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憾婚 > 第6章 风雨兼程
    第六章:风雨兼程

    秦轻是真得有些瞠目结舌。

    自从霍之汶接班,整个霍书集团都开始进入高转速时代。

    她从霍之汶那里见过太多极具魄力的言辞和行动。

    那些作为旁观者和亲临者的第一感受,不仅仅是自愧不如这个词能形容的。

    她很快从惊诧中恢复过来,垂眸将手中的报告递给霍之汶:“知道周室那里黄了之后,晏总一大早在楼下发了好大一通火。连一向花痴他的项目组那几个新进的大学生,都吓得头都不敢抬。图像处理器目前国内外产品拿得出手的公司就那几家,ko了周室,我们的选择只剩下四减一——三。昨天的事,我很抱歉。不然把我挂出去,让他们鞭笞好了。不过晏总那里,恐怕还得……”

    秦轻觉得启齿有些艰难。

    她想说得是……一向以难搞闻名的技术部总监,也是此次美颜手机项目组组长晏阳初那里,还得霍之汶亲自去哄。

    霍之汶接过文件夹翻了几页,自是听出了秦轻含在舌尖的那后半句话:“让晏阳初过来找我。”

    秦轻蹙眉有些为难:“这个——”

    霍之汶目光猛地抬起唰到她脸上。

    秦轻扯唇勉力一笑:“我试试,我尽量说服他移步楼上。”

    啪嗒一声,秦轻这话一落,霍之汶突然起身阖上文件夹:“算了,我下去,去忙的吧,晏阳初我搞定。”

    *******

    总部这里的装修还是霍岐山在的时候选定的风格。

    灰、黑、白三色,色调偏冷。

    仅一层之距,霍之汶没有乘电梯,移步楼梯间准备下去。

    晏阳初是她刚接手霍书时挖过来的人才。

    那时候霍书旗下的沃刻科技几乎是一个空壳,原本小有名气的傻瓜p图软件pc端下载量日日下滑,手机端app用户那边虽然没有用户数量的明显锐减,但是用户评分很低,差评不断,bug不绝。

    她需要一个既有管理之能,同时技术上又能实干的人来盘活沃刻。

    晏阳初是当时进入她视野之内的最好的选择。

    他的个人履历很精彩。

    在学生时代还曾经做过职业游戏玩家,是当时国内某知名游戏华东区的战神,高挂服榜,装备价值数千万,人称阳老板。

    他当时有更好的选择。

    来沃刻明显是委屈自己。

    她三顾茅庐,最终晏阳初才说被她烦够了答应入职沃刻。

    霍之汶敲了下晏阳初的办公室门,等了三秒,内里没有任何声音传来,她只好不礼貌地未经允许就推门而入。

    晏阳初手边放着第一版成形的美颜手机……的碎片。

    不知道是被谁摔得,显示屏已经开裂。

    “出去。”他言简意赅。

    霍之汶自动在脑海里找到反义词理解为请坐。

    于是很干脆地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落座,顺带拽了下百叶窗,隔绝室外那一堆窥探上司的眼睛。

    “男人易怒一样容易老,这脾气实在该改改了。别拿脾气不好当性格特别。”

    她这话一出口,晏阳初的声音更冷了下去:“要压成本,我没反对。国产智能机在打价格大战,价低自然是优势。”

    他起身长腿一迈走到窗边,想把百叶窗拉起,又忍了下来,手只是摁在窗边的书架上。

    他的眼里还有红血丝,手臂抬起指向窗外的办公区:“项目组的人鏖战了几个月了,知不知道图像处理器现在这一撤一换,这些人又要多熬多少天?”

    “霍之汶,t一冷血的资本家吸血鬼。”

    霍之汶点头,笑:“我知道啊,我也没说不是。”

    “可这个吸血鬼是有原则的。”

    “我要钱也要口碑。”

    “有一种人一定没办法合作,奸或者邪都没关系,但是不能不像人。”

    她也站起来走到晏阳初的办公桌前将摆在桌上的一个智能宠物狗拿起来,小狗的尾巴自动地冲她摇摆:“这小家伙真乖,不随。”

    她看到晏阳初更加阴沉的脸难得没什么攻击性地笑:“从哪里黄了我会给从哪里规整好,我们走上坡路,自然会比走下坡路累很多。”

