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玄幻小说 > 沧月羽傀儡之城 > 第10章
    “你们给我闭嘴!”被哭声惊扰,穆星北看了一眼这一对孩子,忽然间觉得心里烦躁无比,脱口呵斥,“无知的贱民,滚开!”

    ——是的,如果不是因为这几个蝼蚁一样的贱民,白帅哪里会辞官归隐,死在这种穷乡僻壤里?一心被什么铸剑为犁、普通人的天伦之乐所吸引,不惜放弃到手的权柄离开帝都,到最后,还不是连马革裹尸的战士荣耀都没有得到!

    都是因为这些贱民……都是因为这些蝼蚁一样的贱民!

    “你是谁?凭什么让我们滚开?”安心哭喊着冲过来,试图把白墨宸从这个陌生人的手里抢回来,“让开!不许碰我大哥,他是我们的,快还给我!”一对小儿女扑过来,推搡着这个陌生人,又抓又咬,却没有看到对方的精神正濒临崩溃,一个疯狂的想法主宰了脑海,盯着他们看的双眼里正流露出越来越浓厚的憎恨。

    忽然间,小女孩的咽喉被掐住了。

    “他是你们的?别妄想了!”穆星北仿佛忽然间疯了,大声怒骂,整张脸都有些扭曲,“白帅是天下雄主,三百年一出的王者!怎么可能是你们这几个贱民的!”

    安心被提得双脚离地,一下子说不出话来,满脸通红地挣扎。

    “放开我姐姐!”眼看安心危在旦夕,安康这一回没有退缩,牛犊子一样冲了过来,结结实实地撞在了他身上,哭喊,“臭家伙,快放开我姐姐!”

    然而他的举动更加激怒了对方,穆星北失去理智地将安心往地上一摔,便要过来抓他——地上的雪很厚,横七竖八满是尸体,安心落下去的时候忽然“啊”的一声惊叫,小小的身体扭动了一下,然后再也不动了。

    一把刀从她的胸口透了出来,将她钉在了地上。

    “姐姐!”安康惊得呆住,“姐……姐?”

    ——那把长刀紧紧握在刚才那个刺客高宜的手上,握刀的手在彻骨的寒气里冻成了青白色,维持着一个僵硬的角度,刀尖向上。而安心落下去时,不偏不倚,居然正正迎头撞上!穆星北也呆住了,抓住安康的手僵在了那里,然而看到这样残忍的一幕,眼里的黑暗却有增无减。

    被扎穿的安心睁大着眼睛,显得无辜而惊恐,她挣扎了一下,发现身体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用尽了最后力气看向弟弟,吐出两个字:“快跑!”

    安康回过神来了,嘴角抽搐了一下,扭头便跑。院子的门在斜对面,然而他来不及从门口逃出,便直接跑向了最近的地方,试图直接翻越篱笆逃出去,一边大喊:“来人!快来人啊!——有坏人杀了我姐姐!有坏人!”

    然而村子里的人都去了后山密林追刺客,街道空落落的,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来看上这边的孩子一眼。

    看到安康逃跑,穆星北下意识地追了出去,身体里不知道哪来的力量,脚步居然比平日快捷十倍,几步就追了上去,在男孩翻越篱笆的那一瞬间抓住了他,低声冷笑。

    那一刻,安康看到他眼里魔鬼一样的神色,不由得恐惧地大喊起来,一口咬住了他的胳膊,拼命地挣扎:“放开我……放开我!”

    “不要动!”穆星北表情狰狞地紧紧抓住孩子的肩膀,把他用力压在了篱笆上,试图制止他的一切挣扎,厉声,“给我安分点儿!”然而安康却越叫越大声,越叫越凄厉,几乎将屋檐上的雪都震落下来。

    “怎……怎么了?”忽然间,一个颤巍巍的声音在背后道,“这里怎么了?”

    穆星北猛然一震,回过头去,看到后院厨房的门悄然打开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扶着门站在那里,仿佛是被外面这样凄厉的叫声惊醒,摸索着朝外走来:“安心?安康?——你们、你们怎么了?”

    是安大娘?那个被冰族刺客击昏的瞎眼老妇人,此刻醒来了?

    穆星北倒吸了一口气,虚脱一样地松开手,倒退了两步——两步之外,安康整个人被紧紧地压在了篱笆上,一动不动。那个虎头虎脑的男孩终于安分听话了,再也不挣扎,再也不闹腾——因为有三四根尖利的木棍,刺穿了他小小的身体。

    “……”穆星北不敢相信地看了看这一幕,又回过头看了看雪地上的一幕。那个叫安心的小女孩也已经死了,身体被长刀刺穿,然而她的眼睛一直看着这边,看着弟弟被压死在篱笆上的身体,最后的眼神凝固在恐惧之中。

    “安心!安康!”安大娘听不到回答,不由得慌乱起来,摸索着走出来,看不到脚下的台阶,一下子就滚落在地,撕肝裂肺地大喊,“安心,安康,你们在哪里?还有……还有我的宸儿……你在哪里?快出来!”

