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都市小说 > 憾婚 > 第56章 大结局(上)
    大结局(上)

    团圆有时,聚散有时,农历新年终是远去。

    席宴清连同晏沉对霍之汶各种发毒誓加下保证,霍之汶没有逼迫这两个男人,没有再提出让席宴清回医院这件事情。

    年后,席宴清跟随商寅现身公开活动。

    作为n市对外开放后第一批崭露头角的企业家,商寅以及其父商时曾经在这片土地上叱咤一时。

    如今从海外归来,除了在从小生活成长的n市云郴区注资兴建一系列的福利设施,另外便是重拾在内地江北的一系列业务。

    财经版上,挂着商寅作为嘉宾参与青年人创业论坛发表演讲时意气风发的照片,另外便是商寅带席宴清一起出席公开活动,不时接耳交流的抓拍照。

    商寅在接受采访时除了提及叶落归根的想法,另外对记者提及自己视如幼子的商宴清。

    话语间都是褒赞、认可,以及期望。

    年迈的男人眼中,满是后生可畏的骄傲。

    ***

    借助商寅出现在大众视野内的第二天,席宴清打发了司机,独自驱车前往城西郊区。

    虽是冬日,青茏的松密集地立在陡峭的山脊上,一座座矮丘翻过去,视野才最终开阔一点。

    公路能直抵山脚,这个地方既可以说闭塞荒凉,也可以说交通便利,悠然采菊。

    能甘心扎根这样的地方做些什么,倒不像是流着边城的血的人会做的事情。

    他停了车,步履稳健往山下的生态蔬菜园区迈步,身上未来得及换下的燕尾服和此刻周边黯淡朴素的景色有些格格不入。

    几个大学生模样的人身着统一的绿色工作服在一旁坐谈,见他现身,其中一个女孩在其余人的起哄中走过来问他:“先生,有什么需要帮你的?”

    席宴清话语温和:“我想见你们边总。”

    ***

    在自己的地盘见到席宴清,边疆着实有些意外。

    库房是开阔式的,席宴清来的时机非常凑巧,他被边疆雇佣的其中一个初涉职场的小姑娘领进来时,边疆正在声厉色疾地训斥属下。

    库房空间有限,这一堆员工还不懂得避讳,不去掺和上司的*,很多人伸着耳朵想要听一听这个一看就是青年才俊的男人,要和自己的boss说些什么。

    边疆锋利的眼神扫射一圈,众人才有所收敛。

    ***

    边疆没请席宴清回办公室,那里一样人多嘴杂,而他一向不喜“清理现场”将闲杂人等一律请出去。

    这片山在眼前,他反而觉得心绪安宁。

    两个人就站在蔬菜园区的仓库背后,头顶山区的灿烈日光,迎面吹来些许凉风。

    “拜年?”边疆夹起一支烟,了解霍之汶的喜好,没有递给席宴清,口气松散,“有点儿晚啊……商先生。”

    边疆最后三个字说得玩味,想起适才在这个基地里观察到的情况,和那些调查来的数据,席宴清没有过于在意,直接说:“你需要管理人才,帮你收拾这一堆懒散的员工。”

    边疆笑得有些冷:“转投商场才多久,这么迫不及待指点江山?”

    “你真这么认为,我也不介意担多管闲事这个名号”,席宴清的唇色和脸色都有些淡,话却带着诚恳的光,“你的这个生态园区理念是好的,但是资金、技术、市场销路都还是问题。”

    边疆的脸色更冷了一分,甚至如同这冬末的风一样凛冽凄寒。

    好似要竖起所有的防御工事来维护自尊。

    “有时候承认问题,不代表就是失败者。每个人走的路多了,都可能会走到山穷水尽时。”言外透露的,是他对边疆生态园的经营情况的了解。

    “你应该知道我到这里来,不是为了耀武扬威。”席宴清略微解释,不知道有几成说服力,“我知道你扎根n市这么多年,有自己的人脉,但恐怕有很多,是建立在你是你父亲儿子的基础上。其他问题都想要解决没有那么艰难,离开边家,你现在最需要的是资金,而这个,不常有。”

    我可以给你。

    边疆几乎即刻便读懂了他的潜台词,忍不住便讥笑一声:“施舍,献爱心?好走不送。”

    是意料之内会从边疆这里收到的反应之一,席宴清没有丝毫讶色:“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之间因为亲属的命,存在宿怨。无关爱心,高利贷而已。”

    高利贷?

    席宴清的话毫无咄咄逼人之感,只让边疆觉得是他为了让自己更容易接受而退一步的妥协。

    边疆离开的步伐一顿,回眸扫向席宴清的面庞问:“为什么?”

    席宴清修长的腿动了数下,重新立到他身前:“就当是做了坏事,想要补偿一下,求得心安。”

    他笑:“最近

    蔚蓝的那些爆料……是我做的。”

    “我不相信善恶有报,只认为人最该相信的是自己的力量。”

    打击了蔚蓝航空,打击了边城,所以要从帮助他这个边城的儿子身上寻求平衡?

