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憾婚 > 第36章 二更
    第三十六章:甘之如饴

    刹那间,电梯里的数人都将目光聚焦到霍之汶身上。

    电梯门开了又要关阖。

    站在靠近操作板一侧的一名年纪稍长的警察摁下开门键,带些疑惑以及警告开口:“麻烦让一让。”

    霍之汶没动,目光清明地看着众人。

    席宴清知道她一向胆识过人,也知道她不会冒犯不配合警察工作。

    可她停顿哪怕一秒,于他,这等待的过程都像凌迟。

    难忍、难耐。

    他站在最内里,身高明显高于身前数人,视线之内很轻易地能看到站在电梯口的霍之汶。

    他动了动手指,拳攥得更紧,声音却很平和:“一点小事,我去说清楚,马上回来。”

    霍之汶绷紧的神色稍霁,侧了下身,电梯里的人即刻鱼贯而出。

    经过她身旁的时候,席宴清将在手中攥了许久的纸条塞到她手里,唇一掀,笑意一样温宁。

    霍之汶张了张嘴,对着众人离开的背影却没说出什么。

    她摊开席宴清塞到她手心的那张纸条。

    “茶水间的咖啡很难喝,建议换掉咖啡豆的品牌。”

    只有这寥寥几个字。

    用的是最稀松平常的口气。

    她禁不住勾唇笑。

    到了这样的时刻,他还记得缓和气氛让她开心。

    ****

    霍之汶没有上楼,她开车紧跟在那辆载有席宴清的警车后面。

    没有紧贴,但隔得距离并不遥远。

    警车拐进警局大院,她便将车停在路旁。

    她也没有下车,拨了个电话给霍书集团的法律顾问之一程玺砚程律师,告知他地点,让他即刻过来分局一趟。

    等程玺砚的这段时间,她在脑海里过滤了一次又一次近来的变故。

    她不知道出现问题引得警察前来问询的是哪一件,这种未知的忐忑感让她心慌。

    好在程玺砚很快现身。

    他来了霍之汶才发现,她甚至没什么可向他转述的内容。

    程玺砚倒是有问题:“男人女人?我不能进去抓瞎,等警察指着某个人告诉我,那是我的当事人。”

    霍之汶没有心情和律师讨教嘴上功夫,将扔在副驾驶位的手机拿出来,被摁亮的手机屏保上,露出的是一个英俊的男人抱着一个小女孩的身影。

    一大一小,很熨帖的画面,带着温馨的意味。

    “这个男人。”

    “我男人。”

    “我先生。”

    霍之汶又将手机扔了回去,无视程玺砚脸上惊诧的神色,“进去再出来的时候,我要他和一起出现。”

    ****

    “kerwin是?”

    席宴清坐在警局的一个小会议室里,对面的警察摔过来一堆监控截图。

    他看了一眼,认得出上面的人——他以及杜合欢。

    “是”,他应下,“那是我用来刊发摄影作品的……艺名,也是我的英文名。”

    “监控拍到的这个男人是?”

    “是。”

    “在上上周和杜小姐一起现身临江的秘林餐厅,而后又出现在国贸顶楼的酒店。杜小姐近来接触的人我们排查过,只有身份未明,骤然出现又突然消失。我们现在怀疑和上周杜小姐遭遇的入室强/奸案有关。”

    席宴清一笑,而后目光一锐:“我只能说,对她的遭遇表示遗憾。”

    四张照片推到他眼前,他扫一遍,发现是四个男孩的照片。

    “认识吗?”

    “不认识。”

    “上上周四,六月十号,晚八点一刻,在哪里,做什么?”

    “在家,哄女儿睡觉,家里的阿姨也可以证明。”

