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憾婚 > 第38章 遗憾
    第三十八章:遗憾

    坚硬的匕首没入席宴清的身体。

    他没有任何防备,反击的动作还没击打向对方的手腕,又感觉到刺入身体的异物,往里推进了一分。

    以口罩遮面的男人身手利落,迅疾地将匕首抽出,在他扣向这人的手腕试图让匕首脱手之际,快他一步,又一刀插向他肋下。

    如果动作更快一点,如果他赶在此人之前……

    席宴清此刻突然有些后悔,笑得有些苍凉。

    衣服和血肉被刺的声音,在萧瑟的风雨声中几不可闻。

    漫天风雨垂在席宴清的肩头。

    虽是盛夏,却冷的人身体发颤。

    他集中自己还没消散的力道猛地往后退了一步,在对方的手臂探出车外想要拔/出刺入他体内的匕首再度刺穿他身体时,大力踢向适才他拉开的车门。

    车门以猛烈关阖的力道,撞向那人的手臂,发出“砰”一声剧烈的碰撞声。

    身体一动,被刺穿的部位,便有更多热流涌出来。

    他冷,可他不能碰这个此刻身体上唯见温暖的地方。

    这两刀过后,风一吹,他忍不住呛咳。

    声音闷在风里,呛咳他用手闷在手心。

    血腥的味道透过鼻端蔓延,缠绵萦绕。

    他没有战,记得这里位置偏僻。哪怕有人在此喊破喉咙,可能也不会得到一声回应。

    用最快的速度回到车上,席宴清赶在那人出车身前,锁死车门。

    那把匕首还插在他身上。

    他不敢轻易拔动。

    微微露在外面的那两厘米锋刃闪着刺目的白光,染着鲜血的颜色。

    他瞳孔一缩,忍着满布周身的寒凉去转车钥匙,车子发动的那刻,他又空出一只手替自己拨120。

    依旧维持的冷静令他自己微微心安。

    他会努力求生,可现在就开始渐渐像蒙上水汽的眼睛,他不知道能让他坚持开车走到哪里,走到离医院多远的地方。

    他得活。

    他的婚纱还没有做好。

    他还得和他的女人睡一次又一次。

    他还得看着流沙出嫁,帮她把关能托付终身的男人。

    这些事交给另一个男人来做,他不放心,也不甘心。

    他报了自己的位置和行车路线,手机还没挂,已经自动脱力垂手。

    他努力咬唇维持着自己的清明,双手死死扣在方向盘上。

    视线之内突然闪过一道强光,霎时,他似乎都能听到耳畔传来的发动机剧烈轰鸣的声音。

    他试图去加大力道踩油门,可脚上的力道是那样轻微,仿佛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后视镜里看到的车灯离他越来越近。

    三秒的时间——他知道对方一定会再度撞上来。

    没有用,跑不掉。

    他透过后视镜目测了下距离,后方车辆的车速那样快,仅凭勒在自己身上的这条安全带,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甩离车身。

    他挪开一只手,握上那把匕首,牙一咬,将它拔了出来。

    剧烈碰撞下,他没办法保证身体不会发生大幅度的挪移。不受控制之下的二次伤害,和将匕首拔/出来可能造成的二次伤害,他只能选择后一种。

    他扔掉匕首的手还没来得及重新握上方向盘,一股巨大的冲力推动他的车子径直撞向路边的绿化带,一直撞向路边一侧的山体才最终停了下来。

    ***

    席宴清咬紧牙关,一动,他知道里面流出来的会是什么。

    有沉重的脚步声撞击在他耳膜上,和着风雨的声音,一下下扯动着他的神经。

    他闭上眼睛,呼吸吃力,可他在尽力平复自己的呼吸,让它听起来和陷入昏迷的人无异。

    车头从一侧撞向山体,驾驶位那侧的门已经被挤压的变形,无法打开。

    失明的日子里,他练就了极好的听力,知道有人拉开了副驾驶位的车门,在车厢内翻找着什么。

    他的思绪毫不混沌,知道此人找的是那把匕首——那所谓的凶器。

    隔了不过一分钟时间,脚步声又再度响起,渐渐远离。

    而后是汽车发动离开的声音。

    ***

    席宴清掀开开始变得沉重的眼皮。

    解开尚能起合的安全带。

    失血让身体不自禁的开始发抖、抽搐。

    他向副驾驶位爬过去,染着血的手搭在副驾驶位的门把上,将它打开。

    而后他想起什么,已经开始变得僵硬麻木的手臂撑在副驾驶位上,在此刻漆黑的夜里,在这撞成了废铁的车内,摸索着寻找手

    机。

    可找不到。

    不知道它随着剧烈地撞击飞向了哪里。

    爬过的那段距离,在驼色的座套上留下了更为暗沉的血路。

    他一遍遍对自己重复:

    不能交代在今晚。

    不能交代在这个地方。

    席宴清,t能这么没有出息。

    他从副驾驶位上滑下去瘫坐在车身一侧,不过五秒,费力地汲取空气无用,他只能张开嘴大力地呼吸。

    可唇一动,冷风涌入,呛咳声便停不下来。

    他咳得辛苦,渐渐声音喑哑低弱,一下下牵动着胸腔和腹部针扎般疼。

    上次和流沙去拜祭商寅,他在墓碑前求得是霍之汶的谅解,和能替商浔翻身。

    上次跟随陆地去庙里上香,他求得是和霍之汶睡到七老八十。

    是因为他的不正经,所以这几年才会连降厄运,不时身心遭受摧残?

