算是多的也就是龙城和流云派了。而流云派这么大的一个门派之中,说实话,我们最怕的却不是剑兰掌门和绾风,而是眼前这个每天都带着一抹笑容的美女奶奶。那踏马的是真打呀,训练我们的时候几乎就是从来不考虑死活的问题,当然,我相信,凭着美女奶奶的医术,即便是把我们的脑袋切下来,没准也能重新接上。

    “奶奶。”青衣却不敢像我这样放肆,毕恭毕敬的拱手一礼。毕竟,青衣就不是我这样吊儿郎当的人。

    “说说当时的情况吧。”

    于是,青衣将当时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下,当然这也只是相对的简单而已,青衣说话的技巧,几句话已经足够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的清楚了。

    美女奶奶也是仔细的听着青衣的叙述,偶尔还会打断一下,让青衣将她想知道的问题再仔细的说一下。

    就这样,青衣不断的介绍着当时的情况,剑兰掌门和老王聊着天,我的老丈杆子瞪着一对牛眼瞪着我,我的耳朵抓在美女奶奶的手里,那场面何止是一个乱七八糟能够形容的,最奇怪的是,这种乱七八糟的场面居然还莫名其妙的透着一丝和谐。

    青衣终是介绍完了当时的情况,美女奶奶也终是放开了我的耳朵,转而安静的坐在那里皱着眉头,一言不发,想来应该是在考虑着一些什么问题。

    而这个时候,剑兰掌门和老王居然也是安静了下去,看起来就像是怕打扰到美女奶奶考虑事情一样。

    片刻之后,美女奶奶抬头,却不是看向我们,而是半转了身形,朝着老王和剑兰掌门看了过去。

    “剑兰,不留,最快的速度,你们需要多少的时间灭了七杀剑宗和云顶家族?”美女奶奶说,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

    啥?我差一点从凳子上滑下去。灭……灭……灭了?我怎么感觉美女奶奶说话的语气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不错的感觉呢?而更让我震惊的是,在美女奶奶说出这句话之后,剑兰掌门和门主老王居然是在认真的考虑这件事情。

    奶奶呀,那可是七杀剑宗和云顶家族,两大派存在的历史少说也有数千年时间,他们所积累的财富和实力,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到的,反正我是猜不到两大势力到底有多少钱,背后又藏着多少的大神。

    片刻之后,剑兰掌门抬头,目光扫了门主老王一眼之后,开口道:“如果不考虑他们两大势力背后隐藏的那些极高端实力的话,一天。”剑兰掌门伸出一根手指,随后目光又是转向了门主老王。

    门主老王也是默默点头。

    “损失大不大?”美女奶奶继续问。

    “会有。”剑兰掌门再次与门主老王对视一眼,随后点头说道,只是说的结果却是十分的巧妙,只是说了一个会有,却没有说出损失会达到一个什么程度。很显然,两人此时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那便是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会遭受到的损失是完可以接受的。

    我惊了,说实话,现在真的有点害怕,因为我在心里突然模拟了一下某个场景,比如我如果把绾灵心给气哭了,她回家告状。草!那老子不是得扒一层皮下来?

    尼玛!这种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就是不行,尤其自己的媳妇还是一个……一个……富二代加官二代?我脑袋里转悠了半天,最终确定绾灵心的身份,这踏马的,神二代还差不多。

    一天时间,就有实力和信心直接灭杀了七杀剑宗和云顶家族,这样的势力,到现在为止,我是绝对没有见过的。那可不是家里养着的猫狗,抓着脖子就能随意摆弄的存在。而且,美女奶奶说的还是灭了,那意思就是斩草除根,彻底的将两大势力在地府之中抹去,不说别的,就是这魄力,也是吓的我一直都在努力的控制着,不让自己尿出来。

    “既然如此,那些高端的实力你们不用考虑,我会安排。其他的交给你们了。”美女奶奶说。

    玛德,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突然间感觉自己好像有点迷糊的感觉,是那种真正的迷糊,感觉身的力气都在不断的从自己的身上抽离一样。

    “是,姐姐。”两人毕恭毕敬的回答着。

    握草!

