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玄幻小说 > 沧月羽傀儡之城 > 第8章
    慕容隽脸色不变,淡淡道,“本来能刺杀你是最好,可惜你身手了得,偷袭都未能成功——我们要回去向元老院交差,也只能这么做了。”

    那一刻,慕容隽能感觉到压在自己颈中的刀在剧烈地颤抖,不由得眼神变幻,知道对方心理已然到了极限,然而嘴里却不停顿地继续数了下去:“七!八!九——”

    就在他即将吐出“十”的时候,白墨宸的刀猛然一沉,一把将他的声音逼停,一字一句:“我命不足惜——可是,如果我死了,谁能保证他们平安?”

    “我。”慕容隽断然回答。

    “你?”白墨宸语气轻蔑,不肯相信,“就凭你?”

    “他们毕竟也是堇然的亲人,我无论如何也会回护一二。”慕容隽冷冷道,“而那些冰族人,他们要的是你的命,和这三个平民百姓根本没有关系,何必多此一举呢?”

    “……”白墨宸沉默了片刻,忽然将刀收回,刀锋一转,抵住了自己的咽喉,眼神变得冷厉,“那好,我就和你做这个交易!”

    当他将刀架上脖子的那一瞬间,房间内外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不要!”安心大哭起来,拼命地挣扎,“不要啊,大哥!”她被冰族刺客按住,然而安康却吓得面无人色,蜷缩在角落里一句话也说不出,眼神里只有恐惧。苍老的安大娘还没醒来,匍匐在灶前昏迷着,只有一颗白发苍苍的头颅映照在明灭的火光里。

    慕容隽眼里闪过一丝狂喜,然而神色却不动,缓缓伸出手来:“拿命来吧!我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白墨宸,今日我们之间总算是要有个了断!”

    白墨宸握刀的手紧了一紧,知道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气。

    那一瞬,三十几年来的金戈铁马、爱恨情仇逐一掠过脑海,少年的豪情壮志、青年的金戈铁马、壮年的情仇爱憎如潮而来,如潮而退,转瞬心境一片空明——原来,在结束的这一天,才发现这三十几年终究不曾白过。

    “大好头颅,今日竟落到了你们这些鼠辈手上!”

    白墨宸仰天大笑,再不犹豫,横过右臂,一刀便切向了咽喉!

    第三章:魔之觉醒(上)

    那一刹那,慕容隽的眼睛一瞬不瞬,死死地盯着眼前的这一幕,咬着牙,神色复杂无比,似是极其狂喜,又显得极其黯然。

    已然决意舍命,白墨宸右手握刀,横过来一刀割向自己的咽喉,下手又狠又稳,并无丝毫犹豫。然而就在同一瞬间,他的左臂却不受控制地抬了起来,“啪”的一声击在了握刀的右手腕上,在千钧一发之际将他手里的刀击落在地!

    那一刻,房间内外的人都惊呆了。

    “你——”慕容隽失声,“这是做什么?想反悔?”

    白墨宸也是震惊地低下头,看到左手曾经断过的地方发出了一圈诡异的金色的光,那光正向着他的心脏迅速地逆行而上,浸透了他半边的身体!

    那一刻,他的半边身体居然完不听指挥了。

    “你这是想放弃了么?”那一瞬,耳边又响起了那个恶魔般的声音,“真的想死?”

    这……这个声音!是他在帝都劫火之变里听到的声音!

    “白墨宸!”那一瞬间,慕容隽只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立刻一步退入了门里,“你不要他们三个的命了么?”

    就在这一刻,身后的冰族战士迅速将安心和安康高高举起,雪亮的刺刀对准了两个孩子。仿佛为了示威,一刀扎入了安心的肩膀,让女孩儿痛得大叫起来。

    “不!”猛然,白墨宸和慕容隽一起失声叫了起来。

    听到孩子惨叫,那一刻,仿佛身体里有什么东西被强行压制,白墨宸身猛地一震,眼里的金光忽然间越发明显,竟仿佛是火焰在颅脑内燃烧一样!

    “真的想要放弃了么?”那个声音在脑海里说着,讥讽无比,“帝都大火中的时候,你第一次向我求助,怀着如此强烈的求生欲望——我回应了你。可那之后,你却不肯履行我们之间的契约,非要逆着我行事:放弃了兵权,离开了帝都,回到了这里。”

    “如今,你难道还想要死在这里么?要知道,你的生命已经交换给我了!”

    白墨宸捂着脑袋,下意识地开始摇头,却怎么样也无法把那个声音从脑海里甩出去。旁边的冰族人看着他反常的表现,有些惊愕,不知道该不该上前。

    “给我闭嘴!”白墨宸失声,喘着气,右手忽然翻过来,猛然扣住了左手,对着慕容隽厉声道,“动手!”

    “什么?”慕容隽微微一怔。

    “你不是要取我性命么?”白墨宸厉声大喊,“自己动手!”

