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憾婚 > 第48章 二更
    第四十八章:骗

    流沙学琴的地点距离霍书集团总部不远,清晨霍之汶将流沙送到琴行。

    流沙每次至少要待足两个小时才会结课,霍之汶跟进去和老师问候过,见时间还早,又绕道霍书集团。

    让她意外的是,刚拐进霍书的行政大厦楼前,就见一旁的停车位上,趴着一辆她并不陌生的jeep大切诺基。

    车身一侧还带着没有清洗干净的泥泞,昭告世人车主驾车前往过环郊或者山区。

    这辆大切诺基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方。

    霍之汶将车停在一旁,下车向它走过去。

    隔着十几步远,她已经能够看清车内的情形。

    坐在车内驾驶位上的人,正抬起胳膊搁置在他的前额上,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思索什么,似乎很是疲乏。

    霍之汶敲了下车窗,内里的人仿佛被惊醒,见到她的那一刻,眼神变得澄明,神情也忽然柔软起来。

    ***

    边疆没抱能在这里见到霍之汶的希望,此刻她站在他身前,他连熬了数日,总觉得眼前的景象有些恍惚,并不真实。

    他降下车窗,刚想开车门,又想起这里是霍书的总部,霍之汶并不适宜露天长谈,想往车下迈的腿又收了回去。

    “复工了?”他隔着降下的车窗开口,故作轻松。

    此刻近看,霍之汶才见到他眼底的青黑:“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刚从包的那片山出来?”

    “是”,边疆开了副驾驶位的门,示意霍之汶上车,“没急事吧?不急上车聊几句。”

    他的状态不算良好,有些颓败,霍之汶挣扎了数秒,还是坐了上去。

    霍之汶乍一落座,边疆就自嘲道:“很长时间没见了,我这吹了半年山风,沧桑到可以做你叔叔了。”

    霍之汶侧身盯着他:“你做流沙的爷爷,还是太年轻了些。”

    她吸了口气问他:“碰巧路过这里,还是有事到这边来处理?”

    边疆呵了一声:“一时兴起,随便来碰碰运气。”

    “我老头儿说得对,离了边家,我还真什么都不是。这菜也不是那么好种的,弄得那片山整日鸡犬不宁,是真的鸡和犬。什么时候流沙有空了,我带她去感受下大自然。”

    霍之汶没有拒绝:“看流沙的意见。”

    “心情不好?”

    边疆否认,戳自己的唇角:“没看到这儿快掀车顶上去了吗?心情很好。”

    边疆并不是死缠烂打之人,很有分寸,霍之汶从来都和他将私人感情交代地很清楚,他不会无事叨扰。

    他和她一样,也是怕麻烦别人的人。

    霍之汶蹙眉:“说实话,发生什么事了?”

    边疆揉捏自己的太阳穴:“真没什么大事儿,不要想太多。”

    他不过是有很多心情想要和人分享,却找不到合适的对象。

    发小要么投身军营,要么远隔重洋;亲人,所有的烦恼皆因此而起;看上他的小姑娘?既然不打算在一起,何必给人希望。

    也只有霍之汶,他可以来了再走,他不多说,她也不会逼问到底,不会敷衍地安慰他。

    可他没有办法说真话。

    一个男人,要怎么持续对倾慕对象诉说家丑,除非他疯了。

    虽然他也的确在日渐被逼疯的道路上。

    他不能对她说,他的母亲后知后觉终于发现了父亲的出轨,他也不能对她说,母亲前去对峙第三者杜合欢无果,开始借力他的姐姐整治杜合欢,甚至通过调查,波及到杜合欢的心上人,甚至将人暗算进医院。

    他更不想面对家里那些在漫无尽头的争吵中被砸烂的客厅。

    他对于边城抱着的那最后一丝希望,还是轻易便破灭了。远在半年前,他还在为边城的安危奔波游走。

    可看起来,边城并不需要。

    他原有的世界,他熟悉了多年的生活环境,近乎分崩离析。

    ***

    边疆沉默的这段时间有些长,直到霍之汶抬手扔了一个不知什么东西到他眼前,他才回神。

    边疆顺着那个在他眼前划了条弧线的彩色物体落下的方位看过去,才发现,那是一块儿水果糖。

    霍之汶神色未改:“哄流沙的,尝尝?”

    边疆忍不住笑出声,一时间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和眼睛:“我这是做梦,还是确有其事,你给我发糖?”