    这又是什么情况?姐姐?剑兰掌门这么叫我倒是听过,你丫的老王,你跟着掺和什么?但是转眼一看,老王的脸上一脸的平静,却是又丝毫做不得假。

    我决定,今天看见的事情,老子只限于此次事情,一旦处理完这些事情,老子第一时间就把今天看见的事情都忘掉,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你知道的太多了。

    总之呢,从目前的形势来看,老王和眼前的美女奶奶绝对也是关系匪浅,不然的话,这样的一个人,不管有多么厉害的身手,老王作为一个门派的掌门人是绝对不可能如此的毕恭毕敬,完就是一个小弟弟的模样的。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是更让我有点迷糊。

    美女奶奶问过二人之后,居然是转头看向了洪波。

    “洪波,石头在吗?”

    “在。”洪波随后也是召唤出了土灵,小家伙依然还是那副怯生生的样子,看到眼前这些陌生的面孔畏畏缩缩的朝着洪波的双腿后面缩去。

    “青衣,还有你的水灵。”美女奶奶继续说。

    青衣也是照做。

    “如果我猜的不错,灵心应该是进入了五行之地。”美女奶奶目光扫过众人。

    五行之地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不懂。但是看众人脸上的怪异神色,我便已经清楚,这五行之地绝对也不是什么普通的地方。

    如果,经过美女奶奶接下来的介绍,我们终于是明白了五行之地的恐怖。

    五行之地,顾名思义,就是一个五行灵气绝对均衡的地方,如果按照常理来说,这种地方应该修炼的绝佳场所,因为五行齐聚,所以,这地方明显有着极强的包容性,也就是说,无论是什么属性的人,进入这五行之地都可以进行修炼。

    而通过美女奶奶的介绍,我才明白,这种想当然是绝对不会存在的。五行之地因为五行齐聚,所以想起来应该是美好的,但是却刚好相反,因为五行齐聚,这个地方才是极其恐怖的。五行灵气分布达到了完美的平衡,多一分则多,少一分则少,而且五行之地中的灵气是无法破坏的,也就是说,如果自己只想修炼木灵气的话,为了达到平衡,而去破坏其他的灵气,那是根本做不到的,即便是真正的破坏了,那么下一刻,五行之地的灵气也会压缩,从而依旧达到一个平衡的状态。

    也就是说,绾灵心和沁芯二人,现在在五行之地之中根本无法修炼,她们二人所有的消耗依靠的都是二人自身所携带的灵气,而一旦他们的灵气消耗干净,那么到时候,她们二人势必会变成一个普通人,甚至连普通人都比不上。而五行之地之中到底有着一些什么样的东西,那却是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的。

    而更让人费解的是,这个地方很显然是夺天地造化而先天形成的,但是绾灵心和沁芯二人进入那里却明显又是人为的, 也就是说,有人到过五行之地,然后在里面设置了阵法,随后便离开了。

    所以,到现在,我们有一件事便无法猜测了。

    弄出风遁符的人,显然便是那个进入了五行之地的人,而风遁符的目的便是救人,但是为何救人之后却又将人送入那恐怖的五行之地之内,这其中的缘由,便是我们无法想到的了。

    所以,众人都在看着我,而我也瞬间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五行齐聚,这种事,只有我是最合适的。

    但是美女奶奶的目光却在掠过我之后,又停留在了一个人的身上——小七。

    小七修炼的是混沌气,那是比五行灵气更加古老,也更加诡异的一种灵气,这种灵气到现在为止,我们也只是在两个地方见到过。一是小七的身上,二是当初探索遗迹的时候,所处的那片古战场之中。

    “需要我们做什么吗?”看到美女奶奶看过来,我抬头问道。

    “需要你和小七活着。”美女奶奶说,微微停顿一下,似乎是慢慢的整理了一下思绪,片刻之后,美女奶奶继续道:“你和小七的灵气是能够在五行之地之中生存的,而且会生存的很好,五行之地对于其他人来说是一处绝地,但是对于你们二人来说却是福地,甚至可以说是洞天福地。”

    这评价,太高了,听见美女奶奶的评价,我承认,我眼睛现在正在闪烁着锃亮的光芒。

    “小七,五行之地绝对有混沌气的存在,只是要看你的造化了。”美女奶奶看向小七,说的非常肯定。

    只是,美女奶奶问什么会知道五行之地中有混沌气的存在,而且还是那样的肯定?可惜,众人显然都选择了沉默,毕竟,美女奶奶不想说,自然有她不想说的理由,即便是我们问了,结果也是白问。

    “谢谢奶奶。”小七乖巧的说着,脸上却没有我那样的兴奋。这个货,唯一的兴趣就是杀人,天生的杀坯,至于其他的,甚至是修炼,对于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兴趣,修炼无非只是一个让他能够更加高效的杀人的手段而已。

