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憾婚 > 第53章
    第五十三章:听力障碍

    告别温岭时,霍之汶手里拿着此前霍季青因为时隔久远而没能查找出来的当年见诸报端在商浔的宿舍发现的抗抑郁药的来源信息。

    席宴清曾经对边城下手。

    最初她深觉震撼,第一反应是认知的坍塌和感观上的冲击。

    可冷静之后,她便知道,席宴清并不是一个单凭推测和联想便会轻举妄动的人。

    如果他不曾确定边城做过什么,不会轻易去警慑边城。

    有证据很重要,但仅有这条讯息,远远不够。

    流言流传几乎不需要成本,但要想洗刷谣言,代价从来高昂无比。

    当时事件里的几个关键人物,还剩的突破口不多。杜合欢是其中一个。

    可这个突破口没那么容易打开,这个事实众人皆知。

    ***

    等霍之汶去路染那里接流沙时,已经午后两点。

    温九约的地点距离路染的公寓过近,她才会把流沙暂时留寄在路染这里。

    路染作为萤火森林公园的创始人之一,近些年一直致力于保护萤火虫以及牵引更多的关注到萤火研究和守护事业中来。

    近半年内,路染国内四处宣讲,筹备开放供游客观赏的萤火森林公园,事务繁忙,而霍之汶之前重心扑在焕颜手机上,此后又驻足医院,鲜少能有碰面的机会,连带流沙和她的小青梅云朵,碰面也不算多。

    霍之汶一直知晓路染公寓内的密码锁,摁过门铃,直接自助开门。

    一进门,客厅内立着的中型白板,占据了她视线之内的所有区域。

    上面粘着同一个男人几张不同的照片,最早的一张还是秋装,后面的则像是近照。照片的旁边更备注着时间和地点。

    这幅白板给人的感觉——就好像警察在开案情分析会时研究标记嫌疑犯的重要信息。

    霍之汶刚换好鞋,路染从一旁的主卧关门出来,对她打了个不要大声说话的手势,指了指卧室门:“睡了,两个人一起。”

    而后两个人都没再说什么,只默契地先后走到客厅的沙发旁,紧挨着落座,像中学时曾经多次并排坐过的那样。

    一落座,霍之汶便指向一旁存在感过强的白板:“什么情况?”

    路染唇一勾:“就你看到的这样,算计着怎么偶遇他好,战略见效,已经偶遇三回了。”

    霍之汶眯起眼,有种不太认识路染的感觉:“不、小、心和应耘擦肩而过三次?”

    路染瞥了她一眼:“想笑话我?他摊上我这种极品前任,也算是倒霉。不过撩拨了三回,他也没停下跟我说一次好久不见。我正考虑我要不要善良一回,不来第四次。”

    “换位思考,遇到我这种阴魂不散的前度,简直是精神上的折磨。”

    路染满脸挣扎,似乎真得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些让人难以忍受,但她眉梢眼角都是弯的,内里真实的想法可见一斑。

    霍之汶只挑眉:“真这么有爱心?”

    路染有理有据:“过去他就知道我不是善良之辈,坏,或者可以说邪。被他惯得那几年,就更坏了。时隔这么久没见,我要是现在太善良,就不方便和他相认了。”

    她的眼底藏着许多没有说出口的艰涩,说出来的都是贬低自己的内容。

    路染踩着那些忍痛割舍的东西,才得以重拾今日的坚强。

    霍之汶没有试图去揭开她挂了许久已经成为皮肤的常年带笑的面具。

    曾几何时,路染和应耘是霍灵均师哥师姐中不打不相识的传奇眷侣,到如今,却是路染想见应耘,还需要通过不断地算计,去制造偶遇。

    她见过当年眉眼飞扬的路染,所以知道此刻,路染有多想回到那个男人的身旁。

    “阿均明天回来,他们的新项目在搞众筹,应耘近段时间,会和阿均常常碰面————”

    路染知道她的意思,打断她的话:“别为难阿均了,他和应耘做了那么多年连体婴,说不定已经问候过我的祖宗。当年是我自己造孽,现在只能自己收拾。”

    “我虽然有时自以为是,通常还有自知之明。”

    话到这里,路染又弯腰从一旁的厅柜上摸起一张请柬:“虽然还有好几个月才初开放,邀请函先给你,适合结伴观赏,谈情说爱。”

    卡纸上的萤火成团成簇,明亮温暖。

    霍之汶在媒体上见过关于萤火虫森林公园倡议的褒贬两极的评论,知道路染和她的同仁们,这些算是从事小众行业的人所面临的质疑和压力:“宣传搞定了?需不需要我帮你提供些设备?”

    “你有好的建议,我们自然欢迎。”

    “有个弟弟,参加飞行器大赛之后得奖的作品,需要一个好的能积攒口碑的机会和平台发布,飞行器可

    以承担更广更大角度的摄影工作。”

    路染听到这里才明白霍之汶到底在打什么算盘:“你到底是帮我呢,还是帮那个弟弟?”

