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憾婚 > 第3章 就地正法
    第三章:就地正法

    回程乘的是陆地的座驾。

    霍之汶把她开来的越野放在停车场,让司机抽空再去取。

    陆地的车是辆老款的别克英朗,且是二手,他买回来时已经跑过万多公里。

    更奇特的是,这车前面驾驶位旁的车门打不开,每次陆地都要从副驾驶位爬到驾驶位上去,怎么看怎么滑稽。

    他买时就遭受除了席宴清之外的truth众人的一致吐槽,可陆地依旧安之若素。

    还总是不时和人念及这车的好,比如:雨刷能正常工作,且律动优美;车身两边刮蹭掉的漆位置对称,很能体现传统的中国审美——对称美。

    他每次发表这种言论,结果都是方圆百里即刻无母。

    ***

    车身内部空间算大,此刻霍之汶需要挪一臂之距,才能和席宴清紧贴。

    他去纽约前后不过五日,于她却是数个五日般长。

    即便她因工作缠身,每日转成陀螺,无暇他想。

    两人的手自从机场相扣起再没散开过,席宴清温热的体温顺着彼此贴合的掌心传递而来,霍之汶渐渐觉得车内温度有些高。

    更遑论那些不断撩拨她的,喷薄而来的他温热的呼吸。

    霍之汶的眉快速地动了下,眼皮一跳。

    燥热感从后背蹿升,热到她想无视坐在前座的纯洁的“处女座”的陆地,将席宴清直接压倒就地正法。

    她咬了下自己的舌尖把理智呼唤出来扼杀自己躁动的心。

    不是因为公德心泛滥,而是她预见到自己压到一半会被逆转,她会转而成为被压的凄凄惨惨戚戚的那个。

    在陆地面前席宴清上她下?

    不可能!!!

    她目前还没有雨天跳车以免丢人丢到西伯利亚去的心理准备。

    ***

    车窗外风雨交织的声音有些像呜咽的悲鸣。

    霍之汶静下心才想起问席宴清:“公寓那边处理好了?”

    她的嗓音突然喑哑起来,带些欲盖弥彰的味道。

    席宴清听后笑得有些意味深长:“全盘转手给r,他喜欢。”

    “舍得?”她继续追问。

    “不舍得。”

    霍之汶没想到他答得那么干脆。

    “不舍得,那么席太太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吗?”他反问她,语气甚是正儿八经。

    霍之汶没有防备,一时间卡壳。

    席宴清已有对策,笑着挑眉不吝啬指点她:“我已经替想到了。”

    “我可以将那间大楼的外观、那间公寓的内装和那个天台的样子完整的描述出来。等成为女首富,仿照那个建座现实版空中花园给我就好。”

    “我可以向保证,我会见异思迁,我可以喜新厌旧,再不会不舍得那栋楼。”

    他的语气格外夸张,前排的陆地都开始侧身对霍之汶挤眉弄眼。

    不……简直是搔首弄姿。

    或者说……助纣为虐。

    更恰当些来说——是正在本着看热闹的心情偷着乐。

    霍之汶还没来得及呛声,席宴清又自动补充:“刚刚不小心非故意地漏掉了两个字,模型。并不是世界级难题,建模型就好,纸糊的我也不会嫌弃,不用有压力。”

    “脸不红心不跳地胡说八道,不觉得欺骗我这种纯情少女良心过不去吗?”她咬牙问。

    席宴清静静地点了点头,很是郑重其事,额前碎发微晃,让霍之汶的佯怒都散了个精光:“不会。”

    他点头,却又否定。

    霍之汶眉一蹙,就听到他又补充道:“真没看出来吗?席太太,我只是在很认真地逗一下。”

    霍之汶:“……”

    “我想还是不要给成为女首富那么大的压力。”

    霍之汶:“……”

    “现在在脑海里的那个念头是对的。几天不见,我——善解人意了很多。”

    霍之汶:“……”

    “被我的善良感动的说不出话来?”

    霍之汶:“……”

    “汶汶,在听吗?”

    “滚。”

    ***

    席宴清从哥大毕业初入摄影圈时,就认识了尚是模特新人的r。

    最初他只是帮同学免费拍些照片,后来开始逐步收费建立个人工作室,定位人像摄影,也拍摄过一些艺人。

    而后才转向人文,每张照片后面都有了故事,有了鲜活的生命。

    他和r多次合作,两人合作的第一个系列就进了《vogue》精选。近些年也有些私交。

    纽约他不会再回。

    公寓当年一签数年,租金已付r觊觎那里已久,他也干脆回去清理那边仅剩的物件让出空间给r。

    当年从n大毕业只身前往曼哈顿跨进哥大时,曾经有的念头很简单,在那里冲洗出他想拍出的照片。

    那间公寓,承载着他的整个摄影师生涯。

    公寓楼的40层那里有宽阔的天台,散布着很多躺椅。

    天台被透明的玻璃围圈起来,站在其上,可以看到曼哈顿层叠而起的楼宇,以及夜色下那些如烟似幻的光影。

    那里是他起步时的坐标。

    对面是曼哈顿中街,距离时代广场仅两三站地街。

    曾经的恣意如今都成了曾经。

    他再看不见镜头下那些值得反复镌刻的风景。

    ******

    等他们回到古巷的宅邸已经时近凌晨两点。

    雨依旧未停,只是从骤雨转为淅沥细雨。

    陆地住得有些远,席宴清就将他留下来暂住一晚。

    陆地提着行李蹭到被霍之汶留在原地落单的席宴清身旁:“师傅,刚才应该及时去堵师母的嘴,那样的话,她就不会扔下给我了。”

    席宴清晒给他一个冷静的侧脸,低声告诉陆地:“胳膊挂了点儿彩,她一直在我身边,迟早会露馅。”

    陆地一怔,张口感叹:“我艹。”

    “文明。”席宴清提醒他。

    陆地绕在舌尖的“情圣”两字还没说出口,就听到席宴清问:“台阶在我身前多远?”

    “一个流沙的身高那么远。”陆地一手提着行李,另一只手去搀他,“我扶?”

    “不用。”

    陆地心里暗暗吐槽,这会儿惜字如金的冷淡的席宴清真不是刚刚那个会开玩笑的男人的精分?

    ******

    席宴清夜深一般没有胃口,陆地倒是食欲旺盛。

    陈妈炖了半日的汤,被他喝掉大半。

    他在吃吃喝喝,席宴清偶尔和他动作一致,吃得很小心,霍之汶就坐旁边看着。

    陆地又忍了几十秒,感受到霍之汶目光灼灼带来的压力,抱着笔记本就往客厅的沙发逃窜。

    老实说,他还是饿的。

    好在他想起了一个解饿的东西。

    最近truth上线了音频点播频道。

    首期的选题不是truth一向擅长的热点新闻点评,而是美食。

    第一期的主播,正是被社里的女员工磨了一月不胜其烦最终答应上阵的席宴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