    说到现在,我们自然明白了美女奶奶的意思,显然那五行之地便是由我和小七前去,搭救绾灵心和沁芯的任务自然也是由我们二人去完成。

    但是我们要怎去?风遁符当初的确是有三个,但是绾灵心和沁芯已经消耗了两个,现在小七的身上只有一个,虽然门主老王又交给了我们四个,但是我们却无法确定这风遁符是不是能够将我们部都送到一个地方。当初我可是记得,青衣说过,这东西好像是随机传送的。只是后来千门的老王又说这风遁符之中又夹杂了传送阵,所以将那随即传送硬生生改变成了定点传送。

    但是,小七身上的风遁符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其中的阵法是不是也是那五行之地,这一点却不是我们能够确认的了。

    见到我们众人脸上都有着疑问,美女奶奶手掌一伸,对着小七说了一声拿来。

    自然是拿风遁符。

    小七身上的风遁符瞬间便是成了我们唯一的希望,而我们现在也在庆幸,小七遭受那么严重的伤势的时候风遁符居然没有激活。所以,转念一想,我与青衣二人都是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可想而知,当时的绾灵心和沁芯是遭遇了什么样的致命攻击。而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也终是明白了当初在战场之中,青衣为何会那么执意的释放生死珠的力量,硬生生的吞了千人的魂魄。

    风遁符在美女奶奶的手中慢慢的旋转着,美女奶奶目光紧紧的盯着手中的风遁符。

    突然,美女奶奶眼中一道精光闪过,在风遁符转到一个特定的位置的时候,美女奶奶手指猛然点出,点在风遁符上之后,手指更是飞快的移动着,那速度即便是我们近在咫尺却也根本无法看清到底在做什么,就像是魔术师在我们的面前进行着玄妙的近景魔术一样。

    美女奶奶的手指终是慢了下来,到了最后更是半晌之后才一指点出。

    片刻之后,美女奶奶白皙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双眼更是因为不敢有丝毫的动作,而布满了血丝。

    最后一指点出,风遁符停止了转动。

    随后,美女奶奶手指一挑,就像是在千丝万缕的丝线之中挑出了一个线头那样。

    风遁符之中突然冒出了一缕银亮的光芒,光芒升起,却是凝聚在一起,没有散去,而后更是慢慢的汇聚起来,最终,在那风遁符之上形成了一个只有指甲大小的复杂的图案。

    图案完由细亮的丝线组成,仔细感受之下,我才发现,那细亮的丝线居然是一缕缕的灵气所凝聚而成。

    “传送阵!”身边响起了惊呼声,我们也猜到了这可能是一个传送阵,但是对于传送阵的理解,我们只限于流云派的那些传送阵之上,而且,我们也只能说是认得,却根本不会制作,也不会使用。

    惊呼声来自于这房间之中实力最高的四个人,剑兰掌门、绾风、门主王不留、酒鬼前辈。

    做完这一切,美女奶奶手指轻弹,那传送阵微微一震之后,便是定在了空中。

    而直到此时,美女奶奶方才抬起手臂,掏出一方绢帕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随后更是缓缓的坐到身边的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众人自然不敢多言,一是怕惊扰了美女奶奶的休息,二是因为眼前这个传送阵已经深深的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到了如今,我们众人自然也是早已看出,眼前的美女奶奶绝对有着高过在场所有人的实力,而且很显然还是高出了很多。甚至我怀疑,美女奶奶才是流云派,甚至是千门那个背后最大的boss。

    片刻之后,美女奶奶美目睁开,却是嘴角先扬起了一抹无奈的笑容。

    “这么多年不动,突然如此大的动作,居然累了,看来,还是应该多运动运动的。”美女奶奶自嘲的一笑,声音平静,但是我却分明在那平静之中听见了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意。

    “这的确是传送阵。”美女奶奶继续刚刚的话题。

    “只是这个传送阵却是要精妙的多,你们见到的传送阵都是流云派之内的那些传送阵,动辄便是十几米的方圆。而那样的传送阵却是最基础的。而且,这种传送阵,在地府的大门派之中几乎都有应用。”美女奶奶继续说,她之所以说这些,显然都是在说给我们听的,至于剑兰掌门等人,自然是了解这传送阵的神奇之处的。

    “那意思是这个更厉害了?”我自然听出了美女奶奶话里的一丝,手掌抬起,指着空中那个定格的传送阵说。

    “厉害很多,即便是我,想要勾勒出一个这样的传送阵,也是不容易的。”美女奶奶虽然是这样说的,但是眼中的那一抹自信却让我明白,这种传送阵,放在美女奶奶这里,并不会有太大的难度。

