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憾婚 > 第4章 只许州官放火
    第四章/只许州官放火

    陆地乍点开truth页面上的音频,就开始后悔。

    解饿?

    去t的,听完更饿了!!

    城市小资美食之旅的选题是truth元老之一的温九提出来的,直到温九鼓动大家齐心协力劝服席宴清上阵录音,陆地才发现那丫原来一直都在打老板的主意。

    他跟着席宴清多年,从曼哈顿到n市,每日接触席宴清的声音并不觉得格外动听。只是有些像自带吸引力的磁铁,很容易就能让人静下来向他的身旁靠近,以便能更好的听清他的每一字言语。

    席宴清往往斟字酌句,陆地过去从来都是只注意席宴清话里的内容,而不是他的声音本身。此刻透过耳麦传入他耳间的男声像一泓清泠的冬泉,入耳便化作沁人双耳的洪流,瞬间把他所有的感官涤荡了个干净清明。

    有些人就是这样可耻,明明能靠声音吃饭,偏偏要靠其他才华!

    “白雪生汁炒虾球。饱满的虾球翻炒至外皮香脆,包裹一层口味浓郁的蛋黄酱,最后撒上蜜汁核桃仁,放在优雅的高脚杯里,外层酥脆内里弹嫩。入口既能品尝到虾肉搭配蛋黄酱的香醇,也有核桃仁的甜糯……”

    陆地听后忍不住喉结翻滚吞咽口水,下意识地就回头往餐厅的位置瞄,去寻找这段魅惑声音的主人。

    这节目做出来简直是犯罪。

    这一看才发现,席宴清和霍之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

    ******

    盲杖还在楼下。

    刚刚霍之汶借给他一只胳膊带他上楼的时候,席宴清很是配合。

    适才因伤想要避开她的念头也已经不知抛到何处。

    室内的每一寸布局他都非常熟悉,可他并不享受四处摸索前行的空茫感,轻易不会随便乱动。

    被这从天而降的持续了数年的黑色阴霾遮眼,变身残疾人的落差感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抚平。

    已经果腹很饱。

    可人总是有饱暖思淫/欲的劣根性。

    他在此刻期望霍之汶的靠近。

    仅有的光感在光线黯淡的夜里毫无作用。

    她是他在黑暗单调的世界里仅能抓住的浮木。

    霍之汶没动,他便不能凭借声音辨识她所在的方位。

    他只得招手挑眉唤她:“过来。”

    手臂一抬,胳膊处的伤口便被拉扯到,顺时他便脊背一绷,眉宇间现出一个隐忍的褶皱。

    *******

    过去?

    霍之汶唇角的笑有些邪肆。

    她是很想过去撕掉他这一身齐整到即刻便可上镜见人或者出门见家长的衣着。

    可晨钟将响,她觉得自己有必要继续克制。

    不能表现得过于禽/兽。

    做一只日夜不分的禽/兽,她觉得过于凶残。

    过于色。

    她在外的风评可一向是清心寡欲,难以接近那种。

    一秒,两秒……五秒。

    可她拼尽自己的克制力也只够忍满五秒,最终还是跳上床脚踝慢慢地蹭他的腿,继而下肢勾盘在他身上,枕着他的肩开始叹气。

    “良宵苦短。”她的话没什么气力,“别动,让我抱会儿”。

    “项目有些问题,天亮后我就不和一起去接流沙了,我直接去公司。”

    她不准他动,自己却又蹭了下他的腿。

    席宴清一只手搭在她后脑,微咬牙忍下/体内的躁动,没舍得碰她,清淡地笑着说:“希望没有把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优点遗传给流沙。”

    霍之汶嚯得睁开眼看他,笑得异常甜腻:“既然是优点,当然要继续发扬光大。”

    席宴清没忍住说了实话:“难道不担心这样流沙以后会嫁不出去?”

    霍之汶伸出食指戳他的心口:“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已经心甘情愿地愿意养她一辈子了,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    第四章/只许州官放火

    陆地乍点开truth页面上的音频,就开始后悔。

    解饿?

    去t的,听完更饿了!!