    这样的对话持续下去不会有任何的价值。

    四个男孩只是在案发当晚接过一个匿名电话,而后账号里多出一笔来源不明的资金。

    警方追查过款项汇出的账户,发现是来自上个月因为意外事故身亡的一个人的身份证注册的账号,线索中断,没有办法继续。

    而那个几个青少年接到的电话,来自郊区的某个投币电话亭,附近没有任何监控设施。

    他们排查了杜合欢的所有社会关系。

    锁定的几个目标人物,一个是杜合欢提供,他们排查了数日才摸到身份和行踪的席宴清,另外一个就是和杜合欢存在多年情人关系的边城。

    问询刚进行到这里,突然小会议室的门被推开,分局的队长带着一个人进来。

    ****

    一个从外观来看,席宴清觉得很

    陌生的男人。

    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助理似的人,等他们开口,席宴清才得知对方的身份。

    一个是商陆,他健在的旅居加拿大的大伯商政的养子,另外一个,则是商陆带来的律师。

    上次见面,还是彼此年少,未及十岁的时候。

    此刻相见。对方面貌上的变化带来的陌生感,恍若彼此真的是初相识的人。

    难怪上次和流沙去看望商寅时在他的墓碑前摆放着还算新鲜的花束,原来是另有商家人回归。

    ****

    席宴清不知道商陆做了什么。

    商陆一现身,他便被请出去,恢复了自由,得以离开那个房间,离开这所警局。

    商陆带来的律师还在善后,商陆带他出来。

    他们走得是大厅左侧的楼梯,没有注意到顺着右侧楼梯上楼的另一个男人——程玺砚。

    在即将出警局大门的时候,却见到另外一组没有丝毫心理准备,没想到能遇到的人——边城和他的助理。

    彼此对视,最后各走各路。

    只是边城在他们走过去之后,回头略有所思的打量了几眼。

    ***

    上了商陆的车,坐在后排座椅上,商陆便命令司机开车。

    座驾平稳启程后,商陆这才问席宴清:“认不出我了吧?”

    他用眼角余光再度打量席宴清:“的变化很大,不过从人堆里面挑出来,还是很容易。”

    多年未曾有过联络。

    当初商寅的千商酒店垂死挣扎的时候,席宴清了解的那段过往里,大伯商政未曾有任何实际的作为。

    虽然一半的可能,要缘于商寅当年违逆爷爷的意愿执意离婚,而大伯和爷爷从来是一个战壕里的人,两家从此疏远。

    “好像从小叔叔离异,跟随母亲远走美国,我们便再没有见过。”

    一直是商陆在说,席宴清这才迟迟回应:“是,所以现在这么巧?我刚进警局,随后就到。”

    商陆眼微眯,解释:“父亲关注的动向已经很久,尤其是最近将爷爷分给的股权和自己的投资都套现,又变卖自己在纽约的一切。”

    “他指挥我过来,还让我转告。千商酒店那栋大厦附近的铺位,回收回来,最好拆掉盖殡仪馆。”

    这建议……

    在那个地段,市政规划怎么可能拿到审批。

    可想起刚刚在警局门口才偶遇到的边城,他又觉得没什么不可一试。

    席宴清知道这是开玩笑,可不知道这是大伯商政的原话,还是堂哥商陆自己的演绎:“我自己有分寸,有规划。”

    商陆只是耳闻,觉得父亲的表述兴许夸张:“这么说真得在试图对现今蔚蓝旅行社,原本的千商酒店的地盘形成包围圈?”

    席宴清没有否认:“没有那么大的财力,一半而已。”

    一半算少?

    商陆的质疑都写在脸上:“之前听父亲说起在搞新闻,我以为那才是的志向。像我在纽约能见到的那些照片一样。我以为和父亲活得很不一样,自由自在。”

    搞新闻?大伯商政看来真是关注他已久。

    志向?

    近年来他所做的事情,都是以该不该做为原则,哪里来的志向可言?

    他敬告商陆:“今天谢谢。麻烦转告大伯,既然走不到正面来,就请他以后也不要在背后偷窥我。”

    “当年他既然没有出手挽救千商,现在也不需要帮我拿它回来。”

    商陆将这话理解为对当年商政没有出手相救的怨念,他摇头:“告诉我为什么会卷入这样一个案件,我才能决定是否帮转达。”

    席宴清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对前方的司机说:“停车。”

    他伸出左手去开车门,示意司机解锁:“可以回去问大伯。既然他让来警局找我,自然应该已经知道我为什么被请进去。”

    “如果在n市久留,我们再联系。”

    “如果很快回加拿大,麻烦转告他,无论发生过什么,我希望他健康长寿始终是真心话。”

    ***

    边城出现的时候,霍之汶认出他,便重新坐回车里。

    没多久,又看到席宴清和一个男人并肩一起走出来。

    不是刚刚进去的程玺砚,而是一个……她似乎见过的男人。

    她在脑海里回想,想起这是新晋回归n市的名导演——商陆。

    同姓商。

    她搭在车门上的手,又撤了回来。

    没等程玺砚,她将车径直发动驶向流沙在的幼儿园。

    ****

    回到河岸旁的家,席宴清琢磨了半响,发给霍之汶一条

    讯息:“平安。向老板请假,今天旷工。”

    霍之汶没有回复。

    席宴清也没盯手机空等。

    r寄过来的婚纱前天已经到了,配着一串他手稿上画时便很繁琐的珠串蕾丝腰带。

    缝制这件手工婚纱的sugar特地将这条腰带留作半成品,附带的那张卡片上告诉他,亲手将这条腰带上的珍珠串起,才能更加圆满。

    可他的手可以拍照,可以画画,可以弹琴……做这样简单的女工,还是显得有些笨拙。

    连串了两天,还差很多颗才能完工。

    这样的事情,以前的自己大概会嗤之以鼻,可如今的自己,只甘之如饴。

    时光,实在是一个再奇迹不过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