    果然,美女奶奶接下来的话,证实了我的想法。

    “而且,刻画这种传送阵,相比完整的剥离这种传送阵却是简单的多。”

    到了此刻,众人即便是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是一个什么程度的比较,但是却也知道,美女奶奶对于传送阵这个东西的掌控能力,很明显是高于这个制作风遁符的人的。

    “奶奶是不是厉害?”美女奶奶朝着我挑着眉毛说。

    说实话,美女奶奶的确是非常漂亮的,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成熟,大气,稳重,端庄,几乎是所有完美女性的集合体,如今美女奶奶站在这里,即便是同样漂亮的剑兰掌门与之比起来也是逊色了不少。

    但是,你这老太太,这么大岁数了,你朝着眉飞色舞的,你让我这当孙子的还怎么呆。兔兔飞

    “厉害,厉害,奶奶到啥时候都厉害。”我赶紧回答,真怕这奶奶一会再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回答的虽然草率,但是却绝对真诚。

    “算你小子识相。”美女奶奶哼了一声,说实话,老子被这一声冷哼,哼的差一点心神失手,要不是因为老子的道心足够厚的话,老子现在估计已经做出了什么不该有的举动了。当然,这个和道心的关系其实也不大,与其说是道心够厚,倒不如说是我的脸皮够厚。

    “只可惜呀,奶奶我还是不如这个家伙厉害。”美女奶奶盯着眼前那个只有指甲大小的传送阵,嘴里满是嫉妒的说着。

    啥玩意?不如这个家伙厉害?老太太,你刚刚不是说剥离传送阵比构建传送阵厉害吗?这会咋又变了呢?你是女人不假,但是也不能变的这么快吧?更何况了,你还是一个老女人。当然,这些都是我的心里话,如果我敢说出来的话,那踏马这本书绝对到现在为止就剧终了,老太太要是不暴起,一巴掌秒了我,都算我这眼睛白长了,起码一个是瞎的,就跟青衣一样。

    也不等我们说话,美女奶奶便继续说道:“布置这个传送阵的人,只有命境的实力。”

    草!草草草草草……

    这绝对是我今天听见的最大的爆点。一个命境实力的人,居然能够给一个明显是神境的人制造出这么大的麻烦,那这个人的实力可就是恐怖的多了。

    “不过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心,布置传送阵的这个小家伙也到了命境九重的实力,而且已经摸到了半神境的门槛。”美女奶奶继续贯彻着她的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做派。

    看见没,这才是实力,半神境,在人家的眼里,就是一个小家伙,就像是一个成年人对一个调皮的孩子的评价一样。

    “奶奶,你说了这么多,啥意思?”我一脸迷糊的看着美女奶奶,这老太太这么长的时间,好像就是在讲故事,除了定了一个灭了七杀剑宗和云顶家族的计划之外,便没有做过什么实质性的工作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不由的由衷感叹一句,那些什么劳什子的社会磕倒是也不是都没用的,比如那句跟着老板,发财是早晚的事;跟着领导,当官是早晚的事云云。你看我,现在这眼界,变化多大。灭了七杀剑宗和云顶家族两大势力这种我和青衣众人忙乎了五年都没有做成的事情,如今在这我这里也就是工作推进计划中的一部分而已,而已,懂吗?

    一时间,我感觉自己身上下都是满满的王霸之气,自己就像是一个站在山顶上俯瞰芸芸众生的帝王一样。

    玛德,这也就是搞笑风格的东方玄幻,不然的话,老子一定会因为这种不同的感受而直接突破上几个境界,再获得上一些异常牛、逼的超能力的。

    美女奶奶斜了我一眼,继续道:“那五行之地,只有小七和你能去,而且去了之后也不知道你们会遇见什么情况,其实说白了,就是你俩会不会死的问题。而且,这个小家伙命境九重就弄出这一个风遁符出来,显然也不会只为了救人的。”

    美女奶奶一气说完,然后继续斜着眼睛看着我。

    草!老子这个嘴快的毛病啥时候能改改,你看看人家刘结巴,现在都是乖乖的呆在那,根本没上来插半句嘴。再看看我,多嘴一句之后给自己弄了一个这么惨的下场。先不说能不能把自己的老婆还有青衣的老婆救出来的问题,这自己进入五行之地能不能活着出来都已经成了问题了。