    边疆不信。

    ***

    席宴清没有说具体是什么事,边疆也不需要问。

    这段时间内的网络热点俱是空难和蔚蓝航空。他身为万千民众之一,自然耳闻。更何况,舆论的爆炸引发广泛的社会关注度,警方重启调查,懦弱的边母近来致电要他回家稳定人心。

    那些爆料,有些他不是当事者,却是相信的。

    而被隐掉姓名的杜合欢那部分,他一早心知肚明。

    既然边城做过,总有一天要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母亲多年的容忍和身体上流着的相同的血,让他无法大义灭亲,可他再也没有想要去拯救谁的念头。

    只是席宴清的这两句话让他感受颇为复杂。

    羞辱?

    边疆感觉不到。

    想要报复?

    这是扭曲的心态。何况商家人从始至终是最大的受害者。

    边疆只是奇怪这个男人为什么这样坦诚,这件事就这样对着他说出来,自爆,放在很多人身上会让人觉得愚蠢。

    可这两个字他无法放在眼前这个男人身上。

    边疆此刻只在怀疑席宴清是用心叵测,还是因为其他……又或许,是真的存在那么一丝对他的信任。

    席宴清截断了那句话,接着解释他为何在知晓边疆所建的生态园的困境时会施以援手:“大众不知道,但业内的人应该有很多知晓你是蔚蓝的太子爷。它一倒,你想要在这座城市的商海浮沉中立足,必然更加艰难。毕竟这个世界上,雪中送炭这件事,很多人三思之后的选择会是放弃。”

    “你和我如今都对彼此之间的恩怨心知肚明。你没有因为什么人要对我下手,我自然也可能对你伸以援手。我不是圣人,还想子嗣成群,不想为她们积孽。”

    “你需要,可以随时联系我;不需要,就当没有见过我。”

    席宴清开始迈起离开的步伐:“汶汶希望你顺遂,我也希望让她安心。今天这件事,还麻烦你不要对她提起。”

    除夕夜关于蔚蓝航空的负面消息铺天盖地泛滥的时候,他听到霍灵均问霍之汶,边疆会不会受到影响。

    会,但她并不希望会。

    他了解她,也了解他自己。

    他不会让她心怀愧疚,为此欺骗边疆说是他做的,并不艰难。

    他已经给了她太多负担和牵绊,但凡力所能及,便会为了让她无所顾忌,随心所欲而做出任何努力。

    ***

    离开边疆的生态园区的时候,席宴清拨通了自己在纽约时结识的如今转做私募的r的电话。

    上一次是为了婚纱的制作,这一次是为了借用r的脸。

    像是还在睡梦中便被吵醒r的声音带着些迷蒙,席宴清没有等他清醒,便对他说:“带着sugar,到我这里来一趟。”

    “什么?”r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

    席宴清给他释疑:“请你做件事情,重酬。”

    “开玩笑”r的声音这才透着清醒,“当然,我针对的是后面那半句”。

    “所以,来还是不来?”席宴清又问。

    r大笑:“那件婚纱马上要投入使用,我就过去。”

    “快了。”

    “那好。”

    ***

    边城从商多年,必然警惕。

    可另一边如今蔚蓝航空深陷多重负/面/消息的围攻,边城要想以转让蔚蓝星花园和蔚蓝置业的全部股权来换取巨额借款,越发艰难。

    同商寅的公开亮相,同边城警局擦肩,以边城的道行,如今商寅和他的ssi都不便出面向边城放款。

    他近年内变现收拾千商酒店原址附近的那些区域所通过的渠道,是当年席江月在世时在海外注册的公司pop,内部成员全为华裔,法人是席江月改换国籍后的新名字新身份,不至于被蔚蓝航空那边摸底的人查出pop和商家的联系。

    如果知道款项的来源和商家有关,边城必然不会接受。

    那些工作人员包括他自己,这个已经被边城知晓身份的人,都不能出面磋商。

    经年累月,过了这么多年。

    他的女人能挡在他身前做些什么,他自然不会无动于衷,再去做些触不到某些人神经的事情。

    所有的事情终有尽时。

    ***

    半个月后,边城在寻求多条出路无果的情况下,终于在蔚蓝航空某高层的牵线下,结识了其在海外留学现任试图开拓中

    国市场的pop高管之一的同学r,向其谈及蔚蓝航空的情况,以及借贷计划。

    一个月后,pop公司同蔚蓝集团展开多轮协商,就转让蔚蓝置业股权和蔚蓝星花园以及pop能支付蔚蓝航空的借款数额进行数次交涉。

    三个月之后,经过双方的考察确认,两方最终签订合约,蔚蓝集团转让蔚蓝置业的全部股权于pop,同时pop向蔚蓝航空提供第一波数额为3.2亿元的资金用于舒缓现金流不足,多方催债的困境。pop先期付款8000万。

    ***

    借贷合同签署,也得到确认。

    r归国前,席宴清带他到霍灵均开的餐厅就餐。

    r做过男模,举手投足间总有一种摆pose的感觉,有些花哨:“人比我想象的要蠢一些。”

    席宴清摇头:“困境中身处久了,难免影响判断。”

    “另外,要多亏sugar。”

    r不是很明白:“一个缝婚纱的裁缝?”

