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玄幻小说 > 沧月羽傀儡之城 > 第7章
    “小——”在低头四处搜索的时候,忽然有一人看到地上有影子一动,不由得失声惊呼。然而“心”字还没吐出,头颅便和身体分离。

    刀光是从上而下劈落的,宛如闪电。

    原本攀在梁上,身体几乎贴着屋顶的人从天而降,从进屋的刺客头顶一掠而过,刀光匹练一样横卷而来,刺客来不及退出,瞬地身首分离,一腔血从腔中直冲而起,居然溅得屋顶斑斑点点。一切不过短短刹那,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解决了房间里的五个人后,白墨宸穿窗而出,直掠向外面的院子,身形一沉,一刀便将离得最近的那个人斩杀。然后毫不停顿,直向那个出声发令的冰族人冲去。

    猝不及防之下,外面的刺杀者阵脚大乱。劲弩只利远袭,这样近身肉搏之下反而成了累赘,那个刺客首领当机立断,弃射日弩于雪地,反手拔刀。然而白墨宸的动作却快如鬼魅,他的刀还在鞘中,咽喉却已经被捏住。

    “住手。”忽然间,一个声音冷冷响起,“放开牧原少将!”

    这个声音是如此的熟悉,白墨宸蓦地一震。他回过头去,看着后院雪地上不知何时出现的一个人。那个人穿着淡青色长衫,披着狐裘,虽然出现在这样的荒僻之地,依旧带着一种来自帝都钟鸣鼎食之家的贵族气度。他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侧头看着前院尸横遍野的惨况,淡淡道:“果然很厉害。在被偷袭的情况下,居然还以一当十?”

    “慕容隽?”那一瞬间,白墨宸忍不住失声。

    他这才发现后院里的狗软软地趴在雪地上,一声不吭,早已失去了知觉。厨房的门也半掩着,里面的碗筷都堆在那里一动不动,灶台下的火也早已熄灭,只有星星火光跳跃着,衬得昏暗的室内更加诡异。

    那个熟悉的人正是从那里走出来,在台阶上静静地看着他。那张湿润俊美的脸上已经满是风霜之色,显然是经过了长途跋涉才出现在这里,那种眼神,带着刻骨仇恨。

    “你怎么会在这里?”白墨宸愕然,“你跟踪我?”

    “白帅,好久不见。”慕容隽的左手裹着绷带,似乎受了伤,却不停地把玩着一个小物件,“帝都一别,没想到我们居然还能在这里见面。”

    听到“帝都一别”四个字,白墨宸猛然一震,眼神宛如魔鬼,有难以抑制的怒火熊熊燃烧——他原本是个冷静沉稳的人,然而不知为何一看到这个人就无法控制自己。

    帝都……那是他和夜来分别的地方。那一别,便是生离死别!而且,都是因为眼前这个人!

    “是啊,没想到还能在这里见到你!”他咬着牙,一字一字,“在帝都,我用你家的命来相逼,你都做了缩头乌龟不肯出来!本来以为这一辈子都可能没办法找到你,也没法为夜来报仇了……呵,你今日倒是送上门来了!”

    对着这样一双瞳孔,慕容隽却没有惊惧。

    “为夜来报仇?可笑……一个凶手还嚷着为她报仇?”他发出了一声冷笑,眼神同样燃烧着火,厉声,“白墨宸!明明是你害死了她!如果没有你,她根本不会卷进这件事,更不会被活活烧死!”

    “住嘴!”白墨宸手瞬间加力,手里的牧原少将脸色迅速发青。然而,不等他发力捏断对方的咽喉,慕容隽却抬起了手,将拿着的一个东西递到了他的眼前,再度喝止:“住手!”

    拿在他手里的是一朵白色的绒花,仿佛洁白的雪。

    白墨宸猛然一惊。这……这是安心的头绳?

    雪还在下,天色昏暗,只能依稀猜测如今已经是正午时分,整个九里亭还是很安静,院子里也寂无人声。然而那一刻,白墨宸却被这样的寂静弄得有些不安,心里猛然掠过一个念头:上午应该是去祖坟祭扫的时间,可奇怪的是,安心他们居然没有来叫醒他。

    “安心呢?你……你把她怎么了?她到哪里去了?”白墨宸脸色发青,厉声问道,“你居然和冰族人勾结,做出这种事情来!”

    “勾结?如果我不和冰族勾结,以这个云荒之大,只怕也没有一个人敢再助我一臂之力了吧?”慕容隽不出声地笑了笑,然而眼睛却是冷酷的,一丝笑意也无,“白墨宸!我从帝都一直追到这里,就是为了杀了你,替堇然报仇!”

    “报仇?明明是你害死了她!”一瞬间,新仇旧恨涌上心头,白墨宸气极反笑,“我当时一时心软,没灭你们慕容氏满门,你今日倒是送上门来了!干脆就在今日了断!”

