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憾婚 > 第54章
    第五十四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耳畔传来的呼吸声清浅绵长,晦暗的光线下,席宴清只看得到被他圈在怀中的霍之汶颀长的脖颈和侧脸柔和的线条。

    他动了下有些僵硬的手臂,力道柔和地环在她腰侧,让她免于脊背触碰坚硬的墙壁。

    他说要拿她当抱枕入睡,但最后入眠的却是霍之汶。

    席宴清有许久不曾见过她在白日里柔软的模样。

    霍之汶难得睡熟,席宴清便小心地看着,静静地,不声不响。

    只是霍之汶这一觉有些长,长到流沙在楼下等不及,到楼上来找人,推开门蹑手蹑脚地靠近,霍之汶也没有醒来。

    流沙的脚步迟疑着停在数步之外,声音很轻,带些疑惑:“爸爸?”

    席宴清刚想动,怀里的女人无意识地向他蹭了下,他只好告诉流沙:“爸爸和妈妈有事情要商量,先小心些下楼去,好吗?”

    流沙应下,没有追问:“好。可是爸爸,楼下来了一个老爷爷,陈奶奶想问你,要不要让他进门。”

    流沙没见过的会直接登门的年长的男人——

    席宴清即刻便能猜测出这个人是谁。

    看了眼霍之汶静好的睡颜,他小心地起身离开软榻,而后将霍之汶抱起,往主卧转移。

    **

    安顿好霍之汶,席宴清又抱起流沙下楼。

    陈妈已经在来客表明身份后,将人请进了客厅。

    席宴清一步一步踏过去,那个坐在沙发上的身影在他瞳孔之中越来越清晰。

    可毕竟有很多年不曾相见,仅看这个背影,他已经无法在脑海里细致地描摹出这个人的五官。

    还是听到脚步声的商政率先转身站起来,一笑牵动满室温热。

    眼前商政的这张脸,和已经离世的商寅几乎没有相似之处。可不知为何,在这一刻,商寅和商政的脸在席宴清眼前重合,一样对他笑着。

    他走得更近一步,握了下流沙的手:“流沙,这是大爷爷。”

    席宴清的表情有些严肃,流沙审时度势之后,有些拘谨地问好:“大爷爷好。”

    商政笑意依旧舒缓:“你好,流沙。”

    他转而问席宴清:“多大了?”

    席宴清看了看流沙,流沙主动回答:“爷爷,我三周岁多。”

    商政柔和的眸光扫过流沙,而后停在席宴清脸上:“像你。”

    话落气氛一时冷凝。席宴清将流沙放下来,陈妈见状主动牵流沙离开,将空间留给席宴清和商政。

    “不欢迎我来?”围观者一走,商政卸下了维持许久的笑,“你二哥不是这么告诉我的。”

    席宴清自是记得让商陆转告过他什么,看着窗外日渐暗下去的天色,让商政再度落座:“您坐。”

    商政再度入座,感受着时间制造的疏离:“原本打算找个机会约你见面,今天去看过你爸爸,突然又不想再等。尴尬也好,冷场也罢,我想来想去觉得你即便对我有怨,但不至于赶我出门或者将我拒之门外。”

    “你妈妈带你离开商家的时候,你已经长大懂事,家里的人和事,应该记得清楚。你爷爷过去就说,你们几个小子,你是最有想法,可也是最不懂妥协的一个。”

    回忆往事,将那些商寅和席江月离异前的过去翻出来,并不是值得欣慰的事情。

    席宴清并不想听过去的故事,直接提及商政最关心的问题:“大伯,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后来知道,爸爸过世前,爷爷也一度病危。你们顾之不及,并非刻意;爸和爷爷杠了这么多年,虽然没被雪中送炭,但至少也没有被落井下石。”

    商政却没有从中感觉到释怀,想起墓地里商寅墓碑上那张定格于盛年的照片,唇齿有些僵硬。

    他转而便听到席宴清继续说:“可我也想让你知道,如果是商陆被逼到绝境,即便是这个和我没有血缘关系的二哥被逼到绝境,挂着兄弟的名号,我只要知道他遭遇了什么,就不会袖手旁观,不会想让他从中吸取任何教训。人的命,经不起丝毫蹉跎延误,活着,才有一切。”

