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悠闲种田生活 > 第140章 真主角,真陪衬
    男人在一起比什么?

    能拿到明面上比的,工作啊,存款啊,车子啊,房子啊,这些都拿出来比一比,谁没有谁尴尬!

    李长生的世界单纯啊,他从来没和别人比过这些个东西。

    大师姐和二师姐以及小师妹她们才会比来比去。

    不过她们比的从来不是车子房子。

    她们比的是谁皮肤好,谁的脸蛋俊,谁的胸大,谁的屁股翘。

    谁特么比这些个无聊的东西啊。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

    “我家里有车子,一辆能拉货的皮卡,我家在乡下,没必要在市里买房子。”

    李长生从容不迫,全然没有穷人的尴尬自觉。

    “皮卡??”

    在座的男人们笑了,

    “市里边没有房子?”

    还真是个纯种田的。

    一群人瞬间就有很强的存在感了:

    和一个种田的坐一起,我们这些上着班,每天风吹不着,雨淋不着,闲暇时候可以泡泡酒吧的小日子那就是神仙生活啊。

    到底是个种田的,泥腿子一个,能有什么好车?能在市里边买的起房子?

    真工具.陪衬们一言一行都显示出了充分的优越感。

    “你这身衣服租的吧?”

    他们盯上了李长生的衣服。

    “这一身衣服没有个三万块钱拿不下来。”

    “我昨天刚去看过,今年新款。我这个人不喜欢装,没必要打肿脸充胖子,有多大能力买多钱的衣服。”

    “哥们儿,租了多长时间?”

    “吊牌还在呢吗?!”

    故意去找吊牌,找半天,没有吊牌!

    “买的?!”

    “真是买的?!”

    不敢相信的好吗!

    一个种地的啊,怎么会买这样贵的衣服?

    死要面子活受罪吗?!

    为了这次聚会,搭上自己一年的工资?

    乡下小子这样爱面子吗?

    想要面子也不能在这种事情上啊,你这一身衣服能穿几次?能当饭吃?!

    不都说农村人实在吗?这叫实在?!

    真陪衬.工具男们对李长生投以复杂眼神。

    李长生时稍稍整理一下衣服,来一句:“不是刚才你们讲有多大能力买多钱衣服吗?”

    这话听着咋这么刺耳!

    刚才讲这句话的那位眼神能杀人,他身子往前弓着,低声怒道:“说得好像你真有那么多钱一样!”

    李长生指着桌子上的果盘,果盘里盛的是自己供应的西红柿。

    “各位吃这个西红柿了吗?”

    真陪衬.工具男们轻蔑的笑了,一句话暴露了自己的浅薄眼界——大酒店的果盘别说吃了,恐怕第一次见吧。

    “我种的!”

    李长生随手拿起一个,吃一口,

    “每天春华大酒店的车都会去我那里拉一车过来!”

    看来自己种的西红柿的确成了这边的招牌,不只是作为饭后点缀了。

    大家严重怀疑李长生在吹牛。

    然而谁也没有证据!

    “你种的西红柿,那你的供应价是多少?”

    旁敲侧击问一下,指不定能让李长生当中露馅,立马社死。

    李长生突然觉着这一群男人特么的真没意思,要不干脆直接修为展示,让他们闭嘴?

    这时门开了,所有人全部起身。

    除了李长生和乔木叶。

    乔木叶看都不看一眼,看来蒋昌盛确实混的不错。

    李长生眼前一亮,刨除个人偏见,蒋昌盛长得挺好。

    目测身高180,体重在150斤,脸面白净,穿一身帅气休闲西服,手腕上盘着不知道珠子,戴了一个无框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还有点痞气。

    他走进来,脸上带着笑意,小步子往前,“同学们,实在是不好意思,刚开了个会,市领导给开的,临时的会,我也没办法。”

    他眼睛迅速寻找乔木叶。

    见乔木叶安安静静坐那儿,心不自觉的跳动加快。

    放不下啊,她到现在仍然是那个唯一让自己心跳加快的女人。

    寒暄,客气,恭维,一系列谦让,总算是到了乔木叶身边。

    “叶子,很高兴你能来。”

    蒋昌盛努力让自己平静,让自己风度翩翩,

    “你能来,我把这一整层楼给包了下来……”

    霸气!

    壕气!

    春华大酒店的九楼被包场了,也只有乔木叶有这个面子。

    乔木叶再见到蒋昌盛,并无半分吃惊,以蒋昌盛的心性和手段,能拥有今天的成就正常。

    “听说你今天带来了你男朋友?”

    乔木叶是唯一带家属过来的,李长生自然成为了全场中心(靶子)!

    就问李长生现在内心慌不慌。

    李长生起身,和蒋昌盛面对面。

    “你好,我是叶子的男朋友,我叫李长生。”

    别说你蒋昌盛只是个新晋崛起的小富商,就算你坐拥百亿家产,对咱也没影响啊。

    在我面前,千万不要跟我拽,千万别跟我装。

    但凡你敢拽一点,你敢装一点,我就亮底牌了啊。

    别忘了,春华大酒店可是我婷姐的地盘。

    如果不想让婷姐难办的话,我可以找另外的朋友。

    反正咱在丰海仅有的几个朋友,随便哪个都可以碾压你蒋昌盛。

    “抱歉,你叫什么?”

    蒋昌盛怀疑自己听错了,李长生?麻蛋,老子叫昌盛,你整一个长生出来,几个意思?!

    “他叫李长生,木子李,长长久久的长,生生世世的生。”

    乔木叶替李长生解释,然后她看李长生的眼神全是让蒋昌盛心心念念的爱意。

    舔了这么久,什么时候被人家用这种眼神看过?

    “我就不用自我介绍了吧?”

    蒋昌盛好歹也是老板,好歹也经历过浮浮沉沉,虽然年轻,但心性已经磨砺的沉稳了,

    “我想叶子应该向你提起过我。”

    为了避免尴尬,补一句,

    “就算叶子没有向你介绍过,我亲爱的同学们应该说了吧?”

    在场的同学相当配合,这次来不就是为了做好陪衬吗?

    “介绍了,第一时间就给他介绍了。”

    “蒋总这样的年轻成功人士,还需要介绍吗?”

    一片奉承祥和。

    乔木叶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一个局面。

    当初带着蒋昌盛创业的时候,就发现了蒋昌盛好大喜功的毛病,知道一旦蒋昌盛得势,身边一定会有一群吹彩虹屁的人。

    这次同学聚会,少不了听到对蒋昌盛的各种花样夸奖了。

    “坐吧,都别站着,也都别客气。”

    蒋昌盛摆一个让大家都坐下的手势,

    “咱是同学,没有外人!”

    这句话就故意的了,这里分明有李长生这样一个外人。

    这几年学习了不少话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话里有话,话外有音,每一句话都要有几分深意。

    “今天咱们同学聚在一起,咱不讲那些客套,咱就再重温一下大学美好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