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憾婚 > 第27章 挑
    第二十七章:挑

    四选一,到底录用哪一个?

    秦轻觉得自己快要把手头的笔给掰断了。

    她看向一旁并不知晓席宴清真实身份的人力资源总监肖池,就见他同样眉心显露纠结。

    沃刻只是霍书的子公司之一,公司内有人知道霍之汶已婚生女,但还有人认为这则消息是谣言,见过席宴清和流沙的人罕有。

    知道内情的人,如她,更不会在公司里传播这样的消息。

    连搬家联系行政那边动用公司资源,秦轻也没多说什么,保密工作一直做得不错。

    除了用车,搬家的劳动力都是外借,根本不会将老板的私事泄露到公司里来,那些外借的人甚至不知道霍之汶为何人。

    所以这么长时间以来,关于霍之汶婚姻状况的说法真真假假地在公司里传了很多个版本,连认为她未婚的都大有人在。

    上午秦轻就跟霍之汶透露席宴清来应征的消息,可除了得到霍之汶那记飞来的眼刀,霍之汶还真没什么别的表示。

    秦轻拿不准老板和老板夫演得这是哪一出。

    她过去觉得霍之汶擅长表演大杀四方,原来云淡风轻也很擅长。

    听着除了自己之外的这几个面试官先后表态,秦轻很快从这些同仁的话里总结出他们对于席宴清的评价。

    沃刻在非工程师职位上一向不在意专业是否匹配的问题,否则简历筛选那关,席宴清就会落马。

    大家好奇的是,以他的工作履历,以及n大和哥大各种在校时的优异成绩,如今想窝在沃刻做个小小的助理,怎么看怎么像是人生遭受重大打击突发精神病。

    席宴清怎么解释的来着?工作最重要自己开心。

    ……

    很显然这个答案并未说服一众面试官,结果是论诚恳度,席宴清被排在第四位。

    助理,还要用得舒服看着顺眼,看脸,他居第一位。

    公司内各总监的助理,至今还未有男性占据分子。

    男助理这种生物……看到面试官里同为女人的winny眼放精光的模样,秦轻很想善心大发告诉她,这个男人觊觎不得。

    但她的职业操守又不允许她出卖老板的个人讯息。

    论经验,席宴清也是居于第四位。

    y那个被花痴影响智商的女人偏向于用他,意愿分明。打分明显给他放水,让别人大旱。

    剩下的人……秦轻扫了一眼,她到底不是扁鹊不懂望闻问切,还真是拿不准这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

    鉴于她和霍之汶之间和谐有爱稳步发展的上下级关系,秦轻觉得她还是投席宴清最为稳妥。

    分居?表面上看霍之汶让她帮忙租的公寓是这么个用处。可万一席宴清即刻就贴过去睡把那公寓变成他们的新家了呢?

    应征助理?以秦轻自诩正常的价值观来考量,有自己的事业的席宴清还真没必要这么憋屈,她只能想到四个字——微服私访。

    席宴清要真是入职沃刻,做霍之汶的助理……那景象,秦轻眼珠一转,旁观欲急速膨胀。

    **

    秦轻发来的讯息就在眼前。

    霍之汶翻转了下手机屏幕,将其倒扣。

    面试结束,肖池肯定最后还会问及她的意见,今天本来她也该现身旁观,可连她也不知道席宴清到底是在做什么。

    他来沃刻,那truth怎么办?

    助理,他能做得来吗?

    情不自禁地想这么多……霍之汶眉一蹙,甩开这些事情。时间已经时近中午,她与人有约,需要出发。

    还不到下班时间,顶层本身没几个员工,下行的电梯里空无一人。

    霍之汶乘电梯刚走了一层,电梯又停在楼下。

    电梯门打开,一个劲瘦挺拔的身影,跃入她的眼底。

    这瞬间,霍之汶只想到一个词——冤家路窄。

    **

    白衬衫,袖口微挽到小臂,下身包裹在长裤里的腿修长笔直。

    霍之汶控制着自己的视线不去看席宴清。

    结束面试的席宴清却没加遮掩,深邃的目光一直直视着她。

    他看得肆无忌惮,霍之汶紧抿唇角,不动声色。

    “我来求职。”电梯上楼层数字飞速递减,席宴清突然开口,“大概已经听说,不过我觉得我应该亲口再告诉一次。”

    搬家那日的分崩离析还在眼前,霍之汶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语气听起来还能这般轻快。

    好像已经忘了那日她给的打击带去的疼。

    “随喜欢,做什么工作是的自由。”她的语调尽量平稳,不似胸腹间那些翻腾凌乱的情绪。

    这样狭小的空间,两人

    的距离过近。

    席宴清身上那种清新的气息涤荡在她鼻端,让她全身的细胞都有如临大敌之感。

    她没问,席宴清却又主动交代:“我一直在看,是因为之前已经浪费了很多看不到的时间。”

    他的话太过直接……霍之汶呼出一口气,心脏不自觉地狂跳。

    她早该知道,如果他有备而来,她不是对手。

    她所有的冷漠都是易推倒的纸老虎。

    递减的数字慢慢变成1,电梯门打开的瞬间,霍之汶听到自己的声音:“随。”

    她的身形很是僵硬,迈出去的步伐也是。

    席宴清在她即将走出电梯的时候,扯出一个弧度美妙的笑容:“那做好准备。不是不爱我吗?”

    前次相见,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不爱,我不是的。”

    现在他说:“我现在来身边,给爱上我的理由和时间。”

    空气好似瞬间凝结。

    席宴清的话慢慢回放,响在霍之汶耳侧。

    等她收拾好表情,只看到男人脸上的势在必得。

    “我有很多时间,等着。”

    她迎着他密无缝隙地盯视看过去,只见他的笑更加春风化雨般柔和:“边疆或者是其他什么人,我给挑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