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憾婚 > 第39章 乞求
    第三十九章:乞求

    天气状况糟糕,航班真正起飞,比预计时间晚了一个半小时。

    这些年霍之汶多次经历航班延误,但从没有一次,像今晚这般焦灼不安。

    飞机在慢慢爬升,公司的事务她已经在午后发了多封邮件分别给winny,晏阳初等人。

    霍之汶不知道自己需要在春港停留多久,这个时间,她没办法完全控制。

    下午安顿好流沙,她回了一趟河岸的宅邸。

    飘扬落雨给建筑物增添了些温婉的色彩,多了几许水墨画淡然的格调。

    内里一个人都不在,那些原木家具安安静静地陈列在那里,在室内散出的光格外冷硬。

    她在客厅坐了一会儿,差一点不小心睡着。

    席宴清一直没有回来,此刻想起他适才电话中说的“看夜景”,才知道他在那时在做什么。

    也许陆地已经将东西转交给他,也许还没有。

    她一时兴起回家,是突然后悔对陆地的嘱托,想告诉席宴清一个答案。

    如果他能洞察到从陆地那里拿到的东西是她准备的,如果他问:“是吗?”

    她便认认真真的,不躲不避回答:“是我。”

    如果他不问,她会告诉他,他该问她一个什么样的问题。

    然后她会说出这个答案。

    可惜的是前往机场前一直没有等到他。

    不过未来还长,总有等到的那天。

    她已经明了自己对于爱人要求严苛。

    这一次是她走得太快,急于求成,还是要停下来等一等他。

    言不由衷不是一种好的体验。

    她不喜欢。

    她要终结这样的局面。

    当终则终。

    ***

    风雨飘摇,路旁繁茂的枝桠像是轻飘飘的线,在暗黑的夜里荡成弧度明显的曲线。

    雨滴拍打在救护车的车窗上,车内的医护人员每个人的表情都是如临大敌的模样。

    “脉搏超速。”

    继而报出一个过百的让人心惊的数字。

    “血压速降。”

    “呼吸困难,支气管积血……”

    ……

    躺在急救床上的男人,面色苍白,皮肤触感湿冷。

    他此刻赤/裸的呈现在医生面前的胸膛,上身伴有大面积的渐渐成形的淤青。

    像是胸腔猛烈地撞向某处所致。

    如果有骨折,器官内挫伤……后果不堪设想。

    下腹和右肋有两道开放性的伤口,伤口齐整,切在他白皙的肌肤上,和那些粘满的血一样,刺眼嚣张。

    其中一道伤口的位置——年轻医生的眉蹙得死死的——在肺。

    有人电话联系医院的手术室:“车祸加穿透性刀伤。怀疑有胸肋骨折,肺挫伤,血气胸。大量失血……很严重……。”

    而脏器长期失血过多,极易引发多器官衰竭。

    到时候便是回天乏力。

    男人的眼无力地阖着,睫羽不断地颤抖,昭示着他在不断挣扎的顽强意志力。

    很严重那三个字落下,他的睫羽颤动的频率更快,好似车内的话他都听到了一般,更竭力地挣扎。

    不肯放弃。

    急救车上的医护人员都见到了被血溅的电话亭,难以想象这个男人竟然没有彻底的昏迷休克,而是死死挣扎维持着一丝清明。

    套在呼吸面罩下的脸,被他呼出的轻微雾气打得模糊。

    他的胸腔痛苦地起伏着,力道一次比一次轻微。

    他的唇微开,唇畔不断有细微滑落的血迹,顺着他的唇角一直流到他身下浅色的床单上。

    那朵绽开的血花越来越大,妖艳无比。

    换做体质体格和意志力差的人,也许这已经是一具尸体。

    这样的伤,他清醒着,每分每秒都要承受非人的痛苦煎熬。

    护士给他打气:“先生,坚持住。”

    “一定要撑下去。”

