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网 > 玄幻小说 > 沧月羽傀儡之城 > 第15章
    风从庭院里来,带来浓厚的血腥味,令人不寒而栗。

    血腥味!那一刻,蔡捕头看了一眼那个森冷的庭院,再度验证了自己的猜测,情不自禁就想冲进去看看。然而,不等他动身,那个阁楼上的白衣女人忽然也动了——她从阁楼上飘下来,迅疾地穿过院子,轻飘飘地掠过来,足尖完不沾地面。

    “谁?”那一刻,他提起了部的勇气,大喝一声,'“站住!”

    雁翎刀呼啸着砍过去,试图截住那个空气中的人。然而刀从白影里划过,却什么都没有砍中,只留下一道风从耳边绕过。他握刀,一回头,就看到一张焦黑可怖的脸从眼前闪过,眉心一点殷红,宛如恶鬼一样恐怖。天……真的是女鬼!|刹那间他只觉得遍体凉意,忍不住踉跄倒退了几步。然而那个女鬼眼睛是空洞的,直直地盯着西方某处,似乎被什么牵引着一样飘了过去,根本毫不停留。只剩下大门打开着,房间里满是森冷而血腥味的风在回旋。

    蔡捕头怔怔站在那里半天,终于回过神来,一时间心胆俱裂,再也不敢踏入半步查看,更不敢多留,也和那个小衙役一样转过身,沿着街巷踉跄奔逃。

    那一座巨大的宅子敞开着,黑洞洞的深不见底,宛如张开口狞笑的怪物。

    第二天天亮时,整个雪城都沸腾了。

    整个郡府的官差都忽然出动,包围了一座豪宅大院。夺命十几条的连环杀手案终于告破。就在那个宅院的土壤下,挖掘出了十一具尸体,每一具都惨不忍睹,在死前受到了令人发指的虐待和折磨。楼下还有一具新死的尸体横在地上,来不及收殓,赫然是日前报官失踪的陈家公子——而在一个地窖里,还发现了七个失踪者,正惶惶不安地等待救援。

    “是他!就是他!”获救的人指着后院楼上一具尸体,身发抖,“就是这个人把我们抓起来,关在这里的!他杀了很多人!”

    蔡捕头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抬头看着高处的那个男人。

    这个人被一种奇怪的力量穿透了胸膛,钉在了高高的中堂上——死者低垂着头,血从背后流下来,将中堂上那一幅“仲夏之雪”长卷染得殷红刺目,皑皑白雪都化成了地狱血池。旁边有下属架了梯子爬上去查看,小心翼翼地用刀柄将垂落乱发挑开。

    “嘶……”虽然周围簇拥着那么多属下,在看到那个人的脸时,蔡捕头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只觉得背后一阵寒意。

    那个凶手是个三十左右的男子,容貌并不凶恶,甚至可以说是清奇俊雅,只是肤色非常苍白,几乎犹如透明,令人想起那些在黑暗中长大,毕生从未见过日光的野兽。他的脸上凝固着一种奇特的表情,似是狂喜,又似迷乱,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痛苦。

    “真是奇怪啊……他死前,必定看到了什么非常惊叹的东西吧?”蔡捕头喃喃。

    “哎呀!”忽然间,旁边的小衙役叫了起来,一下子从梯子上摔了下来。

    “怎么了?大惊小怪的。”蔡捕头不快。

    “快看!他、他的胸口!”小衙役脸色苍白,指着被钉在中堂上的尸体,“居然没有任何东西!他、他是怎么被钉上去的?”

    所有人一下子悚然,围了过去。

    那具尸体被悬空钉在中堂的卷轴上,刚开始所有人都以为是被什么利器穿胸而过,钉死在高处。但攀爬梯子仔细看去,发现前胸后背虽然都是血迹,然而穿透胸口的凶器却缺失了——换一句话说,那具尸体竟然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悬挂在那里的!“这是怎么回事?”蔡捕头喃喃,忽然一个激灵,“难道,是那个女鬼干的?”

    “女鬼?”郡府大人吃了一惊,“这里难道还有个女鬼?”

    “其实属下也不知道是人是鬼……属下刚查到这里的时候,曾经看到院子深处出现过一个白衣女人,”蔡捕头喃喃,眼里露出后怕的表情,“很恐怖。那张脸……简直叫人做噩梦。我想,应该是她杀了这个凶手吧。”

    “是的!这宅子里还有个女人!”幸存者中有人叫了起来,“不过那不是一个女鬼,应该是凶手的间谍!我在地窖里每天都闻到药味——那个凶手每天都杀一个人,用血为她煎药!”

    “用人血为她煎药……”所有衙役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郡府大人问:“那个女人是间谍么?如今去了哪里,抓到了么?”

    “禀大人,没有找到。”蔡捕头低下头回禀,“在我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她就已经走了。”

    “一群废物!”郡府大人跺脚,“给我把她找出来——死了十几个人的大案子!凶手已经死了,如果一个活口都找不到,北越郡也太丢脸了!”