    瞎眼的老妇人满身是雪,哭喊着朝这边爬行过来。空旷的庭院里,穆星北茫然站着,看着地上爬行的老人,只觉得手足无力。

    然而,他还是一声都没有响,只看着安大娘惊惶而慌不择路地爬着,一直朝着那一口尚未围起来的新打好的井口方向爬去。

    “扑通!”沉重的一

    声响,那个瞎眼的老妇人就这样坠入了黑沉沉的深井,挣扎不了几下就没了声音。

    院子里终于又彻底恢复了平静,只有雪花一片片飞落。

    青衣谋士怔怔地跪在雪地里,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是的,他不敢相信这一切是自己做的,他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来?刚才短短的时间里,仿佛是一场噩梦。也不知道是哪一种冲动,心底哪一点憎恨忽然被千百倍地放大,身体就像是被一个莫名的魔物控制,不可抑制地扼住了那一对无辜的姐弟,做出了这种难以言喻的恶行。

    ——他、他居然亲手杀了白帅这一对年幼的弟妹!

    被刀刺穿的安心睁大眼睛看着他,眼神里凝聚了恐惧和憎恨,而篱笆上,安康也如同一个被扎起来的娃娃一样,直直地盯着他。在这一对孩子的眼神里,穆星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用书抱着头,发出了野兽一样低沉的哭喊,最后用颤抖的手捡起了地上掉落的一把刀,狂乱地对准了自己的心口。

    “你,”忽然间,他听到一个声音,“也想死么?”

    那一瞬,穆星北身一震。这、这声音,是……白帅?

    怎么可能?

    然而,当他定睛看去时,雪地上一双眼睛正缓缓睁开,和他默然对望——那个心脏被一刀洞穿,头颅又几乎被割下的人,居然就这样睁开了眼,缓缓问出了这句话!

    “白帅?”穆星北身一激灵,忍不住失声惊呼起来,“你、你还活着?”

    “呵呵……”地上的人笑了起来,那一刻,他的眼神凝聚起了光芒,身也开始动了起来。那一声低笑之后,他居然坐了起来,反手拔出了脖子上插着的尖刀,扔到了地上——在刀拔出的瞬间,那个伤口由里而外地透出一种奇特的金色光芒,然后迅速消弭。

    穆星北看着这一幕,几乎如同坠入梦境中一样。

    “是啊,我活着,”地上的人站了起来,扫视着庭院里惨不忍睹的情景,脸上的表情却居然没有丝毫动容,淡淡说道,“可是,似乎很多人已经死了?”

    “不……你不是白帅!你是谁?”穆星北一愣,忽然失声——是的,这不是白帅的眼神,绝不是他跟随了十几年的白帅的眼神!那双眼睛居然是暗金色的,仿佛黑暗里一点遥远的光,充满了诡异的吸引力,令人不寒而栗却又忍不住靠近。

    哦?”地上的人站起来了,带着一种奇特的表情走到他面前,冷笑着,“卑微的人类……居然那么快就分辨出来了?”

    “如果是白帅,看到这一幕绝不会无动于衷!他一定会抽刀杀了我的!”穆星北失声,“你……你究竟是谁!”

    “我是谁?”那个人饶有兴趣地俯下身,研究着两个姐弟的尸体,笑起来了,“我就是白墨宸——是你发誓毕生效忠的主人啊,是三百年一出的王者,是这个空桑、乃至这个天下七海的霸主!”

    他笑着,转过头看着他,金色的眼睛里有一种奇特的魔力,竟然让人无法移开眼睛:“你,难道寻求的不就是这样一个人么?那又何必再问我是谁。”

    “……”穆星北说不出话来,只觉得那种恍惚感再度袭来——这个人身上,居然由内而外地透出如此强烈的黑暗气息,能将所有靠近的人都吸进去,无法抗拒和挣扎。

    “是……是的。”他微弱地喃喃,不知不觉已经跪了下来。

    “哈哈哈……”白墨宸仰天大笑起来,在落雪的苍穹下张开了双臂——那一刻,天上飘落的雪竟然刹那停止。穆星北清晰地看到他的左臂上透出强烈的金色光芒,逐渐蔓延到身,到最后,竟然映照得整个人都通透起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看,有了这个躯体后,我的力量已经恢复了接近五成。”凝定了时空后,那个人轻抚着自己的左臂,“还要谢谢慕容隽呢——白墨宸是一个意志力很强的人,几次三番违抗,不肯听从我的吩咐。如果不是这一次他选择了自愿放弃生命,我也找不到这么好的机会翻盘,在一瞬间压制了他的本性,控制了这具身体。”

    穆星北听着,渐渐从迷惘转为愕然,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这个人的意思是说,此刻占据了这具躯体的并不是真正的白帅,而是另一个人!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

    “你看,我的运气开始逆转了。隔了九百年,我终于在大限来临之前成功地找到新的寄主!”白墨宸再度一挥手,半空凝固的雪花又纷纷落下,他挥舞着手,不停变换手势——这种操控天地的力量令人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