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憾婚 > 第5章 惊世骇俗?
    第五章:惊世骇俗?

    初夏日融,天色凌晨已现初晓。

    霍之汶清早便被司机接走。

    席宴清和陆地还未出发前往霍宅,霍之汶的弟弟霍灵均就已经送流沙回来。

    霍灵均的车车身漆黑,连车窗也被一片黑雾遮盖。让人从外看过去,无法洞察内里的分毫景色。

    他因为身在娱乐圈,工作时间和地点活动性很强,平日里常留n市的时间并不多。

    流沙从小就粘舅舅,霍灵均每次在n市停留,两人都要见上一见。

    陆地一开门,就见小姑娘窝在霍灵均怀里,被他一路抱过来。

    霍灵均身形颀长,显得流沙格外娇小。

    远远地看过去,像是一个成年人抱着一个大布娃娃一样。

    长腿迈至跟前时,陆地下意识地想要伸手去捏流沙粉嫩的包子脸,流沙则下意识地躲避意图避开他的触碰。

    陆地确定小姑娘的脸上带着一定量的嫌弃,他顺时便心底悲伤逆流成海。

    自我否定了万八千遍。

    霍灵均见势手臂一抻,伸胳膊隔开陆地的手,陆地便最终也没能碰到流沙的脸。

    他略感沮丧。

    心里继而艹了门前的灯笼百八千遍。

    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日过鬼。

    自己的女人缘在现实中真是无论在老女人,小女人还是小姑娘身上都一如既往的贫瘠。唯有truth官博下求爆照求嫁的评论能让他略感欣慰一点。

    霍灵均对他微一点头算作打招呼,启唇声线低沉:“我姐不在?”

    “一早就去公司了。”陆地起身让路,让他们进门。

    客厅内的装修风格现代简约,人少时显得尤为冷清。

    他们刚进门,席宴清正好换了一件黑色线衣外加黑裤下楼。

    流沙一见到他,立刻从霍灵均怀里往下挣,跑过去扑到他腿侧。

    几日未见。

    被女儿柔软的身躯撞得心软的男人,慢慢地俯下/身,黑眸深处缓缓荡开春水般柔和的笑意,五指略微在空气中轻划,碰到流沙细软的头发小心翼翼地摸上去。

    轻抚一阵。

    他劲瘦有力的手臂又将流沙慢慢地抱托起来。

    流沙依旧带些奶气的声音告诉他:“还有三个台阶就到地面了,爸爸要记得数清楚。”

    “三。”

    “二。”

    “一。”

    “到。”

    她的声音清脆清泠,自带笑意,数完就去摸席宴清的唇。

    动作简言之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动手动脚。

    她邀功一般:“爸爸,我数对了。”

    她还顺带向霍灵均挥手:“舅舅可以走了。再见。要记得我喜欢。”

    ******

    霍灵均没有即刻消失。

    他推推陆地的肩,告诉流沙:“调皮鬼。喜欢就要听舅舅的话,和陆叔叔去车上把的枕头带下来。”

    流沙看了一眼席宴清,得到点头首肯:“去吧,爸爸没记错的话,那个枕头是的首要财产。”

    枕头的地位在认床的她心里的确很重要。

    流沙即刻点头跟着陆地出去。

    流沙一走,霍灵均才开始说起让人头疼的父亲霍岐山:“上次书房里爸摔碎的紫砂壶碎片还在书架旁摆着,阿姨没敢清扫。昨天是他一个好朋友的忌日,他情绪有些低沉。现在像个火药桶一样一点就着。和阿姐出现,多半也会受牵连,所以我觉得还是走之前把流沙给们送过来更好。”

    席宴清狭长的眸一闪:“也许让他发泄出来,会更好一点。”

    霍灵均摊手摇头:“对谁发泄?还是别去了,他对一向不客气。”

    岂止是不客气……

    席宴清唇角一压,带些无奈。

    霍岐山对他,经常是一副见到敌人想要拼命以对的架势。

    他想起固执的霍岐山禁不住眉峰聚拢,人活久了,障碍总要遇见很多:“怎么策反他老人家我心里有数,不会折腾到拆掉房子,更到不了山崩地裂的地步。”

    “别担心,我和他见面如果真到了要打起来的程度,我会让着他。”

