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憾婚 >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疯

    音符在流沙指尖跃动。

    霍之汶回到钢琴教室的时候,还在想边疆的话。

    也在回想数个月前,边疆提及边城时的语调。那时他话里有焦灼,有担忧。

    不知道近来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对边城彻底意冷心灰。

    她和边疆是一个战壕里爬过的人,意志力和责任感是他们这种人身上最不缺乏的东西。

    改变初衷难,放弃什么也难。

    可如今他话里行间,像是边家和边城的事情,再也和他无关。

    那颗玩笑间送给边疆的糖,是她唯一能给的安慰。

    多了,不利于他放下;少了,会让心冷的他更加失落。

    能给一丝宽慰,她自是不会吝啬。

    **

    整冬最寒冷的时日已过。

    于蔚蓝航空,于边城,怕是近来才是最焦头烂额的日子。

    蔚蓝航空近年内的运营状况,霍之汶已经看过详细的报告。

    霍书集团并未牵扯进民航业,可也许是蔚蓝航空近来资金链紧张的问题日益严重,所以才会试图接触多家企业寻求转机。

    边城执意发展民航事业人尽皆知。

    如同他早年通过媒体树立的慈善企业家的形象,被传播至大街小巷。

    他从始至终善于利用传媒的力量。

    他打造了一个有着慈悲心和梦想的商人,这也是为什么当初ce9602空难后,对于航空公司和经营者公众相对宽容的原因。

    他不惜一切代价誓死保住蔚蓝航空,甚至妄图进一步扩大蔚蓝航空的业务量,无米却坚持大火为炊。

    蔚蓝航空在银行那里已是债台高筑,信用直线贬值。为了解决难题,他竟然想出了采用“高/利/贷”的方式解决资金流困境的问题。

    试图抵押蔚蓝置业在建的房产楼盘蔚蓝星花园,向多家集团借款,甚至不惜提出转让蔚蓝置业100%的股权。

    业务涉及金融投资的霍书集团,是他的意向目标之一。

    蔚蓝航空以资金困难为名,多年累积下来如今已是高额欠税,空客和多家油料公司追讨欠款的步伐也从未止息。

    蔚蓝星花园和蔚蓝置业的估值摆在眼前。

    淌这摊浑水或是置身其外,于她并不是一个选择上的难题。牵扯到蔚蓝航空,她最想知道的问题,不过是航空公司公告坠毁的ce9602航班,到底在哪里,那些失踪至今的人,到底埋骨何方。

    **

    流沙看出霍之汶有些走神,课结束了,亦步亦趋地跟在霍之汶身后,小心地握着霍之汶的手。

    步伐欢快,眼底的笑意俱是烂漫。

    上了车,她才语带笑意说:“妈妈,接替丛老师的这个新老师说你很好看。”

    霍之汶侧身对她眨眼:“那你记不记得谢谢他?”

    “有”,流沙拍手,“我谢过他,还告诉他,爸爸比他好看。”

    霍之汶点点头,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流沙,有的时候我们要多给别人些肯定。”

    流沙直直地望进她的双眼。

    却见霍之汶眸光一闪,说:“不过刚刚你做得对。该打击时,也不能手软。维护你爸爸,才是好流沙。”

    她话刚落,突然铃声骤响。

    是她公务用的那个手机发出的铃声。

    霍之汶搁在方向盘上的手一松,眉一凛,流沙已经替她将包打开,取出正在欢唱的手机。

    她接了过来,揉了下流沙的脑袋,看到屏幕上闪着的是一串陌生号码。

    霍之汶还没有接听,另有一条线插了过来,来自霍宅的叶姨。

    她刚想接通叶姨的电话,那串陌生号码停掉之后再度闪了起来,占满屏幕的二分之一。

    她还是摁下了接听。

    内里霎时传来一个带些阅历,温和慈爱的声音:“之汶?”

    她几乎瞬间便辨认出电话那端的这个来电者的身份——边城。

    ***

    霍宅,客卧。

    霍岐山眉眼间仍是不郁之色,被他召唤而来,副业为霍家家庭医生的晏沉,无视他眸中的凛冽寒霜,神态自如地一针扎向席宴清的手背。

    见席宴清止了咳,霍岐山而后选择下楼。

    晏沉等霍岐山离开,才扯着他因伤被毁过度喑哑的嗓子问:“把老爷子的爱心激发起来,你做了什么?”

    席宴清摇头:“是叶姨给你打得电话。”

    “我坏的是嗓子,不是眼睛。非逼着老爷子亲口说担心你?”晏沉见他不停将视线扫向一旁的时钟,将点滴的速度调的快了些。

    席宴清啐他一口:“

    滚!你以为我和老爷子谈恋爱吗?”

    高温不适,让他动作略有迟缓,想扔什么过去砸晏沉,又最终放弃:“不是逼。”

    他咳了半饷此刻声线也不复之前的温润朗清,比晏沉好不了多少:“原本想等。汶汶嫁给我这几年,我怎么想都觉得委屈了她。”

    “我和老爷子关系不睦,她要思考为什么,要琢磨怎么办。换一个人嫁,可能这些都不是问题。”

    晏沉见他以未扎针的手臂遮额,想吐槽他的话又咽了回去,只是这样评价:“觉悟和阿均有的拼。”

    席宴清声音透着些倦意:“我得让老爷子喜欢我,这是我的义务。”

    而后他反过来质疑晏沉:“你这什么技术,瓶里装得什么东西,刚扎上我就想睡。”

    还没等晏沉说什么,只见前一秒还规矩地躺在床榻上倦意四散的人,突然坐起身拔掉手背上的针头,勾连出一丝血痕:“我需要保持清醒,下午不能睡,要回家。”

    晏沉见牵连在一旁不断滴着药液飘摇的针管,狠狠咬牙:“你疯了。”

    席宴清随意地肩一耸,将挂在一旁的透明药水袋摘下,下床站起身:“这个可能得作废了,我帮你拎进洗手间倒掉,麻烦你重新配一袋我带走。”

    替他倒掉?晏沉实在无法感激席宴清的帮助。

    还要打包带走输液用药?

    晏沉边按他说得做,边重复:“你真疯了。”

    席宴清蹙眉,好像忍着极大的不适:“你说第一遍的时候,我已经听清楚了。晏沉,你话太多了,让人头疼,不是受了伤不方便说话吗?”

    话多?晏沉回顾了这十几分钟发生的事情,他好像一共只说了四五句话而已,而且均是短句。

    席宴清一脸倦怠地坐着,晏沉觉得今天和他见这一面槽点太多,吐不完:“不想在这里久待,你怎么不干脆阻止叶姨召唤我过来?”

    “如果是你,费了心追一个对你不冷不热,甚至面冷的人,对方刚有些松动,对你流露出关心,你会拒绝然后跑路?”

    晏沉听进去他的话,思考,而后给出答案:“不会,会乘胜追击。”

    “那就是了。”席宴清满意他的答案。

    晏沉却后知后觉觉得哪里不和谐……

    这形容,席宴清不是说和老爷子不是谈恋爱吗?

    yousheng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