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憾婚 > 第33章 人道主义
    第三十三章:人道主义

    近年来真人秀节目在国内风生水起,美颜手机即将上市,需要维持在媒体上的曝光率。

    产品瞄准的目标消费群是年轻女性,和现在真人秀节目的主要观众群重合。

    除了沃刻想借助以娱乐和真人秀立台的ntv即将上档的明星真人秀季播节目推美颜手机之外,还有电商想要借此推广新上线的家电频道……ntv高层在广告招商会上,最终宣布放弃明标招商,改用约谈的方式洽谈此次新节目的冠名商和合作伙伴。

    沃刻,仅仅是其中的备选之一。

    霍之汶会带着广告部的下属出席。

    **

    n市每年的六七月份,多为连绵不断的阴雨天。

    经常有人在网路上调侃:欢迎到n市来看海。

    午后还是晴空,傍晚却开始细雨淅沥。

    广告部的四个人挤了一车,霍之汶一早示意他们先行。

    她下到沃刻楼下,等了一会儿,才见到自己的座驾被开过来。

    她已经离开楼下的遮雨檐,细雨打在肩头和发梢,有些潮湿。

    车窗降下来,内里漏出的却不是公司配给她的司机,而是席宴清那张棱角分明的脸。

    她眉微蹙问:“老刘呢?”

    席宴清撑开一把透明伞,几步到她跟前遮在她头顶:“如果我给的答案合的意,能答应我,只要下雨,就会撑伞?”

    天幕晦暗,街边的路灯已经绽开昏黄的光。

    席宴清罕见地戴着一幅黑色边框眼镜,她从没见过他这样斯文却带些俏皮的模样。

    她看,席宴清便伸手推了下镜框,似乎略微有些不自在。

    霍之汶伸出手,语气淡淡的,拒绝听他的答案:“车钥匙。”

    席宴清这次一改这几日的温软态度,不给:“我陪去。”

    “我来开车。”

    霍之汶微抬首,看着他,语调没什么起伏,像在陈述最平常不过的事情:“席宴清,已经好几天了,想看什么或者做什么,时间已经足够了。沃刻不需要玩票的人存在,去该在的位置。把车钥匙给我。”

    她摊开手,席宴清看了两眼,唇一掀最终用他温热的掌心握了上去。

    他的力道强劲,霍之汶抽手,却无法挣脱。

    偏偏他的表情还一副——是主动伸过来,我只好配合握的手的无辜模样。

    “我来做什么,我一早说得很清楚。”他拉着她往车身那里带,“不是一度觉得我能为了复个仇不择手段?那我怎么就不能不择手段地为了追个女人,认真地做一段时间的助理。”

    去他该存在的位置?

    他头脑很清醒,一直知道他最该呆的位置,就是她身边。

    **

    被席宴清攥住的手很热,被他拖领到车身前,霍之汶依旧在坚持:“车钥匙给我。”

    席宴清松开握着她的手,去拽驾驶位的车门。

    无视她的话。

    霍之汶清淡了许久的语气终于有了变化,急厉起来:“去副驾驶位。”

    又似乎是妥协。

    席宴清有些莫名。

    “开车除了制造车祸,还有什么?!”她的语气带些讥讽,席宴清闻言镜片后的双眸却瞬间明亮了起来。

    他顺从地将车钥匙放在她掌心,乖顺地坐到副驾驶位上。

    他蹙眉接受这个结果。其实她开不过是某些路段飞车,一般倒不会失速撞死。

    他也不过只遭遇过两起车祸,怎么她就一副嫌弃得要死的模样?

    好像他开车是犯罪一样。

    **

    霍之汶刚上车,席宴清的手臂又突然伸过来拉拽驾驶位的安全带。

    他倾身而来这两秒,温热地呼吸扑在她下颚上,她的呼吸好像都被烫了一下,微一停滞。

    雨越下越大,能见度越来越低,霍之汶迅疾的车速降了下来。

    席宴清眼微眯,摘掉眼镜,等霍之汶绷紧的神色松下来,才说:“我现在很惜命,会好好开车,别担心。”

    他说得温和无害,霍之汶心底刚不受控制地一软,又听到他说:“刚刚那个,其实可以直接告诉我,是不放心我开车。我虽然最近被冷落惯了,但这种程度的关心,还能承受。”

    ……

    驶过公交站台,霍之汶踩下刹车停在路边:“人道主义关怀。,下去。”

    席宴清不动,认真地回视她:“我会下车,下车可以。不过得在将来,不是现在,不是今晚。”

    她这样一个专一的女人,如果他都不能收复失地,怎么好意思半途下车?

