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憾婚 > 第46章 烟火
    第四十六章:烟火

    霍之汶和席宴清回家时,流沙已经等不及,在陈妈的招呼下解决了晚饭,甚至时间充裕到洗完了澡。

    他们离开霍宅时,街边的石板仅仅隐约可见落雪的痕迹,回到河岸这座小院后,透过窗却已经隐隐能够看到室外那一抹夜色下黯淡的纯白。

    流沙腻在席宴清身旁。

    席宴清吃得很慢,流沙盯着他的动作看了半响,转而拿起一旁的瓷勺开始从他的白骨瓷碗内舀起细粥喂席宴清吃。

    他自己吃一口,流沙再喂一口,画面很是和谐。

    和谐到霍之汶旁观了半响,觉得自己有些多余。

    ***

    年会上没有吃任何一点东西,霍之汶迅速地解决完晚饭,随即把流沙从席宴清身旁拎起来,一直将流沙提到她的房间里去。

    她举止利落,好像流沙就是一片轻飘飘便于移动的羽毛。

    流沙被她提溜起的瞬间没吵没闹,反而笑眯眯地跟席宴清挥手:“爸爸,我不帮你了,你慢慢吃。”

    霍之汶把她拎上床,塞进被窝里去:“明天是春节前最后一次去琴行,需要早睡。”

    流沙冲她挤眼:“好。妈妈你亲我一口,然后出去时记得替我向爸爸说晚安,我刚刚给忘记了。”

    霍之汶伸出食指轻柔地戳了下她的额头,而后坐在床畔,俯身在流沙脸上啄了一口:“明天妈妈陪你。”

    她而后指指流沙床畔角柜上企鹅造型的闹钟:“熄灯号马上就要吹响了,快躺下。”

    流沙抬手在耳畔敬了个军礼:“保证不违纪。”

    霍之汶最后拿掌心贴了下她的脸颊,而后缓淡一笑,起身回到餐厅。

    ***

    霍之汶乍一回归,席宴清刚好解决完手边那碗粥。

    他这数个月的饮食有严格的限制,一方面来自医嘱,另一方面来自霍之汶的严苛谨慎。

    粥因为所用食材有所限制和添加了几味药的关系,即便有陈妈出色的厨艺作为赔垫,残留在他舌尖的味道依旧算不上好。

    席宴清咬了下唇,想起霍之汶适才拎走流沙时“绝情”的模样,又觉得口腔中的气息没那么苦涩:“我刚刚在考虑要不要剩一点等你出来再吃完。”

    “然后?”霍之汶靠在餐厅吧台的酒架上,挑眉问。

    席宴清点头:“你把流沙拎进去,不是为了做她刚才做的事情?”

    霍之汶眸一闪,没有否认:“所以你为什么不配合?”

    席宴清表情无害、声音无害,告诉她:“配合。”

    “但是想吃些更合胃口的东西。”

    这样一本正经的神色和口吻,很能激发人想将其撕碎的谷欠望。

    陈妈还在不远处的洗碗机旁工作,霍之汶慢慢向席宴清靠近,刚迈了两步,他用更大的步幅向她反逼近过来。

    霍之汶正琢磨先从他身上哪里开始下手好,席宴清的手臂强势地圈在她腰侧,将她拴在他身畔。

    他一路勾着她的腰将她带进客厅,带到玄关,拿起挂在一旁落地衣架上的大衣披在她身上,提醒她换鞋,而后拖着她的手把她拉出院外。

    满地浅薄一层落雪,天空中依旧有多角雪凌坠落。

    春节临近,院外紧邻的云舟河,河面边缘也结了厚厚一层冰,只有河中央尚见流水,未曾冰封。

    沿河的这些院落都是旧时人家的模样,站在岸堤上,能够看到岸两侧接续不断的红灯笼。

    飘渺的红光散在夜色深沉的天幕下,像是闪烁的星火,高高挂起,一亮恒久。

    很久不曾这样肩并肩,手握手慢慢走在路上,霍之汶替席宴清立起毛衣的衣领:“图谋不轨?”

    他答得随意:“心情好,压马路。”

    “傻。”霍之汶鄙夷,拍了下他的脸,“今晚寒气比前几天都重,等你烧成傻子,连心情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是冷。”席宴清突然扯开自己长羽绒衣的拉链,将霍之汶整个人包进他的衣服里,他的前胸,贴着霍之汶的后背,“这是祖宗传下来的,最原始,也最有效的取暖方式。”

    “扯。”霍之汶拆台,且有后文,“扒掉你身上现在穿的衣服,才是。”

    席宴清咳了下,笑:“我本质上还是个腼腆、羞涩、内向的男人,当街裸/奔这种事情做起来有些困难。”

    “不过我这衣服穿了,的确是想让你扒下来。”

    他抬手摸了下霍之汶的耳垂:“忍一会儿,回去再给你。”

    霍之汶抬脚迟滞,刻意踩了他一下:“忍得不是你?”