    “……”慕容隽看着他左右手交扣的奇特姿势,心里犹豫了一瞬,却听对方再度催促了一声——抬头看去,白墨宸的脸色又变得隐隐有些奇怪,眼眸里透出金

    光来,令人望而生畏。

    “动手!快!”白墨宸只觉得身体里的异动越来越强烈,左手已经再度开始不受控制,他咬着牙,右手几乎扣到了血肉里,“要取我性命就自己放马过来,孬种!”

    “胡说!”慕容隽只觉得胸口热血上涌,反手就是一刀!

    房间里的人发出了一声惊呼,看到一切在瞬间结束——大雪中,白墨宸还是站在原地,并没有退让,也没有抗拒,那把长刀在一瞬间穿透了他的身体,血喷溅了对面的贵公子半身。

    “别以为我不敢杀你!”感受着血喷溅上衣襟的热度,慕容隽咬着牙,眼里也透出狠劲来——这一刀他用尽了力,从白墨宸的心口插入,从背后直透出来,毫不留情。

    握刀在手,杀戮的痛快令人在心底生出一股狂热来,感觉着刀锋割裂心脏和血肉的痛快,只觉得自己这十几年来的憎恨如潮水一样宣泄而出,慕容隽忍不住低低发出了一声呼喊,将刀抽出,再度猛然刺入:“去死吧!”

    在刀锋穿心而过的那一刻,白墨宸的右臂发出清脆的“啪”的一声,软软垂了下来,竟然是被自己的左手生生拗断!然后,挣脱了右手控制的左臂猛然挥出,一掌击在慕容隽胸口,令他整个人往后飞出,重重摔落在台阶上。

    “好吧,如果这一次你真的是甘心想就此死去,我也不会阻拦你。”那一刻,他听到了那个声音在灵魂深处低声冷笑,“去死吧!让你的灵魂消亡,把这个躯壳空出来!”

    被一刀穿心而过,白墨宸再也无法支撑,身体晃了一晃。血从他心脏里奔涌而出,将身下的白雪染成刺目的红色,他用力抽刀支撑着身体不让自己倒下,眼睛直直地盯着慕容隽,嘴唇动了动,似是想说什么。“我知道。”慕容隽明白了他的意思,咳嗽着,默默点头,“放心。”

    白墨宸看着他,眼神复杂而深刻,低低地吐出最后一口气。感觉身体开始变得无比沉重,意识慢慢远离,他手臂失去了力量,整个人重重地砸落在雪地上,再也不动。

    一时间,整个天地间都安静下去。

    “大……大哥?”房间里的安心回过神来,撕肝裂肺地大哭,“大哥!”

    “死了么?”牧原少将示意下属上前查看,那个冰族刺客小心翼翼地上去,俯身探了探白墨宸侧颈的动脉,再看了看已经成为血窟的心脏,抬起头对首领点了点头:“死了。”

    听到这一句断语,慕容隽松了一口气,身的疼痛令他颓然坐倒在台阶上,沉默了片刻,忽然忍不住低低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

    这一刻,他想起了自己这一生的无数个片段:在码头上初次遇见堇然的惊艳,少年时刻骨铭心的初恋,却又被命运的潮水卷着,转瞬分离。等再次相遇时她已经在这个男人的怀里,沦落风尘,成为外室——他曾试图将她夺回,用尽了各种手段,到最后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喊着这个男人的名字冲入烈火,在自己面前被活活地烧死。

    那一刻,她头也不回。

    她终究是把他丢弃了,为了这个男人去赴汤蹈火!

    慕容隽笑着,抬起头看着天空。眼前是灰冷的苍穹,雪一片片从头顶落下,落在睫毛上,仿佛覆盖了整个世界。

    是啊……自己终究把这个男人给干掉了。自己的刀,洞穿了这个毕生劲敌的心脏。不过,这样一来,他们两个是不是又很快能在黄泉下团聚了呢?慕容隽坐在落满了雪的台阶上,用缠着绑带的手扶着额头,一边摇头一边笑,眼角却又泪水流下,令旁边的冰族刺客们面面相觑,不知所谓。

    “别管他,”牧原少将喝令,“割下人头,回去复命。”

    “是。”有一名下属疾步走出,另外的人问:“那么,屋子里那三个人怎么办?”

    “放了,”牧原少将看了一眼屋子里哭闹不休的两姐弟,又看了看昏沉的瞎眼老人,皱眉道,“我答应过慕容隽,要留下这几个人的命,不可反悔——何况这几个也是些无关紧要的平民罢了。”

    听到命令,身后的刺客们松开了孩子们。安心立刻扑向了安康,颤抖地抱紧,却听到弟弟颤声道:“姐姐,我……我……”他用手紧紧搂住了姐姐的胳膊,安心这才发现弟弟双手居然都完好无恙。

    这……女孩一时间愣住了。

    “放心吧,你弟弟好着呢。如果不是慕容力保,谁会在乎你们这几个家伙的命?就算真的砍了双手双脚又怎么了?”牧原少将踢了踢地上那只“断手”,嗤之以鼻,“慕容这家伙居然不肯,还非要玩这一出戏来骗过白墨宸,实在是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