    城市小资美食之旅的选题是truth元老之一的温九提出来的,直到温九鼓动大家齐心协力劝服席宴清上阵录音,陆地才发现那丫原来一直都在打老板的主意。

    他跟着席宴清多年,从曼哈顿到n市,每日接触席宴清的声音并不觉得格外动听。只是有些像自带吸引力的磁铁,很容易就能让人静下来向他的身旁靠近,以便能更好的听清他的每一字言语。

    席宴清往往斟字酌句,陆地过去从来都是只注意席宴清话里的内容,而不是他的声音本身。此刻透过耳麦传入他耳间的男声像一泓清泠的冬泉,入耳便化作沁人双耳的洪流,瞬间把他所有的感官涤荡了个干净清明。

    有些人就是这样可耻,明明能靠声音吃饭,偏偏要靠其他才华!

    “白雪生汁炒虾球。饱满的虾球翻炒至外皮香脆,包裹一层口味浓郁的蛋黄酱,最后撒上蜜汁核桃仁,放在优雅的高脚杯里,外层酥脆内里弹嫩。入口既能品尝到虾肉搭配蛋黄酱的香醇,也有核桃仁的甜糯……”

    陆地听后忍不住喉结翻滚吞咽口水,下意识地就回头往餐厅的位置瞄,去寻找这段魅惑声音的主人。

    这节目做出来简直是犯罪。

    这一看才发现,席宴清和霍之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

    ******

    盲杖还在楼下。

    刚刚霍之汶借给他一只胳膊带他上楼的时候,席宴清很是配合。

    适才因伤想要避开她的念头也已经不知抛到何处。

    室内的每一寸布局他都非常熟悉,可他并不享受四处摸索前行的空茫感,轻易不会随便乱动。

    被这从天而降的持续了数年的黑色阴霾遮眼,变身残疾人的落差感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抚平。

    已经果腹很饱。

    可人总是有饱暖思淫/欲的劣根性。

    他在此刻期望霍之汶的靠近。

    仅有的光感在光线黯淡的夜里毫无作用。

    她是他在黑暗单调的世界里仅能抓住的浮木。

    霍之汶没动,他便不能凭借声音辨识她所在的方位。

    他只得招手挑眉唤她:“过来。”

    手臂一抬,胳膊处的伤口便被拉扯到,顺时他便脊背一绷,眉宇间现出一个隐忍的褶皱。

    *******

    过去?

    霍之汶唇角的笑有些邪肆。

    她是很想过去撕掉他这一身齐整到即刻便可上镜见人或者出门见家长的衣着。

    可晨钟将响,她觉得自己有必要继续克制。

    不能表现得过于禽/兽。

    做一只日夜不分的禽/兽,她觉得过于凶残。

    过于色。

    她在外的风评可一向是清心寡欲,难以接近那种。

    一秒,两秒……五秒。

    可她拼尽自己的克制力也只够忍满五秒,最终还是跳上床脚踝慢慢地蹭他的腿,继而下肢勾盘在他身上,枕着他的肩开始叹气。

    “良宵苦短。”她的话没什么气力,“别动,让我抱会儿”。

    “项目有些问题,天亮后我就不和一起去接流沙了,我直接去公司。”

    她不准他动,自己却又蹭了下他的腿。

    席宴清一只手搭在她后脑,微咬牙忍下/体内的躁动,没舍得碰她,清淡地笑着说:“希望没有把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优点遗传给流沙。”

    霍之汶嚯得睁开眼看他,笑得异常甜腻:“既然是优点,当然要继续发扬光大。”

    席宴清没忍住说了实话:“难道不担心这样流沙以后会嫁不出去?”

    霍之汶伸出食指戳他的心口:“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已经心甘情愿地愿意养她一辈子了,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

    第四章/只许州官放火

    陆地乍点开truth页面上的音频,就开始后悔。

    解饿?

    去t的,听完更饿了!!

    城市小资美食之旅的选题是truth元老之一的温九提出来的,直到温九鼓动大家齐心协力劝服席宴清上阵录音,陆地才发现那丫原来一直都在打老板的主意。

    他跟着席宴清多年,从曼哈顿到n市,每日接触席宴清的声音并不觉得格外动听。只是有些像自带吸引力的磁铁,很容易就能让人静下来向他的身旁靠近,以便能更好的听清他的每一字言语。

    席宴清往往斟字酌句,陆地过去从来都是只注意席宴清话里的内容,而不是他的声音本身。此刻透过耳麦传入他耳间的男声像一泓清泠的冬泉,入耳便化作沁人双耳的洪流,瞬间把他所有的感官涤荡了个干净清明。

    有些人就是这样可耻,明明能靠声音吃饭,偏偏要靠其他才华!