    霍之汶点头:“你的注意力不知道漫游到哪个星球去了,纯属无奈之举。”

    四目相对,边疆看到她一如既往澄澈的双眸,知道这就是事实。

    “年后我上山,得窝在上面很长时间。”

    他只说到这里,放在车前窗玻

    璃后的手机嗡嗡震动。

    边疆扫了一眼,上面显示的名字是——边策。

    他的姐姐。

    边疆挂掉边策的电话,继续说:“到时候又得有段时间,偶遇不着。”

    他话刚落,边策的电话又再度拨过来。

    边疆顺手再度挂掉,这次他向霍之汶解释:“我姐。最近她闲着找人收拾了一个人,没想到收拾到她旧同学身上去了,这会儿正痛心疾首,在想办法补救。”

    霍之汶也是知道边策这个人的,她和商浔一样是机师,只是并非任职于蔚蓝航空,而是从南方最大的国营航空起步,没有依靠边家的任何资源。

    堂妹霍灵忧的男朋友宋松,和边策关系甚笃,她曾在霍灵忧那里见过边策一次。

    她知道女飞鲜有,留意过边策这个人。

    边疆提了下边策,而后又绕回正题:“进山之前,有件事想告诉你。”

    “你说。”霍之汶痛快问道。

    他略一迟疑:“kerwin那个人,你有多了解?”

    她没有犹豫:“全部。”

    “好”,边疆笑了下,“我本来想揍他一顿。之所以没有,是为了流沙。”

    “我和边城再没有感情,到底还有血缘联系,恫吓也是在威胁边城的生命。我不知道是谁就算了,既然知道,不可能无动于衷。”

    可他也忍了,没有任何动作。

    既然霍之汶当初阻拦他,也说明那个男人,不会直接取边城的命。

    “你选择保护他,我现在也放弃为边城费心。我干涉不了边城的任何决定,他做过什么,我也没有兴趣再去了解,更不能圣父到父债子还。”

    “我想告诉你的是,边城从几个月前,就在调查他。”

    几个月前?霍之汶想起杜合欢的那起强/奸案,当时在警局,边城进,席宴清出。

    边城曾经和他碰过面。

    她坐在街边的车内,远观他们擦肩而过。

    冬日的烈阳有些刺目,霍之汶在此刻看不清边疆脸上的表情:“为什么告诉我?”

    “可能我正恨着边城?”边疆目光有些凌乱,“你该不会以为是因为你吧?汶汶,你没那么大魅力让我完全放弃边城。到这一步,只是迟早的结果。”

    ***

    晏阳初不知道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这魅力大到不断给他带来恶果。

    数日来霉运不断,不断被人暗算莫名其妙被修理就算了,停车场以为遇到个热心路人送他去医院,没想到这路人做完“雷锋”这些天,还不过瘾,一直跟踪他,跟踪到上了瘾。

    他每日医院换药,沃刻上班,酒店公寓休息。

    对方便跟着他医院、沃刻科技、公寓三点一线跑。

    那辆大块头儿的牧马人每天跟在他的车身后,连他雇佣的代驾司机,在被他雇佣三天之后,都问他牧马人里是否坐着他的宿敌。

    他的胳膊上还打着石膏,眉骨一侧还贴着一个ok绷,脚踝轻微扭伤,走起路来和玉树临风关系不大。

    晏阳初自知如今的外观不慎美妙,可没想到他忍了几天下车之后直接奔到对方车身一侧去敲车窗的时候,车内的人突然着急忙慌地摸出墨镜挂在脸上。

    他一向不怎么记人的长相,现在此人用墨镜遮住大半张脸,他还真就突然想不起来停车场和急诊室里见过的那张脸到底是什么模样。

    “为什么跟着我?”

    晏阳初的语气有些凉薄,边策眼睛生涩。

    为什么?

    总不能告诉他,她帮老母教训第三者,自作聪明地教训到第三者的白月光身上,结果发现此白月光竟然是她尘封多年不见人影的朱砂痣?

    而且还是在她暗爽他被修理之后才发现的……

    更悲剧的是,这颗朱砂痣此刻大概还以为她是跟踪狂外加精神病患者,且对和她曾经同窗毫无印象,完全没有认出她来。

    边策开始胡编乱造:“我是个写手,正在寻找写作素材,前几天停车场偶遇你。看到你掉落的名片,觉得你挺适合男主角标配,所以跟了下看看你平时都出入些什么地方,这样写出来才能更贴近生活。”

    晏阳初蹙眉,沉默。

    似乎在思考她话的真实性。

    边策刚想阐述她要给以他为原型的人物描绘一个怎样的绚烂人生,就听到晏阳初比适才还要冷酷的声音:“写手?”

    他视线钉在她的墨镜上,而后微一调转对准边策挂在车顶的平安符……边策跟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然后就看到她自己被贴在那张平安符上的照片,穿着南航制服的照片。

    yousheng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