    “我去。”我斩钉截铁的说着。玛德,那可是老子的老婆,自己的老婆有生命危险,自己再不去,自己还算是个男人嘛?更何况,老子可以一直以来都奉行从一而终的理念的。当然,这也是因为当今社会的影响,更主要的是法律不允许。

    看到我的态度如此的明确,牛眼瞪着我的绾风脸色也终是缓和了一些。

    这时候,绝对是老子最佳的表现时机。

    “青衣,放心吧,你老婆我也一定给你完完整整的带回来。”我朝着青衣挑着眉毛说。

    “带不回来,你就不用回来了。”青衣阴沉着脸说。

    其实,事情发展到现在,青衣也是非常郁闷的,沁芯那可是他的老婆,但是现在很明显,自己是一点忙也帮不上的。其实他自己也想问问美女奶奶的,自己已经变成了灵体,同样是可以运用五行灵气的,为啥自己就不能去就老婆了。但是想到关于自己的灵体的问题,美女奶奶也是十分的清楚,而现在美女奶奶没有说,自然也就是自己的体质是无法做这件事的。这种只能作为一个“观众”,去亲身经历一场生离死别的事情的感觉,又怎么可能不郁闷。

    “不过,你现在还去不了。”美女奶奶说。

    啊?那说了这么半天的时间,不是白说了?那句话咋说的来着?老子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着?

    “你有五行灵气吗?”美女奶奶斜着眼睛看着我。

    “有。”这玩意,老子进来地府第一天就有了,我回答的非常严肃、认真。

    “你那也叫灵气?”

    啥意思?我这五行灵气就不叫灵气了?那叫啥?屁吗?

    握草!想到是屁,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踏马的不会这么长时间以来都把直肠当成了丹田了吧?自己辛辛苦苦修炼的五行灵气其实就是蕴藏在自己的肠道中的一串五行屁?

    “想去五行之地,你需要的灵气要更加精纯。”

    精纯?听见这个字眼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如同五雷轰顶一样。的确,自己是具有五行灵气的,但是说到精纯的时候,就尴尬了,老子自己的那点水灵气,和泥估计都有难度,更别提精纯了。

    所以,下一刻,我已经变成了一棵霜打的茄子,蔫吧的程度不比那个什么强多少。

    “所以呢,你想去就灵心和沁芯她们,你需要凑齐精纯的五行灵气。”

    “哦。”我敷衍的回答了一句,说实话,我现在的心情绝对是非常差的,自己兴致满满的准备去救自己的老婆了,并且极有可能因为自己的男子气概, 我的绾灵心老婆没准直接就来个以身许昂呢,到时候,我也就终于可以告别的三十多年的单身生涯了。但是现在呢,老子说不得,还得再单身上个几十年。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玛德,谁写的歌?太踏马的真实了,真实的老子现在想尿血。

    “闹心吧?”美女奶奶看着我,甚至还抬起胳膊撞了我的胳膊一样。

    老太太,我告诉你,你也就是一个女人,也就是一个老太太,也就是一个大神,要不然我现在高低也得给你来一句:起开!

    可惜,现实总是这么残酷的,我,打不过眼前这个漂亮的老太太,所以,我只能是继续敷衍:“哦。”

    “放心吧,灭了云顶家族就有了。”美女奶奶说。

    啥?灭了云顶家族就有了?

    一瞬间,我的脑袋如同一台装了十八块CPU的计算机一样,飞速的运转。

    “奶奶,你的意思是……”

    我不敢继续的说了,因为我怕自己还会迎接失望,只是自己眼睛中的光芒却已经把自己暴露的干干净净。

    因为此时的我,正在仰着头,一脸希翼的看着眼前的美女奶奶。

    “是,你有火灵和木灵,如今青衣有水灵,洪波有土灵,只需要再灭了云顶家族凑齐了金灵就可以了。”

    草!

    太刺激了,人生大起大落,起起伏伏,上上下下,进进出出……嗯……玛德,兴奋过度了,稳住!稳住!继续下去又要被和谐了。

    总之就是我非常兴奋,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扯着嗓子吼,双眼更是血红的瞪着众人:“啥时候去灭了他们?”