    他厉喝着,手上一动,刀锋往里一收便要割断手里人的咽喉,然而那一瞬间慕容隽低声再度喝止:“住手!否则别怪我——”

    他再不多说什么,转身推开了身后的门。房间里很昏暗,杯盘狼藉,还没有收拾,灶里的火已经熄灭了,只有隐隐昏红余光——那一瞬间,映入白墨宸眼帘的,是雪亮的刀锋,如同狼的锋利牙齿,恶狠狠地咬着咽喉。

    刀握在两名剑客手里,刀锋反射着

    刺眼的几点光芒。在昏暗的室内,借着光线他看到了刀[..书网]锋下面那两张满是稚气的脸,闭着眼,一动不动。

    “安心!安康!”白墨宸失声惊呼。

    “诺,还有一个,在这里。”慕容隽示意房间里的刺客微微侧开身体,让白墨宸看到在灶前凳子上匍匐着的一个老妪,灶上的火快熄灭了,隐隐约约地映出满头银发来。慕容隽的语气平静,毫无杀意:“安大娘年纪大了,得让她坐在比较暖和的地方,不是么?你看,我对你的家人多有礼貌。”

    看到自己一家人尽数落入敌手,饶是白墨宸再冷静,也忍不住脸色大变。他一个箭步,握刀上前,耳边却听慕容隽淡淡道:“放心,他们都没事,只是昏过去了而已——白帅,请你把刀放下,再放了牧原少将。”

    他的语气是命令式的,然而骄傲如白墨宸,只是沉默了一瞬,随即就将手里的人放开,并依言将刀扔到了慕容隽的脚边。牧原少将受了重伤,几乎连站都站不住了,但却硬气,撑着自行踉跄走到了房间里,颓然坐到地上,喘息不已。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白墨宸抬头,死死地盯着慕容隽,“居然勾结冰族,做出这种事!要知道他们三个也是夜来的亲人!”

    “是啊,所以我并没有取他们性命的意图。”慕容隽却也直白,语气平静,“我来这里,只是要和你做一笔生意而已——”

    “真不愧是世袭的商人。”他不禁冷笑,“生意?”

    “拿你的命,换这三个人的命。”慕容隽伸出脚尖,将那一柄刀踢到了白墨宸脚下,眼神冷冷地看着他,一眨不眨,“一赔三,很划算。”

    “动手!”慕容隽冷冷道,“给他点颜色看看!”

    身后的刺客手一收,刀锋划破了孩子的皮肤。安康本来已经被击昏,一受痛却猛然醒了过来,看到架在脖子上的刀,顿时吓得大哭起来,挣扎着往外跑。

    “闭嘴!”慕容隽厉叱,安康嘴里顿时塞入了一块破布,搬到了一边。

    “别以为我是和你开玩笑。”慕容隽看着脸色大变的白墨宸,语气冷静而残酷,“我数到三,你如果不动手自己了断,我就砍下他的一只手。数到十,你不动手,我就砍他一只脚——先这个男孩,再那个女孩!”

    “……”白墨宸死死咬住牙,两边腮上的肌肉都凸了出来,面目狰狞眼神可怖。然而不等他说什么,慕容隽已经自顾自开始数数:“一!”

    白墨宸只犹豫了一下,他已经迅速地数到了“二”。那一刻,白墨宸迅速的弯下腰,捡起狡辩的那把刀,却没有立刻动手,就在这一瞬,慕容隽已丝毫不犹豫地数到了“三”!

    只听房间里一声惨叫,安康小小的身体弹起了两尺多高,拼命挣扎,却立刻被按住,他在落地时声音立时哑了,软软瘫倒,“扑”的一声,一样东西被扔到了地上,却是一只血淋淋的断手。

    “慕容隽!”白墨宸失声大吼,目眦欲裂。

    “四!”然而对方却反而往前走了一步,用同样充满了血丝的眼睛看着他,眼里充满了不顾一切的杀气,狰狞如魔鬼,完已经不再是平日贵公子的模样。看着白墨宸,咬牙又吐出了一个字:“五!”

    不等他再吐出“六”,白墨宸的手探出,扣住了他的咽喉,刀锋压住了动脉,便要一抹而断。慕容隽没有挣扎,只是冷冷看着他,眼神如同毫无畏惧的兽。

    “啊——”这一瞬,房间里的安康又发出了一声惨叫。这边牧原少将已经缓过了气来,看到外面这一幕,毫不犹豫地再度指令手下将那个孩子按在地上,拿到对准了另一只右手,冷然道:“不放开慕容公子,立刻让这个孩子死!”

    “住手!”慕容隽却在此刻厉声喝止,“我还没数到十,不许动手!”

    白墨宸的手有略微的颤抖,看着手下的人,又看了看房间里的孩子和老人,眼神复杂地变幻——这种彷徨和恐惧,从未在这个铁血半生的军人眼里出现过。

    “你看到了吧?”在这一刻的间隙里,慕容隽回过头看着他,眼神镇定,仿佛毫不在意,“你就是杀了我,也绝对于事无补——现在要你的命的不只是我,还有冰族人。你若不做这个交易,他们三个就得死在这里,没别的条件可谈。”

    刀锋已经割破了他的肌肤,然而却停了下来。

    “真卑鄙啊……”白墨宸喃喃,“居然利用孤儿寡母!”

    “兵不厌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