    “白雪生汁炒虾球。饱满的虾球翻炒至外皮香脆,包裹一层口味浓郁的蛋黄酱,最后撒上蜜汁核桃仁,放在优雅的高脚杯里,外层酥脆内里弹嫩。入口既能品尝到虾肉搭配蛋黄酱的香醇,也有核桃仁的甜糯……”

    陆地听后忍不住喉结翻滚吞咽口水,下意识地就回头往餐厅的位置瞄,去寻找这段魅惑声音的主人。

    这节目做出来简直是犯罪。

    这一看才发现,席宴清和霍之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

    ******

    盲杖还在楼下。

    刚刚霍之汶借给他一只胳膊带他上楼的时候,席宴清很是配合。

    适才因伤想要避开她的念头也已经不知抛到何处。

    室内的每一寸布局他都非常熟悉,可他并不享受四处摸索前行的空茫感,轻易不会随便乱动。

    被这从天而降的持续了数年的黑色阴霾遮眼,变身残疾人的落差感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抚平。

    已经果腹很饱。

    可人总是有饱暖思淫/欲的劣根性。

    他在此刻期望霍之汶的靠近。

    仅有的光感在光线黯淡的夜里毫无作用。

    她是他在黑暗单调的世界里仅能抓住的浮木。

    霍之汶没动,他便不能凭借声音辨识她所在的方位。

    他只得招手挑眉唤她:“过来。”

    手臂一抬,胳膊处的伤口便被拉扯到,顺时他便脊背一绷,眉宇间现出一个隐忍的褶皱。

    *******

    过去?

    霍之汶唇角的笑有些邪肆。

    她是很想过去撕掉他这一身齐整到即刻便可上镜见人或者出门见家长的衣着。

    可晨钟将响,她觉得自己有必要继续克制。

    不能表现得过于禽/兽。

    做一只日夜不分的禽/兽,她觉得过于凶残。

    过于色。

    她在外的风评可一向是清心寡欲,难以接近那种。

    一秒,两秒……五秒。

    可她拼尽自己的克制力也只够忍满五秒,最终还是跳上床脚踝慢慢地蹭他的腿,继而下肢勾盘在他身上,枕着他的肩开始叹气。

    “良宵苦短。”她的话没什么气力,“别动,让我抱会儿”。

    “项目有些问题,天亮后我就不和一起去接流沙了,我直接去公司。”

    她不准他动,自己却又蹭了下他的腿。

    席宴清一只手搭在她后脑,微咬牙忍下/体内的躁动,没舍得碰她,清淡地笑着说:“希望没有把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优点遗传给流沙。”

    霍之汶嚯得睁开眼看他,笑得异常甜腻:“既然是优点,当然要继续发扬光大。”

    席宴清没忍住说了实话:“难道不担心这样流沙以后会嫁不出去?”

    霍之汶伸出食指戳他的心口:“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已经心甘情愿地愿意养她一辈子了,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

    第四章/只许州官放火

    陆地乍点开truth页面上的音频,就开始后悔。

    解饿?

    去t的,听完更饿了!!

    城市小资美食之旅的选题是truth元老之一的温九提出来的,直到温九鼓动大家齐心协力劝服席宴清上阵录音,陆地才发现那丫原来一直都在打老板的主意。

    他跟着席宴清多年,从曼哈顿到n市,每日接触席宴清的声音并不觉得格外动听。只是有些像自带吸引力的磁铁,很容易就能让人静下来向他的身旁靠近,以便能更好的听清他的每一字言语。

    席宴清往往斟字酌句,陆地过去从来都是只注意席宴清话里的内容,而不是他的声音本身。此刻透过耳麦传入他耳间的男声像一泓清泠的冬泉,入耳便化作沁人双耳的洪流,瞬间把他所有的感官涤荡了个干净清明。

    有些人就是这样可耻,明明能靠声音吃饭,偏偏要靠其他才华!