    “三天后。”

    最终,美女奶奶敲定了时间,众人离开。

    当然,美女奶奶在离开之前也是交代了我两个任务。

    一、保证自己在得到金灵之前不要挂掉 。

    二、努力的培养与水灵和土灵的感情,免得两个小家伙临阵罢工。

    对于这两件事,我表现的极其积极,直接确定了自己三天之后的工作——闭关。

    当然,为了能够更好的完成闭关的工作,我非常“诚挚”的邀请了小七一起进行闭关。而对于我的要求,小七也是高举了双手表示赞成。

    对于小七的举动,大家赞成的同时,自然也是提出了疑问,当然,这个疑问主要来源于刘结巴。

    “小七,你去闭关干啥?你出去杀人多好。”刘结巴一脸疑惑的看着小七,这绝对不是小七的性格,尤其是在这种天天都有架打的时候。

    所以,小七的回答不由的让我们众人再次感叹,同时也为他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感到欣慰。

    “我闭关是为了更好的杀人。”小七一脸的阳光灿烂,十分准确的表达了他呆萌的杀坯天性。

    草!

    于是,我与小七二人彻底的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当中。

    三天之后,我们从房间之内走出,众人也已经整齐的聚集在大堂之中。

    人很多,本来宽敞无比的大堂此时却是显得异常拥挤。

    不过,所幸,大家基本已经明白了今天要做的事情,而目前也只剩下最后的一个“议程”——战前动员。

    而更加幸运的是,老王显然也不是那么啰嗦的人,起码比我在人间所见的那些领导强的多了。

    整个战前动员只有一句话,八个字。

    “杀光他们,活着回来。”老王阴沉着脸说。

    其实老王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心里也是一场的阴沉的,因为他很清楚,眼前的这些人中,今天之后,或许便永远都不再会回来了。

    只是这种情况,对于这地在地府之中每天都是刀头舔血的汉子来说,也是司空见惯,甚至他们的心里比老王还要清楚,今天之后,自己身边的人,也许就不会再见了。

    大堂之中顿时响起了窃窃私语的声音,所有人都在向身边的人低低的说着什么,很安静,也很短暂。

    大概几分钟的时间之后,众人再次站直了身形,笔直的如同标枪一样,眼神也是定定的看着老王。

    “弟兄们,杀!”老王一声怒吼,随后身形一闪之间,已经冲至那厚重的大堂木门之前。

    随后身形也不见有任何的动作,那厚重的木门已经轰的一声爆成了漫天的碎屑,甚至连木门附近的坚实石墙都是被生生的撕出来一个大洞。

    大堂之外同样站着无数人,一眼望去,目力所及之处只有黑压压的人头。

    爆炸声响起,老王的身形随后便是站在了那大堂之前的台阶之上。

    大堂之外的众人见到此番场景,自然也是瞬间明白了一切。

    老王站在台阶上没有动作。

    台阶之下的众人也是只有简单的一句怒吼,似乎是在回应着老王那句没有问出来的话一样。

    “杀!”怒吼声最终化成了一个字,朝着头顶上灰白的天空狂暴的席卷而去。

    众人冲出,目标自然是直指那片几乎将半个天空都已经染红的战场。

    于是,驻地之中更多的人冲出,几乎一个瞬间,便已经将这片灰黄的土地遮掩的再也看不到任何的颜色。

    两天之后,黑压压的队伍冲入了战场,如同一只暴怒的疯牛冲入了田地一样。

    人群开始倒下。

    我们的身形也在这些人群之中不断的穿梭着。

    我们的目的也是出奇的一致,只有杀人。因为只有杀了更多的对手,自己身边的队友才能多一分活下来的机会。

    而在我们与七杀剑宗和云顶家族的人终是撞在了一起的时候,我们的头上也终是爆发了漫天的光影。

    金黄色的金灵气瞬间便是划过了整个天际,看起来就像是一条横贯了整个天空的金黄色绸带一样,没有来处,也不知去处。

    正在众人被这一条绸带震撼的不敢稍有眨眼的时候,一声龙吟之声也是炸响在天地之间。

    狂暴至极的龙威席卷而来,只是一个瞬间,本来庞大的战场便已经被这龙威灌的如同即将爆开的气球。

    战场这种地方永远都是血腥的,也是残酷的,时间和鲜血几乎构成了这一切。起码,我的印象之中,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在经历了眼前的这一瞬间的变化之后,我却对于战场有了一个新的理解,这里除了漫卷的血腥气,和不断消逝的生命以外,还有那几乎能够将所有人的神经摧毁压抑。

    压抑带给人的结果有两个,或者是压抑的终是没了生息,但是当压抑和漫卷的血腥气混杂在一起的时候,那丝压抑便彻底的变成了疯狂,那种几乎让人忘记了人性的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