    商政搁置在膝间的手攥拳,气定神闲走远,开始叹息:“你还是怪大伯。”

    “当初我和你爸赶到机场,你妈妈决绝地换了提前的班机离港。那个时候我就想,等你以后更大一点,会不会觉得那是抛弃。”

    室内沉寂三秒。

    “没有。”席宴清给了商政否定的答案,“我从没这样想。”

    离异后的席江月要远走,坚持带他离开。

    一边是生母,他无力拒绝让她孤身前行。

    一边是商寅和商浔,他不舍离开。

    他曾经和商浔尝试过很多促使席商二人复合的手段,均以失败告终。

    就算商寅,经营婚姻失败,可也没有亏待过他们。

    这怎么能是抛弃?

    他只是有些遗憾,世界上幸福的家庭千千万,而他所拥有的,并不是这千千万分之一。

    哪怕此刻坐在他眼前的商政,经历的也是年轻丧妻,连独子商陆也为收养所得。

    经年流转,时日迁移。

    无数个辗转难眠的夜都过了,席江月离世后他孤身在外生活的时日也未尝艰辛,直到商浔遭遇空难之前,他并没有觉得生活里有任何变故能以苦难称之。

    ***

    旧事重提总会让人觉得格外疲乏,商政迫不及待地提起而今:“你在千商原址附近的动作,积了这几年,也差不多了。你二哥告诉我你问起ssi新晋要揭幕的楼盘,有什么想法?”

    他的目光在席宴清手背上的淤青处短暂一停:“新闻社你喜欢,可以继续做下去。你妈妈给你改换姓氏,我可以理解,但这总不能是一辈子的事情。”

    “流沙,是姓商的。”

    商政话到这里,席宴清已经明白商陆都向他转达了些什么。

    他已经有了将商家人身份公之于众的打算。

    这个商,不仅是商政的商,也是商寅和商浔的那个商。

    为了truth更好的生存,为了降低陆地他们日后为真相发声时遇险的机会,为了让他的女人能更好地依靠他而不是挡在他身前,为了日后更便于为商浔正名。

    商政主动开口,其实不过是解他话题启唇之难。

    席宴清并非不明白。

    商政给他铺好了路,他便顺着走下去。

    “剪彩仪式,我和您一起出席。”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商政拍了拍席宴清的肩膀。

    这世上亲情和爱情一样。

    纠结怨恨再多,疏离隔阂再深,要想化解,不过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即便你从亲情里受过伤,有过阴影,可也一定从中得到过爱,感受过温情。

    牵连人和人的血缘,从来都是命中注定。

    每个人都逃不开,躲不过。

    只此一脉,非死不能改。

    ***

    商政带着ssi重回n市扎根,应酬不少,不久便告辞。

    席宴清送他出门,手刚摸上门把,感受到室外吹来的寒风,突然听到身后一道清丽的声音:“宴清。”

    他刚转身,来人已经走到他身后勾起他的手。

    商政的目光在沉睡初醒的霍之汶身上打量。

    席宴清回握了下霍之汶的手:“醒了?”

    而后给双方介绍:“大伯,我现在握着的,是我妻子。”

    “汶汶,这是大伯,久居加拿大,刚回国。”

    家里从未有年迈的长辈登门,席宴清开口之前,霍之汶已经多多少少能推断出商政的身份:“您好。”

    她乖巧地站在自己身侧,垂眸低首,很是良善可欺。

    席宴清有些不适应霍之汶这幅小媳妇的模样,想要笑,却忍了下来。

    商政对霍之汶点点头,顺着席宴清打开的门走出去,出了院门临上车离开之前,才对席宴清说:“你的眼光倒是和你大伯我一样挑剔。”