    “白雪生汁炒虾球。饱满的虾球翻炒至外皮香脆,包裹一层口味浓郁的蛋黄酱,最后撒上蜜汁核桃仁,放在优雅的高脚杯里,外层酥脆内里弹嫩。入口既能品尝到虾肉搭配蛋黄酱的香醇,也有核桃仁的甜糯……”

    陆地听后忍不住喉结翻滚吞咽口水,下意识地就回头往餐厅的位置瞄,去寻找这段魅惑声音的主人。

    这节目做出来简直是犯罪。

    这一看才发现,席宴清和霍之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

    ******

    盲杖还在楼下。

    刚刚霍之汶借给他一只胳膊带他上楼的时候,席宴清很是配合。

    适才因伤想要避开她的念头也已经不知抛到何处。

    室内的每一寸布局他都非常熟悉,可他并不享受四处摸索前行的空茫感,轻易不会随便乱动。

    被这从天而降的持续了数年的黑色阴霾遮眼,变身残疾人的落差感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抚平。

    已经果腹很饱。

    可人总是有饱暖思淫/欲的劣根性。

    他在此刻期望霍之汶的靠近。

    仅有的光感在光线黯淡的夜里毫无作用。

    她是他在黑暗单调的世界里仅能抓住的浮木。

    霍之汶没动,他便不能凭借声音辨识她所在的方位。

    他只得招手挑眉唤她:“过来。”

    手臂一抬,胳膊处的伤口便被拉扯到,顺时他便脊背一绷,眉宇间现出一个隐忍的褶皱。

    *******

    过去?

    霍之汶唇角的笑有些邪肆。

    她是很想过去撕掉他这一身齐整到即刻便可上镜见人或者出门见家长的衣着。

    可晨钟将响,她觉得自己有必要继续克制。

    不能表现得过于禽/兽。

    做一只日夜不分的禽/兽,她觉得过于凶残。

    过于色。

    她在外的风评可一向是清心寡欲,难以接近那种。

    一秒,两秒……五秒。

    可她拼尽自己的克制力也只够忍满五秒,最终还是跳上床脚踝慢慢地蹭他的腿,继而下肢勾盘在他身上,枕着他的肩开始叹气。

    “良宵苦短。”她的话没什么气力,“别动,让我抱会儿”。

    “项目有些问题,天亮后我就不和一起去接流沙了,我直接去公司。”

    她不准他动,自己却又蹭了下他的腿。

    席宴清一只手搭在她后脑,微咬牙忍下/体内的躁动,没舍得碰她,清淡地笑着说:“希望没有把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优点遗传给流沙。”

    霍之汶嚯得睁开眼看他,笑得异常甜腻:“既然是优点,当然要继续发扬光大。”

    席宴清没忍住说了实话:“难道不担心这样流沙以后会嫁不出去?”

    霍之汶伸出食指戳他的心口:“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已经心甘情愿地愿意养她一辈子了,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

    第四章/只许州官放火

    陆地乍点开truth页面上的音频,就开始后悔。

    解饿?

    去t的,听完更饿了!!

    城市小资美食之旅的选题是truth元老之一的温九提出来的,直到温九鼓动大家齐心协力劝服席宴清上阵录音,陆地才发现那丫原来一直都在打老板的主意。

    他跟着席宴清多年,从曼哈顿到n市,每日接触席宴清的声音并不觉得格外动听。只是有些像自带吸引力的磁铁,很容易就能让人静下来向他的身旁靠近,以便能更好的听清他的每一字言语。

    席宴清往往斟字酌句,陆地过去从来都是只注意席宴清话里的内容,而不是他的声音本身。此刻透过耳麦传入他耳间的男声像一泓清泠的冬泉,入耳便化作沁人双耳的洪流,瞬间把他所有的感官涤荡了个干净清明。

    有些人就是这样可耻,明明能靠声音吃饭,偏偏要靠其他才华!

    “白雪生汁炒虾球。饱满的虾球翻炒至外皮香脆,包裹一层口味浓郁的蛋黄酱,最后撒上蜜汁核桃仁,放在优雅的高脚杯里,外层酥脆内里弹嫩。入口既能品尝到虾肉搭配蛋黄酱的香醇,也有核桃仁的甜糯……”

    陆地听后忍不住喉结翻滚吞咽口水,下意识地就回头往餐厅的位置瞄,去寻找这段魅惑声音的主人。

    这节目做出来简直是犯罪。

    这一看才发现,席宴清和霍之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

    ******

    盲杖还在楼下。

    刚刚霍之汶借给他一只胳膊带他上楼的时候,席宴清很是配合。

    适才因伤想要避开她的念头也已经不知抛到何处。

    室内的每一寸布局他都非常熟悉,可他并不享受四处摸索前行的空茫感,轻易不会随便乱动。

    被这从天而降的持续了数年的黑色阴霾遮眼,变身残疾人的落差感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抚平。

    已经果腹很饱。

    可人总是有饱暖思淫/欲的劣根性。

    他在此刻期望霍之汶的靠近。

    仅有的光感在光线黯淡的夜里毫无作用。

    她是他在黑暗单调的世界里仅能抓住的浮木。

    霍之汶没动,他便不能凭借声音辨识她所在的方位。

    他只得招手挑眉唤她:“过来。”

    手臂一抬,胳膊处的伤口便被拉扯到,顺时他便脊背一绷,眉宇间现出一个隐忍的褶皱。

    *******

    过去?