    “是,是。”蔡捕头连忙退下,吩咐左右,“把尸体送到衙门去,让仵作好好验一下。”

    几天后,所有资料汇集,一些脉络渐渐清晰——

    居住在这里的是一个外地来的男人,沉默寡言,肤色苍白

    。根据城门口的入场记录,在一个多月前,这个人带着一口棺材从南方来到这里,大手笔地买下了雪城这个大宅子,从此深居简出,不问世事。刚开始身边还有几个奴婢服侍,到最后连那些奴婢也失踪了。这个人低调谨慎,不和周围邻居往来,庭院深广,大雪封城,外面行人稀少,竟然没有人知道他竟做出了这种恶行。

    直到今天事情败露,横尸楼头。

    可是,那个女人又是谁?是棺材里的那个人么?她到底得了什么病,为什么凶手把她藏在了这里,并不惜用人血来为她治疗?到最后,她为何忽然翻脸杀了为他治病的凶手?

    如今,她又去了哪里?

    “把这个贴在各处城门口,再抄写二十份,交给附近的烛阴郡和康平郡。”蔡捕头叹了口气,将一张肖像交给下属,“三郡联合,希望能找得到。”

    ——画上是一个女子的半身像。身形消瘦,披着一袭白狐裘,一头乌黑的长发参差不齐,似被火烧过。眉心有一点红痣,眼神空空荡荡,似乎是没有魂魄,脸是瓜子脸,倒是甚美,只是半边都用墨涂黑,五官被疤痕覆盖,狰狞犹如地狱恶魔。

    小衙役看到那张画,忍不住吃了一惊:“长成这样,到底是人是鬼啊?”

    “我倒希望的确是个鬼。”蔡捕头苦笑,“否则怎么解释这一切?”

    他低头看着自己画的图,回忆着那天晚上刹那间擦肩而过的人影,心底有一种隐约的不安。那个女人……似乎并不像是一个杀人者。她的脸色是空洞茫然的,眼神里却依稀蕴藏着深深的悲哀,只看了自己一眼便飘然掠过,并无丝毫的杀意。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呢?然而就在这一瞬,外面忽然传来惊呼,有人惊呼着跑了进来,一头撞倒了房间内的衣架:“蔡捕头……蔡捕头!大事不好了!”

    “怎么这样大呼小叫?”蔡捕头怒道,“是找到那个女人了么?”

    “不……不是!是,是那个杀人魔,他、他……”小衙役脸色苍白,手不停地发着抖,竟然说不下去。那一刻,蔡捕头才发现他胸口是鲜血,似是一跤摔在了血池里爬起,不由得立刻站了起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小衙役身颤抖,半晌才挣出一句话:“那个杀人魔,他,他跑掉了!”

    “跑掉了?”蔡捕头大吃一惊,“开什么玩笑!他不是死了么?”

    “是死了,可,可又活了!”小衙役的声音发抖得厉害,“仵作验尸时就觉得奇怪,说这个人死了那么久,不该身还那么软,居然一点都不僵硬——第一刀下去动都不动,但第二刀刺到膻中穴的时候,他就忽然睁开了眼睛!”

    “什么?”蔡捕头不可思议地叫道,“复活了?”

    “是啊!居然又活了!活见鬼!”小衙役终于忍不住带了哭音,“这个人……这个人居然也是个鬼!他们两个都是鬼!”

    “那他现在在哪里?”蔡捕头抓起刀就往外走,“仵作呢?”

    “死了!”小衙役大哭起来,害怕得身发抖,“那个人是个魔鬼!一醒来,就把仵作给杀了!不但杀了,而且还喝了他心口上的血!那人喝完就走了,一眨眼就没影子了,快得谁都追不上!”

    “……”蔡捕头停了下来,沉吟良久,问:“郡府知道这事么?”

    “还……还没来得及去禀告。”小衙役哭道,“属下立刻来找的捕头。”

    “那还,这事儿先别报上去,”蔡捕头咬着牙,“好容易立了大功,如果这样一弄,我们就别想升迁了——[·下载乐园—.QiSuu.cO去,到义庄找一具尸体就当成是那个杀人魔给安葬了,仵作那边我来设法善后,先把事情压下来。”

    小衙役怔怔地看着跟随了多年的上司,不相信他居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你觉得这件事是我们能处理得了的么?”蔡捕头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兄弟,别犯傻了……我们不过是小角色,升官发财保命最要紧,谈什么别的呢?”

    “可是……”小衙役结结巴巴,“那个杀人魔没死,逃出去了,万一又开始杀人怎么办?”

    蔡捕头摇了摇头,道:“多半不会有事。那个杀人魔这次就算不死也受了重伤,估计有好一段时间不会再出来了——而郡府大人即将调任,在这当儿上破了这案子,帝都肯定也有嘉奖和升迁,他定然也不愿此事再传出去丢了脸面。”

    “……”小衙役怔怔地听着,“可是……可是……”,他喃喃,“那些人,就白死了么?”