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憾婚 > 第25章 我们家
    第二十五章:我们家

    四肢僵硬的难以挪动,霍之汶离开之后,席宴清保持着适才的动作停留了很久。

    陈妈被他放假离开。

    流沙和霍之汶都不在,这房子白日里也显得黑暗。

    他想起自己还有很多话没有说。

    比如关于复明,关于他的眼睛。

    可她今天大概并不想听。

    他在房间里从日暮站到天黑,一直到整个房间彻底黑下来,一直到搁置在卧室的手机铃声乍响,透过二楼洞开的卧室门传递到一楼的客厅里来,他才动了下腿往楼上走。

    台阶没上了几个,就被绊倒摔在楼梯上。

    呼吸绷得发疼。

    铃声此时也停歇了下来。

    他站起来,又在台阶上坐下去。

    觉得人生最悲凉不过如此。

    她说了那样多绝情的话,他却依旧看得到,她爱他。

    可他说不出口,没有厚颜无耻到那种地步。

    他没办法对她说,承认吧,还爱我。

    她爱,可还是可以舍弃他。

    是不是他爱的方式真得不对?

    所以才会让她觉得累,想要离开。

    消停了几分钟的手机又开始作怪。他从台阶上爬起来,一步步挪到卧室去接电话。

    r的声音透过话筒传来,带着活力和生机,不像他此刻这般落魄。

    “画的那张婚纱设计稿已经做好了,sugar亲手缝制的,过来拿,还是我们寄过去?”

    从他能再度看得见开始,从他看到她的脸开始,他在每日那能看见的数小时里总会抽时间出来画那张设计稿。

    给她一件独一无二的婚纱。

    他学画多年,终于有了实用。

    如今婚纱做好了,可他还有没有掀起她头纱的机会?

    “寄过来”,对r开口说话,他才发现自己嗓音的喑哑,“尽快。”

    **

    霍之汶将车驶向不远处的河岸公园。

    她伏在方向盘上平息情绪,安全带勒得本就作痛的胸膛更疼。

    刚刚没有见到陈妈。

    她拨陈妈的私人电话,才知道陈妈被席宴清放了长假。

    他一个人在那座大房子里,适才他触碰到自己手的温度灼烫。

    霍之汶想了想,又拨给陆地。

    等陆地接听的那几十秒,在客厅里适才她说过的话开始一遍遍在她脑海里回放。

    也许那个男人会对她失望,可她并不后悔。

    “师母?”陆地很意外霍之汶会在这个时间拨给他。

    她言简意赅:“他大概病了,去我们家看两眼,看他需要什么。”

    她没说“他”是谁,陆地自然也不需要她说得过于清楚明白。

    “师傅在家?他把社里的事情大概安排完,已经消失三两天了。”陆地转而一想,霍之汶话里的意思似乎不太对,让他去他们家,她不在?

    前几天闹的“办公室烟雾弥漫大战”还没完?

    他试探的小心翼翼的:“有师母在,我去不是多余吗?”

    霍之汶不想对第三个人提只关乎他们两人的事情:“去,还是不去?”

    她的语气不容置喙,陆地自然也关心席宴清的死活:“去去去,必须去。”

    **

    等陆地到了敲门,意外发现大门竟然洞开没锁。

    他边找边唤席宴清的名字,一直没人应。

    他找了半天,才在二楼的卫生间,找到手臂撑在盥洗台上的席宴清。

    席宴清站在那里,陆地没敢碰他,感觉好像一碰他就会倒一样:“师傅,真得在家啊!”

    席宴清嗯了一声,动了动嗓子,过于干涩:“怎么来了?下去等我。”

    陆地照做,末了想起来应该让他知道:“师母找我,说可能病了,让我过来看看,看需要什么。”

    霍之汶没嘱咐他不能说,陆地默认可以说,万一席宴清想听到这个呢?

    他话一落,适才低头的席宴清嚯得抬首将视线重新钉在他脸上。

    “原话是什么?”席宴清捏着盥洗台的边缘,表情平静地问陆地。

    原话?还以为他顶多问真假。

    陆地想了又想,还好记忆力不错,复述给他听:“师母说:他大概病了,去我们家看两眼,看他需要什么。”

    席宴清松了扶着盥洗台的手,身形一晃,浅淡的笑容也晃出来绽放在陆地眼前:“她说我们家?”

    陆地点头:“对。”

    不是特别明白为什么席宴清单挑这几个字重复。

    “谢谢。”等席宴清这两个非常客气又正式的字出口,他更是直接蒙圈了。

    这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