    ***

    从路染那里带走流沙,回家途中顺带和二叔霍季青碰面时,霍季青拿着霍之汶给的文件夹,一样没好气地这么说:“小蚊子,这就是你说得帮我谢绝霍家年夜饭的好办法,这到底是你帮我,还是我帮你?”

    霍季青一句话拐了数个弯,语调多次变幻。

    流沙被他逗笑,霍季青则皮笑肉不笑,一张脸看起来分外滑稽。

    霍之汶在流沙清泠的笑声中点头:“我帮你跟爸他们说,你帮我整理这些内容,曝光在网络上,这种事情你最擅长。”

    霍季青微一低喃:“搅乱一池春水,然后独善其身?”

    “成交吗?”霍之汶最关心的是结果。

    霍季青咬牙:“不然呢,我有选择的权利吗?”

    他刚转身离开,又突然撤回来趴在霍之汶半降的车窗前:“你的事我搞定,不过小蚊子,今年不用你帮你叔了,团圆饭我还非回去见识下不可。能影响大哥食欲,也算节约用粮。提醒你叶姨做些我喜欢的,明天见。”

    ***

    席宴清直接跟随晏沉的座驾撤离霍宅。

    晏沉一路将席宴清送回河岸旁的宅邸,又尽职地跟着他进入书房,替他扎针,重新挂上该打的点滴。

    整间书房布置单调,像是私人隐秘的空间,不曾有第二个人使用。

    晏沉没急着走,打量起书房内的环境。

    一排排书架和书桌上陈列的物品,以及书房内的这个软榻上陈列的薄毯一一看过去,看到最后晏沉得出了结论——这还真是席宴清的书房。

    靠窗的位置,拉起一个薄纱帘,遮住一半从窗外扫射进来的日光,薄纱帘后,似是立着一个被罩得严丝合缝的似是服装店内供展示成衣的人体模型。

    被黑色的袋子遮住全身,看不清具体的轮廓。

    “业余爱好还有研究解剖?”他问得刻意,见席宴清渐渐蹙眉,直觉没什么好听的话会等着自己,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扶一扶自己的镜框壮势,手指伸过去才反应过来今日出门没有带眼镜,手再往哪里放,好像都有些肢体僵硬。

    晏沉只得继续说话:“现在回你的地盘,就老实点,别再乱动逞能,随便拔我的针。”

    “知道。”

    晏沉怎么看怎么觉得席宴清有些敷衍:“不想再回医院,就要谨遵医嘱。”

    席宴清扫他一眼,又扫向自己的手背。

    那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了一片扎眼的淤青。

    他叹气:“晏沉,你这是什么破烂技术?”

    之前质疑药,现在质疑他的技术?

    晏沉哂笑:“刚发现?我故意给你留下点儿凭证,方便你用苦肉计。”

    “滚。”

    晏沉自然不会听他指挥,反而坐了下来,做好久待准备的模样:“对着阿均和霍老先生,我就不用这么多话。他们比你配合。”

    晏沉而今的嗓音粗粝,再不复从前的清澈:“知道这声音难听,只扎你一针我感觉不太爽,让你多听几句我的话,多听听我的声音,我才觉得舒服。”

    席宴清一记飞刀从眸底射出:“这么不想看到明天的太阳?”

    晏沉即刻举白旗:“我立刻走,保证消失地迅速、彻底、不留痕迹。”

    ***

    霍之汶牵着流沙进门时,陈妈正在厨房早早地便开始准备晚饭。

    流沙跑过去抱住陈妈的身体,亲了陈妈一口。

    陈妈用光洁的手背蹭了下流沙的脸颊,隐去不该说的部分,告诉霍之汶:“先生在楼上。”

    流沙对陈妈手边的工作表示出极大的兴趣,霍之汶摇摇头便只身上楼。

    主卧没有人。

    中心阳台上也没有人。

    霍之汶走到书房门前,敲了下门。

    内里依旧没有人应。

    她刚想推门而入,突然门被人从内里拉开,她整个人被一双强有力的臂膀拖了进去。

    仅是午后,书房内的窗帘却被遮蔽的严丝合缝,没有一丝光线露出来,就像是室外已然夜色渐染。

    温热的气息打在她耳后,霍之汶下意识地一动,躲避耳后情不自禁扩散全身的酥麻感,却被圈在身上的那双臂膀捆得更紧,直接拽倒在一旁的软榻上。

    两个书房的软榻一样的高度,一样的材质,一样的尺寸。

    两个成年人的身体压在上面,便有超重之嫌。

    “会塌。”她禁不住友情提醒。

    “什么?”席宴清补问,似乎没听懂一般。

    “起来。”霍之汶一挣。

    “别动,困了,抱会儿睡,等我睡够了再和我说话,睡眠不足时,我听力不好。”

    霍之汶用意念摸了下他浅短的额发。

    这人真是……幼稚。

    yousheng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