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憾婚 > 第19章 守身如玉
    第十九章:

    一小时前。

    杜合欢坐在国贸大厦一旁的临江餐厅内等人。

    她随意地将约定时间从傍晚改至中午,她讯息传过去,备注为kerwin的那个号码发回一个字:好。

    这个地方她来过多次,自从多年前她莽撞地钻进这家餐厅,采访到闲暇时独自在这里用餐的商界风云人物边城,她的整个人生轨迹都开始偏离了过去的轨道。

    此后每次她做出什么决定,都会选择从这个地方开始。

    遇到边城的时候她什么都没有,只有年轻的身体和想要往社会顶层爬的决心。

    那个时候边城什么都有,正意气风发,筹建江北最大的民营航空公司。

    她看到了成熟的中年男人身上经年历久的阅历。

    他想要年轻女人身上的激情用做商场征伐的慰藉。

    边城在那次采访后抛来橄榄枝,她几乎想都没想就接受了,甚至因此虚荣心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当时年少。

    不在乎唾骂,不在乎道德。

    明明说好了只爱自己,最后却只是反复作践自身。

    她抿了一口咖啡,开始唾弃自己的回忆和当时以及现在的自己。

    距离约定的时间只差五分钟,她约人以及被人约数次,第一次时间这么近前,对方还未出现。

    餐厅禁烟,她的手伸进挎包内摸到烟盒,攥了下,忍住了抽烟的冲动,继续等。

    周身的男人有很多,可毕竟这是第一个连送她七束康乃馨的那个。

    这花鲜少会有人做追求人之用,她鲜少收到。

    但这是她最喜欢的花。

    除了当年学生时代会画给她看的晏阳初,这是她第二次从男人手中收到。

    时间进一步逼近,杜合欢将视线移向不远处的江面。

    室外烈阳投射,整个江面像升腾起水汽一般,让她看过去视线便有些模糊,看不清那些江面上的邮轮,更看不清游轮上嬉闹的人群。

    她听到有铿锵有力的脚步声靠近。

    一转身,便见一个颀长的男人微微笑着站在她身旁,她回转身的瞬间,撞进男人那双深邃的双眸,被内里的光华和浮荡的笑吸了进去。

    透过落地窗折射进来的光线打在男人高挺的鼻梁上。

    鲜少见到像他那般高的男人,杜合欢坐在沙发上,只能抬头仰望。

    他伸出手,眼一弯,身上那些鲜明的棱角被压了下去,自报家门:“kerwin。”

    杜合欢没动,他也没落座,手臂停在半空中数秒,又收回垂在腿侧。

    他站在那里岿然不动,似乎是在等她邀请他落座。

    眼神对视无声的角力数秒。

    一道冷静,一道益发灼/热。

    最终杜合欢笑了下,手伸出指了下对面的位置,让他入座。

    她没有遮掩自己的神色,里面带着对他明显的兴趣。

    人在寂寞时想要搭桥找个伴,如果这个伴刚好符合她的一切审美,杜合欢认为这是捡漏。

    **

    杜合欢已经特意向餐厅员工要了一杯高达六十八度的白酒,她端起自己的咖啡杯碰了下对面那个透明玻璃杯:“请喝。”

    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席宴清笑了下,端起啜了一口。

    辛辣感剧烈地冲撞着他的唇舌胃腹,他的表情没什么波动,仅额角一抽,侧脸有些僵硬。

    “从哪里知道我,电视还是报纸还是杂志?”杜合欢眯了下眼睛问,“看上我什么?”

    面前的女人眉眼开始展露情/欲,席宴清轻笑了下:“我如果能陈列出一二三四五六条来,会信吗?”

    “未必”,杜合欢起身,她已经等了很久,耐心全部耗尽,此刻只想跳过无用的铺垫交流,于是直接问他:“现在有空吗?”

    席宴清随后站起身,一动不动已死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他在笑:“想我有吗?”

    杜合欢将自己的车钥匙用手提起来,拎到他眼前,而后挂着钥匙串的指尖一动,钥匙下落,精准地落在席宴清青色衬衣的上口袋。

    “国贸顶楼,”杜合欢踩着高跟鞋出去,“为了助兴,到时候可以说这些一二三四五六七条来给我听。”

    **

    国贸大厦顶楼的这间酒店名叫“醉生”。

    席宴清坐在套房里临窗的位置上,眺望远处的景色。

    眼前是青天白日里城市间忙碌的人影,身后是淅沥传来的水声。

    杜合欢对于酒有奇怪的嗜好。

    餐厅里灌他白酒,此刻摆在他手边的,是一个开了瓶的陈年红酿。

    静坐越久,他的眼眸越来越晦暗,

    眸色深沉。

    他开始拷问自己。

    想从杜合欢这里套些什么出来,真需要用这么卑劣不入流的手段吗?

