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憾婚 > 第35章 一更
    第三十五章:拦路虎

    昨夜放晴了片刻,今天又是漫天落雨。

    这样的时节,宅邸旁那条河,水位线应该会上升。

    霍之汶已经多日未曾路过那片区域。

    为免惊动霍岐山,连名下的度假村也不能去。

    霍之汶将车驶离地下停车场,停在租住数日的公寓楼前。

    整座城市弥漫着似烟似尘的雾,满街的尘埃也好,喜怒哀乐也罢,似乎都能被不绝的积水冲刷消融。

    但人的心情置身落雨中不见得轻松。

    ****

    亘古真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霍之汶开了雨刮器,让它们在自己眼前摇摆,给自己一个相对清明的视野。

    一垂眸,搁在方向盘上的手关节处的些微青色便印入眼底。

    揍了席宴清,她的手也疼,而十指——连心。

    都说最不解决问题的方式就是使用暴力,但某些时候只动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她喜欢更简单直接的解决方式。

    再抬首,眸间替换上的景色又是漫无边际的水汽,铺天盖地而来像是上帝在难过。

    她看了下放在副驾驶位旁的那一袋伤药,还是决定将它扔给陆地而不是直接扔进垃圾桶。

    自我矛盾?

    也不是。

    人已经打了,但只她可以打,别人不行。

    关注善后疗伤也是她份内的事。

    ***

    一直到truth楼前,霍之汶才拨通陆地的电话:“小六,下来拿件东西。”

    陆地爽快地应下,下楼的过程中还在考虑要不要把truth前台收到带血的人偶这件事告诉霍之汶。

    温九已经报警,他们也已经告知席宴清,每个人都开始防备寄件的人有进一步的动作。

    直觉告诉他,这样直接、赤/裸的威胁和最近因为舆论压力被重启的那则交通事故的责任认定有关。

    truth的那篇报道,声援了大众,挑明了过路车辆行车记录仪里记录下的内容和目前官方说辞以及最初还未了解详情便发出报道的同仁整理的那些讯息中有出入的地方,形势对于逃逸的肇事方,明显不利。

    他更不知道该不该告诉霍之汶,透过温九他得知,在纽约法拉盛时,经常出现在席宴清工作室的摄影师温岭,即将回国。

    虽然已近许久未曾见过,但过去的温岭对于席宴清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他有种来者不善的预感。

    ***

    真得见到霍之汶,陆地却最终一件事都没有吐露。

    让霍之汶徒增担心,他怕席宴清拆了他。

    从霍之汶手里接过那袋药,他透过没有闭阖的纸袋上方看到其中一瓶药水上的标签写着跌打损伤。

    原本陆地以为这些东西霍之汶是要他转交给席宴清的,看到这则标签之后他却有些不确定起来。

    霍之汶很快替他解惑:“有空的时候,拿给师傅。”

    “未雨绸缪?”陆地不断眨眼,在认真地思考。

    霍之汶微摆头:“现在他需要。记清楚,这是买的。”

    她不想做,打一巴掌,再给一个甜枣吃这样的事情。

    “师傅受伤了?对方动作也——”话说到一半,陆地自知失言停了下来,“师母放心,我一定办好。”

    赶时间,霍之汶没太注意到他话里的异常,瞄了下表盘,已经比她平时到沃刻的时间还要晚:“上去吧,我走了。”

    她刚打火,陆地突然又敲了下她已经重新升起的车窗。

    霍之汶降下那扇窗问:“有事?”

    陆地有些犹豫,动了三次唇才最终出声:“我师傅那人可能不善于表达。”

    他蹙了下眉,觉得这么说似乎也不太对:“也不是,他有的时候说话过于直接于是听的人会怀疑,也挺擅长掩饰。很介意的事情,他也会表现得云淡风轻;身体很不舒服,从他外表上也看不出来什么。”

    “有时候嘴也挺硬的。”

    “还会把他自己说得很邪恶,其实也就是吓唬一下我们,从来不来真的。”

    “而且只要有人多对他笑一笑,他就会挺开心了,他的要求其实挺简单的。”

    这么一总结,好像人还挺幼稚的。

    陆地挠了下头,这些话竟然把他自己说得脸有些红:“他年纪也不小了,性格这东西很难改。师母就多体谅体谅他吧。”

    “他说的话不想听的时候,就忍几句。”

    “不想见他的时候,想想那些长得极丑的人,就能发现他脸上的真善美想多看几眼洗眼睛了。”

    “他要是惹生气,也别真得走太远,教育

    下他让他改好,别让他太劳心劳力地追,他要照顾年轻气盛的我们,已经挺不省心了。”

    ……

    霍之汶凛了凜神,看着陆地因为剖白心里话有些紧张而手脚无处安放的模样,心底一热。

    如今这些她都知道。

    连此前晏阳初遮掩的他因席宴清入职沃刻的事情,她也已经从他嘴里逼问了出来。

    这段感情里她也有问题,她希望席宴清更加坦诚,也希望她自己能变得更坚强更好,让他遭遇艰险和经过生命中黑暗的旅程时,即便能强大到轻松解决,至少想到的不是避开她,不让她知晓,而是当时是或者事后,同她分享。