    身下的土地阴冷而潮湿,他的目光时而涣散,时而聚焦,闭了下眼睛再睁开,头微侧,便看到一旁的投币电话亭。

    他慢慢地扶着车身撑起自己的身体,艰难地躬身探进车内,在车载音响一旁的置物盒里,摸到了三枚硬币。

    ***

    霍之汶的手机号码他记得清楚。

    拨下那十一位数字之后,拉线声响起的时候,他强弩之末的身体已经贴着电话亭滑了下去。

    他看不到身后,看不到那条似如他肩膀宽的刷子刷出来的红色长条。

    一只手拖着话筒,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唇,无声地咳着。

    霍之汶接起电话的时候,他将一口腥甜费力地吞了下去,揪住自己胸前的衣领,尽量平静地问:“是我,流沙睡了吗?”

    席宴清的声音有些喑哑低弱,霍之汶正站在机场候机大厅里,以为是周围环境嘈杂所致。

    来来往往的人在她眼前聚散,有父女相拥,有情侣吻别。

    隔着听筒,她也说起了谎:“睡了,很安稳。”

    想起接电话前,屏幕上亮起的这个号码前所未有的陌生,她随口一问:“在哪里?”

    “看夜景。”

    “整个n市都在下雨。”霍之汶试图提醒他,声音有些无奈。

    换做男人做宠溺的说出来,都不会有什么违和感,有些许她自己都没发现的宠溺在里面。

    他妥协:“那就当看雨。”

    霍之汶原本走向安检口的步伐停了下来,向着候机大厅的边门走过去。

    她没有说话,席宴清那端也是安静的。

    终于她走到候机大厅边缘,看了眼室外这同一片天色:“从我这里看过去,并不好看。”

    席宴清好像笑了下,笑得咳嗽了一声,声音显得更为含糊:“说得对。”

    很奇怪竟能这样平和的寒暄:“手机发布会都准备就绪了?”

    是。

    可她在这样的时刻做了不负责任的决定。

    且做了再未有过动摇。

    她已经决定翘掉这场发布会飞去春港为商浔寻一个答案,不一定会有结果,她不想在此刻便告诉他徒增一场空:“一切就绪。”

    她思考了一下才说了下半句:“只等成功。”

    她总能让他笑。

    可此刻他需要忍。

    “霍之汶没什么会做不好。”

    他语气里带着几分戏谑,顿了下,又继续说:“我打过来,是想辞职。霍总能——批吗?”

    他终究有自己的事业。

    霍之汶捏了下手指间过去佩戴指环的位置。

    她自然不会拒绝,只是有些迟疑:“好。洗手——”

    “应该的。”

    他迅速地截断霍之汶的话。

    被揍一顿,是应该的。

    “不是,”她却在此刻坚持反省,“我有过分的地方,当时只想不打脸,忘了也许可以少打几拳。”

    还要揍,但是可以相对手下留情?

    席宴清轻笑。

    这个女人……他真是想她啊!

    手中的硬币还剩下一个,可他快要握不住听筒,大概用不上了。

    家里没串完的婚纱,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后续。

    还有一副没画完的画,还有几本没来得及看完的书。

    还有那么多未竟的事。

    可他此刻只能抹一下唇角溢出的血:“那把发布会办得风光轰动给我看,过分的事就一笔勾销?”

    重新走向安检的步伐轻快很多,霍之汶应下。

    紧接着便听到他说:“还有事要做,我先挂了。”

    *

    **

    手臂垂了下来,席宴清看到那个橘色的话筒牵连着电话线荡在自己眼前。

    他没有力气去将它再度拣拾起来,去听一听霍之汶还有没有下一句话要说。

    尽管他那么想。

    他挣扎着用尽最后的力量将手移向自己腹部最早中刀的那个地方,轻轻捂住外溢的血。

    很冷。

    他像一条搁浅了很久的鳞片擦伤的鱼,眼神空洞而涣散,无力地挣扎着,离黑暗越来越近,离光明越来越远。

    无力,剧痛,寒冷,晕眩……没有一个,和被善待有关。

    他迷蒙的眼睛触目所及,电话亭的地面上,都是血。

    好在他穿的是黑衣,不会让别人受到惊吓。

    他撑着自己的神智,和流逝的生命力做斗争,不允许自己睡过去。

    脸色苍白得如同寒冬刚落的雪。

    他脑海里想起自己曾经对陆地说过的话:“这条路不一定要头破血流着走……要懂得保护自己……”

    他是惜命的,他知道要小心,可结果为什么还是向着不可逆转的境地发展?

    为什么他要被置之死地?

    是最近逆转走向的事故报道,是边城,还是过去那些没有处理干净的宿怨?

    ……

    为什么他不能更小心一点?

    他想起他对霍之汶说过的话:“我有很多时间等着。”

    命运要将他变成一个无耻的骗子吗?

    他更想起流沙问他要的在一起的保证。

    如果他真得变成了一个骗子,她们又会不会原谅他?

    一滴泪顺着脸颊垂在手臂上……又有没有那么一个人知道,如果这是尽头,他有多么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