    他动了下唇,结果是讥讽的。

    这又是在做什么呢?

    他适才在对一个他厌恶的女人笑?

    如果此刻能用精神出轨或者*交易来换取商浔的清白,他会愿意换吗?

    不会。清白他努力去争取。

    他已经有了那个味甘的女人,容不下旁人。

    哪怕是说几句诱人的话,不附带任何肢体接触,这戏他能继续演下去吗?

    不能。

    他已经有了那个忠贞的女人,他只允许自己守身如玉。

    **

    杜合欢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等在外面的男人站起身。

    他越走越近,就在杜合欢以为他要靠过来,将她拥入怀或者将她抱到床上的时候,他绕开她,推开了浴室的门。

    他的表情紧绷,她理解为紧张。

    她等了许久,没想到他洗澡这么慢,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内,她几次想破门而入。

    可到底是第一次,杜合欢虽然主动,可并不想放低身段。

    就此给他轻贱她的机会。

    男人出来的时候,没有换上浴袍,依旧是他上午初次和她碰面时的着装。

    简单,但被他穿出倜傥的感觉。

    杜合欢第一次觉得,身段、身材,也能是一个男人的资本。

    他洗澡时她点燃的那支烟已经燃尽,此刻他近在眼前,某些原始的欲/望开始在她体内冲撞。

    杜合欢笑着向席宴清靠近。

    即将靠过去的那刻,席宴清突然转身,朝着套房门走去。

    杜合欢后知后觉他的突然而又彻底的冷淡,她跟在身后追问:“要叫客房服务?”

    席宴清已至门后的脚步一顿:“出来沾了些脏东西,刚刚彻底洗了个干净,先走一步。”

    洗干净了,才能回家。

    杜合欢闻言将手边的座机电话扯断信号线掷了过去。

    电话机砸中了门,声音有些沉闷。

    落地的话筒刚好掉落在席宴清脚边。

    杜合欢将烟碾灭在窗台上:“欲擒故纵?”

    席宴清笑了下拉开包房的门,回应她的,只有“砰”一声猛烈的关门声。

    **

    霍之汶最终没有跟随秦轻回沃刻。

    她绕道相熟的烘焙店,选了流沙最爱的抹茶慕斯,而后直接回家。

    脑海里杜合欢笑得画面在不断闪回。

    还真是笑靥如花……

    她的世界长久以来在霍岐山和纪倾慕的教育下,从小到大思维都是简单直接的。

    哪怕进入商场,她学会了幽默感,学会了佯怒,学会了许许多多的情绪,可她自幼年形成的那种逻辑思维很难更改。

    喜欢,就在一起。

    不喜欢,就离开告别。

    有问题,就问清楚。

    有误会,要解释。

    可如今,这些简单的思维,全都脱了线。

    **

    陈妈回乡就待了一晚,见她午后回来,比读幼儿园的流沙回家还早,很是奇怪。

    她带了自己在家里做给儿子儿媳的糯米紫薯丸回来。

    用的原料都是她家所在的小镇自产,虽然东西不金贵,但是代表着她的一份念想。

    霍之汶将慕斯蛋糕放在厨房的吧台上,陈妈招呼她过去尝一个丸子。

    霍之汶没拒绝。

    她靠得近了,陈妈就开始提及下半年要办婚礼的儿子儿媳开始操办相关的物件,老人急于分享喜悦。顺带问起她和席宴清的情况:“您和先生的婚礼,不考虑补办吗?”

    霍之汶没有即刻回答,思索了数秒:“我怕麻烦。”

    陈妈摇头,见她手中的钢叉叉到糯米丸上始终没动,突然想起来:“吧台旁观的橱柜里面还有碎椰蓉酱,应该蘸着吃。流沙一定喜欢。”

    陈妈作势就要放下手边的活儿洗手去翻找,霍之汶见她动作出声制止:“我来。”

    吧台旁的橱柜挂在棚顶,位置有些高。

    搬到这个地方数年,霍之汶还从未试图打开过上面的柜子。

    她一扇扇柜门打开翻找。

    陈妈个子矮,家里置物空间很足,一般也不会往这些柜子里放东西,这是家里被遗忘的角落。

    直到拉开最后一扇柜门,霍之汶才发现了倚在角落里的那瓶椰蓉酱。

    她想关门的时候,突然见橱柜边角处露出一个白色的袋子。

    她将

    袋子扯了出来。

    触感很柔软。

    她将椰蓉酱放在吧台上,去开袋子的拉链。

    内里黑色的物件,顺时呈现在她眼前。

    一顶黑色的鸭舌帽,一个黑色的口罩,一件黑色的卫衣……

    她忽然想起边疆传来的那张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