    霍之汶唇角的笑有些邪肆。

    她是很想过去撕掉他这一身齐整到即刻便可上镜见人或者出门见家长的衣着。

    可晨钟将响,她觉得自己有必要继续克制。

    不能表现得过于禽/兽。

    做一只日夜不分的禽/兽,她觉得过于凶残。

    过于色。

    她在外的风评可一向是清心寡欲,难以接近那种。

    一秒,两秒……五秒。

    可她拼尽自己的克制力也只够忍满五秒,最终还是跳上床脚踝慢慢地蹭他的腿,继而下肢勾盘在他身上,枕着他的肩开始叹气。

    “良宵苦短。”她的话没什么气力,“别动,让我抱会儿”。

    “项目有些问题,天亮后我就不和一起去接流沙了,我直接去公司。”

    她不准他动,自己却又蹭了下他的腿。

    席宴清一只手搭在她后脑,微咬牙忍下/体内的躁动,没舍得碰她,清淡地笑着说:“希望没有把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优点遗传给流沙。”

    霍之汶嚯得睁开眼看他,笑得异常甜腻:“既然是优点,当然要继续发扬光大。”

    席宴清没忍住说了实话:“难道不担心这样流沙以后会嫁不出去?”

    霍之汶伸出食指戳他的心口:“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已经心甘情愿地愿意养她一辈子了,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

    第四章/只许州官放火

    陆地乍点开truth页面上的音频,就开始后悔。

    解饿?

    去t的,听完更饿了!!

    城市小资美食之旅的选题是truth元老之一的温九提出来的,直到温九鼓动大家齐心协力劝服席宴清上阵录音,陆地才发现那丫原来一直都在打老板的主意。

    他跟着席宴清多年,从曼哈顿到n市,每日接触席宴清的声音并不觉得格外动听。只是有些像自带吸引力的磁铁,很容易就能让人静下来向他的身旁靠近,以便能更好的听清他的每一字言语。

    席宴清往往斟字酌句,陆地过去从来都是只注意席宴清话里的内容,而不是他的声音本身。此刻透过耳麦传入他耳间的男声像一泓清泠的冬泉,入耳便化作沁人双耳的洪流,瞬间把他所有的感官涤荡了个干净清明。

    有些人就是这样可耻,明明能靠声音吃饭,偏偏要靠其他才华!

    “白雪生汁炒虾球。饱满的虾球翻炒至外皮香脆,包裹一层口味浓郁的蛋黄酱,最后撒上蜜汁核桃仁,放在优雅的高脚杯里,外层酥脆内里弹嫩。入口既能品尝到虾肉搭配蛋黄酱的香醇,也有核桃仁的甜糯……”

    陆地听后忍不住喉结翻滚吞咽口水,下意识地就回头往餐厅的位置瞄,去寻找这段魅惑声音的主人。

    这节目做出来简直是犯罪。

    这一看才发现,席宴清和霍之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

    ******

    盲杖还在楼下。

    刚刚霍之汶借给他一只胳膊带他上楼的时候,席宴清很是配合。

    适才因伤想要避开她的念头也已经不知抛到何处。

    室内的每一寸布局他都非常熟悉,可他并不享受四处摸索前行的空茫感,轻易不会随便乱动。

    被这从天而降的持续了数年的黑色阴霾遮眼,变身残疾人的落差感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抚平。

    已经果腹很饱。

    可人总是有饱暖思淫/欲的劣根性。

    他在此刻期望霍之汶的靠近。

    仅有的光感在光线黯淡的夜里毫无作用。

    她是他在黑暗单调的世界里仅能抓住的浮木。

    霍之汶没动,他便不能凭借声音辨识她所在的方位。

    他只得招手挑眉唤她:“过来。”

    手臂一抬,胳膊处的伤口便被拉扯到,顺时他便脊背一绷,眉宇间现出一个隐忍的褶皱。

    *******

    过去?