    “是项目组的主心骨,大家那里还需要安抚。”

    “心情不好冲我发泄,别吓坏他们。”

    “毕竟那些年轻人不是每个都像我一样心大的漏风,脸厚的像青铜器。”

    晏阳初觉得又气又想笑:“栽这地盘里,我一定上辈子造孽太多。出去,看见还没老我就血压高。”

    *******

    霍之汶一走,晏阳初还是哭笑不得。

    这个女人

    很有主见,做过的决定难以转圜。

    她身上的自信,也是他很少能在其他人身上见到的。

    那是一种发自心底的果敢,从不会让人觉得狂妄。

    这样的一个女人,也真奇怪她会臣服于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而后他笑,他知道答案。

    他忍不住拿起手机拨一个鲜少联系的号码。

    接通之后,听到那端男人磁性的声音,他先自报家门:“是我,晏阳初。”

    ****

    席宴清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过晏阳初这个名字,这通来电多少让他觉得有些意外。

    他和晏阳初此前的交集只有两段。

    一是在他还是摄影师,看得见,也不识霍之汶时。

    晏阳初的爸爸在日喀则遇险,被他和友人途径搭救。晏阳初随后查访到他们郑重答谢,遭婉拒之后依旧声明日后若有需要,随时可以向他要回谢礼。

    二是几年前他已经有了席太太。

    霍之汶求才。

    他得知那人是晏阳初,她数度会面晏阳初无果,他念及当年晏阳初的承诺,同他见过一面。

    在背后替她拿下这个人。

    并且未曾让她知晓。

    他愿意让她以为,那个如愿以偿的结果,是因为她自己的努力。

    “老婆刚从我办公室出去,她教训我,我也啐了她。”晏阳初开始叙说。

    额角不停地抽痛,席宴清闻言摁了下:“所以……晏先生是想和我约架?”

    “不”,晏阳初即刻否认,“我只是突然对老板的私生活感到好奇”。

    他听到席宴清好像是笑了下,回想时却又觉得不确定,那好像只是风声或者物件挪移的声音。

    “好奇?”席宴清的声音似乎带些嘲讽,又好像只是因为随性所以显得飘渺,“恐怕只能忍着”。

    晏阳初觉得自己拿不准席宴清话里的情绪。

    他僵了一下,自己觉得突兀,可他从来不是能忍的一个人,他继续问席宴清:“和霍总不像一路人,我很好奇们在一起的原因。”

    就像几年前重新见到席宴清,他很好奇为何从事摄影,眼睛是半条命的席宴清竟会失明一样。

    他很少对别人的经历如此感兴趣,可这一次,他破了例。

    *****

    他们为什么会在一起?

    席宴清没有回答。

    他切断了通话。

    当时差一点便没有以后。

    当年差一些便没有他们。

    只有两个人在一起,才是们。不然只是孤单的两个人。

    当年在平遥古城,霍之汶在他准备离开的前夜,冒着大雨敲他的门。

    他的手边放着他理了整日才在摸索、试探中打好的行李。

    他的手里握着拿到的离开的机票。

    一切就绪,只等启程。

    他会去平遥,本是无处可去,

    她会去平遥,只是意外。

    所以那场相遇,若前面那二十几年,有哪怕一丝的意外,都会被避免。

    可还是遇到了,在他最不需要感情的时候。

    他看不见,可有人敲门,他便知道是她。

    门开以后,也没有人出声。

    他等了很久,等到她被大雨黏湿的衣服贴过来,等到她来到他身旁才问她:“睡吗?”

    穷尽一生,他说过的最放荡的话,只那一句。

    于是*,将彼此抵在坚硬的骨骼上,在平遥的那家旅店咯吱的竹床上,他再度将她贯穿,她也没客气咬破他的肩膀。

    像此前在平遥的很多个日夜,他们曾经有过的那样。

    睡,滚,不休。

    蚀骨,却不缠绵,只像厮杀。

    他记得半夜她醒来,见他没睡,很平静地对他说:“明天走,没雨,我也不会送。”

    “要是某天回,雨大,我大概也会接。”

    “也不好说,看心情。”

    他在那个夜里,懂了少时看过的梁实秋那一句话:走,我不送。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要去接。

    他本是那个要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