    “这个世界上,恐怕不知道sugar真实身份,只把她的业余爱好当做终身事业,把她调侃自己的名字当做真实姓名的人只有你llins,她的父亲。我需要sugar出现,是因为边城同样酒店服务业起家,能认出酒店大亨的女儿,戒心会更少。”

    r一脸被斗牛踢过的僵硬表情。

    缓了数秒,才能正常接话,“后面要做什么?”以男模和摄影师的身份相识r此刻想起他和席宴清如今的身份,有些感慨,话题又转移地突兀,“什么时候重新执镜?”

    席宴清只回答了他的第一个问题:“蔚蓝航空欠税严重,不会被一味纵容,光这一点,边城难免牢狱之灾。”

    r自然也知道:“蔚蓝航空在和我们签署合同前还存在向我们隐瞒债务,蔚蓝置业下属房产未售面积谎报和资产状况数据造假的情况。”

    “我们可以在其入狱后要求单方面解除合同。”

    后续的资金若不到位,蔚蓝航空只剩破产一条路。

    r一直在同席宴清聊着,提及对席宴清女儿和妻子的好奇心。

    离开餐厅进入下行电梯的时候,在14层电梯门打开,一直只有两人的电梯内,才进入外人r的聒噪也便停了下来。

    ***

    边城不承认教唆她发文,警方没有有力的证据,只能确认边城和她确实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

    杜合欢没想到为此蜗居数日,离开警局刚想要出门洗刷晦气,会遇到故人kerwin。

    不,应该是因为商寅的夸赞登上财经版之后,被看好为ssi接班人的商业新贵——商宴清。

    从前他的突然靠近又骤然远离让她生疑。

    以为他是恃脸谋财,见她不好消化便知难而退。

    后来遭遇的入室伤害案,她后知后觉向警方提供线索,怀疑是这个突然消失的男人是主谋。

    再后来她从警察那里知晓这个人的真实身份,知道竟是同行之后,曾试图会面,却在truth工作人员那里遇冷,没有再度接触到这个人的机会。

    如今通过报道得知此人的另一重身份,她已经无法确认这个人接近自己的动机究竟是什么。

    竟然就这么碰上了。

    如今看着他身旁这个金发碧眼的男人她竟然也隐隐面熟,只是无法将其和认知中的某个人对号入座。

    她站了进去,想要开口,只是她踟蹰的功夫,电梯突然在下一层停下来,和她同处一个电梯内的男人在电梯门开的瞬间便开始迈步,以迅疾的速度出了电梯,似是避她如瘟疫。

    就如同数日前,她前往医院探望晏阳初,他同边策,那个边城自由散漫的女儿离开时一样对她视若无睹。

    ***

    半个月后,蔚蓝航空因一系列问题,应当地政府的要求,暂停了蔚蓝航空航线航班经营许可。

    又半个月后,未收到pop余下款项的蔚蓝航空向法院递交重整申请无果,面临破产。

    时隔累月,杜合欢在彻底断掉同边城的联系之后,在公寓楼下,再度见到了边城的座驾。

    直到坐上了边城的车,看到边城那张久违的憔悴不成模样的脸,很多线索才开始在她脑海中汇集,连成一条线。

    商姓。

    蓄意接近。

    那个外国人……

    想起近来关于蔚蓝航空的更为不利的报道,杜合欢突然想笑。

    她想笑,也便真得笑了起来,充满讽刺意味的嘲笑。

    边城看向她的眼神因这笑变得狠厉,此前想要寻找慰藉的那丝不清醒,彻底消散。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要伸手掐死眼前这个女人,可下一瞬间,他又淡淡一笑,语调和缓问她:“笑什么?”

    似是无比温和斯文有礼。

    笑什么?

    嘲笑他进了陷阱,聪明反被聪明误。

    嘲笑这个精于算计的老男人,终于栽倒在这算计之上。

    嘲笑这个唯利是图的人,终于要走到末路。

    “不跑吗?”她突然就不再像前些日子那样害怕边城,“跑之前要是那么担心我说你授意我制造舆论陷害飞行员,你做了我也行。”

    边城将她额上的碎发掖到耳后:“胡说什么。”

    他的语调温柔,力道清浅,可杜合欢被他触到的肌肤,却只觉得不断发颤。

    她只能想到一个办法去转移边城的注意力,后悔不该去撩拨他:“我看到新闻,你借款的是一家名叫pop的公司。危机缓解了吗?”

    她的模样似是关心这危机的走向,边城呵了一声:“还在协调。”

    “没怀疑过那家公司有问题,比如借钱给你的动机是什么?”

    杜合欢的这个问题指向性太过明显,边城瞬间便起了疑心:“你想说什么?”

    “我今天见到那个商宴清,他和和你一起在财经版露过侧脸的pop的高层在一起。那个商宴清,是不是当年死的那个副机长的什么人?会不会是他串通别人来报复你?”

    yousheng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