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玄幻小说 > 沧月羽傀儡之城 > 第1章
    《沧月羽傀儡之城》集

    作者:沧月

    声明:本书由(..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序章

    满月之夜,云浮城在夜空中随风无声飘移。

    九天之上,空城寂静,无数的方尖碑林立,仿佛一座巨大的墓园。细细看去,这些碑上都刻着不同的名字,标注着起与止时间——每一个,都是曾经生活在这座云浮城里的纯血翼族、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都已经选择了永久的沉睡。

    不生不灭,与天地同在,那才是这一族所最求的最高境界。

    那些洁白的石碑不知道用何种材质雕刻而成,通透晶莹,每一块上都隐约透出一个人影:站立着,双手交叉在胸口做出飞翔的姿势,肩后的翅膀却是垂落的。那些影子似乎被镶嵌在了墓碑里,若有若无,惟妙惟肖,居然并无一个相同。

    这是那些纯血翼族在离开前留下的唯一“实形”,灵魂离开躯体的瞬间姿态被凝固在碑里,象征着肉身已灭,而魂魄却将继续飞翔,与这个天和地都融为一体。

    这,也是九天上云浮城里的纯血翼族所最求的最高境界。

    在这一座空城里,唯一活着的是一个美丽的少女,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的模样,明丽动人,脖子上挂着一个双翼古玉,背后的翅膀合拢在一起,闪着纯净的金光。

    “不生不灭,与天地同在……无不无聊呀?”琉璃看了半天,从那些墓碑前直起了腰,忍不住嘀咕了一声,“有实体多好呀,这些人为什么一个个都不愿意转生轮回呢?”

    偌大一座空城里居然只有她一个人,在那些古老而巨大的方尖碑之间孑孑独行,看着一个又一个离去的族人存在过的记录。

    忽然间,琉璃眼神一亮,扑到了一座碑前——那是一座三联碑,上面的字显然是新刻上去的,显示着碑的主人刚刚离开这里不久。

    她念着上面的名字:曦妃。慧珈。魅婀。

    ——这就是传说中的云荒三女神?也是将她托付给下界隐族的同族?琉璃惊喜地摩挲着碑面,却发现这三座方尖碑和其他的并不一样,上面并没有人影。她心里不由得一惊:怎么回事?难道三女神并没有死?

    她端详着,发现碑下刻有一行小字:

    “浩然万古,天地悠悠,诸神寂灭,云浮沉睡。而吾等三人,将于万年后转生云浮,必不令此城永空。”

    “一万年后?”琉璃算着时间,不由得又颓然叹了口气——那么说来,她是要一个人在这里度过一辈子,才能遇到纯血的翼族了么?

    她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沮丧,瞬地张开了背后金色的双翼,凌空飞起,落到了云浮城最高的那一座方尖碑顶端。那是云浮城的开创者尚昊的墓碑,上面留着一个孤独的剪影,没有和其他族人的影子一样仰望天空,反而是微微垂着头,似乎俯视着脚下的大地。

    大城主尚昊在离开前,也在思念着自己唯一的妹妹,那个被他驱逐出云浮,永生永世在大地上轮回漂流的少城主离湮吧?

    他,是否后悔过呢?

    如今,是自己来纠正这个万古前的错误的时候了吧?

    按照姑姑临死前的嘱托,她在黯月之夜展开翅膀,竭尽力飞上了这座九天之上的城市——这个传说中的她的故乡已经是一座空城,像极了一片极大的墓地。

    琉璃在这偌大的城市中独行,穿过落满灰尘的长长玉阶,推开空无一人的宫殿的大门,看到空荡荡的王座上横放着尘封已久的权杖——那一刻,她毫不犹豫地伸出手,虚握。就在同一瞬间,那权杖仿佛活了一样凌空飞起,自动跃入了她手中!

    项中的双翼古玉忽地化作一道光,围绕着权杖飞舞,最后停驻在杖头,权杖上忽然放出了盛大的光华——那一点光点燃了整个城市的气息,一瞬间,空城变得璀璨夺目!

    闯入宫殿的少女吃惊地抬起了头,发现悬浮在云浮城顶上的是无数巨大的镜子,每一面都呈现出奇特的弧度,如同天穹一样簇拥着这座城市——而那些奇特的镜子的聚光中心,居然就是云浮王宫里的王座,以及王座上的少女。

    那一瞬,无数的光芒折射而来,簇拥着她,就如向着新诞生的、无上的王者行礼一样!