    “想想的家人。”

    “医院马上就到,请撑到手术台。”

    就在此时,搭在床侧的医生的手,突然被找回丝丝气力的男人用尽力气握了一下。

    虽然他用尽全身力气,也不抵缚鸡之力。

    医生看向他面罩下苍白如雪的脸,见那双闭阖的眼睛突然露出一条极细微的缝。

    男人似乎想要开口说话,可没有任何声音。

    他一动,只从唇齿间呛出更多的血,尽数如血雾一般喷打在面罩上。

    让人触目惊心的画面里,只见血出,不见气进。

    他无声垂死一般地咳着,全身只见唇机械性地张阖,而后只见张开,不见回闭。

    他青白的脸色渐渐转换,浮上濒临窒息般的颜色。

    适才闭阖的眼眸,此刻空洞地开着,目光涣散,眼眶赤红,像是曾经热泪盈眶却又死死逼退了回去。

    谁都看得出来,这个男人在拼命活下来。

    即便如滚在刀刃般疼,他也在努力地艰难跋涉走下去。

    即便每一刻的清醒都像是生不如死的受刑,即便那如凌迟一般看着自己渐渐力不从心的支撑,他也不愿意放弃。

    他答应过他的女人,说好了有很多时间,那是他给出的承诺。

    承诺都是要兑现的,不然算什么承诺。

    从前游走世界的摄影师kerwin帮过很多的人,他路过很多食不饱衣不暖的人的生活,帮过又走。

    从未声张,没有求过回报。

    他后半生只打算做一个叫做席宴清的男人,时间为什么不能帮一帮他,让他多留一会儿,多握一分希望。

    他答应了他的女儿,说好了在一起,他不能先一步躲去冰凉的墓地。

    他想做她的榜样,让那个小小的人,窝靠在他的肩上。

    可撑下去是这样难。

    撑到他所有的生息将要耗尽,几乎再不能坚持的时刻,他的耳边钻入的那道他已经没有力气听清楚的声音,还在重复着那同样的几句话:劝他坚持,告诉他医院马上就到。

    这谎言是善意的。

    他这样狼狈地想活,可还是眼前慢慢暗下来,耳畔听到的声音,就此戛然而止。

    ***

    夜渐深,妹妹温九睡着之后,温岭抱臂站在阳台上,看着n市这不绝的风雨。

    除了温九,这座城市欢迎她的只有这风这雨。

    她看得入迷,突然握在手中的手机开始震动。

    陌生的号码,固执地打来第三遍,她才接了起来。

    听到电话那端的人说的话,凄风苦雨似乎瞬间穿透了闭阖的窗,直直打在她身上,让她失掉所有的温度。

    ****

    不过一刻钟,等在医院的交警见到一个狼狈的女人,穿着一双居家拖鞋,在急诊大厅内横冲直撞。

    温岭在同一时刻看到了不远处身着制服的男人。

    她拔着沉重的腿向此人靠近。

    走近了,见到那人手里拎着一个透明袋,里面装着一个破碎的眼镜,和一个沾血的手机。

    “是这个号码出事前的最后一个联络人。”

    她听着对方平静地阐述席宴清的车祸。

    听到对方说据医生判断,不止是肇事逃逸,还有刀伤……

    这个警察说了很多,提及涉及刑事案件,席宴清手机内的数据警方已经备份调查。

    她好像听了进去,又好像没有。

    “他的意志力很顽强,手术已经持续了三个小时。”

    这人脸上的神情,似乎在说“节哀顺变”。

    温岭变了脸色,死死咬牙忍下说让他“滚”的冲动。

    怎么可能节哀。

    反目成仇,也得是一辈子。

    *****

    温岭拿着席宴清在事故现场留下的为数不多的东西,坐在手术中的手术室外。

    她想笑,可扯不动嘴角。

    不过数小时前,席宴清还一副同她老死不相往来的模样,完整无缺地离开她,她看着他越走越远。

    可此刻,他竟然躺在里面,除了她,再没有旁人知晓他命悬一线。

    当初他在纽约的那场车祸,她和陆地在手术室外等了整整12个小时。

    如今,又得等多久?