    霍之汶眼色一冷。

    她已经

    定了去春港的机票,去找寻ce9602航班机长周程的太太和儿子。

    她在试着走回去,沿着她离开时的路。

    可他越是对前些时日的分歧轻描淡写,她心底的那头困兽便越想咬人。

    白日他在办公室里说,在想勾引她的办法。

    让她不想见他也克服一下。

    怎么克服?如果爱情是能被克服的事情,世界上又怎么会有那么多痴男怨女。

    现在他又这样直接地挑明她遮掩的关心。

    他的胸有成竹和嚣张,渐渐把她逼到一见他就想揍人的地步。

    思绪被他拨来拨去,她觉得煎熬,必须堵死他的嘴:“从现在开始,说任何一个字,我都会立马开了。”

    “可以,依。”席宴清即刻接受。

    ***

    很多事情并不需要霍之汶亲自出面,但在沃刻的这段时间,她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感受基层的各种情境,稍重要一点的场合,都会亲自上阵。

    ntv的广告部主任是霍岐山的旧友。碍于场合敏感,到场之后霍之汶并未和他热络。

    节目的概念宣传片和嘉宾名单,ntv已经在招商会时公布。

    拿下节目的冠名她有信心,她来,更主要的是希望将隶属霍书集团旗下的星城娱乐的艺人加塞到节目中去。

    ntv的造星实力有目共睹,节目从来不是靠大牌烘托提升人气,而是名不见经传的新人,往往能够通过节目大火。

    星城娱乐主打的一直是如今已经跻身影后级别的顾栖迟,没有能撑场的人气男艺人。

    霍之汶进入霍书集团,最早就是从星城开始做起,知道扶植栽培一个男艺人,对星城未来的发展有多重要。

    所以想把一个小生塞进这个真人秀节目。

    她转过一个又一个贴过来交谈的人,又寻找她需要搭话疏通关系的人。

    整一圈下来,席宴清安安静静地站在她身侧,她的视线不需要转移,就能锁定他的身影。

    该挡的酒,他都接了过去。

    霍之汶不知道他的酒量如此大,脸色竟没有丝毫变化。

    他还是一棵挺拔的树,可她不是攀附上面的藤蔓。

    她想让他停下来。

    她不喜逞强。但两杯酒,她可以自己承担二分之一。

    她不需要他一力肩挑。

    她可以和别人共患难。

    ***

    能有的投注限额广告部早就有数,霍之汶见几个下属和电视台的人交谈正欢,和ntv的总监打过招呼,想要离开。

    一侧身,却见一直在她身旁的席宴清,正往一侧的出口走。

    她定在原地几秒,而后抬步跟了上去。

    他进了男洗手间。

    霍之汶也跟了进去,没有多想,顺手锁死洗手间的门。

    里面还会不会有旁人?

    她不知道。

    有的话,可能得麻烦别人装没有。

    呕吐声并不美妙。

    只是这个结果在提醒她,她的记忆没有问题,他的酒量并不好。

    足足有两分钟,席宴清才停下来,用一双变得猩红的眼望着她。

    小有意外,但并无过于惊讶。

    他动了下唇,没说话。

    霍之汶想起什么,提醒他:“现在可以说话。”

    他笑,一只手撑在盥洗台上:“这苦肉计有成效?”

    霍之汶瞳一缩,叹气:“不需要这样。”

    “哪样?”

    霍之汶还没答,席宴清又接着说:“应该问我难受吗,不然我这苦肉计没头没尾的。”

    既然跟进来,她就配合:“难受吗?”

    他动了下腿,忽然压迫感袭来,将她抵在洗手间的门上,一只手摁在她腰侧,一只手顺着她的脊椎挪移:“为什么跟进来?”

    为什么?

    想教训的那两下,时间已经不短。

    自从在沃刻见到他,她便发现自己好久没睡过这身体,会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