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玄幻小说 > 沧月羽傀儡之城 > 第14章
    我会做出这些事,还不都是因为您——只要您答应传授我剑圣之剑,一切不就好了吗?”一刻,无助和绝望汹涌而来。殷夜来匍匐在榻上,剧烈地喘息,咬着牙,没有回答一个字,只觉得心里如刀绞一样剧痛,时时刻刻都需要极大定力才能稳住,不让自己屈服。

    “我在地窖里还关了七个人。还要死多少人,你才肯答应我呢?”北越雪主喃喃,语气冷酷而平静,“仁慈的空桑女剑圣?”

    那一瞬,她蜷缩在狐裘里,再也无法控制地发出了低低的喊声。

    无限的愤怒、杀意,直冲上心头来,剑圣的血在这一具半死的躯壳里奔涌、沸腾,一下子涌到了脑子里,令她身发抖——拜师剑圣门下那么多年,她一直是个不喜欢杀戮的女子,然而这一刻,如此强烈的杀气涌上心来,令她几乎失去控制!

    是的,这个人,是她毕生最想杀的人!可他就在面前,自己居然无法拔剑!

    “呵……”北越雪主反而笑了起来,端详着濒临崩溃的她。

    是的,这个倔强的女子还在苦苦坚守,然而她毕竟是善良的,绝对无法坐视那些无辜者的牺牲——再过一个月,两个月,绝对不会超过半年,她一定会因为崩溃而屈服,将剑圣之剑交到自己手上!

    “咦?”忽然间,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他嘴角的笑容凝固了。

    那个濒临崩溃的人身发抖,将身体蜷起,额头死死地抵在榻上,枯瘦的双手紧紧握着,仿佛是哭泣一样——被火烧过的秀发已经短了很多,如今堪堪只有齐肩的长度,被剪得长短不齐。然而在灯下,他清晰地看到她后颈上忽然出现了一滴鲜血,殷红刺目。而且,更奇异的是,那一滴鲜血在以肉眼几乎看不见的速度缓缓流淌——

    不是顺着往下流,而是逆流!

    这……是什么?北越雪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连忙一个箭步过去,试图将殷夜来从榻上扶起:“你怎么了?怎么会受伤出血?让我看看——”

    那一瞬,他的语音停顿了:那不是血,而是一颗红色的痣!

    那一颗红痣从她的躯体上浮现,缓缓凸起,在焦炭一样黑的皮肤上如同血般殷红刺目。而且,不可思议的是,随着殷夜来的情绪起伏,它动得越来越快,从后颈转向耳后,一直往上移动,简直是想要钻入脑中一样!

    “这是……”北越雪主倒吸了一口冷气。

    是的,在替她裹伤的时候,他记得她背后有一颗红痣。然而那颗痣明明是位于左边肩胛骨下,并不在此刻的位置!难道,这些天来,这一颗奇怪的红痣一直在移动?它居然会自己移动?

    “怎么回事?难道它还会动?你看看!”北越雪主拿过了一面铜镜放在她的面前[..书网],让她可以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耳后的皮肤。一看之下,殷夜来忍不住猛然一惊,失声低呼出来,也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怎么样?”北越雪主道,“你也没见过这颗痣,对吧?”

    殷夜来死死地看着镜子里那一颗朱砂痣,一种奇特的恍惚感忽然重新升起。那种感觉是如此诡异,竟然将她的神志一瞬间从这个世间抽离了出去!

    “时间快到了……”一个声音在耳边说,“快到我这里来。”

    谁?谁在和她说话?

    殷夜来捂着头,只觉得身体里的血液在加速奔流,恍惚感越来越强烈,那个声音似乎在天宇里回响着,轰鸣着,就像是一道无法抵抗的召唤,从天之彼岸传来。

    “觉醒吧!不要被任何事羁绊……快到我这里来!”

    “我等了你很久……很久。”

    那一刻,怀里的女子停止了颤抖,缓缓抬起了眼睛。

    在短短的片刻内,她身上那一颗红痣不可思议地加速移动,从耳后沿着鬓角上移,最后,居然出现在了她的眉心!

    刹那间,北越雪主直觉到了什么,身的肌肉猛然绷紧。多年的杀戮生涯令他练出了可怕的本能,那一瞬间他断然翻转手腕,力道透入之处,手中的瓷碗“咔”的一声片片碎裂——只听“叮叮”的几声,那些瓷片如同飞雪一样散开,在半空化成一道网,封住了所有来路。

    然而,一道凌厉的气息逼人而来,击溃他所有的防守。那一道网在一瞬间碎裂,所有瓷片在半空中爆裂,刹那化为粉!

    那一道气息瞬间凝聚,聚集成剑,直刺而来。北越雪主凌空折身,双手一合,一道光在掌心出现,试图阻挡身后忽然而来的追杀。然而只听“嗤”的一声,当他双掌合拢的时候,掌心忽然冒出了一个血洞!

    那一缕剑气,居然瞬间刺穿了他的双手!