    席宴清没有过多说明,商政为人缜密,不会对他的婚姻一无所知。

    虽然他很想告诉商政,此刻这个和他并肩立在风雪中的眉眼明艳的女人,不是靠他的眼光挑来的,而是他“盲选”得到的此生最好的馈赠。

    ***

    次日傍晚,除夕,零星飘雪。

    霍之汶和席宴清以及流沙现身霍宅。

    年夜饭是霍家人难得聚齐的时候,连身在娱乐圈工作时间最不规律的霍灵均也一向会推掉所有通告出席,娶了顾栖迟之后,更不会让她只身出席霍家的重要场合,从来得见他的身影。

    流沙见到舅舅和舅妈自然欣喜相贴。

    霍岐山一见到席宴清竟将他单独领进阳台下棋,更让霍之汶深感意外。

    小妹霍之零离世的早,往年因为父母不在国内会赶来凑合的堂妹霍灵忧今年有了男朋友也选择了缺席,霍季青从来迟到,霍母纪倾慕又和叶姨在埋头研究重头菜,一时间霍之汶便成了孤家寡人。

    她慢慢向阳台靠近,见霍岐山和席宴清静坐对弈相安无事,不是特别能适应。

    昨天席宴清刻意隐藏的挂着淤青的手背,她没有刻意去追究。

    下棋对于别人也许是修身养性,可她和霍岐山对弈过,知道陪伴老爷子下一局有多耗费心力。

    伤神,便会伤身,

    可此刻霍岐山一副无比投入的模样,她并不方便打断眼下这两人对弈的进程。

    她旁观了数分钟,霍岐山没有抬首同她说话,只是席宴清间或抬眸同她对视。

    眸光中夹杂的字眼她都读得懂,无非是让她安心,放心。

    她看了一会儿,便离开。

    重回客厅,只见流沙坐在霍灵均膝头,拿着手机在用霍灵均的微博账号刷微博。

    近来总有明星被封插刀教成员,起因多为浏览微博时点赞爆料其他艺人□□的微博,后称手滑取赞。

    霍之汶不希望流沙过失给霍灵均制造麻烦,刚想提醒流沙小心,霍灵均已经先一步摆手示意无碍。

    只是用平板替换了流沙手中的手机,将流沙抱离他膝间,站起身将手机递给霍之汶,示意她看屏幕停留的当前的页面。

    是从论坛爆出蔓延到微博上的,关于“蔚蓝航空”的热门话题。

    内容不用看,霍之汶已经知晓。

    无非是多年前那场被颠倒黑白的空难。

    那些刻意嫁祸的证明。

    霍灵均知晓霍之汶同边疆熟识,便问:“这么多负面爆料,边疆哥会不会也被牵扯到里面?”

    更牵扯到霍书集团门下已经停刊的杂志社,树大招风,即便只有一丝粘连,因为霍书显赫的声名,势必会被放大。

    霍之汶摇头,霍灵均不知道这代表不知道还是不会。

    “他父亲一向注意保护子女信息,他现在也脱离边家自己创业,可能会有,但不会很大。”

    否则,她也不会这样利落地下手。

    流沙离开,霍之汶又坐到她适才坐过的位置,开始重新审读那些被网友从论坛转载到微博上的爆料。

    长微博里梳理的是当年空难后所有的媒体发声的走向,还有如今对那些声音的质疑,以及相关的证据。

    绘声绘色,像是一篇慷概激昂的演讲稿。

    霍季青果然是专业人士。

    恐怕即便内容是假的,也能写得像真得一样,更何况,只是陈述那些被隐瞒的真实情况。

    精神疾病用药一向管控严格,药物来源的证明已经陈列其上。

    长微博里还提到当时一石激起千层浪的某篇报道。

    虽然用名是某杂志社,但提到杜合欢最初发表的那篇爆料文章的题目,评论里很快便有人扒出杂志社隶属于霍书集团。

    更隐晦地提及边城同记者间不清不楚的私人关系。

    ……

    年少时看武侠,她对一句话记忆深刻: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法律的严惩不够。

    既然有人用舆论杀人,那么也该尝一尝,众口铄金的滋味。

    对霍书集团的影响,她会努力降到最低。有任何的非议,她都愿意为此承担责任。

    她看得认真,突然一片阴影扫下来,垂在她肩头眼前。

    她下意识地抬首,只见一双带些焦灼急于澄清的眼睛:“不是我。”

    席宴清没说什么事,霍之汶已经明白。

    他等了数年,一方面是积蓄力量,另一方面,怕是担心一切掀开,牵连霍书。

    “我知道”,霍之汶站起身,扔掉手机张开双臂去抱他,“因为是我干的。”

    yousheng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