    霍之汶唇角的笑有些邪肆。

    她是很想过去撕掉他这一身齐整到即刻便可上镜见人或者出门见家长的衣着。

    可晨钟将响,她觉得自己有必要继续克制。

    不能表现得过于禽/兽。

    做一只日夜不分的禽/兽,她觉得过于凶残。

    过于色。

    她在外的风评可一向是清心寡欲,难以接近那种。

    一秒,两秒……五秒。

    可她拼尽自己的克制力也只够忍满五秒,最终还是跳上床脚踝慢慢地蹭他的腿,继而下肢勾盘在他身上,枕着他的肩开始叹气。

    “良宵苦短。”她的话没什么气力,“别动,让我抱会儿”。

    “项目有些问题,天亮后我就不和一起去接流沙了,我直接去公司。”

    她不准他动,自己却又蹭了下他的腿。

    席宴清一只手搭在她后脑,微咬牙忍下/体内的躁动,没舍得碰她,清淡地笑着说:“希望没有把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优点遗传给流沙。”

    霍之汶嚯得睁开眼看他,笑得异常甜腻:“既然是优点,当然要继续发扬光大。”

    席宴清没忍住说了实话:“难道不担心这样流沙以后会嫁不出去?”

    霍之汶伸出食指戳他的心口:“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已经心甘情愿地愿意养她一辈子了,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

    第四章/只许州官放火

    陆地乍点开truth页面上的音频,就开始后悔。

    解饿?

    去t的,听完更饿了!!

    城市小资美食之旅的选题是truth元老之一的温九提出来的,直到温九鼓动大家齐心协力劝服席宴清上阵录音,陆地才发现那丫原来一直都在打老板的主意。

    他跟着席宴清多年,从曼哈顿到n市,每日接触席宴清的声音并不觉得格外动听。只是有些像自带吸引力的磁铁,很容易就能让人静下来向他的身旁靠近,以便能更好的听清他的每一字言语。

    席宴清往往斟字酌句,陆地过去从来都是只注意席宴清话里的内容,而不是他的声音本身。此刻透过耳麦传入他耳间的男声像一泓清泠的冬泉,入耳便化作沁人双耳的洪流,瞬间把他所有的感官涤荡了个干净清明。

    有些人就是这样可耻,明明能靠声音吃饭,偏偏要靠其他才华!

    “白雪生汁炒虾球。饱满的虾球翻炒至外皮香脆,包裹一层口味浓郁的蛋黄酱,最后撒上蜜汁核桃仁,放在优雅的高脚杯里,外层酥脆内里弹嫩。入口既能品尝到虾肉搭配蛋黄酱的香醇,也有核桃仁的甜糯……”

    陆地听后忍不住喉结翻滚吞咽口水,下意识地就回头往餐厅的位置瞄,去寻找这段魅惑声音的主人。

    这节目做出来简直是犯罪。

    这一看才发现,席宴清和霍之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

    ******

    盲杖还在楼下。

    刚刚霍之汶借给他一只胳膊带他上楼的时候,席宴清很是配合。

    适才因伤想要避开她的念头也已经不知抛到何处。

    室内的每一寸布局他都非常熟悉,可他并不享受四处摸索前行的空茫感,轻易不会随便乱动。

    被这从天而降的持续了数年的黑色阴霾遮眼,变身残疾人的落差感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抚平。

    已经果腹很饱。

    可人总是有饱暖思淫/欲的劣根性。

    他在此刻期望霍之汶的靠近。

    仅有的光感在光线黯淡的夜里毫无作用。

    她是他在黑暗单调的世界里仅能抓住的浮木。

    霍之汶没动,他便不能凭借声音辨识她所在的方位。

    他只得招手挑眉唤她:“过来。”

    手臂一抬,胳膊处的伤口便被拉扯到,顺时他便脊背一绷,眉宇间现出一个隐忍的褶皱。

    *******

    过去?

