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玄幻小说 > 沧月羽傀儡之城 > 第9章
    幸亏是成功了,否则……”

    说到这里,冰族刺客脸色一变。

    “来人,快来人!这里杀人了!”院子外面,有一个尖厉的声音忽然间划破了村庄的寂静,疯了一样地喊起来,“杀了好多人!快来人!”在短短的时间里,整个村庄仿佛苏醒了,骚动了起来,家家户户都传来了开门开窗的声音,无数脑袋从紧闭的室内探出来,朝着这边疑惑地窥探。

    “不好!”牧原少将失声,“快撤!”

    “是!”所有人应声迅速撤退,训练有素地翻越了屋后的围墙,跃入山林,朝着森林的深处奔驰。牧原少将奔出几步后仿佛想起了什么,又硬生生地折回来,一把拉起了还坐着的慕容隽,足尖一点,便跃过了围墙,飞速撤离。

    慕容隽没有反抗,就这样随着他们部队撤退,一路上无数杉树枝拂过他们的脸,簌簌落下冰冷的雪来,冷得令人心惊。

    深入林中三里地后,他们停了下来。森林深处的那一片空地上有秘密的辎重和车骑,是他们原本就准备好撤离用的。

    “走吧。”牧原少将翻身上马,对在原地等待的传令者吩咐,“立刻传消息给空明岛上的十巫大人,就说我们已经完成了任务,即刻返回!”

    “是!”等待消息的人露出狂喜的表情。

    “怎么样,这回你也如愿以偿了吧?”牧原少将回过头看着慕容隽,薄薄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手刃了多年的宿敌,痛快么?跟我们合作,果然没错吧?”

    慕容隽没有回答,只是苍白着脸默默翻身上马,扯下风帽遮住了半张脸。

    痛快?大抵是的吧……在刀刃穿心,热血喷溅的那一瞬,多年的仇恨爆发而出,淋漓尽致,的确是令整个灵魂都战栗得痛快。如今那个人已经成为一具尸体,倒在一个荒僻村庄的角落,那些围观的愚昧无知的村民甚至不知道这是谁——当想到这一点,那种痛快忽然间又烟消云散。

    人生短短几十年,一个轮回就这样过去了么?

    他和堇然都已经走完了属于他们的路,或许已经在另一个世界重新相遇。唯有他自己,还需要在这天地之间跋涉,不知道路途的终点在哪里。

    “走吧。”牧原少将看到他沉着脸不回答,有些无趣,回头下令,“螺舟在烛阴郡的海湾里等我们,得快点赶回去。”

    “可是……高宜好像还没回来。”领队的刺客有些犹豫,“不等他了么?”

    “哦?”牧原少将愣了一下——高宜,是那个最后领命去割白墨宸人头的战士,可能由于惊动了村人,这么一耽误,没能及时跟着队伍撤退回到山里。

    他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往山下的村庄看了一眼,发现那个院落里已经围满了人,惊呼和哭泣声响彻整个村子,不由皱了皱眉头。这种情况下,只怕任何陌生人一露面,大概都会被当做凶手被村民围攻吧?

    “算了,看来一时是回不来了。”牧原少将摇头,策马前行,“高宜身手不错,那些村民奈何不了他,我们先出去,到了螺舟旁再等等他。”

    “是!”

    一行刺客在大雪里翻身上马,穿行过密林,无声无息地朝着北方海边奔去。只留下身后村庄里的一片沸腾喧闹。

    当同伴迅速撤离时,那个叫做高宜的刺客正在白墨宸的尸体边俯下身,单膝跪地,拿出一把雪亮的解腕尖刀来。当牧原少将那句“撤离”的命令发出时,他略微犹豫了一下,却不想放弃已经进行了一半的任务,试图割断颈椎骨将头颅割下。

    “住手!”身后忽然响起了哭喊,安心奋不顾身地扑上来,一把将他抱住,“坏蛋!不许杀我大哥……放开,不许杀我大哥!”

    “滚!”高宜不耐烦起来,手臂一振,将那个女孩如掸灰尘一样甩开。

    “姐姐!”安康惊呼着,连滚带爬地上去抱住了安心,把她拖开,“你打不过他的!别过去了,快跑啊!”

    “坏蛋!”安心拼命挣扎着,眼睁睁地看着对方一刀刺入了白墨宸的后颈。

    刚死去的人身体还是温的,筋肉还没有开始收缩,也容易分割,高宜觉得有把握在村民们围上来之前将人头干脆利落地割下带走。高宜低下头去看了一眼尸体——那个心脏上的窟窿还在流血,就算是钢铁打的人也早已没了气息。他决定专心致志地完成剩下的任务。

    “住手!”然而,就在他刚转动手腕的那一瞬间,忽然间耳边风声一动,有什么东西投掷了过来,“给我住手!”