    “真理在你那里,是我。”席宴清痛快承认。

    ***

    这样一条古朴的路,这样的气温,身

    旁是同一个人,霍之汶想起多年前初次见到席宴清本人的那个雪天:“当年在佛外面,你摔在我眼前的时候,我在想——”

    “怎么不摔得更狠一点?”席宴清打断她。

    他们从来鲜少提起往事,也很少过问彼此的过去。即便在边城那件事之后。

    “不,是为什么不是脸着地。”

    席宴清也差点踩到她:“还是低估了你的善良。”

    他说反话,霍之汶在前,他在后,瞪不到他。

    “我记仇,滚滚咬了我,它的主人看热闹一般。我当时没打你,已经开恩。”

    席宴清一副深感遗憾的模样:“太可惜。打成的话,我一定让你。”

    霍之汶如今舍得戳他伤疤:“提醒一下,你那时双目失明,本就打不过。”

    她的语气里都是自信,仿佛这是再理所当然的一个结论。

    “中学的时候”,霍之汶突然换了话题,“我坚持寄宿,每晚下晚自习之后,就这样踏着夜色一直走一直走。如果我知道今天走在我身边的人是你,当年在酒吧内,我不会让自己只身走出去。”

    她话落,席宴清忽然放开从背后拢住她的手臂。

    霍之汶刚想回身,他已经整理好衣服走到她身前蹲了下去。

    “别只看,上来。”

    霍之汶拒绝:“不行。”

    席宴清拍了下自己的宽阔的脊背:“第一,我现在已经恢复得很好,不会亏待勉强自己,我背的动你。”

    “第二,你抢了太多该我说的话,我总得抢你想做的一件事。”

    “成全一下?”

    这件事就是背她走这段路?

    霍之汶怔了下,记起自己当年在见到他的初个夜里,问过他是否要她背。

    那个时候更年轻,还会冲动,还会心血来潮。

    如今在商场上摸爬了这几个年头,还没伏上他的背,她已经开始想要嘲笑自己。

    ***

    将霍之汶的重量都覆在脊背上,席宴清这才开始回应她的回忆:“中学的时候我已经离开这个国家,后来带我离开的母亲去世,因为我哥——商浔,我回来待过几年。不长,很快又离开。”

    “然后出现了你熟悉的那个kerwin。走过很多地方,都没停留太久。”

    都是过客,从不是归人。

    “中学的时候,如果你遇到我,应该会很嫌弃。”

    席宴清突然自己笑了起来:“那个时候我只认字母,不认人。还擅长打架。”

    霍之汶摸了一下他的后脑:“差不多。没有人知道我是霍岐山的女儿,中学的时候我有很酷的短发,比很多男生还要挺拔的身高,田径倒是好手。偶尔受人所托欺负一下男生,通常两耳不闻窗外事。”

    好像生来匹配。

    幸好那些年他人有眼无珠,幸而那些年他们对他人的示好敬谢不敏。

    霍之汶没有问起,但席宴清此刻突然想要向她解释:“我先认识你,才知道霍之汶是你。”

    “就这一句?”

    霍之汶听着席宴清清脆的脚步声,突然问:“觉得你要没戏会英年早逝那晚给我打的那个电话里,有没有什么想说的话,最后咬牙没说出来的?”

    “……没有。”

    “确定?”

    “确……定。”

    “今年你在重症监护室度过的那个生日,我一直有礼物打算送你没有合适的时机。有没有?”

    “礼物有是可以,那个真没有。”

    “想用嘴开蛋壳?”

    噢,说他嘴硬……

    席宴清眸一动,笑:“那话不好听,所以当时才咽了回去。”

    “说说。”

    “我要是躺平了,想让你记得来奸个/尸再送我到地下去,不然我死不安宁。”

    霍之汶:“……”

    她从他背上跳下来。

    有进步,没说“滚”字,席宴清看了眼腕间的手表,还差一分钟,才到九点半。

    不知道司机老刘办事是否稳妥。

    他改为拽着霍之汶的手,又开始“真诚地”压马路。

    “知道你整晚都想吐槽我幼稚,这叫年轻的心。懂?”他笑得像暗夜骤降星光,明亮纯粹,“这样幼稚的事,每天做一件挺好。”

    “路上的人可以看看我们,我看看你,你看着我。走这一段,还能强身健体。”

    他的理论总是既让人觉得牵强附会,又能被解释为合理。

    他站在靠岸堤那一侧,霍之汶转头看他,几乎在她眼眸中盛满他的笑的同时,她视线之内,他的身后,腾空而起大片璀璨绚烂的烟火。

    youshen

    g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