    霍之汶唇角的笑有些邪肆。

    她是很想过去撕掉他这一身齐整到即刻便可上镜见人或者出门见家长的衣着。

    可晨钟将响,她觉得自己有必要继续克制。

    不能表现得过于禽/兽。

    做一只日夜不分的禽/兽,她觉得过于凶残。

    过于色。

    她在外的风评可一向是清心寡欲,难以接近那种。

    一秒,两秒……五秒。

    可她拼尽自己的克制力也只够忍满五秒,最终还是跳上床脚踝慢慢地蹭他的腿,继而下肢勾盘在他身上,枕着他的肩开始叹气。

    “良宵苦短。”她的话没什么气力,“别动,让我抱会儿”。

    “项目有些问题,天亮后我就不和一起去接流沙了,我直接去公司。”

    她不准他动,自己却又蹭了下他的腿。

    席宴清一只手搭在她后脑,微咬牙忍下/体内的躁动,没舍得碰她,清淡地笑着说:“希望没有把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优点遗传给流沙。”

    霍之汶嚯得睁开眼看他,笑得异常甜腻:“既然是优点,当然要继续发扬光大。”

    席宴清没忍住说了实话:“难道不担心这样流沙以后会嫁不出去?”

    霍之汶伸出食指戳他的心口:“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已经心甘情愿地愿意养她一辈子了,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

    第四章/只许州官放火

    陆地乍点开truth页面上的音频,就开始后悔。

    解饿?

    去t的,听完更饿了!!

    城市小资美食之旅的选题是truth元老之一的温九提出来的,直到温九鼓动大家齐心协力劝服席宴清上阵录音,陆地才发现那丫原来一直都在打老板的主意。

    他跟着席宴清多年,从曼哈顿到n市,每日接触席宴清的声音并不觉得格外动听。只是有些像自带吸引力的磁铁,很容易就能让人静下来向他的身旁靠近,以便能更好的听清他的每一字言语。

    席宴清往往斟字酌句,陆地过去从来都是只注意席宴清话里的内容,而不是他的声音本身。此刻透过耳麦传入他耳间的男声像一泓清泠的冬泉,入耳便化作沁人双耳的洪流,瞬间把他所有的感官涤荡了个干净清明。

    有些人就是这样可耻,明明能靠声音吃饭,偏偏要靠其他才华!

    “白雪生汁炒虾球。饱满的虾球翻炒至外皮香脆,包裹一层口味浓郁的蛋黄酱,最后撒上蜜汁核桃仁,放在优雅的高脚杯里,外层酥脆内里弹嫩。入口既能品尝到虾肉搭配蛋黄酱的香醇,也有核桃仁的甜糯……”

    陆地听后忍不住喉结翻滚吞咽口水,下意识地就回头往餐厅的位置瞄,去寻找这段魅惑声音的主人。

    这节目做出来简直是犯罪。

    这一看才发现,席宴清和霍之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

    ******

    盲杖还在楼下。

    刚刚霍之汶借给他一只胳膊带他上楼的时候,席宴清很是配合。

    适才因伤想要避开她的念头也已经不知抛到何处。

    室内的每一寸布局他都非常熟悉,可他并不享受四处摸索前行的空茫感,轻易不会随便乱动。

    被这从天而降的持续了数年的黑色阴霾遮眼,变身残疾人的落差感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抚平。

    已经果腹很饱。

    可人总是有饱暖思淫/欲的劣根性。

    他在此刻期望霍之汶的靠近。

    仅有的光感在光线黯淡的夜里毫无作用。

    她是他在黑暗单调的世界里仅能抓住的浮木。

    霍之汶没动,他便不能凭借声音辨识她所在的方位。

    他只得招手挑眉唤她:“过来。”

    手臂一抬,胳膊处的伤口便被拉扯到,顺时他便脊背一绷,眉宇间现出一个隐忍的褶皱。

    *******

    过去?

    霍之汶唇角的笑有些邪肆。

    她是很想过去撕掉他这一身齐整到即刻便可上镜见人或者出门见家长的衣着。

    可晨钟将响,她觉得自己有必要继续克制。

    不能表现得过于禽/兽。

    做一只日夜不分的禽/兽,她觉得过于凶残。

    过于色。

    她在外的风评可一向是清心寡欲,难以接近那种。

    一秒,两秒……五秒。

    可她拼尽自己的克制力也只够忍满五秒,最终还是跳上床脚踝慢慢地蹭他的腿,继而下肢勾盘在他身上,枕着他的肩开始叹气。

    “良宵苦短。”她的话没什么气力,“别动,让我抱会儿”。

    “项目有些问题,天亮后我就不和一起去接流沙了,我直接去公司。”

    她不准他动,自己却又蹭了下他的腿。

    席宴清一只手搭在她后脑,微咬牙忍下/体内的躁动,没舍得碰她,清淡地笑着说:“希望没有把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优点遗传给流沙。”

    霍之汶嚯得睁开眼看他,笑得异常甜腻:“既然是优点,当然要继续发扬光大。”

    席宴清没忍住说了实话:“难道不担心这样流沙以后会嫁不出去?”