    是的,她点亮了这座空城,成为了云浮的主人——就如姑姑所说的那样。

    而成为城主的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那些隐族人的灵魂从大地上携来,安放在了这座城市所属的蕴灵池里——那是翼族人体外孕育新生命的所在。她所带来的每一个灵魂都化成了一个金色的卵,在淡紫色的水面上微微沉浮。再过上几百年,那些死去的隐族就会转生在云浮城,完成无数年来对天空的向往。

    然后,琉璃做了姑姑嘱托的第二件事。

    她轻轻托起那一团纯白的光,放到了神

    龛里。三缕白色的光旋转着,相互萦绕,透出一种洁净安宁的气息来——那是姑姑用生命保护下来的,云浮城前任城主离湮的三魂。

    在接近万古之前,这魂魄的主人身为至高无上的纯血翼族,却因为过于关心大地上卑微的人类,插手下界兴亡而触怒了自己的亲哥哥,被大城主尚昊打入了下界,并诅咒其永生在人界轮回,再不得返回云浮。

    在这样漫长的时间里,尽管变换了无数次外形和身份,但这个高贵的灵魂却始终不曾后悔。每一生每一世,她都尽心尽力地守护着那片大地,不惜为此付出所有,而且得不到任何幸福的可能——而在上一世,当两个朝代交替、天下动荡生灵涂炭时,她转生为空桑女剑圣慕湮,亲手封印了化身为魔的弟子云焕。

    这个轮回似乎永无结束。

    如今,当这座城市迎来了新的主人,终于可以终止这一切。

    在合掌默默祝颂后,琉璃拿起了象征着云浮城主身份的权杖,轻轻点在了那一缕光华上,稚嫩的声音里透出一种肃穆庄严——

    “我,翼族之主·琉璃,以新任云浮城主的身份,解除一切加诸与您身上的诅咒。从此您将自由来去于天地,没有任何人、任何力量可以牵绊!”

    那一刹那,三缕魂魄仿佛被解除了某种束缚一样,瞬间向着三个方向飘散开来,宛如一朵美丽的兰花瞬间在夜空绽放。那些光散开后又瞬间聚拢,围绕着琉璃飞舞了一圈,似是无声地致谢,然后便没入了深深的暗夜,向着九天之下飘去。

    ——看来,获得了解脱的少城主,还是毫不犹豫地去往了那片大地。

    那个高贵的灵魂获得了彻底的解脱,但她并没有和其他族人一样选择寂灭,反而选择了再度投身洪荒大地——她要去做什么呢?九天之下,那一片人类世界里,一定还有她深深牵挂着的东西吧?历经了千变万劫,却始终不能忘记。

    琉璃手握权杖,站在王宫的台阶上怔怔地看着黑沉沉的夜空,[..书网]直到那三缕光再也看不见,才轻轻地叹了口气:是的,当初姑姑所嘱托的,她都一件一件地完成了。如今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约束他,既然无法忍受这样冷清孤寂的生活,便可以自行展翅返回大地,这中间没有什么阻碍。

    ——可是,她为什么又要回去?

    琉璃抬起头,巨大的圆月就在头顶似乎不足一百丈的地方,澄明如镜,仿佛能映照出人的脸。她怔怔地抬起头来,凝视着这从未见过的巨大的月亮,肩后的翅膀微微动了一下,却没有再度飞起——虽然看上去她只要一跃身就能触摸到圆月。

    到了这里已经两个多月了,她曾经无数次想过从这个空城的离开,但站在高处远眺着大地,却都犹豫了——

    是啊,回去干什么呢?那片大地上早已没有值得自己留恋的东西。

    这一刻,她低下头去凝望着黑暗中的大地,无可抑制地想起了龙,那个有着水蓝色长发的俊美无俦的鲛人——天地迢迢,此刻,他应该也在下界为他的信念继续奔走吧?要在星主死去后挑起未完的重担,遏制破军的复苏,阻止魔之力量的转移。

    ——他,一定很辛苦吧?

    可是,那是另一个世界上正在进行的战斗,和已经飞上了九天的她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是为了紫烟而战的,此刻在他心里,只怕早就没有自己的丝毫影子了吧?

    琉璃轻轻叹了口气,握着权杖,在空空的王座上蜷起身体,将金色的羽翼在双肩上聚拢来。那一双巨大的羽翼似乎是一双温暖的手,将她小小单薄的身体裹住。她闭上了眼睛,努力想要睡去,然而脑海里却是那个鲛人的影子,远远近近地浮现,怎么也无法抹去。

    “滚出去呀!不要再出现了!”琉璃忍不住低低叫了起来,烦躁地掩住了脸,似乎想把自己藏起来。然而,那个影子却更加清晰地浮现在眼前,用深碧色的眼睛凝望着她。

    “呜……”有泪水止不住地从指缝里滑落。那一刻,九天上空无一人的城池里,传出了一个女孩无助的低低啜泣。

    在这样寂寞的地方,她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等待着隐族族人的转生,正如他所等待的是紫烟再次转生一样。鲛人的寿命是一千年,无论等得到或者等不到,那都是他的人生,已经和自己毫无关联。

    何必要回到云荒去呢?下面那片广袤的大地,和这座城市一样,都已经空无一人。

    然而,刚成为云浮城主的她所不知道的而是,就在她飞上九天的短短几个月里,九天之下的那一片大地上,却已经风云突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