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穿越小说 > 晋末多少事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候君归(加更)
    虽然出身西北,但是归雁毕竟年纪小,身子骨还没有长开,反而没有谢道韫和疏雨这一对主仆高挑。

    勒马翻身而下,杜英快步走向门口。

    “公子!”听闻声音,斗笠抬起,露出小丫鬟惊喜的脸庞。

    杜英伸手拍了拍她的斗笠:“怎么在这里?”

    接着,杜英就发现小丫鬟的鼻尖上还挂着水珠,小脸蛋儿被风吹的发白,顿时有些心疼。

    这里正对着风口,雨顺着风打在脸上,就算是带着斗笠,也挡不住多少。

    水珠挂在脸颊上,再被风一吹,即使是在夏天的夜里,也凉的很。

    这小丫鬟不知道冷热的,也不怕受了风寒。

    看到了公子眼中的关心,小丫鬟差点儿想要直接扑到公子怀里蹭一蹭,不过这么多人在旁边呢,她还是按捺下了这种冲动。

    只见她站直小身子,端起身为盟主身边唯一贴身大丫鬟的架子,先对着周围忙碌的人吩咐两声,这才恭敬的说道:

    “回公子的话,粮食太多,又不好露天堆放,因此需要腾出来一部分仓库,所以婢子正在清查从仓库中取出来的其余物资,避免混乱。”

    杜英回头,才明白堆放在自家门口空地上的那一个个箱子是什么。

    里面装的基本都是一些檑木滚石之类,也有好多用防水布包裹好的大型攻守器械,这些也都是关中盟的宝贝,难怪归雁如此上心。

    杜英当即绕着这个小广场走了一圈,鼓励了几名正在干活的丁壮。

    以杜英在关中盟百姓心中的威望,能够亲自前来鼓励他们,丁壮们自然一个个热血沸腾、干劲十足。

    看着这些人的动作都加快了,杜英不由得一笑,他也是有小小私心的。

    抓紧把东西都放好,自家小丫鬟也能早点回去休息不是?

    重新回到屋檐下,杜英看着归雁,微笑道:“不过别冻着了,去门里面等着就是,这里太冷了。”

    “那可不行。”归雁认真的说道,“这些都是关乎到关中盟安危的,若是出现了纰漏,就是关中盟的罪人。”

    杜英一时好笑,檑木滚石之类的对于一个处于相对开阔区域、周围没有高山的坞堡来说的确挺重要,战斗一旦爆发,这东西还是很难搜集的。

    不过这玩意也不会有人偷窃和破坏,统计是有必要的,但是如此认真的看着,就没太有必要了。

    “谁说的?”杜英接着问道,神情也严肃几分。

    是谁故意折腾我家小丫鬟?

    看本公子不好好收拾他一顿。

    “是谢姊姊吩咐的。”归雁察觉到公子的语气不太对,不过也没有隐瞒,同时又补充一句,“谢姊姊只是让我在堂上坐着喝喝茶、听一听他们汇报无误就好,出来盯着,是奴婢自作主张。”

    小丫鬟可怜兮兮的,应该也没有说假话。

    本来想收拾罪魁祸首的杜英想了想,那算了。

    虽然也挺想用另外几种“柔和”一点儿的方式教训一下的。

    “好啦,你谢姊姊只是怕万一出点事,所以让你看着,别那么紧张。”杜英笑道。

    归雁撇了撇嘴,就知道公子会这样说。

    杜英拍了拍她的斗笠,他心里清楚,归雁是很想为公子做些什么的,只不过杜英平时也真没有让这个小丫鬟做事的必要。

    不放心居多。

    为此,归雁每天都把家里的家具之类的擦的很干净,在小丫鬟的心中,公子不需要自己额外帮忙做什么,那就只好把本职工作做得完美无缺了。

    杜英清楚归雁的想法,谢道韫心思细腻,自然也明白。

    所以她的出发点应该只是不想让归雁在旁边眼巴巴的看着。

    这小丫头显然又自行理解了。

    归雁噘了噘嘴,公子突然回来,她很惊喜,然后公子又表达了关心,她更惊喜,可是公子并没有夸奖她做得好,甚至还不高兴了。

    这一点儿都不惊喜。

    小丫鬟不想端架子了,想表达自己的不满。

    杜英也察觉到了她的神情变化,小姑娘的脸上根本藏不住事,当即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

    “做的不错。”

    归雁先是俏脸微红,接着低下头,却难以掩饰俏脸上流露出的笑意。

    “谢姑娘呢?”杜英接着问道。

    这倒是有些奇怪,谢道韫竟然不自己盯着,而让归雁这个平时连门都不敢出的小丫鬟来。

    “忙着核查各项账目呢。”归雁提到谢道韫,俏脸上满是敬佩的神色,“公子不在的这几天,谢姊姊每天早出晚归,帮着公子监督夏收的进度,若不是谢姊姊坚持抓紧收割,可能现在收起来的粮食要少不少呢。

    每天晚上回来之后,还要自己核对账目到很晚的,书房里面的烛火有的时候要到子时才熄。”

    杜英不由得眉毛一挑,敏锐的察觉到了“谢道韫坚持”这一件事:“还有人表示反对?”

    且不说本来自己的命令就是让谢道韫主持夏收的事,只要看一看头顶上的天气,就知道有一场暴雨要来临,所以大家更应该齐心协力抓紧推进夏收才对。

    还有人有胆量阻挠?

    是瞎了眼还是故意为之?

    归雁察觉到杜英的神情不对,赶忙摇头:

    “只是有很多人不满意从早到晚一直都在劳作,甚至还有几个刚刚送过来的俘虏想要逃跑,闹出来不小的乱子。”

    杜英怔了一下,想想也是,自己对于夏收的要求就是能快就快,负责主持这件事的任群、谢道韫和蒋安等人,心里肯定也清楚,所以都在想方设法的催动丁壮们干活。

    盟中奖励可能还有不到位的地方,再加上有时候天生的劣根性作怪,丁壮们会有所不满,倒是也在情理之中。

    至于那些俘虏,本来就是当时蓝田之战中抓住的氐人,想要逃跑也符合氐人的性格。

    杜英当初就没有指望着这些家伙能够老老实实的在汉人的手下干活,有小心思是必然的,因此杜英也专门做了预防,增加看守的人手,以及尽可能地分散这些俘虏,避免扎堆。

    因为这些都在意料之中,所以杜英微微松了一口气。

    只要不是关中盟上层的官吏们内部出现反对的声音就可以。

    现在的杜英,需要的是对关中盟的绝对掌控,关中盟既是他手中的一把利刃,也是他的软肋,盟中不少高层的官员都知道关中盟的一些黑历史,这些还是要尽量避免为外人所知的。

    “公子放心,谢姊姊都已经处理好了这些事,谢姊姊可厉害了。”归雁赶忙又补充一句,“谢姊姊先让人抓回了逃窜的俘虏,斩首示众,传递各处坞堡,另外还派人拿出了仓库里存着的腊肉,给大家加餐,从此之后再无怨言。”

    恩威并施,正好用氐人俘虏的脑袋来吓唬一下自家不想干活的咸鱼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