    霍之汶伸出食指戳他的心口:“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已经心甘情愿地愿意养她一辈子了,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

    第四章/只许州官放火

    陆地乍点开truth页面上的音频,就开始后悔。

    解饿?

    去t的,听完更饿了!!

    城市小资美食之旅的选题是truth元老之一的温九提出来的,直到温九鼓动大家齐心协力劝服席宴清上阵录音,陆地才发现那丫原来一直都在打老板的主意。

    他跟着席宴清多年,从曼哈顿到n市,每日接触席宴清的声音并不觉得格外动听。只是有些像自带吸引力的磁铁,很容易就能让人静下来向他的身旁靠近,以便能更好的听清他的每一字言语。

    席宴清往往斟字酌句,陆地过去从来都是只注意席宴清话里的内容,而不是他的声音本身。此刻透过耳麦传入他耳间的男声像一泓清泠的冬泉,入耳便化作沁人双耳的洪流,瞬间把他所有的感官涤荡了个干净清明。

    有些人就是这样可耻,明明能靠声音吃饭,偏偏要靠其他才华!

    “白雪生汁炒虾球。饱满的虾球翻炒至外皮香脆,包裹一层口味浓郁的蛋黄酱,最后撒上蜜汁核桃仁,放在优雅的高脚杯里,外层酥脆内里弹嫩。入口既能品尝到虾肉搭配蛋黄酱的香醇,也有核桃仁的甜糯……”

    陆地听后忍不住喉结翻滚吞咽口水,下意识地就回头往餐厅的位置瞄,去寻找这段魅惑声音的主人。

    这节目做出来简直是犯罪。

    这一看才发现,席宴清和霍之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

    ******

    盲杖还在楼下。

    刚刚霍之汶借给他一只胳膊带他上楼的时候,席宴清很是配合。

    适才因伤想要避开她的念头也已经不知抛到何处。

    室内的每一寸布局他都非常熟悉,可他并不享受四处摸索前行的空茫感,轻易不会随便乱动。

    被这从天而降的持续了数年的黑色阴霾遮眼,变身残疾人的落差感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抚平。

    已经果腹很饱。

    可人总是有饱暖思淫/欲的劣根性。

    他在此刻期望霍之汶的靠近。

    仅有的光感在光线黯淡的夜里毫无作用。

    她是他在黑暗单调的世界里仅能抓住的浮木。

    霍之汶没动,他便不能凭借声音辨识她所在的方位。

    他只得招手挑眉唤她:“过来。”

    手臂一抬,胳膊处的伤口便被拉扯到,顺时他便脊背一绷,眉宇间现出一个隐忍的褶皱。

    *******

    过去?

    霍之汶唇角的笑有些邪肆。

    她是很想过去撕掉他这一身齐整到即刻便可上镜见人或者出门见家长的衣着。

    可晨钟将响,她觉得自己有必要继续克制。

    不能表现得过于禽/兽。

    做一只日夜不分的禽/兽,她觉得过于凶残。

    过于色。

    她在外的风评可一向是清心寡欲,难以接近那种。

    一秒,两秒……五秒。

    可她拼尽自己的克制力也只够忍满五秒,最终还是跳上床脚踝慢慢地蹭他的腿,继而下肢勾盘在他身上,枕着他的肩开始叹气。

    “良宵苦短。”她的话没什么气力,“别动,让我抱会儿”。

    “项目有些问题,天亮后我就不和一起去接流沙了,我直接去公司。”

    她不准他动,自己却又蹭了下他的腿。

    席宴清一只手搭在她后脑,微咬牙忍下/体内的躁动,没舍得碰她,清淡地笑着说:“希望没有把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优点遗传给流沙。”

    霍之汶嚯得睁开眼看他,笑得异常甜腻:“既然是优点,当然要继续发扬光大。”

    席宴清没忍住说了实话:“难道不担心这样流沙以后会嫁不出去?”

    霍之汶伸出食指戳他的心口:“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已经心甘情愿地愿意养她一辈子了,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