    他下意识地一躲,那东西擦着脸落地,居然是一团雪。

    “快来人!杀人了……这里杀人了!”那个嘶哑的声音在院子外又响了起来,正是那个最初打破这一切,惊动村里人的声音。随着声音,一个青灰色的人影从门外冲了进来,不顾一切地扑过来,赤手空拳地想要阻止他。

    该死的家伙!高宜心里一怒,杀气便腾了起来。

    然而只看了一眼,便发现对方脚步虚浮,竟是个毫无武功,甚至手无利器的普通人,简直是送死一样地往自己这边撞了过来。

    他冷笑了一声,为了不耽误时间并没与拔出那把尖刀,继续旋转着切割头颅,另一只手却拔出了腰间的长刀,对着那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拦腰就是一斩。

    然而,看到白帅横尸就地,青衣谋士穆星北状若疯癫,完失去了冷静,高声喊着,居然不退不让地直冲了过来!

    眼看他就要被拦腰两段,而白墨宸的头颅也将被顺利割下,就在那一刻,“咔嚓”,当刀子划过去,碰到颈椎的那一瞬,高宜忽然觉得手腕一震。“啪”的一声,百炼钢居然匪夷所思地居中折断!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

    然而,高宜的意识只能永远凝固在这一刻了。不知何时,一只手悄然从雪地上抬起,硬生生地插入了他的身体,一把捏碎了他的心脏!

    他没有发出一声喊就倒了下去,叠在了那具尸体上。血从他心窝上流出[..书网],顺着那一只手臂流向雪地上“白墨宸”的尸体——仿佛汲取着新死者的力量,奇迹般地,心脏上被慕容隽洞穿的伤口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分分地弥合!

    这一切无声无息,在大雪中悄然进行,没有任何人留意到。

    刺客颓然倒地,穆星北毫不停顿地冲了过来,大喊着扑到了白墨宸身上,将他扶起:“白帅……白帅!你怎么样?”然而,在一眼看到那一把插入颈椎的刀时,青衣谋士忽然说不出话来。

    短短片刻,院子外面已经聚集了一群人,个个手里都握着锄头弓箭之类的利器,包围了这座新落成的小院。村长带人闯了进来,看到里面的情况,忍不住失声惊呼:“怎么院子里到处都是死人!天啊……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村长……他们、他们杀了我大哥!”小女孩的声音再度响起,惊得所有人都向一个方向看去。安心摆脱了安康,跌跌撞撞地从后院跑了出来,大哭:“是这群穿黑衣的坏人,杀了我的大哥!”

    “……”看着痛哭的小女孩,又看了看吓得呆若木鸡的安康,村长下意识地将他们搂过来,拍了拍,安慰,“没事了,现在没事了。”

    “村长!事情有些不对头啊,”有村民俯下身大着胆子看了一下,吓得连忙站起来,“快看,这些死了的人个个都是金色头发,根本不是我们空桑人,而是冰夷!”

    “冰夷?冰夷怎么会潜入到这里来杀人?”村长倒抽了一口冷气,“你们从帝都来,你们的大哥难道是——”

    “他们的大哥,是空桑的元帅,白墨宸。”

    第三章:魔之觉醒(下)

    忽然间,有一个声音低低地替他回答了。酒馆的老板认得,那个蹲在尸体旁边的人,正是秘密住在自己店里、那个穿着青色衣服的谋士模样的人——正是他第一个发觉了这里的异常,并且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喊人。

    只可惜,还是没有办法阻拦那一群刺客的袭击。

    “什么?他是白、白帅?”村长不敢相信地看向了那一对孩子。安心啜泣着点了点头,终于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是的。大哥他、他不让我说出去!说是怕惊扰到别人,可是、可是现在……”

    孩子们哭得伤心,村长却只觉得如坠冰窟,不寒而栗。

    是的……空桑的大元帅,白墨宸,居然在自己的治下被冰夷暗杀!这个天大的罪名,不要说是他区区一介村官,哪怕是北越郡的郡府大人都承担不起!

    “还不快去追刺客!”那一刻,他下意识地大喝,带头追了出去。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的村民们连忙一哄而上,跟在村长后面朝着后山上飞奔。

    村子里仿佛一瞬间都空了,至于穆星北没有动,呆呆地坐在地上,脸色比死人更白。

    这群北越的乡下人能做什么呢?以为靠着锄头、镰刀和弓箭,就能对付这群沧流帝国的刺客了么?而且,白帅已经遇刺,就算把那些刺客都抓回来又有什么用!他垂头坐着,看着自己辛苦十几年辅佐的雄主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眼里有黑色的光逐渐浮现。

    ——那是绝望,是憎恨,是不甘心!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穆星北抱着头喃喃,一遍又一遍,神志恍惚,“白帅是天命所归的王者啊,怎么会就这样死在冰夷手里,葬身于这个荒僻的村庄!不……这不可能!这不是真的!”

    青衣谋士在下雪的苍穹下大喊起来,泪水纵横。安心和安康也扑在地上大哭,哭声交织着喊声,回荡在空荡荡的村庄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