    她温岭前世是杀了商家多少人,害了商家多少条命?

    她负了一个商浔,商家用一个对她动不了心的席宴清,已经加倍报复回来,次次让她无力安生。

    该帮他通知那个女人?

    那个一度被她视为感情里的第三者,突然出现绝了她一切拥有他可能的女人。

    她没有动作。

    她了解席宴清。

    如果让他自己选择,他不会让那个女人面对可能的诀别和等待的煎熬。

    他躺在那里,恐怕即便想一想,都会心疼。

    此刻她站在这里,想着他会心疼另一个女人,竟然没感觉到丝毫嫉妒。

    只觉得眼眶潮湿。

    ***

    漫长的夜已经过去,距离席宴清进手术室已经11个小时。

    温岭见一袋又一袋血浆送进手术室。

    那灼伤了她眼睛的颜色,她

    看一眼,只徒增恐惧。

    进出手术室的医生,隔一段时间向她说明一次情况。

    她不去看那些病危通知单。

    她听着那些术语,那些被提及的属于席宴清的心、肺、肋骨、血……觉得自己似乎患了听力障碍。

    好像听到了,但她无法理解那些话的意思。

    她只记得,她听到输入他体内的血,又透过他的唇被咳了出来。

    她没有办法再站下去,见到医生眼里悲悯的神色,脸一凉,她才知道眼泪已经爬满了她整个面庞。

    如果她能和他说一句话。

    她要求一求他,求他不要死在她眼前。

    别这样报复她辜负商浔。

    ***

    周太太徐静之带着儿子居住在春港一个再简朴不过的郊区院落里。

    霍之汶从凌晨五点,等到六点半,才见到那扇门打开,露出一张她在资料里见过的徐静之的脸。

    徐静之对陌生人很是警惕,大概她是女性,对她相对放松一些,可依旧动作迅速,想要再度关门。

    霍之汶察觉到她的意图,没有紧逼,赶在徐静之关门之前递上一句,介绍自己的身份:“我是商浔的妹妹。”

    她没有过多赘述自己的身份,这几个字,足够徐静之了解她的来意。

    那扇门没有留情,霍之汶在这个院落里从凌晨一直站到天色迟暮的晚八点,才等到徐静之再度打开门。

    这个年纪长她一轮的女人,站在门内静静地看着她,迟迟没有说话。

    霍之汶尽力冲她温和地笑,拿出最大的善意:“周太太,我没有恶意。”

    或许是她的气质此刻温和清澈,又或许是她的举动让徐静之不忍,徐静之最终让她进门。

    这里距离n市遥远。

    徐静之母子所住的这套房子,面积不算大。霍之汶进门之后,才发现内里的布置也很简陋。

    徐静之将儿子在内熟睡的那间房的门关上,盛了一碗面摆在霍之汶眼前。

    “在外面站了一天,不嫌寒酸的话,吃一点。”

    霍之汶接过这碗看起来做工精细,但配料简单的面,在徐静之满前安静地吃了起来。

    她不挑剔食物,没有任何勉强的意思,徐静之在她将要吃完的时候突然开口:“商浔没有妹妹,到底是谁?”

    霍之汶解决掉整碗面,轻手搁置好碗筷:“不知道我是谁就让我进来,万一我对不利呢?”

    徐静之摇头:“不像坏人。是谁?”

    霍之汶从自己带来的文件袋里抽出一张照片,指着上面一个笑得恣意的男人说:“照片里这个笑得很好看的男人,是我丈夫。”

    那是从霍季青搜罗来的资料里找到的,席宴清和商浔的合影。

    “商浔是他的哥哥,我自然是商浔的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