    “九问!”那一瞬间,他失声惊呼,霍然抬头看去——烛影在剧烈地摇晃,似乎被无形的气流所逼。明灭的灯下,榻上站着那个披着白色狐裘的女子,眼神凌厉雪亮,脸色却苍白如鬼。她冷冷地看着他,手里没有拿任何兵器,指间却有剑气纵横。

    那是空桑剑圣门下最高的剑术,可以以无形剑气摧毁一切有形之物!

    碎瓷片的粉末从半空落下,如同细微的白雪。在落雪中,激荡的剑风拂动了房间里每一个人的衣秧长发,猎猎如旗。

    那一刻,他看到那个垂死的女子忽然复活了,光芒四射,宛若从天而降的神。殷夜来不知何时已经站起,在榻上俯视着塌下怔怔站着的人,面无表情地抬起手,十指缓缓交错——那些凌厉的剑气在她指尖交织,发出了耀眼的光。

    “剑圣……”那一瞬,北越雪主从咽喉里吐出了一声目眩神迷的赞叹。

    在短短的瞬间,他忘记了逃避,也知道根本无法逃避,在那一剑发动之前,他只来得及回过手,封住了自己身的所有血脉。

    黑暗中,一道电光瞬间划过。

    第五章:破军之召唤

    夜色已经深了,初春的天气还是非常冷,街上积雪未化,也尚少行人,只有风在空荡荡的巷子里钻来钻去,发出细微的呜咽。

    “你听到什么声音没?”街角有人忽然停下了脚步,问身边的人。

    “没呀,蔡爷您听到什么了?”跟随着他的是个小衙役,正冻得鼻子通红,搓着双手跺脚,恨不得早点结束这一日的满城查访,返回家里的炕头,偏偏顶头上司却在这里又顿住脚问这个那个,只能随口应付着。

    “好像有一声惨叫。”官差低声说,“那边院子里。”

    “那边?”小衙役顺着他视线看去,微微吃了一惊,“这不是白天刚去查访过的人家么?那户从外地搬来的!”

    “是啊。”蔡捕头沉吟着,不知不觉便往那边走了过去。小衙役知道这个素来以严谨勤奋著称的上司又不知道动了哪门心思,内心叫苦不迭,但也只能跟了过去,嘴里嘀咕:“不是刚查过么,没什么问题啊。”

    “不,有点不对劲。”蔡捕头喃喃,皱着眉头,“我白天就觉得哪儿不对。”

    “是啊?”小衙役好奇起来,“蔡爷,我们都没进门去看过呢。”

    “嗯,我只是从门外往里看了一眼,除了死气沉沉没有佣人之外也没啥可疑的。只是……”蔡捕头带着小衙役走到了那户人家的门口,抬头看了看。大门紧闭,里面暗淡无光,就像是一座空楼,他从门缝里往里看了一眼,那一瞬,他的眼睛亮了一下,顿足:“我知道哪里不对劲了——院子,是院子!”

    “院子?”小衙役愕然。

    “院子里居然没有积雪!而且,整个土地被翻过一遍!”蔡捕头神色凝重地道,“这家没有请佣人,那么,是谁扫了庭院里的积雪?是主人自己?为什么要如此积极打扫,而且,还要翻土?除非是——”

    “除非是什么?”小衙役抽了一口冷气。

    蔡捕头压低了声音,森然道,“除非是他往院子里埋过什么。”

    “……”小衙役僵在了那里,一瞬间只觉得脑后有一股森冷的风吹过,身冰冷,结结巴巴道,“我们……我们要进去看看么?”

    蔡捕头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看了看深宅大院,又看了看空荡的街道,急速地搓着手,显然是在急于立功和谨慎谋划之间犹豫。许久,才摇了摇头,道:“不,案情重大,我们还是先回去禀告了郡府再说。”

    小衙役松了口气,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来:“对对,蔡爷英明!等明天禀明了郡府——”

    “不,不能等明天了。今晚我们就去找郡府大人!”蔡捕头冷静的眼里露出一丝无法压抑的热切,“连夜拿到搜查文牒,从府里调集人手包围这座楼,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个杀人真凶给找出来!这可是一件大功,做成了,你我都可以连升三级。”

    “是吗?”小衙役眼睛也亮了,“以后就不用大冬天出来巡街了?”

    “傻小子!”蔡捕头拍了他一下,“以后你就是大爷了,坐在官衙里喝茶就是,巡街这种事那轮得到你!”

    小衙役揉着脑袋笑了,刚要说什么,忽然张大了眼睛,死死盯着他后面。

    “怎么了?”蔡捕头皱眉,“怎么像活见鬼了一样?”

    “鬼……鬼啊!”那一瞬,小衙役发出了刺耳的惊呼,往后倒退了几步,转头拔腿就跑,“有鬼!女鬼!”

    那一瞬,只觉得一股阴冷的风从脑后吹来,令人毛骨悚然。蔡捕头毕竟有几分经验,把手按到了雁翎刀上,强自镇定地转过了头。

    背后的那扇门,不知何时已经开了。

    门内依旧黑暗深沉,看不到一点光和人活动的气息。然而,黑暗的最深处却隐隐约约看得到一个白色的剪影,漂浮悬在空中,依稀是个长发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