    他话到这里,霍灵均笑笑就告辞离开。

    ****

    男人的担当里包含对女人的亲朋好友示好。

    席宴清深知霍岐山不喜他并非一日之长。

    他们之间并不融洽的翁婿关系也非一日之寒。

    试过妥协,无用。

    试过忍让,无果。

    试过很多方法去打动霍岐山,结果却一直是让他更清楚地认识到霍岐山

    是块儿顽固不化的巨石。

    所以如今他和霍岐山相处,总是朝着硬碰硬的方向发展。

    霍岐山犟,他便作陪。

    几年前他突然出现,被霍之汶带回来。

    于霍岐山而言,意味着自己捧在手心二十多年的掌上明珠被一个他一无所知的陌生人摘走,换做是他,只怕反应不会比霍岐山平静。

    更何况,他这个陌生人,当时不过只是个失了业无用的瞎子而已。

    他那时唯一的作用,大概就是陪霍之汶睡。

    他的女人行动一向直接,目的明确。

    看上了他的身体,便想办法睡到。

    睡好了、睡得舒服、睡习惯了,便想办法厮守。

    她的感情热烈而又直白,尝过的人,只怕都不能忘。

    难舍难戒。

    忽而一生。

    *******

    平日流沙经常会跟着他们去truth,盘坐在席宴清的办公室里勾勒素描。

    今天也不例外。

    霍灵均离开之后,陆地便开着他那辆驾驶位旁的车门打不开的别克载两人上路。

    流沙的爱好很多都随席宴清。

    比如画,比如琴。

    那都是他失明仅剩几少的光感之后,再没碰过的东西。

    她在一旁安静地画,席宴清便开始修正最近这几日的一篇稿件。

    流沙刚画了一会儿,外出跑任务回来的视频组的温九又把流沙牵出去到她那里去玩。他再度变身孤家寡人。

    稿件已经录成语音稿。

    是关于近日在网络上引起热议的“献爱心”。

    有人在微博披露自己收到多年前捐助过的一个学生返还的捐款,先是引发了大众对于真善美的感慨,而后事情又急转直下,该网友又公开了很多滑稽可笑的私信——那些看到关于他助人报道的人发来的各种稀奇古怪的借钱原因。

    张口甚至不是请求而是要求别人资助。

    truth的官微发布了事关该事件的讨论话题,现在量已经超过一亿。

    这篇语音稿里,其中混杂了众多网友犀利的论点。

    有人讽刺——我有个五亿的投资项目,只差五块钱,广大同胞赞助下吧!

    有人直斥——别人是爹吗?有义务要供养?身残就算了,脑残请自决。

    ……

    他正听着这篇即兴点评稿。

    搁置在一旁的手机滴答一声,有讯息进来。

    他摁了下一旁的按钮,信息自动转换为用系统语音播放。

    “创伤药我放在的行李箱里,记得换,胳膊上的伤也是伤,别不在意,对自己好一点——温岭。”

    席宴清没动,也没有回复。

    隔了不过五分钟,又进来一条。

    他只能转换成语音信息查看,否则没办法知晓讯息来自于谁。

    即便他并不想接触像前一条讯息一样,来自那人的任何消息。

    “难得回一次纽约,临走还被我连累。咖啡馆里拿刀要剁我那人,我真的不认识,不是我的风流账。推了我那一下,我躲开那一刀,又欠一条命还害受伤。要我怎么回报都行,我都可以。”

    “不用。”他惜字如金,疏离地回复。

    只是他的冷淡并没有打击温岭,她继续:“别和我客气,应该的。”

    “不必。我并不知道推开的那人是。”依旧没有任何情绪起伏。

    温岭有些不甘:“那就当多谢照顾温九……”

    “我接收温九不是因为她是妹妹,是因为她热爱这个行业。回报我很简单,现在把我从的通讯录中永久性删除。”

    那端再没了回响。

    *******

    霍书集团。

    一大早就进公司的霍之汶没想到,在办公室见到秦轻,还未涉及工作,她刚答了秦轻一句问话,秦轻那里就再不见有丝毫声音回应。

    她从一堆报表里抬首,只见秦轻愣在当场,好像见到新大陆一样嘴巴夸张地开着。

    霍之汶眉头微蹙。

    她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惊世骇俗的内容,不过只是人之常情罢了。

    秦轻问,她出于最基本的礼貌,回答。

    难道不对?

    她本身排斥那个问题。

    可她不排斥秦轻。

    秦轻的经历里那个男人的出现反而让她知道,世上有人的确渣到做错全无愧色,竟不以为耻。

    适才秦轻问她劈腿男回头问她是否可以重修旧好她该如何回复。

    她想都没想就说:“嘴巴放干净点儿。”

    很干

    脆,很强硬。

    见秦轻没声响,她还担心秦轻理解出现偏差,于是加以补充解释:“他如果说复合,记得回他:嘴巴放干净点儿。”

    “他如果说后知后觉发现真爱是。告诉他:即便街头被人轮/奸都没他的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