    在他经历喜、悲、难……经历他的生命中重要的每分每秒时,她都希望自己是离他最近的那个人。

    能够给他支撑,给他安慰,给他拥抱,给他需要的她有的种种。

    她理解不了暗自承受,背后付出的“君子”。

    她不希望他是那样所谓“伟大”而隐忍的一个人。

    所以她才走开这段距离。

    给他一个更适合他的她,也希望见到一个不同的他。

    ***

    告别了陆地,整理过情绪,霍之汶驱车走向沃刻。

    美颜手机的发布会就定在后天。

    这则发布会之后,她就要抽身去处理自己的私事。

    沃刻步入正轨,美颜手机推出之后,便能够全盘复苏。

    她也要离开这家子公司,回霍书总部。

    发布会的邀请函已经下发到各大媒体。

    为了邀请函能呈现出特别的设计概念,团队群策群力拿出了一个又一个设计方案,但可惜的是,每一个都不尽如人意。

    最后制作出的放在礼盒里的那则精致的邀请函,背面用透明钢化玻璃制作,封面上是带有现代感的流线条。

    还借用了新晋脱离家族从事萤火虫保护事业的她的密友路染的萤火虫作为元素,扇形的邀请函一开,粘连在封面和封底的透明线条上的数只仿真萤火虫便会扑出,封面夹层附带的电池,足够萤火虫亮至发布会当天。

    一切已经准备就绪,美颜手机的官博也已经开始带话题刷微博热度。

    发布会当天,身为艺人,也是霍家儿媳的影星顾栖迟会在发布会站台。

    大家已经开始期待开放手机标准版预约,能在24小时内拿到什么样的数据。

    ***

    昨日霍之汶已经拿到前往春港的机票。

    席宴清从年初开始接触周家人,可是没有结果。

    她总要也去试一试,才能甘心无果。

    商浔既然是他的哥哥,那么他的死活,他的清白,便和她有关。

    席宴清没有采用非常手段来获得突破,霍之汶愿意相信他没有那样做,是因为周程的遗孀和遗腹子,如今过着本就凄惨的生活。

    她从霍季青那里得来的资料显示,在ce9602航班上的机长周程,能够登上那班飞机,是突然换岗。

    而周太太徐静之从原本的默不作声,到商浔成为舆论的众矢之后突然一改缄默,面对公众开口,字里行间流露的内容却无关周程,而是事关商浔。每一点,似乎都在刻意证明商浔精神不稳定。

    可能一,商浔真的有问题。碍于他身为周程关系相对密切的同事,徐静之不愿做那个爆出商浔存在问题的人,直到媒体的报道铺天盖地的提到这则消息,她才没有心理负担地坦承;

    可能二,她在利用已经成为炮火中心的商浔,遮掩她想遮掩的其他讯息;

    可能三,有人授意她这样做;

    ……

    至于《第三眼》那篇报道的作者杜合欢……

    从霍季青那里得知她和边疆父亲边城的关系之后,遮盖在霍之汶认知上的雾霾开始消散。

    她对于这场空难的认识,也渐渐清晰。

    杜合欢那篇针对性分明的报道,和突然被发现于商浔鲜少居住的蔚蓝航空所属的宿舍内的抗抑郁药,以及蔚蓝航空空难发生时经营不善,力图融资的企图……

    外加商家的千商酒店破产之后,原有的酒店大厦转手被边家收购改建成为蔚蓝旅行社的办公大楼。

    种种迹象联合在一起,让人不得不产生联想。

    ***

    人在悲伤时会有片刻失去理智的可能。

    霍之汶也试图去进一步了解商浔。

    不是不担心,席宴清所抱有的信任,若只是源于使他障目的亲情,若商浔真得如他人描述般和飞机坠毁有关……

    如果他在走一条对的路,但凡力所能及,她一定会推他一把。

    可如果他在执着一条错误的路,她又该怎样去引导他坚定了数

    年的航向?

    霍之汶翻看过商浔的简历,和警方当年的调查结果一样,除了那瓶在航空公司管辖的宿舍区内发现的抗抑郁药,没有任何疑点。

    而按照当时警方公布的处方类药品名称调查,如今已经很难查找药物来源。

    依霍季青这样民间的力量,很难有发现。

    警方后来也再没有公开过案情,很多事情带着太多的未解终结于五年前。

    舆论的力量是强大的。

    警方的公信力当时是已经大打折扣。

    在媒体发布的讯息和网络上层出不穷打着“知情人”旗号爆料的内容面前,警方公开的案情通报,备受质疑。

    即便当初警方的声明之一提到不能证明抗抑郁药却为商浔所用,可又有多少人在见到被扩散被再度编辑演绎的杜合欢的那篇报道之后,愿意相信这种说法?

    很多人相信的是在警方公布案情之前,已经从其他渠道得知的讯息,并且对这种认知深信不疑。

    商浔的蓄意坠机,是挣扎在悲痛消息里的人们难得得到的关于凶手,关于事故原因的线索。

    不是因为人情淡薄,正是遇难者悲惨的遭遇让人触目惊心,人们的悲痛无处纾解,才会去相信人为坠机这样的事故发生原因。

    ****

    等霍之汶到达沃刻,前台竟然没有人在。

    她在电梯口等。

    映在电梯门上的自己有些过于清冷。

    她对着电梯门笑,拍了下侧脸,乌云盖顶了数日,陆地一番话后,她才真得觉得轻松很多。

    她一直知道自己要什么。

    需要的不过是时间和付出来等待收获的那一刻。

    侧边栏上的数字终于变成了1。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霍之汶还没来得及迈步,望进门洞开的电梯内的眼睛,最先看到的是一众身着制服的警察,和跟在其后挺拔颀长的席宴清。

    她眉一蹙,没有多想,往前迈了一步,堵死了大半个电梯门,挡住了电梯内的人,出电梯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